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二 戴蒙
    有个男人作为德克尼斯家的家臣,被托付经营领地的一切事物,他就是戴蒙。为了努力完成工作,戴蒙今天依然在办公室里辛勤劳动。他一边浏览着部下的报告书,一边回忆过去的事情。

    戴蒙家祖祖辈辈以文官的身份效忠德克尼斯家。

    他年轻的时候在王都干过几年下级公务人员以修炼水平。然后,当他怀着对领地尽心尽力的情怀回到家乡之时,德克尼斯领开始被阴云所笼罩。

    先代伯爵早逝,年轻的继承人成为当家。听说继承爵位的当家去了王都,而且是一去不回。

    当时身任代官的上司对戴蒙说,当家是个风评糟糕的坏小子,不在反倒更好。由于最初几年连年丰收,领地经营顺顺利利地维持下去。

    「后来就难受了啊……」

    戴蒙回忆起过去的上司,嘀咕起来。

    德克尼斯领的衰退变为确定事实是在欢乐新当家的几年之后。那年发生了创纪录的欠收,正在与各村代表就开仓放粮与减税进行交涉,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王都的通知送达了。「供金减少了,无比迅速补齐至去年一样」

    领主完全不顾现场,只知道在王都享乐。他发来的信函令当时的代官勃然大怒。他在回信中写到,无法立刻补齐至去年一样。

    之后的回信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把那位代官解雇了。虽然只有薄薄一张纸,但上面按下的伯爵家印章却无比沉重。当时的代官在绝望中卸任了。

    后来,戴蒙便以继任代官的身份统揽领地经营的一切事物。

    优秀的工作人员因为对领主的所作所为束手无策而接连辞职,他在无奈之下最终染指篡改决算文书的勾当。他隐瞒丰收年的税收将钱存起来,遇到欠收年再释放偷存的前补齐,而且制造出收益逐年递增的假象。街道整修与水利建设无法推进,负债也在逐年攀升。

    戴蒙回忆起悲惨的过去,叹了口气。与此同时,他也在回想过去的尤米埃拉。

    「啊,我对小时候的大小姐,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事情」

    他当上代官的几年之后,领主的女儿被一名女仆带了回来。戴蒙记得,当时的尤米埃拉虽然连话都不不能正常说,但走起路来十分稳健。

    戴蒙曾向那个黑发少女搭话,然而她却一笑不笑,像个人偶一样呆呆站在那里。戴蒙对此感到瘆人,从此以后便没再跟尤米埃拉说话。他只把尤米埃拉交给女仆实施最基本的照顾,彻底把尤米埃拉当做碰不得讨惹厌的麻烦物件。

    正因如此,他并没有察觉到尤米埃拉几年后的变化。虽然接到过她偷偷溜出屋子的报告,但她回来时毫发无损,便就放任不管了。

    「尤米埃拉大人一定过得很痛苦……要是我能成为她的同伴,她也不至于那么乱来吧……」

    回忆起前些天听到的尤米埃拉式练级法,戴蒙的内心饱受后悔之情的煎熬。

    「虽然尤米埃拉大人说那段日子很快乐,但怎么可能啊……」

    就是有可能。当时的尤米埃拉每天都在练级,过得相当快乐。但是,戴蒙无法理解她那过分游离于常人的感性。

    正因他坚持认为自己对尤米埃拉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所以对她回家感到恐惧。他不是害怕自己受罚,而是深深恐惧着,自己拼命坚守的德克尼斯领会遭受牵连。

    关于尤米埃拉的事情,传到德克尼斯领的净是可怕的传言。

    据说她不论做出多么残酷的行径,表情已久纹丝不变,性格残忍至极。据说,她收服了邪恶的龙,毁掉了她看不顺眼的领地。据说,她其实诞生于地下城,是一只披着人皮的魔物。

    若真如传闻所说,她恐怕将整个领地夷为平地都不会眨下眼睛。戴蒙对此深感忧虑。

    想到这里,戴蒙的办公室有客人到访。门被敲响后开启,来的是帕托黎克。

    「哎呀,帕托黎克大人,请问有何吩咐?」

    「现在有空吗……怎么了戴蒙?脸色比平时还要难看啊」

    「很抱歉,回忆起一些往事」

    「往事?」

    「王都传来的关于尤米埃拉大人的传言,个个都骇人听闻啊」

    帕托黎克想起他那个走到哪里都容易被人误解的搭档,苦笑起来。然后,他也回忆着迄今为止的过往,说道

    「毕竟尤米埃拉的言行举止很那个呢……她最开始来的时候,场面也很糟糕对吧?」

    「那个……倒是没错」

    尤米埃拉回来一开口便宣称,不会饶恕过去的一切,不会放任何人逃走……大家都当成了这个意思。戴蒙事后确认得知,她那番话似乎只是想表达今后请多多关照的意思。

    当时的戴蒙不可能了解,已经做好了丧命的觉悟。而发觉到风向转变,是在领尤米埃拉来办公室之后。

    戴蒙从前任手中接任代官一职时便做好了觉悟,要将领地子民们丢苛税的怨恨,以及领主对税收欠佳的斥责一直承受下去。他不被任何人感激却尽心尽责继续工作,正是源自那份过于强烈的责任心。

    正因如此,当他听到尤米埃拉对他过去的工作表示感谢时,他的心被深深触动了。他觉得,尤米埃拉的话,或许愿意为这片领地做些什么。而他的预感,出色地应验了。

    戴蒙像是征求帕托黎克的同意一般说道

    「可是,尤米埃拉大人是一位善良的人」

    「是啊」

    「只是……不,没什么」

    只是,尤米埃拉这个人实在太古怪了。心想这种话用不着对最了解此事的帕托黎克讲,便就此钳口。

    此时,大屋外传来爆炸声。令大地颤抖的重低音震天价响。

    「抱歉,我过去一趟」

    「是,请多加小心」

    帕托黎克急忙离开房间,去抓捕爆炸声的犯人。

    戴蒙目送他离去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

    「尤米埃拉大人,您这次又在搞什么啊」

    戴蒙决定将上司惹出的麻烦交给上司的恋人去处理,自己则继续进行中断的工作。

    他如此热衷与工作,原因有很多。因为热爱这片领地,因为热爱住在这里的人民,还有想对曾经冷遇的领主赎罪。

    戴蒙被种种理由所束缚无法摆脱工作,但他在忙碌之中却赶到几分快乐。

    「成果如实提升,真是非常开心呢」

    虽然还很缓慢,但德克尼斯领正在一点点变得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