第二卷 一章 隐藏BOSS,毕业
    我从学园宿舍搬了出来,准备先住进王都的德克尼斯家宅邸。

    马车载着不多的行李,停在气派到浪费地步的宅邸门前。王都的德克尼斯宅邸我本想赶紧卖掉算了,最后还是保留了下来。这是因为,卖掉会对不起在这里工作的人,而且我父母也正住在这里。

    我险些遭到他们暗杀,无奈之下强行继承了伯爵爵位,所以我并没有赡养他们的义务。我对他们提供一定程度的资金援助,并提议让他们找个娴静的地方悠然度日,但他们死活不肯离开王都,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明明就不可能再回到贵族的世界中去,留在王都真有那么好吗?我一丁点也无法理解。

    事先传达过我要来,有几名佣人在宅邸门口迎接。他们直立不动面色铁青。我无意识地看向一个人,结果她夸张地颤抖起来。

    毕竟我在这所宅子里大闹过一场,也难为他们了。但话说回来,他们未免害怕过头了。

    我早已习惯这样的态度,所以也没什么意见,问题是跟在我后面的丽塔。

    她作为女仆,我在学园宿舍的三年里一直照顾我起居。只看这些的话,她应该是一位与我关系亲密的佣人,但她因为妹妹成为人质,曾被逼在我的红茶里下毒。后来我营救了她的妹妹,结果她对我涌现出了泛滥的忠诚心。

    不出所料,丽塔愤慨地讲起来,那对直勾勾的眼睛真可怕。

    「我说你们!对主人这种态度是什么意思?能够侍奉尤米埃拉大人乃是至高无上的幸福喔?只要尤米埃拉大人下令,让我豁出性命也在所不辞。毋宁说为尤米埃拉大人而死正是我的追求……但尤米埃拉大人并不希望那样……。啊啊,这份焦灼的煎熬体验,你们能明白吗!?……想必也不明白吧?没关系,马上就让你们弄个明白」

    「弄明白还得了!……冷静点,大伙的态度我不在意的。啊,对了,你先去看看你妹妹吧?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吧?」

    「感谢尤米埃拉小姐的深深慈悲。为了胜任服侍尤米埃拉大人的使命,萨拉每日正在精进,不需要太过娇惯——」

    「行啦,你就快去吧」

    我打断她的话这样说道,随即她便深深行了一礼了,退到院落的后面。妹妹小萨拉有危险。岂能让那种怪胎变多?得在姐姐向她咬下毒牙之前把她救出来。

    先不谈这些,佣人们目睹这番闹剧后个个表情尴尬。不会搞洗脑的喔?

    尽管丽塔在以前王都这边工作,但我回领地不能不带上她。要是让她留下,天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佣人们战战兢兢准备带我进大屋,但我现在还不能进房子。

    「哎,不好意思,我想先去庭院」

    「庭院……是吗?」

    女仆露出诧异的表情,但没有多说,给我带了路。大屋成L字型,因此庭院相当宽敞。很好,有这么大一片地方,待上几天不成问题吧?

    我对着天空放声高呼。

    「龙龙!」

    一个黑色物体从天的另一头朝这边接近。黑龙瞄准这个地点,从天空飞来。他就是我可爱又可爱的引以为豪的孩子,龙龙。

    龙龙抵达宅邸上空后,一边雄壮地拍打翅膀一边降落。着地的瞬间,地面剧烈地晃动起来。

    「这就从学园搬过来了啊。了不起啊,龙龙君!」

    我抱紧足有我身高那么长的脸,夸奖他。龙龙从喉咙地发出仿佛来自地底深处的吼声,撒起娇来。哎,虽说是龙,但还是个孩子呢。好可爱啊。

    对了,我把那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仆小姐晾在一边了。我怀着歉意转过身去,只见她瘫软在地,牙齿直哆嗦。

