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五章 隐藏BOSS,前往王都
    开工作业还不到两个月,新开拓村的整备工作已接近尾声。至于还没处理的农田,决定交给居民自己去耕种。马上就是他们自己的东西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

    为了让那个荒废村落的村民们顺利迁移过来,有一个问题必须解决,那就是征得隔壁领地的领主批准。我希望尽量妥善解决。

    村民们之所以沦落到去干盗贼的行当,原因就在于遭受魔物侵害,生活出现困难,却热不到援助。只要当面指出那方面的管理不足,对方应该不敢强势。

    既然都置之不理了,想必那个村庄也没有多重要。我要接收的是在几年内,糟糕的话甚至几十年入不敷出的村庄,这对双方来讲应该都不是坏事。

    准备前往磋商的成员,是我和帕托黎克两人。当我为了工作相关的事情要去外地的时候,帕托黎克总会跟着我一起来。讨厌啦,帕托黎克真是的!又不是去约会!

    「怎么能不把你盯紧点?」

    「你是来盯着我的?」

    「天知道你会搞出什么名堂」

    本以为我们是充满魅力的少女与满怀热情的青年,结果却成了不良少女与监察官的关系。希望不要恶化到犯人和看守的关系。

    我们准备去会见的领主是科特尼斯子爵。本以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贵族,但经事前调查发现,他竟然是位投靠过激派的大爷。科特尼斯领从几十年前开始在棉花栽培上取得成功,以子爵的身份富甲一方。商品作物原来是摇钱树啊。

    当代科特尼斯子爵追求更大的权力,消耗积蓄跟公爵和他快乐的小伙伴们攀起了交情。令人费解啊。

    虽然不及去了王都就乐不思蜀的我爸妈那么糟糕,但肯定又是个相当野心勃勃的家伙。能够预见自觉会跟我提一些要求,我必须提起十二分警觉来应付。

    我和帕托黎克来到子爵领中心的城镇,拜访一座比我家小一圈的大宅。当然,来访的时间日期有事先传达。

    「久疏问候,科特尼斯子爵」

    「恭候光临」

    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四十多岁,仿佛一阵风就能吹飞的瘦弱男子。他正是子爵。我只在就任领主之时跟他打过一次招呼,之后便再无交流,所以现在有种初次见面的感觉。

    我明明只说了「有要事请求磋商」,他迎接我的态度却看上去非常开心。

    大屋的接待室中,沿墙壁密密麻麻挂着绘画,还摆着观赏用的盔甲。我对这间装饰过度的房间扫视一番后,喝了口端来的红茶,开始说正事

    「今日拜访——」

    「是,我已经知道了。那个传闻不虚呢」

    擅自给人家村子送粮食援助,我觉得被发现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他说的那个传闻不像是指村子的事。因为,他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子爵扬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接着说道

    「有德克尼斯伯爵加入公爵挥下,计划定然更加坚如磐石」

    我又没加入公爵派,还有计划是指什么?我正要问,帕托黎克戳了下我侧腹,把我拦住了。

    他害我差点发出怪叫,我狠狠地瞪过去,可他不以为意地说道

    「我们此次拜访,就是来听听那个计划。毕竟多有不便,暂时无法前往王都,而书信交流又担心被旁人看到。所以,希望您当面明示计划详情」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帕托黎克似乎想打听公爵派的计划,可他一无所知的态度似乎让子爵起了疑心。帕托黎克继续忽悠。

    「概况已经知道了。光是那些,就让我在王都费了好大的力气」

    「我懂了,帕托黎克公子的本家是——」

    「没错,我是边境伯家出身,被提防也在所难免」

    「边境伯讨厌兰姆斯特可是出了名的呢」

    天啊,连邻国兰姆斯特的名字都冒出来了。绝对是个危险的话题。我不想听,好想回家。另外,讨厌兰姆斯特的不是边境伯,是边境伯夫人。这事还是别提了。

    子爵消除了戒备,滔滔不绝地讲起来。帕托黎克精明地与他对答

    「不瞒您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虽然听说要接受邻国的支援,将国王派一网打尽,但对具体的支援内容毫不知情」

