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一 修洛滋公爵
    在王都的某个沙龙中,这里配备了隔音设备,里面的声音不会泄露。

    从白天开始就有十多名男子聚集在这里。他们全都是公爵派的贵族。俗称过激派的他们,正在讨论如何让爱德文第二王子继承王位。

    「第二王子仍表示对王位不感兴趣」

    「不可能,对一国最高权力的地位不可能不感兴趣」

    「果然是在戒备国王派的贵族们吧」

    「也包括国王。国王仍打算让王太子继位」

    对权力贪得无厌的他们,丝毫不认为爱德文真的对王位不感兴趣。王子不参加这个聚会,他们也认为是出于对政敌的戒备。

    若要问自称第二王子派的他们对第二王子有没有,那回答当然是没有。话题向自己如何多捞油水转移。

    「只要我们掌握了王国的实权,就能把碍事的家伙一扫而光」

    「还是应该趁现在先决定谁当大臣吧」

    「说来,你的目标是财务大臣?」

    「岂敢岂敢,我一个后生晚辈岂能胜任大臣之位……只盼新上任的财务大臣能网开一面」

    「我想担任军职呢」

    「噢!要是由你当上将军,统一大陆也不再是梦想。军粮请务必从我的领土收购」

    舞弄强权的未来,与国家中枢尽情勾结的未来,指挥大军名留历史的未来……他们幻想着美好的未来,脸上露出令人讨厌的笑容。

    一名地方贵族大白天就搬出了酒,挨个给他们倒酒。他最近几年不曾回过领地,领地的经营全部扔给代官负责。

    「来来来,大家请用。这次弄到了好东西」

    「噢,你可真机灵。咱们正在聊,你又想要什么?」

    「我想想……领地要是能再靠近王都一些就好了」

    「嗯?你反正也不会去吧?那领地不是越大越好吗?」

    「那倒也没错呢。哎呀,可惜我的领地很小,没什么收入,真是让我伤透脑经呢。要不要继续加税呢」

    「喔?你上次好像就说要加税啊……你可得小心叛乱啊」

    「哈哈,到时候灭他个村子杀一儆百,谅他们也只能乖乖照做」

    他只把自己的领地当做生产金钱的机器。而且,这伙人并没有对这种认知感到疑问,毫无意见。用子民血汗换来的红酒,他甘美地一饮而尽。

    话题再次转移,聊起来派系首脑——修洛滋公爵的女儿,艾伦诺拉。

    「然后呢?听说艾伦诺拉小姐不去缠着王子了,真有此事?」

    「是的,此事从我小女口中得知,千真万确」

    「哼,没脑子的姑娘就该照我们引导的行动」

    「据小女说,她在学园认识德克尼斯家女儿之后人就变了」

    尤米埃拉的父亲——上代德克尼斯伯爵也经常出席这个聚会。他一介地方贵族又没有中央的职务,在这个团体里立场十分糟糕。

    可是,后来得知他的女儿尤米埃拉拥有旷世罕见的战斗力,众人便开始对那位素来鄙视的德克尼斯伯爵谄媚起来,恳请将尤米埃拉嫁到自己家。

    但结果,尤米埃拉向国王请愿,断绝了父母的影响。伯爵的地位随之节节衰落,后来传出尤米埃拉要在国王麾下参与战争。走投无路的伯爵对亲生女儿实施暗杀,但后来遭到反击,还丢了爵位。

    想起那个不照他们意思行动的黑发少女,在场的男人们全都气愤不已。

    「又是那家伙,包括那头黑漆漆的头发,真是令人讨厌。那玩意与魔物无异」

    「是啊,太不祥了。她应该已经毕业了,之后的动向呢?」

    「听说……要回到地方,主持领主的工作」

    「……她在想什么?那不是疏远国王吗?」

    在他们脑子里,王都才是最好的地方,在中央任职才是荣誉,不可能有人心甘情愿前往地方。

    这份偏见,愈发加剧了他们那不外乎妄想的企图。

    「这莫不是拉拢她的好机会?」

    「没错,她以前之所以没有答应我们的邀请,是因为有国王在庇护」

    「那么,要用什么来让她上钩呢?钱?地位?名誉?」

    不知不觉间,加入到激烈讨论中的过激派贵族变得更多了。

    正当他们聚在房间中央讨论意见时,外围传来了声音。

    「这个计划,由我制定吧」

    本应空无一人的地方传来声音,他们身体一僵,向声音的来源看去。水都没有发觉,一个人物出现在沙龙的角落。他正是统筹之人。

    权力仅次于王室的公爵家现任当家,修洛滋公爵本人。

    「我已听了一会儿。你们讨论得相当开心啊」

    看到首领不知何时出现在沙龙的角落,男人们顿时面色铁青。这是因为,他们想起刚才说了艾伦诺拉坏话。

    「公、公爵大人,您既然在还请说一声吧」

    「哈哈,难得公爵大人参加这个聚会。还不上酒」

    对于亲生女儿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修洛滋公爵却并没有在意的表现。他脸上挂着参不透内心的,就像贴上去一样的笑容,说道

    「你们慌张什么,我根本没有发火」

    男人们面面相觑,确认公爵没有发火后,这才松了口气。

    公爵对自己派系中的贵族们扫了一眼,脸邪恶地扭曲起来,说道

    「尤米埃拉·德克尼斯就交给我吧」

    「噢,终于盼到公爵大人出动了」

    「如此,我等公爵派便稳操胜券」

    看着谄媚的男人们,公爵开始寻思如何将学生时代便已开始制定的计划付诸实行。他早已下定决心,能利用的一切都要利用起来,碍事的人千方百计也要排除。不论那是眼前的贵族们,王室,还是尤米埃拉·德克尼斯。

    公爵再次以评定式的目光扫了眼这些贵族,嘴里嘟哝

    「果然,时候就快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