    哎,又是个不擅长接触动物的人啊。对不起啦。

    我预定在这边的大屋最长停留一个星期,只等帕托黎克把他要在王都要办的事情办完。

    还以为他几天后才回来,结果他直接就来了,而且是在我搬到这个大屋来的当天下午。

    我把帕托黎克请到了刚来还没习惯的我的卧室里,聊了起来

    「你不是有事要办吗?难道已经办完了?」

    「还没。不过,从学园宿舍搬出来之后就没地方住了」

    「阿什巴顿家在王都不是也有宅子吗?」

    「有是有,但人手太少了。你要不嫌弃,能不能让我住这里?」

    以一介地方贵族的资产而言,这所宅邸实在太大了。因为父母不管领地,一直混迹于王都。

    可是,我不认为边境伯家的宅子连接待帕托黎克一个人的余力都没有。

    有什么别的理由……我懂啰!

    貌似从我的眼神察觉到谎言被识破,他伤脑经地笑起来。

    「哎,这是权宜之计。其实,我想和你——」

    「你害怕被骂对不对?毕竟你要告诉人家,毕业之后连家都不回一次呢」

    「………………好吧」

    「果然还是应该去阿什巴顿领露个面吧?你不担心父母吗?」

    「……让你一个人去领地更让我害怕,更让我担心」

    他一脸疲惫地这样说道,我就这么不可靠吗?不过你愿意跟我一起走,我是很开心啦。

    那天晚上,我躺在在陌生的床上发觉一件事。现在,我和帕托黎克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可不是以前那样住在不同的宿舍里,不可能什么都不发生。莫非,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帕托黎克太肉食系了。

    我要怎样击退他?不不不,不可以击退吧,可是结婚前做那种事实在……。

    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无止尽地思考着。

    然后,时刻终于来临了。房门被轻轻敲响。

    「……可以进来喔」

    他应该不会突然扑上来,我就还是一边聊一边制定对策吧。谈话,很重要。

    门应着咿呀的声音缓缓开启。

    慢慢走进屋来的那人的轮廓,也一点点地显露出来。个头比我稍微高一些,头发盘在脑后,穿着常规的女仆装……女仆?

    「早上好,尤米埃拉大人。早餐已经备好便过来叫您」

    「丽塔?」

    出现在我卧室里的人是丽塔。我恍然朝窗户看去,只见旭日的朝阳已从窗帘的缝隙间洒了进来。

    似乎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早上。这个房间的时间流速是不是不太一样?

    ◆  ◆  ◆

    一宿没睡的我,吃过早饭后依旧困得不得了。帕托黎克说是今天一直都会待在大屋里,他关心我说道

    「看你很困啊,床睡不习惯吗?」

    「床倒没问题。管它地板上还是岩石上,就算在地下城里我都能睡着」

    「不可以在地下城里睡觉啊」

    「你意思是可以睡地板睡岩石?」

    「才不是」

    就在我们聊着这些没营养的事情时,丽塔过来了。几分钟前,我要了杯红茶来提神。她泡的红茶真的非常好喝。我没把这意见跟她讲,只怕让她开心过度,自找麻烦。

    可是,丽塔没带任何泡红茶的用具过来。我还觉得纳闷,丽塔便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非常抱歉,红茶要晚一些了。方才,第二王子求见。我姑且将他带到了接待室……需要扫客出门吗?」

    「不,怎么能赶爱德文殿下出门啊」

    「只要是尤米埃拉大人的命令,就算挥舞扫帚也要将他赶走。就算会因此被处决,只要能达成尤米埃拉小姐的命令,我便心满意足」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丽塔一脸严肃地说出可怕的话来。打王子倒没什么,不过她说那番话是非常认真的,这件事最可怕。看看身旁的帕托黎克,连他都受不了了。

