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二章 隐藏BOSS,当领主
    在宅子的佣人们以及不晓得为什么跑过来的艾伦诺拉的目送下,我们启程离开了王都。

    乘马车的是我、帕托黎克和丽塔三人。丽塔的妹妹萨拉会随后发的载货马车跟上来。

    在马车里的几个小时里,可能因为之前你休息之后就吃了午餐,结果变得好困。

    就在晕晕乎乎就快睡着的瞬间,马车颠簸变得剧烈,我又被惊醒。这次我彻底醒了。怎么回事,这路难道是用碎石铺的?

    「会不会晃得太厉害了?」

    「是路况不好,也就表示领主失职」

    我身旁的帕托黎克也很讨厌这个摇晃,一脸不悦地这样说道。

    我看负责维护这条路的责任人其实根本不懂。舍不得钱维护道路,路况就会变得糟糕,继而导致物流能力降低,来领地的人也会减少。如此一来,经济也难以发展,税收也会跟着减少。

    对马车的缓慢我还算能忍,但对这个摇晃是忍无可忍。要是见到这里的领主,我一定要多说一句。

    「究竟在想什么呢。你知道吗这里的地名吗?」

    「地图倒是记得……但这是头一次直接来,所以并不清楚」

    帕托黎克也不知道吗?那向附近的人打听也没用呢。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丽塔难以启齿地开口说道

    「那个……前面一点就进入德克尼斯领了」

    「……是吗」

    抱歉,这里是我的领地。无地自容的我用眼神向帕托黎克求救,结果被他尴尬地移开了目光。丽塔连忙鼓励我说

    「但、但是并没有盗贼出没……」

    「……嗯,谢谢……」

    姑且道了声谢,不过这真的能算鼓励?这个世界的确听不太平的,但从没听说盗贼出没的事情。我怀疑时下盗贼已经不流行了。

    兀自消沉也无济于事,首先应该掌握领地的准确情况。看这个路就知道了,情况肯定比我想象中要糟糕。

    此时我们正好驶上一条夹在麦田中间的路。麦子在印象中应该是黄黄的,但这里的还么结穗,彻彻底底一片绿色。

    看着郁郁葱葱的麦田,帕托黎克嘀咕起来

    「发育状态不太好呢」

    真的假的,道路破破烂烂,农田稀稀落落……那人呢?根本用不着确认,所住的土地这样的状态,还怎么让人们洋溢活力?

    「唔唔,要是早点了解就好了……」

    明明就学期间来当地一次就能搞清楚了,事到如今才后悔也于事无补。

    看到良好的文件数字就感到满意,我对此深深反省。这时帕托黎克鼓励了我

    「别那么消沉,在学园学习也是经营领地所不可或缺的一步」

    「谢谢你」

    「我并不是要责备你,你在领地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吗?」

    「在领地……的时候?」

    啊,对呀。我在三年前入学之前,一直住在德克尼斯领的宅邸里。那时我过着宅邸与地下城两点一线的生活,对领地的情况多么糟糕一无所知。

    「大屋、山里和地下城以外的地方,我有去过吗?又没和人说过话」

    「……抱歉」

    马车里的气氛变得十分微妙。尽管两人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但我并不觉得自己不幸。有什么不好吗,可以尽情升级。

    ◆  ◆  ◆

    在马车中颠簸了半天多时间,当抵达目的地德克尼斯的城镇上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橙红色的光洒在没有城墙的街道中。

    领主的宅邸就坐落于德克尼斯领几乎正中央位置,领地内最大的城市中。这片伴随我度过童年的地方,与王都相比给人以冷清的印象。

    虽说在领地的中心,但毕竟是在地方,大概也就这样了。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帕托黎克说道

    「这景象,看来相当不景气啊……」

    他说,跟同等规模的地方地市相比,德克尼斯的城市里显得缺乏活力。说起来,我所居住的宅子应该也相当老旧了。

    我打开马车的窗户,把脸伸出去,随即便看到了那个宅子。明明只是阔别短短三年,却感到十分怀念。

    城市的主干道上,就像好歹给了点面子似地姑且扑了石砖,但维护同样不到位。马车的车轮在总撞在路面坑坑凹凹的地方弹起来,发出吵人的响声。

    马车停在领主的宅邸大门前,于此同时,车轮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大概是从声音发觉到我来访,佣人们从宅子里出来。大致日期我已通过书信传达,想必他们有所准备,从宅子里纷纷来到大门前的人数达数十人之多。

    帕托黎克最先站起来,他下马车之前向我转过头来,说道

    「前面已经说过,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你尽量老实一点」

    「我知道了,我会留意不吓到他们」

    听到我的回答,他默默点头。很好,就展现出友好的一面吧。

    虽然和在宅子里工作的他们已有三年没见,但我现在和从前的立场截然不同。原来被当作麻烦放置不管的领主女儿,现在摇身一变成了领主回来,他们一定害怕我打击报复。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明白,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跟在帕托黎克后面跳出马车,露出和善的笑容……怕是办不到,于是我依旧面无表情,说道