    「原来如此,看来并不是只把我们排除在外呢」

    「是啊,毕竟很罕见地,公爵亲自出马了」

    我还以为,反正就是一帮鼠目寸光的家伙在越线抢跑罢了,结果越听越吃惊,不禁反问

    「修洛滋公爵,本人?」

    「正是,与兰姆斯特进行磋商的也是公爵大人」

    艾伦诺拉的老爸终于行动了。

    他曾劝说艾伦诺拉不要接近爱德文王子,我还以为他不会干出多么疯狂的举动。公爵家与王家对立是早就存在的构图,修洛滋公爵本人也没有那么强烈的野心。

    可是,科特尼斯子爵若所言不虚,那么公爵便是不惜与假想敌国家联手也要握住国家的实权。那样就成不折不扣的政变了,是无法挽回的卖国行为。

    这些先不提了,我们应该趁他还错把我们当公爵派的时候赶紧撤退。反正也打听不出有用的情报了。尽管帕托黎克还在虚张声势,可是一旦败露,事情将变得有些麻烦。

    此时,我戳了戳帕托黎克的侧腹,发出讯号。咆哮吧,我的十指!这是刚才那一下的还击!

    「呜慨呼」

    「您怎么了?」

    「不,我没什么。今日到访其实还有另一件事」

    帕托黎克发出怪叫,用怨恨的目光死瞪着我,催我接着往下讲。我没想戳得那么重啊,对不起。

    「这件事我来讲。几个月前,我在自家领土被盗贼袭击了」

    「还有这等事,您没事……是当然的呢。毕竟是德克尼斯伯爵呢」

    「没错,我们没被伤到分毫。不过,他们似乎是您科特尼斯的子民呢」

    「……这、我非常抱歉」

    他表情变得紧绷,战战兢兢,应该是在害怕我找他索要赔偿吧。照他这个状态,交涉起来应该很简单。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同意村民迁移。

    「我问过他们了,他们说村子荒废,生活难以维持。您可知道,有个背靠大山,收成不佳的村落?」

    「……知、知道!啊,原来是那个村落啊,交不出多少税还净找我要支援。我也被他们伤透了脑筋呢。您想要如何处置?」

    「处置?」

    那样讲,不会太残酷了吗。站在领主的立场上,有时必须把人当成数字。可是,把仅仅只是位置不佳的村子当做是包袱,不会太过分了吗?

    子爵很着急,飞快地接着说道

    「嗯,但既然被伯爵大人反杀,人数一定有所削减呢。真是感激不尽……」

    我一气之下,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帕托黎克完全没有拦我。我还以为他一定会拦住我的,所以反倒冷静下来了。

    这个时候,让对方同意我们的要求才是首要目的。放任感情冲对方发火,问题不会得到任何解决。

    「就算少了不能产生价值的子民,您也无所谓对吧。那么,请批准他们迁居到我的领地」

    「迁、迁居?」

    科特尼斯子爵看到我突然站起来,翻着白眼惊慌失措。赶紧批准我好赶紧走人。于是我乘胜追击。

    「子爵对处理那个村子感到棘手,而我正好需要人手,咱们利害关系一致。没问题吧?您会批准迁居吧?」

    之后,科特尼斯子爵对我的发问点了点头,连自己的子民要被我带到什么地方怎样处理都没过问,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  ◆  ◆