    「哎,丽塔啊,我这就去和殿下见面,你能把红茶直接送过去吗?我,最喜欢丽塔泡的红茶了」

    「遵命,这就去办」

    丽塔笑逐颜开。她在学园时还没这么病入膏肓啊。

    总而言之,当务之急是爱德文王子。毕业之后有段时间没见过面了呢。但愿别把我卷进什么麻烦里。

    接待室里只有爱德文王子一个人,连护卫也没带。

    他应该在一年前等级就达到了40。考虑到王国最强的骑士团长是lv.60,普通士兵则连lv.20都不到,王子已然跻身这个国家的最强梯队。或许他不需要什么护卫。

    我和帕托黎克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一番相互祝贺毕业之类无关痛痒的交流后,爱德文王子喝了口红茶,开始进入正题。

    「突然打扰实在冒昧,尤米埃拉小姐,帕托黎克。毕业典礼上实在腾不出时间,所以才想坐下来找你们好好谈谈」

    「您若提前知会一声,我就能正式地欢迎您了」

    「抱歉,我不太想公开自己的行程。派遣使者只会碍手碍脚」

    我一番挖苦后,他很过意不去地这样说道。他说他不想被人自己来这里……是由重要的主题要说吧。我可不想被牵连,真不想听。

    还不赶快说正事?我正想着不能说出口的话,帕托黎克替我开口了

    「才刚刚毕业,就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嘛……其实是早就存在的问题,但以我毕业为分水岭,似乎变得过热了」

    还没什么关子。爱德文王子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接着说了下去

    「冒出类似于第二王子派的东西,是帮想推举我为下一代王的家伙」

    「咦?殿下您没那个意愿吧?」

    「当然,我无意与兄长敌对。只是公爵派的贵族们擅自在推举我」

    王位继承之争吗,而且只有外场摩拳擦掌。

    又是过激派啊。他们也被称作公爵派、反主流派等称,是不满足于现状的贵族集结而成的团体,也是一帮为牟得权力与利益不惜向他国发动军事侵略的人物。

    以我的认识,他们并不是一帮酷爱战争的贵族,只是想要抢下如今被稳健派所占据的国内要职。只要国王任命一个大臣什么的,他们麻将就会把稳健派全换下去。

    爱德文王子被那样一群狼子野心的家伙们盯上,也难免替王子感到有些可怜。

    可是,只要他宣布不想竞争不久完事了?我这么问道,随后王子将内情娓娓道来

    「以他们的说法,打倒魔王的我才适合坐上王位。圣女如今抱恙,于是取而代之让艾伦诺拉当王妃,以图壮大修洛滋公爵及其派系的权力」

    「……真麻烦」

    帕托黎克小声咒骂。

    打倒魔王,果真会引来这种发展吗?幸好我没独创魔王城,不然就摊上麻烦事了。

    公开上打倒魔王的人是爱德文王子,而我也在战斗中表现出色,艾莉西亚等人虽然英勇奋战但遭受重伤。

    话又说回来,我认为让爱德文王子和艾伦诺拉结婚是无稽之谈。虽然艾伦诺拉对爱德文王子死心塌地,但她毕竟是过激派领军者修洛滋公爵的女儿。一旦两人结婚,王子毫无疑问将被过激派抬上神轿。再说,爱德文王子本人也没那个意思。

    「艾伦诺拉小姐非常烦人啊」

    「这是最令我头疼的。毕业典礼过后,她便肆无忌惮地缠上了我」

    说出这番话的王子一脸疲惫。

    且慢,我搬到这个大屋是在昨天,毕业典礼是在前天。如此段段时间里就能把爱德文王子搞得如此憔悴,艾伦诺拉也未免太强了吧?