    「久违了。我没有忘记在这里度过的快乐岁月,我很开心有机会回报大家曾对我的照顾」

    看我深得人心的讲话,如此一来他们一定知道我是一个爱好和平成熟稳重的人物。为了增添可靠的印象,我接着说道

    「正如大家所知,我的等级是lv.99。后面的……不用多说吧?」

    我传达的意思是,就算发生什么情况,大家的安全也有保障。我自认为最后那段颇具强者风范,很是不错。

    可是,大家的反应都很平淡。职员风貌的大叔和哥哥,女仆的大婶和姐姐,大家一模一样都愣在原地。怎么了?我想向身旁的帕托黎克询问,可他抱着脑袋深深地叹着气。

    总之谁来应一声啊。我带着这个意思扫了他们一眼,结果大伙都在和我目光相合之前就深深低下头。

    还是被他们害怕了啊。我不擅长构建人际关系。在学园的时候还可以一个人呆着,没什么问题,可到了这里今后还得和他们一起共事,无处可逃。

    我下定决心直面他们,兀自嘀咕起来。嘀咕出来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现场中竟出乎意料的响亮。

    「想逃也没得逃呢」

    「噫」

    一名女仆发出短促的惨叫后晕倒了。紧接着,好几个人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晕了过去,趴在了地上。

    见没有任何人行动,我便伸出手想照料一下倒下的人,结果手被帕托黎克抓住。

    「喂,为什么拦我?这正是发挥我魔法的时候吧?」

    「……你那个回复魔法是吧」

    「那还用说吗。啊,那就大家一起来吧」

    管它新伤老伤一起治好,我决定施展大范围回复魔法,朝大家伸出手。

    但在魔法发动前,帕托黎克朝我脑袋上敲了一下。

    「继续吓唬他们还得了!?你一个字也别说,乖乖呆着」

    我无法接受,但他气势逼人,我只好闭嘴照做。最后,帕托黎克用嘹亮的声音讲道

    「尤米埃拉吓到大家了,我替她向大家道歉。我是帕托黎克·阿什巴顿,来此协助她经营领地。尤米埃拉是个容易招来误解的人,但她本性善良……善良?」

    你倒是坚决一点啊。他说到「善良」的地方开始左思右想,最后清了清嗓子糊弄过去,接着说道

    「总、总之她本性不坏,大家可以放心」

    佣人们听到帕托黎克这么说,面面相觑。我明白喔,这时候我就该来个超劲爆段子,轰散洒家的不安。

    我正在寻找开口的时机,结果他回过头来对我说

    「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一个字也别说」

    我一声不吭点了点头。看来我没那个机会。

    不过我正好有件事想事先提醒帕托黎克,所以我没动嘴,只用手势传达意思。我指向天空,挥舞双手模仿翅膀。我们是心连着心的恋人,比划得这么生动他一定会明白的。

    「……又怎么了?你可以开口了,说吧」

    他没明白。虽然他下达了说话的许可,但他肯定也已经发觉了。

    「龙龙来了」

    「什!?等等,让龙龙尽量慢点——」

    他想让龙龙慢点,但这根本没有商量。我明明没打出标记魔法,龙龙已经出现在上空。他在天上一路追着马车,很担心和搬家后的我走散……。

    不管过多久,他还是那只爱撒娇的宝宝龙呢。只见他几乎全速朝我们冲来。

    一阵轰鸣,大地颤抖,尘土漫天。不久,漆黑的龙龙君从烟尘中现身,吼了一声表示「请多关照」。

    「啊,这是我的龙,名叫龙龙。他说请多关照」

    又有几个人晕倒了,帕托黎克叹了口气。奇怪啊,吉祥物般的存在登场,不是应该缓和气氛的吗?

    这时,一名中年男性上前,说道

    「欢迎回来,主人。我叫戴蒙,受命代为打理领地」

    「请多关照,戴蒙先生」

    浑身缭绕着疲惫气息的他,就是那位有篡改文书嫌疑的代官吗。我住在这个宅子里的时候好像见过他,又好像没见过。

    「万万使不得啊,主人岂能对下人使用敬语!请直接称呼我戴蒙」

    碍于前世的常识,我认识中只要是工作关系,不论对上下级都要使用敬语。还以为在学园生活中已经深染贵族社会的习气,看来这种意识仍旧不会轻易消除。这样下去也只会令他难办,我就改变口吻好了。

    话又说回来,他叫我主人。大小姐、老爷、夫人都不对,所以就这样叫了吗?

