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三 帕托黎克
    久违的归省结束后,帕托黎克·阿什巴顿回到德克尼斯领,过着与近几个月来没有差别的生活。

    帕托黎克的工作是领主辅佐,不过文书类等工作,尤米埃拉都能毫无问题地完成。因此他最近在到处奔走,致力帮助容易招人误解的领主化解误会。

    今天,帕托黎克也同样通过与宅邸工作人员闲聊,来讲述尤米埃拉是个怎样的人。

    「别看尤米埃拉那个样子,其实性格很温和。你们也从没见她发过火吧?」

    两名在戴蒙手下工作的事务官与三名女仆正在听帕托黎克讲述。

    一名女仆似乎想到了什么,讲起了前些天发生的事

    「前日,我在走廊上刷碎了餐具。正准备收拾的时候,尤米埃拉大人踩到了碎片……而且还是光脚」

    除了帕托黎克,所有人都想象出血淋淋的场面,面色铁青。此时,她接着说下去

    「但是,尤米埃拉大人却首先关心我,我也没有受到责备」

    「抱歉,我待会儿就教训她不要到处光脚走」

    「岂敢!怎么能让帕托黎克大人道歉……」

    尤米埃拉的诡异行为又增加了,这让帕托黎克不禁想要叹息,但硬是忍了下去。既然尤米埃拉的善良表达了出来,他觉得倒也不错。在自己家光脚也没什么不可以吧,她就算再没常识,应该也总不至于光脚跑到外面去。

    「也罢,尤米埃拉很少发火,就算发火也绝对不会加害大家。上代德克尼斯伯爵都还在王都的大宅里活得好好的」

    「诶!听到爵位改换的时候,还以为肯定被杀掉了……」

    原来那件事也被误会了啊,帕托黎克叹了口气。

    为了让大家小姐尤米埃拉的本性,帕托黎克讲起了她在学园里的轶事。

    「那个家伙是个有点……有点?相当……相当怪异的人。她平时面无表情,绝对不是在生气。仔细看就能发现她表情非常丰富」

    「帕托黎克大人,您能看懂尤米埃拉大人的表情吗?」

    「能啊,虽然她有时脑子里会思考一些你根本想象不到的事情,但开心或者悲伤的时候一目了然」

    「果然……因为是恋人吗?」

    女仆们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辉,注视着帕托黎克。甜甜蜜蜜的恋爱故事正是她们的最爱,对象还是散发着成熟的稳重感,公认为充满魅力的帕托黎克,那就更是如此了。他处事不分高低贵贱,与下人们同样没有隔阂,在官邸中受所有人喜欢。

    「之所以能看到尤米埃拉的表情……大概,因为我喜欢她吧」

    三名女仆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帕托黎克表面上很冷静,但一想到还是没能逃过恋爱的话题,内心有些失落。

    如果是尤米埃拉破天荒的轶事,帕托黎克再多也讲得出来,可一遇到恋爱话题就开不了口了。他拼命搜寻最近的记忆,想起了刚要去阿什巴顿领之前的事情。

    「对了,我们离开前,尤米埃拉不是打破过窗户吗。那是因为气氛太浪漫,结果尤米埃拉太害羞就破窗而逃了。她那种地方也很可爱呢」

    这样的说法,有人听上去会当成是帕托黎克被她躲着,但这里的五名听众似乎都按积极的方向去理解了。帕托黎克说着说着,也不禁害羞地笑起来。

    他觉得尤米埃拉狠可爱,但破窗而逃还是做得太过火了。帕托黎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目光向窗户看去……结果与一个头发倒垂的女人四目相交。

    估计此时发现她的只有帕托黎克一个。那么可怕的万一怎么能让大家看到,帕托黎克连忙催大家解散。

    「啊!不好意思耽误您时间了。不嫌弃的话,请下次继续给我们讲尤米埃拉大人的事情吧」

    「嗯,当然可以」

    下人们纷纷离开房间。刚确认门关上,帕托黎克便打开窗户。

    「喂,尤米埃拉,你又在搞什么?」

    「在我家,有个人混得比我还熟,所以就来看看」

    窗外的正是尤米埃拉。这里是二楼,尤米埃拉只把脑袋从屋檐上伸下来向屋内窥视,结构长长的头发倒挂着,形成一幅非常惊悚的画面。帕托黎克觉得,这就跟半夜突然撞见龙龙一样可怕。

    尤米埃拉扬起屋檐上悬挂下来的上本身,顺势翻进了屋子。

    「你要是减少一些这样的怪异行为,肯定就能跟大家走得更近了」

    「怪异行为是指什么?上屋顶?偷窥房间?还是从窗户进屋?」

    「全都是」

    尤米埃拉嘀咕着「上个屋顶你就批准不行吗」之类开玩笑的话,帕托黎克没有理会,心想。

    刚才说尤米埃拉因为害羞才逃走的,真的是这样吗?她会不会就是对恋爱不感兴趣?她会不会只把自己当朋友?

    虽然订下了婚约,但帕托黎克几乎没有和尤米埃拉做过恋人该做的事情。尽管他平时摆出从容的而态度,但内心却饱受着不安的煎熬。哪怕一句话也好,他想要确证。

    「尤米埃拉,我们应该是恋人吧?」

    「咦!?不,就算你问我……」

    别说确证,甚至还触礁了。听到当事人完全没那个意思,帕托黎克彻底沮丧了。

    见状,尤米埃拉语无伦次地说起来

    「啊!不,那个,那个嘛……你想,婚约啊!我们不是未婚妻和未婚夫的关系吗?所以,就是不久的将来就会结婚的那种……」

    「尤米埃拉,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别了!」

    「喂!怎么又走窗户!」

    尤米埃拉冲破窗户跳到外面。还专程从没开的窗户冲出去,可见她有多么混乱。尤米埃拉刚才脸颊微微泛红,以本人基准完全可以算作完全红透。帕托黎克想起这些,叹了口气,无奈地笑起来。

    他已确认到尤米埃拉的心意。他心想,言语上还是不要催她,慢慢就等好了。

    「真是……拿那家伙没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