    「她身边的人也在煽风点火吧。怎么说呢,那个人太过纯真了……」

    「没错。正因为她毫无恶意,我才狠不下心啊」

    说出这番话的王子一脸辛酸。

    怎么办呢?如果我插手,只会不必要地让事态进一步恶化,所以我几乎无能为力。

    「玩一会儿消失如何?第二王子不在了,也就没法推举了吧」

    「这么做恐怕收效甚微。深造期间我原本也不在,他们依旧擅自高呼打倒太子的口号」

    看来爱德文王子说什么也无济于事。要么高调与过激派贵族划清界线,不然就只能等待热度冷却下去了。

    王子只用将艾伦诺拉的生猛攻势承受一段时间就好了。……估计会很难熬。

    「艾伦诺拉大小姐是真的非常烦人,我也曾饱受摧残」

    「是啊,尤米埃拉小姐你被她看上了呢。她说不定会找到这所宅子来」

    爱德文王子在乌鸦嘴。还不住口,别立旗子,艾伦诺拉过来最伤脑经的不还是你吗。

    我正要劝告王子,这时走廊上不知何事吵闹起来。只听到啪嗒啪嗒有人在跑的声音。丽塔没敲门就闯进屋来。

    「修洛滋家大小姐,艾伦诺拉大人到访。此刻佣人们正在阻拦,但撑不了多久」

    旗帜回收得也未免太快了吧?

    王都德克尼斯宅邸遭遇艾伦诺拉来袭。她来得实在外快,我当然非常惊讶,帕托黎克也很吃惊。但最吃惊的人还要数帕托黎克王子吧。

    帕托黎克拉着惊慌失措的他离开接待室。

    「殿下,赶紧到其他房间去。尤米埃拉,我向殿下打听一些具体的事情,就麻烦你应付艾伦诺拉小姐了」

    欸,我才不要。可我根本来不及发表意见,便被独自留在了接待室。

    我正寻思着自己要不要也溜之大吉,门便被猛地打开,艾伦诺拉随之现身。他们似乎千钧一发没有撞见,我稍微放心了。

    「好久不见啊!尤米埃拉小姐,本小姐来啦」

    「前天才见过面。您若提前知会一声,我就能正式地欢迎您了」

    「哎呀,原来艾伦诺拉小姐这么期待我来啊」

    「……是的」

    对王子奏效的挖苦,对她丝毫不奏效。虽然说她好久不久,可我们前天还在一起。

    她一贯是这个样子。我兜圈子说的话,她并非刻意无视,而是真的听不懂。

    我寻思着赶紧把她赶走,便对在我对面坐下的她谈起事由。

    「于是,您此次前来有何贵干?不经通传突然到访,想必事关重大吧?」

    「事关重大?来朋友家玩不需要理由吧?你马上就要去去德克尼斯领了吧?」

    「……是的」

    朋友……虽然这个音色十分动人,但我可不能被她骗了。她是艾伦诺拉·修洛滋,是过激派贵族领军家族,公爵家的女儿。

    就算她没有居心,就是个纯粹喜欢着我的善良女孩,我也不能跟她走得太近。

    唔,随便找点爱德文王子的话题,让她尽情说个够之后就让她打道回府。

    「您和爱德文王子进展如何?最近没怎么听您说呢」

    说起来,最近都没听她讲个没完没了,明明以前被她讲到耳朵起茧才对。

    「你愿意听我说嘛……更正,本小姐不妨讲给你喔」

    艾伦诺拉两眼放光,结果突然冷静下来,改变语气。无非是态度变得高高在上而已。见她的反应,似乎本来就非常想聊王子的话题。

    我不投入任何感情地对她说道

    「请务必讲给我听,我洗耳恭听」

    「真拿你没办法啦!就破例告诉你吧!」

    行了,请你赶快讲完走人。艾伦诺拉声音略微高扬,开始讲述

    「从哪里讲起呢?那就从最开始,本小姐和爱德文王子的邂逅是在——」

    「这个已经听过不下十遍了。讲讲最近的事情吧,最近几个月怎么样了?」

    像在学园里那样对她讲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其实也没关系,但我决定顺便收集情报。掌握几分王都的现状与修洛滋公爵的考虑并不吃亏。