    「我明白了,戴蒙。那个,请你不要叫我主人」

    「遵命,尤米埃拉大人。您长度车马劳顿想必累坏了吧,房间已经备好,还请休息。帕托黎克大人的房间马上也会备好。然后……」

    戴蒙向龙龙望去,沉默下来。估计他不知道该怎么照料龙吧。

    「龙龙的话……庭院有空间吗?」

    「是的,您说庭院的话,大屋背后是一片空地。只不过,那里在围墙外面」

    他告诉了我能容纳龙龙的地方。虽然马上就要下雨了,不过这孩子在没屋顶的暴雨中也能倒头大睡,应该没问题。实在不行,我就和他一起在外面睡。我在暴雨中也能呼呼大睡。

    「谢谢……龙龙,你听到了吗?家背后有片空地。我们还有工作,你先自由活动吧」

    龙龙吼了一声表示「明白」,拍打翅膀消失在天空的另一头。哎,他很喜欢新居附近的环境,于是去玩了呢。可别把魔物当伴手礼带回来喔。

    我目送龙龙飞走,戴蒙有一瞬间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可是,他表情又立刻严肃起来,说道

    「失礼。这就带您去房间」

    「请问,这些人没问题吗?」

    我看着半数倒地的佣人们,说道。扔下他们,独自进房子里,我觉得不太合适。

    可是我被帕托黎克推从背后推着,被硬推了屋子。

    「干嘛」

    「你不在反倒有助他们的健康」

    我只要靠近就对健康有害?法律又没规定吧?

    因为这这那那的情况,我和宅邸佣人们的见面可谓一团糟。

    ◆  ◆  ◆

    戴蒙在前引领,我和帕托黎克跟着走在走廊上。我们把丽塔流下来了,应该不会出事吧。

    我对前面的戴蒙说

    「我们不是很累,请先带我们去办公室」

    「……是,我明白了」

    他回答前有些微的停顿。他果然有篡改文书或中饱私囊吧。我和帕托黎克默默地交换眼神。

    走在走廊上,我若无其事地向戴蒙提问

    「戴蒙,你当了多少年代官?」

    「二十多年」

    还在我出生之前啊,干得相当久啊。

    「是吗,我父母都在王都,你没想过跟随他们?」

    「我的忠诚献给德克尼斯家和德克尼斯领,我该跟随的是家主大人」

    我引发了一场家族骚动,我试探了一下他的看法,结果得到不过不失的回答。虽然他外表看上去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中年男子,但行事相当精明。

    「这里就是办公室」

    被带到办公室一看,里面整理得过分井井有条,完全不像一个办公的地方。想必是一星期前得知我要来才连忙收拾的。

    我让他给我看近几年的账簿,他给我东西和我在王都时罗纳德拿来的一样。

    税收每年都有略微增长,极不自然。看到领地不景气的状况,我完全确信了。

    「我说,税收一直在上升啊」

    「从我就任以来就是如此」

    戴蒙平静作答,但他额头上挂着汗珠。

    我看了看一声不吭仔细阅读文件的帕托黎克,但他摇了摇头。看来找不出被改写的痕迹。

    我开始深思,这时戴蒙连忙继续说了下去。他的态度并非之前那么平淡,能感觉到有些拼命。

    「自我就任以来,税收不断上升。尤米埃拉大人大可不必在意领地,悠然自得地生活……」

    「我来这里一路上看了很多很多,也感觉到了。领地的状况似乎不太好啊」

    「没有问题!明年,后年,收益还会不断上升。这些全部都归尤米埃拉大人所有」

    听这口气,似是不想让我插嘴领地经营。他这个人毫无疑问有问题,但税收不断上升绝对是件怪事。如果戴蒙中饱私囊,税收本应该不断减少。

    要说收入减少的弊端,也就是说能力会遭到怀疑吧。可是占税收大部分比重的农业会受自然因素影响,或多或少出现减少的情况是必然的。这种事起会有人不知道……。

    我想到了一件事,向帕托黎克询问进行确认。

    「帕托黎克,从领地的规模来看,这个税收应该是多还是少?」

    「毫无疑问是多的」

    整理阅读完后正在整理文件的他一口咬定。他应该和我想到了同一件事。

    就像对答案一样,我对留着弄弄黑眼圈的戴蒙问道

    「喂,你的前任为什么不干了?」

    「由于收益减少,被解雇了……」

    天啊,果然是这样。我的想法没有错。

    在父亲看来,领地无非就是个生钱的装置。代官若能增加税收,他也无话可说,一旦减少就要解雇。

    当更换代官也无法提高税收的时候,父亲搞不好会乱找借口强行增加税率。为了避免那种情况,戴蒙不论税收实际增加或者减少,都表现成逐年固定增加一定额度。他这么做虽然不对,但毕竟是将领地放在第一位考虑的结果。

    好了,接下来怎么办呢。连提交给王国的文书都进行伪造,处罚在所难免。咦?我也要被问及监督责任?那我何不偶尔做出点贵族的样子,全力明哲保身?