    从科特尼斯子爵口中套出了公爵私通邻国兰姆斯特的情报。这个情报靠我们无法处理,需要传达给合适的人。

    我们一大早就启程离开德克尼斯领,飞往王都。

    到达王都的德克尼斯官邸后,我准备将事先准备好的,写有国王陛下亲启的信函送到王城。

    就算是伯爵,国王陛下也不是说见就能见到。陛下的行程恐怕早已排满,直接见面或许要等上不下一周的时间。

    陛下的答复非常快,到达王都还不到一个小时,王城就派来了使者。

    我和帕托黎克马上前往接待室。在那里等候着的,是学园长……更正,是国王陛下的亲信,罗纳德先生。

    他起身向我轻轻点头致以,我们便站着相互问候。

    「久疏问候」

    「好久不见,尤米埃拉小姐还有帕托黎克君。两位来的这么突然,该不会王国将在今天毁灭吧?」

    「咦?不,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难道有陨石坠落?我无法推测罗纳德这番提问的意图,帕托黎克代我答道

    「事情并没有紧急到那个地步」

    「是吗,那就太好了」

    他就倒下去似地,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然后,他依然挂着那个假笑,轻快地讲道

    「一看到龙就发现是尤米埃拉小姐来王都了。没过多久,还收到了国王陛下亲启的紧要书信。于是就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不是好消息喔」

    「不过看帕托黎克君也没那么着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修洛滋公爵要发动政变,我觉得这是动摇王国根基的事态。可是跟巨大陨石坠落,或者魔王之类的东西再次出现比起来,的确不是特别紧急。

    罗纳德先生似乎设想到了真正最糟糕的情况。为了让他放宽心,我在他对面坐下来,说

    「放心吧,没事的。并不是马上就会造成损害的事情」

    「哈哈哈,这话从尤米埃拉小姐嘴里讲出来,让人放心不下呢」

    我的信用度也太低了吧。坐在我身旁的帕托黎克也默默地点点头。

    闲话就算了,我觉得还是赶紧说正事为好。消息要是走漏给跟公爵串通一气的人就麻烦了,所以我想直接觐见陛下。但是,罗纳德先生似乎深得陛下信赖……。

    正当我思来想去之时,对面的罗纳德先生笑着取出一个信封。

    「给,看看里面再决定吧」

    一封盖有王室蜡戳的信封推了过来。我照他说的,看了里面的内容,发现是国王陛下的亲笔信。也许写得非常急,略去了寒暄,字迹也很潦草。

    内容大概是,让我们相信眼前的罗纳德。把要跟陛下谈的事情先告诉他,再决定后面的方针。

    我把读完的信交给帕托黎克,这时罗纳德先生说道

    「事情就是这样,有什么事请直接跟我讲。如果非得直接见到陛下,我会在今天安排会面……」

    「这样就可以了。就在这里讲吧……没问题吧?」

    我向身旁使了个眼色,帕托黎克确认过蜡戳后,点了点头。

    罗纳德先生如此深的陛下信赖,肯定不会暗中与公爵家有联系。就在这里讲吧。

    「我这次来王都,是因为得到了跟修洛滋公爵有关的情报。他制定计划,接收兰姆斯特的支援,企图将国王派一网打尽。情报来源是科特尼斯子爵」

    「嗯,终于行动了」

    我非常细致地观察罗纳德先生的表情是否出现变化,然而他纹丝不动。他笑眯眯地点点头,看不出半点惊讶。

    「莫非你已经知道了?」

    「不,串通邻国是头一次听说。陛下应该也不知道吧」

    「那个,是不是应该多点危机感……」

    尽管他总是漫不经心的态度,但说起正经事的时候会摆出相应的态度。迄今为止应该都是这样。可是,我从他身上感受不到半点严肃的气氛。

    「比起那种事,领地经营得如何?那位代官似乎也有在努力呢」

    「托您的福,非常顺利……要现在谈这个嘛?」

    「放轻松吧,公爵那边没问题的,我认为不会牵连到你们的」

    力量仅次于王室的贵族家发起反叛,这应该是动摇国家的大事。罗纳德先生的态度令我不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我和帕托黎克面面相觑,不知该这么办。这时,罗纳德先生说道