    估计不用我刻意询问详情,艾伦诺拉肯定自己就会全部交代。

    可是,她的脸上笼上阴云,嘴里含糊其辞。

    「最近……是吗?」

    「是的,最近的事情」

    艾伦诺拉竟然不愿开口,这可太少见了。而且还是她最喜欢你的王子的话题。

    艾伦诺拉停顿片刻后,吞吞吐吐地开始讲述

    「最近一年来,身边的大伙都说现在是天赐良机,现在的话一定能和爱德文大人成为恋人,能够结婚。可是,爱德文王子的心上人受伤未愈……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我实在……」

    她过去还说艾莉西亚是偷腥猫,现在竟然顾及起人家来。而且,她理解爱德文王子喜欢艾莉西亚。

    即便如此,她依旧喜欢王子。那为什么她还要继续穷追猛打?因为被身边的人煽风点火吗?她没再讲王子的话题,如今想来确实是在魔王的骚动之后。

    不难想象,跟班们对艾伦诺拉是如何巧言令色。艾伦诺拉本质上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只是态度有点……有点?相当高高在上罢了,其实是个超弩级天然呆。

    尽管过去指示过对艾莉西亚实施欺凌,但也是被跟班唆使的。她就是个如此与恶意无缘的人,而且太过亲信身边人说的话。

    「是吗?顺便问一下,都有谁说这是天赐良机?」

    「我想想……我的全体朋友。啊!尤米埃拉小姐以外的全体朋友」

    学院里艾伦诺拉的跟班们全都是过激派贵族的千金。对她不妨视为被当成是过激派用于政治斗争的工具。

    「您的家人怎么看?修洛滋公爵是何意见?」

    「父亲大人让我不要和爱德文大人走得太近,应该流出一段空档期」

    「咦?此话是公爵说的?」

    让第二王子继位,让艾伦诺拉成为王妃。我还以为,这个计划的主导者绝对就是修洛滋公爵本人。可他为什么让艾伦诺拉放慢计划进程?