    我装模作样地对帕托黎克说

    「帕托黎克啊,文书有不自然的地方吗?」

    「一处也没有,我只看到毫无纰漏完美无缺的文件」

    「那就当戴蒙是位廉洁清白的代官,没问题吧?」

    「是啊,尤米埃拉大可自己定夺」

    帕托黎克知道我想怎么样,对我温柔地一笑。反正又没证据,戴蒙又不是因为私利私欲才做出坏事,当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话说回来,他迄今为止为领地不辞辛劳,我还是想对他道声谢谢。

    「戴蒙,不好意思让你操劳了这么久。感谢你对德克尼斯领的付出」

    我对瞪圆了眼睛呆若木鸡的他接着说道

    「这些事情本来应该由德克尼斯家的人来做。还想请你继续关照这篇领地」

    「那、那个……我……」

    我向戴蒙鞠躬,结果戴蒙捂着额头,想说话有说不出来。咦?他在哭吗?

    「……我伪造了文书。我隐藏了丰收年的部分,移到了欠收年」

    「不,你怎么能不打自招啊」

    「是我力有不待,导致财政状况严峻。领地内的公共事业也完全无法顾全」

    「财政严峻是因为大部分的钱都送给我在王都的父母了吧」

    要是没有他,领地内的状况搞不好比现在更糟糕。那位功臣做好了接受惩罚的觉悟,直直地凝视着我,说道

    「是的,但我伪造文书是事实」

    「可我还是想请你继续为德克尼斯领工作。不行吗?啊,你要是不希望这片领地,还有中央的大人物想邀请你……」

    我把罗纳德事先交给我的介绍信递了出去,但马上被他推了回来。

    「我戴蒙发誓为领地,为尤米埃拉大人效忠,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他对我行臣下之礼。咦?这不会进入和丽塔一样的模式了?

    身为代官一直以来为领地操劳的戴蒙,答应我今后还会继续在这里工作。没什么比这仍让我有底气的了。

    戴蒙一边不停鞠躬一边说

    「真的非常抱歉,我误会尤米埃拉大人了」

    「对不起,以前都没来这边一趟。你以为我也是父母那样光想着榨取金钱的那类人对吧?」

    「啊,也有这种怀疑……」

    还有其他被你误会的要素?我想问问他到底误会了什么,但帕托黎克把手轻轻放在我头上,我便作罢了。

    「误会能解开再好不过」

    「嗯,虽然刚才大家倒了一大片,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除了戴蒙,其他佣人几乎都躺在玄关。一想到今后要和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我就感慨万千……。

    「办不到的。他们被你吓得可能比学园里的人还重」

    帕托黎克下达了无情的宣告。我在学园里已经够那个了,怎么还能更那个……。

    没那种事对吧?我用眼神向戴蒙提问,他竟然岔开话题

    「有、有件事没来得及问,帕托黎克大人是尤米埃拉大人的……监护……未婚夫对吗?」

    你刚才是不是想说监护人?另外,未婚夫?目前还不是。就算是,我又怎么能够在人前介绍帕托黎克是我未婚夫啊。羞死人了。

    害羞导致我脑子无法正常运转,我便直白地描述了现在的状况

    「帕托黎克,呃,就是那个,总之擅自跟来的」

    「总之擅自跟来的……」

    戴蒙一脸懵懂地重复我说的话。

    听到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感觉我是个多么薄情寡义的人啊。对不起啊……我带着歉意偷看帕托黎克,只见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死透。他也小声嘀咕

    「反正擅自跟过来的」

    「对不起,不是的帕托黎克。我很感激你肯来德克尼斯领,该说没有缔结婚约才在一起的正当关系性吧,极端地说我们其实形同外人」

    我本想安慰帕托黎克,飞快地组织语言,但感觉越说越是反效果。他身上散发的阴沉气场变得愈发强烈。

    「但是但是,硬要说喜欢还是讨厌的话当然是不讨厌,你肯来我是开心还是讨厌的话当然是不讨厌」

    简单的一句「我喜欢,所以你肯陪我来我很开心」我怎么就不能坦率地说出来呢。在我伤透脑经时,帕托黎克叹了口气,对我微微一笑。

    看到那笑容,戴蒙谁都听不见声地笑声嘀咕

    「哦,好像明白了」

    ◆  ◆  ◆

    本想和戴蒙商量关于今后领地经营的事,但决定今天先且休息,明日再议。

    我的个人房间在宅子的二楼,和以前所住的是同一个地方。由于我没有任何私人物品,房间格局也已记不清了,因此一开始并没有看出来。但是,从窗外望去便一目了然。我每天就是从这个窗户跳到外面,经过那个树枝再翻越围墙的。

    「真怀念啊……现在的我可以一步跳过围墙,所以不需要那棵树呢」

    「不,请不要从窗户出去」

    我淡淡的回忆,遭到了丽塔的吐槽。回到这里,似乎依然由她负责我起居。

    「丽塔,你和这里的人们相处得还好吗?」

    「是的,包括萨拉在内,大家都很友好。还把照顾尤米埃拉大人起居的工作让给了我」

    丽塔讲得得意洋洋,但人家只是把讨厌的工作推给你了吧。

    也罢,丽塔开心就好。可是,她表情突然一变,不开心地说道

    「但有一点令我无法接受,那就是他们对尤米埃拉大人的态度。不论我对尤米埃拉大人的慈悲讲述再多,他们也不肯相信」

    我觉得她越讲反效果越大。在学园入学典礼上就是如此,我在人际关系的路上迈出的第一步不论如何总是磕磕绊绊。虽然我愿意改正缺点,但我做再多自我分析还是找不到可改善的地方。