    「还是直接向陛下报告一下?最近日程有点满,不过后天应该可以」

    「……不,不必了。请罗纳德先生代为传达吧」

    「哈哈,两天内就见到国王陛下,这可是很难得机会啊」

    坐在对面的他非常愉快地笑起来。我才不想去王城呢。帕托黎克一副「没关系吗?」的表情看过来,我还是不想去。该传达的事情也传达了,就交给中央的各位去处理吧。

    既然罗纳德先生都说没问题了,对他信赖有加的国王陛下想必也是同样的回答。

    可是,他究竟是何方神圣?硬是不表明家名的理由,也让我十分在意。难道是庶民出身?应该不会。他好像看透了我在想什么,仍摆着笑眯眯的脸,说道

    「刺探我身份恐怕是白费力气。毕竟连王国高层都不知道我这个人呢」

    被他这么一说,我更加好奇了。年纪轻轻就成了国王的亲信,从委任的工作能看出深得信赖。莫非,他是陛下的私生子?这么一想,没有家名也就合情合理了。

    「我可不是陛下的私生子喔?不过经常有人这么想,我都习惯了」

    我明明啥都没说,却被抢先一步给否定了。可我不论怎样调动想象力,还是想不到其他的情况。

    正如他所说,恐怕光想是没用的。正当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外头走廊传来吵闹的动静。有人要强行闯入,还能听到佣人们正在阻拦的声音。

    会擅闯我王都大宅的人,我只知道一个。我不禁和帕托黎克相互看了看。

    跟帕托黎克不一样,罗纳德先生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好奇地朝们那边看过去。

    「好吵啊,出什么事了吗?」

    「上次爱德文王子过来的时候,也是这样闯了过来。我想也差不多该到了」

    果不其然,传遍整个大宅的喧闹逐渐逼近。正如我和帕托黎克所想像的那样,门被猛地推开。刚才还在谈论修洛滋公爵,他女儿这就登场了。

    「本小姐来玩啦!」

    穿着长裙还能做出那么大幅度的动作,不知是怎么办到的。艾伦诺拉大步闯进屋内。

    她不经意地看向罗纳德先生那边,然后僵住了。也难怪她会吃惊,不过罗纳德看着艾伦诺拉,也同样眼睛瞪得滚圆。

    「为什么哥哥大人会在尤米埃拉小姐的家里?」

    哥哥大人?罗纳德先生是艾伦诺拉的哥哥?那他岂不是修洛滋公爵的儿子?

    身在漩涡中的他,表情抽搐着,说道

    「嗨,艾伦诺拉小姐。上次见面是在毕业的时候呢」

    「咦?我们不是才见过吗?」

    「这从何说起?老师和毕业生怎么会在学院外面见面呢?」

    「啊!不可以说出哥哥大人的事情!……您贵安,学院长大人」

    「我好像被错当成哥哥了啊,哈哈哈」

    不不不,你这糊弄谁呢。一阵沉默过后,最先开口的是艾伦诺拉。

    「于是,哥……学园长大人为什么在这里?」

    你真想糊弄过去的意思吗?

    我偷取怀疑的眼神,艾伦诺拉的哥哥双手举起,说

    「哎,真是的,明明之前瞒得挺好的……。没错,我是罗纳德·修洛滋。我隐藏家名,在当陛下的亲信」

    他的脸上很少见地透出不开心的情绪。

    我好惊讶。他的真实身份固然令人吃惊,但我更惊讶他们两人竟然能把关系瞒到现在。虽说要不是艾伦诺拉捅了娄子让事情败露,或许真的能瞒天过海。不过,该问的是他为何要隐藏家名。

    他对身边的人都没有败露,可见应该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修洛滋家,在外面长大成人的。下达指示的肯定是公爵,做到这个份上,究竟是想干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