    我和公爵在魔王讨伐后的典礼上有过一面之缘。他只是简单地向我致谢,没说其他什么。我对公爵这人的形象完全没有掌握。

    我沉浸在深思中,这时艾伦诺拉开口了

    「尤米埃拉小姐怎么看?本小姐应该去见爱德文大人吗?」

    「……这个嘛,我认为修洛滋公爵说的没错,应该一段时间保持距离」

    「那就这么办了!在爱德文大人面前克制着不露出悲伤地表情真的很辛苦呢!本小姐不想给爱德文大人添麻烦!」

    我觉得你已经添了够多麻烦了……不过,她似乎也有自己的考虑。可是,还是有件事让我耿耿于怀。

    「您决断下的会不会太快了?」

    「既然尤米埃拉小姐这么说,那肯定没错了!」

    被你信任到这个份上只会让我伤脑经。再说,就因为你轻易相信不怎么亲近的人说的话,所以才会招致现在的麻烦局面。

    「我认为,您不应该对我说的话如此相信」

    「尤米埃拉小姐跟其他人比起来,有种,怎么说呢……只会实话实话?的感觉吧。不要相信自己……这种话一般不会有谁说的吧?」

    不,我都是信口乱说的。不管怎样,她会合王子保持距离,这件事正好对我有力,我也就不说破了。随后,艾伦诺拉接着说道

    「然后,尤米埃拉小姐和我哥哥有着一样的感觉!乍看上去表情没什么变化,但仔细一看发现,表情十分丰富喔」

    「我的表情有那么多变吗?」

    「是的!非常丰富!」

    我应该是公认的无表情才对……。帕托黎克也说过,我表情挺多变。这么说,她对我观察的仔细程度,不输给帕托黎克……这话题打住吧。

    「艾伦诺拉小姐的哥哥,也是个表情没有变化的人吗」

    「他总是笑嘻嘻,生气的时候也笑嘻嘻」

    「是吗」

    要说总是面带笑容,我联想到了罗纳德学园长。他脸上的笑容就像贴上去的一样假,非常可疑。公爵家的子嗣也是那种样子吗,想象就觉得讨厌。

    只是,就因为我像她哥哥她就信任我,我认为不合适。而且光听她说就觉得那个很可疑。

    艾伦诺拉强势地拉住我的双手紧紧握住,说道

    「正因如此,在尤米埃拉小姐说我肯定能和爱德文大人结婚的时候,我非常开心啊」

    「……啊,我好像是说过」

    那个该说是顺水推舟吧,又或者是讨她开心……。没想到会被那么当真。这该如何是好。

    之后,她讲了一番爱德文王子的优点,似乎心满意足。

    她吸口气放松了一番,之后压低声音说道

    「然后,尤米埃拉小姐你这边怎样?」

    「我吗?能怎么样?」

    「当然是和帕托黎克公子之间的关系啦」

    「没,也就那样吧。他说会跟我一起去德克尼斯领」

    要说毫无进展也不尽然。她在学园总在观察我和帕托黎克,应该隐隐察觉到我们之间没什么进展了……。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因为两位在人前总是很见外呢」

    咦?我完全不知道。不,难道有一点点败露了?

    艾伦诺拉当做自己的事一般替我开心,可我在学园里一直躲着她,而且现在也想尽量躲着她,我对此感到十分愧疚。

    可是,要问我以后想不想和她融洽相处,我还是很苦恼。因为家族地位而疏远别人,明明这是我最讨厌的事情。

    艾伦诺拉饶有兴致地问我

    「然后,已经被求婚了吗?」

    「求、求婚!?还没呢,还远着呢」

    「是这样啊……啊!求婚现场可以让我参观一下吗?」

    求婚就是准备结婚的那个吧?我无法理解你为啥想参观。

    那对红色的眼睛绽放着光辉,毫不逊于身上宝石。她说想参观求婚现场看来是认真的。我顿时陷入浑身乏力的感觉。

    认真去思考那种问题的我实在太蠢了。以她的风格,纵然我再强烈地拒绝,她都会毫不介意地扑上来。而且,实际上她就是那样的人,保持现在的距离感刚好合适。

    这种乏力感在睡眠不足的加持下让我愈发感到无力,艾伦诺拉则与我形成鲜明对照,神采奕奕地说道

    「那么,订婚戒指还没选好呢」

    「还没呢……那玩意有必要吗?」

    订婚戒指就是镶宝石的那个来着?搞不懂跟结婚戒指的区别。

    也罢,帕托黎克买给我的话我会很开心,但要是能收到其他东西我会更开心。和戒指一样戴在手上的东西……指虎之类的?

    「宝石就只是亮闪闪而已吧。我更喜欢像有魔法效果的护符那样,有实用性的东西」

    「什……」

    艾伦诺拉无言以对,此时突然从墙壁那头传来动静。

    那个声响回荡在对话中断后请悄悄的房间里,肯定也被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哎呀,是哪位在隔壁房间?」

    「多半是帕托黎克」

    顺带应该还有爱德文王子,但说出来太麻烦了,绝对不能告诉她。

    能不能顺利忽悠过去呢?我窥视艾伦诺拉的样子,总觉得特别奇怪。她坐立不安地摆着两手,说道

    「刚才的对话被听到了可怎么办啊……」

    是说对宝石之类的不感兴趣的事情吗?我早就是这样的角色了,应该没有问题。

    艾伦诺拉夸张地叹了口气,热切地讲述起结婚的相关事情。还讲了结婚戒指和婚纱有多重要。哎,又是一番长篇大论。

    过了许久,艾伦诺拉似乎对理想婚姻终于讲了个心满意足,最后就老老实实地回去了。

    确认她离开大屋之后,我来到隔壁的房间。

    「艾伦诺拉小姐走咯」

    两人用眼角瞥了我一眼,正在对话。爱德文王子把手轻轻放在帕托黎克肩上。

    「别灰心,帕托黎克。只当是送出去前探明了虚实。经手稀有魔道具生意的地方,王都有很多」

    「我以为我了解尤米埃拉的思维,不曾想竟到如此地步……」

    咦?在谈论我?什么什么,都聊了些什么?