    「哎,我果然气场就很可怕吗?」

    「……绝无此事」

    你那停顿是闹哪样。丽塔像是替我打气一般对我笑起来,说道

    「虽然尤米埃拉大人总会做出破天荒的事情招致周围人的误解,但这也尤米埃拉大人的特色之一。包括这一点在内,我敬爱着尤米埃拉大人」

    「这个问题,我还是想尽力改善啊」

    「能够改善也不至于如此辛苦了」

    丽塔快刀斩断我的烦恼,选择干脆放弃。你倒是加把劲啊。

    让时间来渐渐改善人际关系行不行呢?时间多得是。虽然在学园度过了三年也没什么变化。

    明天起再拿出真本事,今天先睡觉了。

    「我要睡了」

    「是,晚安」

    「啊,等一下!别丢下我一个人!」

    「有什么问题吗?」

    我彻底忘记了。现在,帕托黎克也在这个宅子里。虽然他在王都宅子里的时候没揭下假面具,但在这里就不一定了。我肯定会被他盯上。

    看到我迫切的样子,丽塔严肃地听我诉说

    「帕托黎克要是过来怎么办?锁上门就没事了?他要是进来,我该击退他吗?」

    「……请您自便」

    丽塔这样说道,而且是少有的粗鲁口吻。接着,她迅速退出了我房间。惨了,我被抛弃了。

    ◆  ◆  ◆

    第二天,我、帕托黎克还有戴蒙三人在领主办公室齐聚一堂,召开研究今后如何领地经营的会议。

    明明是重要的首次会议,我却睡眠不足。帕托黎克担心地问我

    「你怎么了?换了房间没睡好吗?」

    「我在哪儿都能……这话不久前是不是说过?」

    就跟不久前一样,昨天同样无事发生一直到黎明。仔细一想,帕托黎克不是那种擅闯别人卧室的人。我都快怀疑帕托黎克和我到底是不是恋人了。

    可是,现在要考虑的是领地经营。事不宜迟,先让戴蒙讲解德克尼斯领的详细情况。

    「德克尼斯领的主产业是农业,大部分田地种植小麦。虽然也有其他农作物和畜产,但比例不大」

    他粗略地讲解了领地的概要。虽然很多事事先已经知道,但为了确定,我还是认真地听他讲述。主要城镇,零星分布的村落,流经领地的河流等地理信息,领地子民的年龄分布,涉及面很广。

    「——大致就是这些吧,我还掌握着更加具体的信息,有问题可不必顾虑」

    「谢谢。怎么说呢……很普通?」

    听过对德克尼斯的讲解,用一个词可以完全概括我的感想,那就是「普通」。不论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真的是毫无特征。这么个不算糟糕的领地陷入糟糕的状态,其中存在认为要素。戴蒙接着对这方面进行解说

    「领地面临的问题,一是额度不小的债务,二是街道未经修整。另外,有些地方需要大规模水利工程」

    这么一听,有觉得问题堆积如山。可是,这些问题的原因归结起来只有一个,那就是缺钱。

    支出中很大比例是给我父母送的钱,这方面今后应该会大幅度得到改善。但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担忧,便向戴蒙确认

    「领地的子民有没有饿死过?」

    「勉强没有人饿死……但每个村的情况一直都很严峻」

    「那今年就免税吧」

    「什么?」

    戴蒙惊讶不已。当然,免税是仅限今年的特殊照顾。这也是为了宣扬我是个好领主。施以恩惠来博得人气,这可是基础呢。

    另外,我还想加快地推进各方面公共事业的建设。

    「首先要修整街道,几十年没做的水利工程也要推进,最后是负债吧?」

    「那个,尤米埃拉大人,这件事其实……」

    每当我推进话题,戴蒙总是面露苦色。啊,他以为我是个不着实际喜欢幻想的人?他最担忧的事情,应该莫过于不了解现场的家主对领地经营指手画脚了。

    一直没做声,保持交抱双臂的姿势听着讨论的帕托黎克,这时对我问道

    「尤米埃拉脑袋并不笨,对获取资产的途径应该所有考虑是吧?」

    没错,我在学园里也成绩优异,是个聪明人。可是用脑子怎样怎样的说法,不就像是再说其他都不怎么样吗?