    「这是家父,修洛滋公爵的考量。我要作为一生与公爵家毫无关系的人活下去」

    「有理由吗?」

    「当然。当初听说时非常诧异,但时至今日我满怀感激。家父的未来构想,也不容易小觑啊」

    我模棱两可地提问,罗纳德先生也不清不楚地作答。我完全看不出他隐藏家名的理由,但觉得对他本人刨根问题也不是办法。

    在重视家名的贵族社会中,竟要隐藏姓氏地活下去,其艰难程度难以想象。其中一定存在着错综复杂的深刻隐情。

    「好吧,我知道了。反正跟我无关,我也不会对任何人讲」

    「无关,是吗。不过真是帮大忙了,谢谢」

    为什么他对「无关」这个说法别有深意?那应该是早在我出生之前的事情了,怎么可能跟我扯上关系。

    先不提这些。原来他修洛滋公爵家啊。这下就不能排除罗纳德先生暗中串通公爵家,湮灭情报的可能了。

    「我果然还是想要见陛下一面」

    「真遗憾,失去信任了啊。只要你希望,立刻就能强行安排」

    「还是麻烦后天吧」

    陛下也知道他的身份,可依旧对他信赖有加,其中肯定有相应的道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被如此器重,所以得慎之又慎。要去王城了啊,好讨厌啊。

    我的思绪被开门的声音打断。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艾伦诺拉偷偷摸摸像离开房间。罗纳德先生把她拉住。

    「艾伦诺拉,好久没见了啊,我好想和可爱的妹妹说说话啊」

    「哥哥大人,您生气了?」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生气啊」

    「骗人!哥哥就算脸上笑眯眯,但有的时候超可怕!」

    艾伦诺拉以前说过,他哥哥的表情不会变。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尽管罗纳德先生笑得跟平常一样,但的确逗着一股狠气。

    被笑着发火的他步步紧逼,艾伦诺拉向我求救。

    「我、我还跟尤米埃拉小姐有约!所以,不能陪着哥哥大人啦!」

    她朝我看过来,使了好几个蹩脚的眼色。你这是给我打信号?

    「可我今天才到家啊」

    「我、我们不是之前就书信约好了吗?」

    说起来,她为什么这么快就跑过来了?我们到家也才几个小时。罗纳德讲出了答案。

    「是看到龙就跑过来了对吧?艾伦诺拉是个聪明的孩子呢」

    「诶嘿嘿,被哥哥大人夸奖了。没错!本小姐一看到龙龙就发现,尤米埃拉小姐来王都了!」

    「这么说,你们之间没有约定咯」

    「啊」

    这位大小姐实在太白痴,令人堪忧。如果有重要的事情传达,一定不能交给她。

    「可以借用下房间吗?我们有话要单独聊聊」

    「请便请便,这个房间请随意使用,我们这就出去」

    我抛弃了艾伦诺拉,选择退场。帕托黎克也默默地跟在我后面,所以同罪。

    我们并肩在走廊上走了一会儿,艾伦诺拉吵闹的声音完全听不见之后,开始说道

    「帕托黎克,你怎么看?」

    「应该没有说谎。公爵叛乱的危险度并不高,他参与的可能性也很低」

    「果然是这样?」

    「就算撒谎,一见到国王陛下马上就会败露」

    帕托黎克从中途便默不作声,一直对罗纳德先生进行推测。现在,他讲出见解。

    公爵派的贵族如正吵吵闹闹地推举第二王子,在这种时候,罗纳德先生依旧深得陛下信赖。看来我们意见一致。就算不信任他,也不需要过分戒备。

    「那么,王城也可以不去了吧?」

    「还是去一趟比较好吧。我会陪着你的」

    我们决定后天前往王城。但愿别撞见麻烦的人……。

    ◆  ◆  ◆

    把笑盈盈的罗纳德和含着泪的艾伦诺拉送走后,我开始闲得发慌。今天和明天全部可以自由支配,但我在王都并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

    「怎么办呢,闲下来了啊」

    「出去吃个午饭如何?顺便还能找地方散散步」

    帕托黎克提出了很棒的方案。对了,我上学时候兴趣就是一个人在王都里散步。久违地跑到陌生的地方探险,这样也别有一番风味。

    我有些开心起来,对他投去灿烂的笑容。顺带一提,客观上看这是微笑,有些人可能看不出来。

    「谢谢你,帕托黎克,就这么办吧」

    「最近一直忙工作,也需要放松一下了」

    「那咱们就出发吧!」

    「咦?」

    不需要做什么准备,我就以这身打扮奔出了大屋。

    我怀着兴奋不已的心情一边离开贵族街道,一边心想。帕托黎克接下来想做什么呢?