    还没等我质问他们,帕托黎克便转身面对我说

    「抱歉,尤米埃拉,让你对付艾伦诺拉小姐,你一定累坏了吧?」

    「诺拉小姐表示,暂时不会向殿下发动突击」

    对爱德文王子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然而他的反应与其说开心,反倒是惊讶占了上风。他瞪圆了眼睛说道

    「那个艾伦诺拉小姐?你用了什么魔法?」

    「我没做什么。啊,她哥哥是个怎样的人?那位似乎和我有些相似」

    「艾伦诺拉小姐的哥哥?她不是公爵的独生女吗?」

    咦?爱德文王子不知道?

    这不可能。他们是同住在王都的贵族,而且还是王室与公爵家,不可能一面也没见过,更何况连其人的存在都不知道……。

    「其他家庭成员的构成知道吗?」

    「公爵夫人早逝,应该只有修洛滋公爵与艾伦诺拉小姐两个人。继承人方面,如果招取女婿或从旁系收领养子必然会成为话题,所以绝无可能」

    爱德文王子说的话非常可信。如果他当中没有误会,那么艾伦诺拉所说的兄长究竟是什么人呢……。

    ◆  ◆  ◆

    爱德文王子和艾伦诺拉到访后的第二天,帕托黎克一大早就出门了,于是我在房间里无所事事。他似乎突然有事要出去,在王都的停留时间要延长数日。

    我正想着公爵家千金总不可能天天都闯来我家吧,结果丽塔告诉我有客人来了。

    我马上前往接待室,在那里等候着的是罗纳德学园长。按照平时的流程,应该是艾伦诺拉过来才对,这次是无关的人。

    「咦?这是哪阵风把学园长给吹来了?」

    「恭贺毕业,尤米埃拉小姐。另外,我已经辞去学园长的职务了」

    是犯了什么要被解雇的错误吗?我本想这么问,但打住了。说起来,他是为了监视我同时负责我与国王陛下联系才就任学园长的。

    「哦,本来就是林是的呢」

    「没错没错,只是回归本来的工作」

    脸上贴着可疑假笑的他,是国王陛下的心腹……应该没错。连家族名也不清楚,是个缭绕着诸多谜团的人物。我在他对面坐下,催促他讲正事。

    「罗纳德学园长……改称罗纳德先生如何?今天到访有何贵干?」

    「称呼随意一些无妨……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只是来叙叙旧」

    你没事可以不用来。不知他是不是感受到了我的意思,补充道

    「别见外。尤米埃拉小姐,你今后不是要去德克尼斯领吗?我只是来传达,要是在那里遇到什么困难,大可来找我或者陛下」

    「非常感谢,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哎,好冷漠啊」

    得到国王陛下的特殊待遇就等于弄成与王室藕断丝连的关系,我觉得那样不好。恐怕在各个方面都会遭人记恨,而且还有耍赖的味道。

    罗纳德先生取出一叠文件,一边在桌上摆开一边说道

    「然后,你对领地的情况了解多少?」

    「这边会定期收到决算文书,光从那些文书来看没什么问题。很多事情不去实地也弄不明白」

    目前德克尼斯领经营方面的大小事务全部交由代官执行。尽管父母早就放任领地不管,但光从文件上看感觉情况并不糟糕。

    我知道这么做不好,但在我就学期间依旧保持着让代官执行公务的状态。

    罗纳德先生指着摆好的文件,说

    「尤米埃拉小姐,你只看过近几年的决算文书对吧?我拿来了十年前的文书,你来看看」

    我看了看最右侧的文书,跟我之前拿到的是一样的。原来如此,他将报税时提交的文件拿来了。

    我从左侧十年前的文书开始按顺序阅读并确认。每年持续盈余,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我不禁嘀咕