    戴蒙似乎也对同样的部分感到不解,向帕托黎克反问

    「脑子,是吗?」

    「没错,尤米埃拉脑子转的很快,就是脑子有毛病」

    「原来如此」

    喂,帕托黎克,放学了给我到体育馆别后来。另外戴蒙也是,原来如此个鬼啊。

    我清了清嗓子糊弄过去,开始发布领地大规模改革所需财力的获取方案。

    「还好吧。缺钱的时候有个好去处呢」

    「也只有这样了。以尤米埃拉的信用应该没问题吧」

    「算是吧,以我的实力没问题呢」

    「应该没问题。后面只需探寻低利息的地方。尤米埃拉或许不愿意那么做,但拜托王室的话可以几乎不支付利息……」

    我得到了帕托黎克的担保。不过,我没听懂他后半部分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戴蒙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点子,态度表现得不是很积极。以他而言,的确没办法呢。

    「真的没问题吗,彻底偿还需要花上几十年」

    「反正这方面是迟早必须要做的投资,既然如此,还不如越早越好」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

    他们开始讨论我听不懂的事情,我连忙叫停,结果他们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我。

    局面似乎已不可收拾,我便直言不会地讲出结论。

    「下地下城」

    「什么?」

    「地下城……是吗?」

    莫非我的想法没表达出来?

    「提到钱……下地下城就能无限获取」

    对于到达顶级的我,地下城就是生钱的工厂。那里沉睡着价值不菲的魔道具,而且每次进入时宝箱还会不明所以地重新配置,刷出的魔石会理所当然地掉落魔物,啊,说反了。

    当然,国家与世界的资本是有限的,迟早会面临极限。但目前,可以靠地下城赚取资金来推进领地运作。

    帕托黎克面露难色地说道

    「……竟无法否定,好不甘心」

    帕托黎克常常下地下城升级,应该非常理解我的想法。地下城能够无需前期投入,零风险地充盈财政。

    戴蒙似乎没下过地下城,担忧地说道

    「我不太了解地下城,但尤米埃拉大人贵为德克尼斯家当家,要是有个万一可……」

    什么万一?我绞尽脑汁去想,但百思不得其解。

    之后,帕托黎克仍挂着那尴尬的表情,说道

    「不用担心这家伙,肯定是白担心,担心她只会让自己吃亏」

    「是这样吗……」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我知道他把我说得非常过分。

    不过,能理解的话就一切都好吧。准备挖掘名为地下城的金矿,或许我不该以领主自居,而是矿工才对。

    帕托黎克告诉戴蒙下地下城一天能赚多少钱。戴蒙听了惊讶得瞪圆了眼睛

    「地下城能产出如此之大的利益吗!?」

    「唔……这是以我或尤米埃拉的等级测算的」

    「原来如此,仰仗的是两位高等级的优势呢」

    戴蒙用尊敬的目光注视着我们。感觉好害羞啊,虽然经常因高等级被夸奖,但一想到能实际为帮助别人就觉得好开心。

    「我不断升级,或许就是为了今天呢」

    我感到我发觉了活着的意义,还有升级的理由。

    决心在历史长河中留下小小爪印的我,却被帕托黎克泼了冷水。

    「不对,那是你的爱好才对吧?或许是与生俱来的秉性」

    耍帅的台词全被糟蹋了。我清了清嗓子,向戴蒙问出我所在意的事情。

    「戴蒙,领地没有魔物出没,造成损失吗?从这样的财政状况来看,应该抽不出力量定期清理」

    魔物基本上不会离开自己的栖息地,但当然也有例外。当魔物数量增加过度,开始泛滥的时候,就会入侵人类的地盘。正因如此,存在魔物泛滥危险的地方必须定期对魔物进行狩猎,维持平衡。大致对象是距离村落较近的山里、森林等地方。在人无法达到的秘境,魔物也不会主动出来,大可不必不管。

    德克尼斯领连街道修整等公共事业都捉襟见肘,魔物灾害多发绝对不足为奇。

    戴蒙有些伤脑经地答道

    「目前德克尼斯领的魔物灾害很少。虽然存在需要重点控制数量的地方,但目前并没有发生严重的灾害」

    「咦?真没想到啊」

    「从十多年前开始,魔物灾害锐减。据当地村民们描述,那里有尊山神」

    「神?有那种东西吗?」

    这个世界中存在着丰富多彩的神话与信仰,但神实际出现的故事全都非常可疑。依靠那种不确定的存在来帮助领地,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接下来的不过是传言,还有居民在山中目击黑发的少女……啊」

    戴蒙本来在描述那神什么的外貌,但说到一半好像发觉了什么,叫了一声。唔……少女在山中独自徘徊,像鬼故事似的,好讨厌啊。

    「我表示怀疑。我住在这里的时候经常溜出大屋跑去山里和地下城,从没见过那种东西」

    「嗯,这下确定了呢」

    「是啊」

    戴蒙和帕托黎克相互颔首。

    此时我还不清楚的神明的真面目,但不久便揭晓了。

    ◆  ◆  ◆

    我到德克尼斯领的大约两周时间里,和龙龙一起飞遍领地,四处消灭魔物。

    街道修整等工作全部交给戴蒙处理。虽然我有些惭愧,但他对我笑了笑,说这是适材适所。原来我适合消灭魔物吗?可以理解。

    另外,我还落实了向粮食不足的地区开放储备的大出血政策。没有面包,用钱买不就行了?没有钱,刷地下城不就行了?