    尽管我也喜欢摆着各种小摊的大道,但我还是最喜欢冷清的背街小巷。一找到卖奇怪商品的店,我便兴致盎然。

    然后,我又发现了一家可疑的店,便从外面观察。

    昏暗的店内摆着许多货架,但那些货架都是空的,里头只有看店的老婆婆一个人。要不是门口挂着招牌,真不知道这是家店。不过那张招牌挺正常的,反倒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那种可疑的地方……当然要进去看看啦!

    我兴致勃勃地把手放在门上……然后动作停了下来。我并没有那么开心。尽管之前逼着自己兴奋起来,但不知为何没有感到快乐。

    到头来,我还是没进那家店,又在背街小巷里转悠起来。

    「要是把帕托黎克也带来该多好啊」

    话语无意识地脱口而出。

    在王都散步就得一个人……我被这种固有观念束缚了。要是和他一起出门,一定会像约会一样,非常开心才对。

    明天邀上帕托黎克一起出门吧。噢,我竟然情商爆发了一回,发觉到连帕托黎克都没察觉到的事情。莫非,我是恋爱达人?

    漫不经心地走在背街小巷中,慢慢地来到一条留有印象的大路。

    我并不是不习惯走大路,于是一边望着两侧栉比鳞次的店铺,一路往欠揍。我今天没戴帽子,所以非常显眼。

    果然就因为这头黑发,就总是招来诧异、厌恶之类各种各样的目光。在德克尼斯的街上,居民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也有所减少。但是,在王都并不尽然。

    我兴致大减,便决定吃个午饭,然后随便找了家店买了面包,正在寻找吃面包的地方。虽说边走边吃也不是不行,但我好歹也是贵族千金小姐呢。

    走了一会儿,正好发现一个好地方。王都大道的交叉路口形成了一座广场,我便在广场角落里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我一边吃着午餐,一边听着占据广场中央的吟游诗人吟诵故事。是王子和他的同伴们与魔王对抗的故事。

    姑且,同伴中一个黑发的驭龙使……都没出现,故事就结束了。咦?

    我向广场中央看过去,只见那边听故事的人稀稀疏疏,直到故事诵完也没讨到几个赏钱。

    我倏地站起来,走到吟游诗人面前。周围的人察觉到我,连忙从他身旁离开。男子失落地垂着头,盯着聊胜于无的打赏。为了让他看得清清楚楚,我扔了个金币。

    他大吃一惊,就像要咬上去似地凝视金币。

    「咦!?金币!?」

    「是的,希望你把刚才的故事也在我家那边唱一唱」

    吟游诗人以为我是邀请他上家里的贵族千金,脸上绽放着光芒,抬头向我看过来。

    「啊,您是贵族吗。请务必……」

    一看到我的脸,他顿时噤若寒蝉。我对表情抽搐的他,温柔地说道

    「王子陛下、圣女小姐,还有来那个为同伴……四个人的故事是吧?我可没听过这个故事,就想听个仔仔细细呢」

    「噫、噫噫」

    男子面色铁青,牙齿直打哆嗦。你也吓得太厉害了吧?虽说我确实想稍微吓唬一下他。

    「不,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啦。真的只是想稍微问些问题」

    「您是……本尊吗?」

    本尊?指什么?