    「是位优秀的代官啊」

    「是啊,我认为他真的非常优秀」

    罗纳德先生非常开心。我感受到了他话中的深意,又看了一遍手头的文件。不知是不是领地规模扩大了,税收呈每年递增的趋势。

    咦?每年递增,这可能吗?从国家规模来看,这的确不无可能,但德克尼斯领的主要产业是农业。农作物受天气气候所影响,每年递增差不多的幅度绝不现实。

    我大吃一惊抬起头来,只见罗纳德先生笑得更深,说道

    「发现了?德克尼斯领的代官真的非常优秀。负责税务的职员也完全没有察觉,连我也没从文件里找到破绽」

    「逃税……是吗?」

    难道代官趁着领主常年不在中饱私囊?可若是那样,资金应该表现出减少才对……。

    看到我一声不吭深思起来,罗纳德一改平时笑眯眯的表情,一脸严肃地说道

    「正如你刚才所说,有些事不去实地就弄不明白」

    「是啊,我们在这里思考也无济于事」

    「所以我来找你谈谈。如果你要解雇代官,能不能代我给个介绍信?我想让他在我手下工作」

    尽管非常不自然,但没有代官篡改文书的证据。可是,罗爱德先生认定他有问题,却还想要得到他的能力。他是想干嘛。

    「能给就帮你给吧……」

    「谢了」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深得国王陛下信赖却连家族名都不透露。

    领地的话题告一段落,之后让他告诉了我一些关于唯恐天下不乱的第二王子派的事情。内容与昨天从爱德文王子口中得知的一样。由于没有新奇的情报,我便问了问艾伦诺拉哥哥的事。

    「您知道修洛滋公爵家的人员构成吗?」

    「只有公爵和艾伦诺拉小姐二人……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艾伦诺拉大小姐说起了她的哥哥……可能有仰慕的亲近之人,便管他叫哥哥吧」

    「这样啊,艾伦诺拉……小姐的哥哥啊」

    此刻的他没有露出怀疑的表情,而是露出让人完全捉摸不透内心的表情。

    ◆  ◆  ◆

    领地的状况很可能比想象中还糟糕。当天晚上,我向帕托黎克表示我想尽快前往的意思后,帕托黎克说道

    「好的,明天或者后天就出发吧」

    「你要办的事没问题吗?」

    「已经办完了,没问题」

    还说要耽误几天,结果他办完了。我看他不太想透露具体是什么事,我也就没有强行去问。我,是个懂得理解的女朋友,哼哼。

    帕托黎克用一副「又在想奇怪的事情啊」的眼神看我,我没理他,提出明天的安排。

    「那么,我们准备好之后马上就出发。还要带上丽塔和萨拉,可能要让龙龙受累了」

    「等等,尤米埃拉,你想飞去德克尼斯领吗?」

    「咦?不然呢?」

    还有其他的方法?跑过去的话我是没问题,可是丽塔她们会吃不消吧。

    「第一次不乘马车去吗?第一印象很重要啊」

    「这个我知道……可是乘龙龙君不是更好吗?」

    新领主是个怎样的人?或许领地的子民们会对此感到担忧。或许是个不可靠的人,或许是个可怕的人。为了一扫他们的不安,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可爱的龙,龙龙了。既可靠又可爱的龙龙,一定能把大家迷得神魂颠倒。我的评价也会随之攀升。完美。

    帕托黎克沉默了一阵后说道

    「……我知道,我很清楚龙龙是只机灵善良的龙。只不过,就这次坐一回马车不好吗?一路还能视察街道」

    「啊,原来这么回事啊。那就马车吧」

    原来如此,空路和陆路所能看到的东西应该是不一样的。真不愧是帕托黎克,着眼点就是不一样。

    ……奇怪?第一印象的话题扔哪儿去了?

    之后过了两天的早晨,我们备好了马车,终于朝德克尼斯领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