    于是,我在消灭魔物的空档中还会前往地下城。以前帮艾莉西娅升级所使用的暗属性地下城就在我的领土。尽管那里对四大属性全部不利,无人问津,但我的暗属性魔法有等倍效力,是块唾手可得的宝地。

    我刚刚将「领主的工作就是消灭魔物」刻在脑子里,就塞来了别的工作。准确说,是帕托黎克对我的自我洗脑产生了危机感,所以才硬塞过来的。

    那个工作的内容是四处实地走访问候,是我最不擅长的那类。说好的适材适所呢?

    似乎就是让我我在领地的城镇和村落间转个遍,介绍自己是新领主尤米埃拉。

    「哎,绝对是平时那个节奏。我是个被大家讨厌的人」

    看到我带着忧郁做着出发的准备,帕托黎克温柔地对我说

    「怎么了?很少见你这么消极啊」

    「我这个人,大概很容易被人误解。另外,我可能不擅长和人相处」

    「你现在才发觉?」

    前些天和佣人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让我清楚地弄明白了。

    能够跟我正常对话的人,首先是戴蒙,然后是丽塔,丽塔的妹妹萨拉还有些不确定。就算让我走在德克尼斯的街道上,人们也只会看到我的黑发后露出不悦的表情,不然发觉是我后便吓得惨叫。

    但是,这些时迟早必须得做,我要做好心理准备。

    「第一个地方去哪儿?」

    「第一个去城镇附近的小村庄。你别那么嫌弃,已经通知今年免税了,你应该不会得到冷冰冰的对待」

    「但愿吧……」

    我敢预言,必然会发生村民们一见到我便作鸟兽散的糟糕情况。

    我和帕托黎克一起从玄关离开大屋,然后我对大屋背后的龙龙高声喊去。

    「龙龙君!要出门咯~」

    「……尤米埃拉,你真有努力不让人们怕你吗?」

    「嗯,但让我灿烂微笑我办不到喔」

    除此之外,我还有能做的事情吗?龙龙翅膀一拍便飞跃大屋到我面前。我一边抚摸龙龙一边心想。发色尽管也是原因之一,但为了消除歧视黑发的风潮,我不想遮遮掩掩。

    我讲出了我的想法,帕托黎克触碰着龙龙尖锐的指甲,说道

    「……你想干的事就尽管去干吧」

    ◆  ◆  ◆

    到达目的地的村庄后,我非常困惑。我看了眼身旁,帕托黎克的表情也同样困惑至极。龙龙到附近的河那边去玩了。我也好想去。

    让我们感到混乱的,是在我们面前双掌合十,俯首屈膝的村民们。

    「山神大人,感谢您平日里为我们击退魔物」

    「我们无法准备让山神大人满意的贡品,但我们将奉上一切」

    他们一个个说着山神大人什么什么,向我祈祷参拜。什么鬼?

    我来到村庄后,向一位老爷爷打了声招呼,然后他开始「山神大人显灵啦」大呼小叫,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况。起初我怀疑老爷爷是老糊涂了,但村子里不分男绿老少全都崇拜山神。

    「那个,山神大人是指什么?我觉得你们大概认错人了」

    为了纠正方向性上的误会,我开口说道。结果,我最开始打招呼的老爷爷代表村民做出回答

    「您毫无疑问正是山神大人。这几年间不见您的踪影,我们非常担心啊」

    「您弄错了,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是新就任的领主,尤米埃拉·德克尼斯」

    我尽可能详实地进行订正,结果帕托黎克跑来拆台。

    「普普通通的人类?」

    「那种事怎么都好吧!你也来说两句啊,我不是什么神」

    「虽然还无法断言,但山神指的就是你,尤米埃拉」

    我什么时候成神了?

    帕托黎克向村民们提了几个问题,了解了山神的许多事情。

    神出现在十多年前。那个黑发的神年龄渐渐增长,最后一次被目击到是在三年前,十五岁左右的外貌。从此以后,神便消失了。另外,她会驾驭黑暗去消灭魔物。

    这……根本就是我。直到入学之前,我一直都在专心致志地练级。听到戴蒙说的神话时我就应该察觉到了,但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唤作神明。

    我再次解释自己绝不是什么神明。

    「大家听我说,我不是神。但是,我今后会继续消灭魔物。遇到困难的时候请告诉领主尤米埃拉」

    虽说我没有恶意,但他们可能会觉得自己受骗了,可能会愤怒、背上。可是,村民们的反应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山神大人当上领主了?」

    「不对,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神——」

    「太好啦!这下村子太平啦!」

    「神大人万岁!领主大人万岁!」

    高呼万岁的声音久久不能平息。我用目光求救,帕托黎克也只露出苦笑示意投降。

    ……搞什么啊,怎么就弄成这样了?