    花了好长时间,吟游诗人才冷静下来。本来闲散的广场上,人也渐渐重新聚集起来。

    「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本尊是指什么,我是尤米埃拉·德克尼斯。如假包换就是本人」

    「我就知道,非常抱歉」

    「我不是想听你道歉啊……我想问你,我为什么没有在你的故事里出现」

    我不是想要争什么讨伐魔王的功绩,但把我直接从魔王战中删掉,让我实在有些伤脑经。

    为了我不知能否达成的目标之一,尽可能消除对黑发的厌恶风潮,作为黑发的我同魔王战斗过的事情,还是希望越多人知道约好。

    尤米埃拉小姐曾对抗过魔王,这个事实很关键。但尤米埃拉小姐比魔王还要强,这一点会招致不必要的恐惧,也需要留意。这方面的拿捏十分困难。

    男子难以启齿,畏畏缩缩地开口说道

    「其实……我不知道该如何让伯爵大人您登场。同行们也有类似的困惑……」

    「我难以出场?此话怎讲?」

    「伯爵大人您的外貌和属性,那个……」

    男子一时含糊其辞,不过我大致知道他的意思。我怎么看都像个反派。

    在这个世界的,尤其是这个国家的创作作品中,黑发人物总以反派身份出现。又是恶魔啦又是魔女啦,还是用黑魔法与主人公作对。要把我拉到队友这边,就好比桃太郎让鬼来当家臣一样超不协调。

    我本人也不是特别和蔼,造成这种情况或许在所难免。可是,能登场的存在我身边不就有一个吗,那个吉祥物般的存在,粘人又可爱的存在。

    「我知道我在故事中难以出场的原因了。让龙龙……我的龙代替我出场,你觉得如何?」

    「那个,硬要说的话,龙也是敌对的角色。那只黑龙我也见过,实在是……」

    昂?你小子几个意思?那么可爱的龙,当然是同伴吧。

    龙龙的事情先放一边,首先必须设法改善暗属性等于坏蛋的固有印象。暗属性其实完全没什么危险。又不会像火属性那样一烧一大片,也不会像水属性那样弄得到处湿哒哒,只会不由分说地把对方拘束、溶化、穿刺或者直接消灭掉,是对周围影响很小的清洁型属性。

    不过,就算我解释这些也没有意义吧。觉得暗属性很帅的人,也就只有年轻时的我了……过去的我、吗?

    前世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我正是所谓的中二病。如今想来,那真是段黑历史。我还戴眼罩上过学,真的好想死。上大学的时候我就开悟了,不过后来出车祸死了,然后就到了现在。

    唔,虽然不想把我一生的污点抖出来,但没准能够被人们接受。死马当活马医,就这样向吟游诗人提议吧。

    「在故事里出现一半也好……让黑发和暗属性反过来让人觉得很帅,你觉得怎样?」

    「反过来?」

    「先采取『为了打倒宿敌,染指禁忌的力量』的设定,然后故事以『险些被获得的黑暗之力所吞噬』来展开……」

    这些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让我感到非常羞耻。我正准备说「还是忘了吧」,可男子眼睛里放着光,激动不已地说道

    「很好!非常好!来到魔王面前驭龙使,将要被自己的力量所吞噬。这时,同伴们展现出羁绊的力量,将她从连魔王都能吞噬的暗魔法中拯救了她……很有意思啊!」

    会不会与事实偏离过头了?他没有理会我无语的态度,接着说道

    「手臂中封印着邪恶的力量,当同伴遭遇危机时解除封印……好热血的展开啊!我得从头开始创作!」

    「……那真是太好了」

    中二病之所以称之为「病」,是因为它能感染呢。我只能期待,听他唱故事的人们免疫力能高一点。

    之后我马上回到大宅,去找帕托黎克,一下子就找到了。他之后似乎没有外出。我对似是有些失落的他说道

    「我回来了,帕托黎克。明天啊,要不要出门找地方吃个午饭?」

    「欢迎回家……你是指,让我一个人去吃吗?」

    他目光浑浊地这样说道。当然不是啦,是我们两个一起去啦。你就为我聪明绝顶的提议目瞪口呆吧。

    「当然是两个人一起。明天我们就一起出门吧」

    「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啊,也罢」

    帕托黎克浑浊的目光中恢复了几分绿色的光彩。我又看了看左手上与那颜色的一样的戒指,也笑了起来。

    明天出门,我可不会让任何人妨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