    ◆  ◆  ◆

    我还去了其它村子,得到的也是类似的反应。看来对山神的信仰在这一带十分盛行。甚至有存在要给我献上活祭品,闹得人仰马翻。

    随他们去吧。我转了领地内许许多多的村庄,询问他们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但村民们好像都很客气,没提出任何要求。之后,我终于遇到了向我反映苦难的村子。村长指着耸立在农田中央的巨石,说道

    「这块岩石实在太碍事了。农田被分隔开本来就很麻烦,而且还留下了大片的阴影区域」

    「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

    我望着足有两人高的岩石,回答道。石头是个倒下的长条形,体积相当大。话又说回来,第一件咨询就是力气活,村长先生还真是明白怎么差遣我呢。

    那么大的石头没办法抱起来,我便把手指钻进石头里支撑住,准备就这样抬起来。

    「喂,用魔法就行了吧!」

    帕托黎克让我使用暗魔法。我认为他说的非常对。但我都做到一半了,不太起来岂不是好像我力气不够?那样多没面子。

    「嘿咻」

    我用指力将岩石牢牢抓住,顺势奋力抬了起来。岩石被抬起的同时,地面也被翻开,从地下拔出来的部分足有地面看上去的两倍大。竟然将力量藏在地下,区区岩石还挺有一手嘛。

    「快撤离!会被卷进去的!」

    帕托黎克一声号令,周围参观的村民们齐刷刷地撤走了。此时,我正将岩石高高举过头顶。我VS岩石,是我赢了。

    好了,这玩意该扔哪儿呢?周围是广阔的麦田,不能随随便便仍在附近。要找个远一点的地方……用扔的就行了吧。

    我原地转了个圈,抡着巨石顺势投掷出去。岩石消失在了天空的另一头。

    我得意洋洋地向大伙看去,村名们兴奋不已欢天喜地。太好了,我帮上忙了。可是,帕托黎克的表情却很不好看。

    「尤米埃拉,那石头你没用魔法消除掉是吧?」

    「我只是把它扔飞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仔细听我说,东西会从上方向下落」

    这种事我也知道。啊,帕托黎克独自发现了万有引力?他莫非是牛顿级的天才?

    他说的没错,在这里世界里重力同样在工作。打翻的茶杯会掉到地上,扔掉的巨石会猛烈地撞击地面。

    「……那块岩石,会掉到哪儿去呢」

    我可没信心它能飞向宇宙啊。德克尼斯领可能会因巨大陨石而毁灭。

    我们相互点点头,朝岩石飞走的方向飞奔过去。

    「所以才让你用魔法啊!」

    「都说对不起了」

    我们以远超野生动物的速度在平野上飞驰。把路上的农田弄得一团糟,但还请原谅。

    我向天空看去,急切地寻找着从天而降的岩石。可是我们跑了相当远的距离,本应过了很长时间,但完全没有发现陨石的踪迹。明明村子都已消失在视野之外了。

    帕托黎克突然停下脚步,我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了?」

    「尤米埃拉,你是以什么角度扔出去的?」

    「我想想……角度挺大的」

    「那么石头被扔向高空,我们会不会跑过头了?」

    最极端而言,朝正上方投掷,落点就在原地。我投掷的角度非常大,说不定巨石的落点会非常靠近村子。

    察觉到这件事的瞬间,背后传来一声巨响。

    「果然在身后啊」

    我连忙转过身去,与此同时,冲击波向我们袭来。距离比想象中近,于是村子姑且没事。我放下心来,这时帕托黎克跳到了我前面。

    他背对陨石的落点,就像将我全身保护起来一样挡在那里。

    「你好碍事,我也想看陨石!」

    我将姿势就像正面抱上来的他推开,朝卷起漫天粉尘的落点凝视。在那里,开了个直径30……不,大约50米的大坑。岩石竟然砸出了一个数倍于本体的环形山,这下落速度得有多夸张啊。

    观察那霍然打开的大坑,只见是个非常漂亮的圆形。

    「快看快看!厉不厉害?」

    「我就知道把你藏在身后也没什么用……」

    被我撞飞的帕托黎克有些不开心,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望向大坑。

    「抱歉抱歉,我太好奇下落的巨石了」

    「我并没有往心里去……于是呢?那个大坑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呢?反正那里也没人住,我觉得也没添多大麻烦。可是它挺深的,人掉下去可能会有危险。我可能要挨村民和戴蒙骂了。

    「帕托黎克,报告大坑的事情时,我可以藏在你背后吗?」

    「不要只在自己方便的时候把我当盾牌」

    原来如此,首先我要挨帕托黎克的骂。

    不过幸好没人受伤,挨一番说教我也认了。我一边朝大概在村子附近的龙龙那边跑过去,一边说

    「我已经在反省了,我这就去面壁思过」

    「喂!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