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终章
    修洛滋公爵在德克尼斯领引发的骚动过去了一个月,出现了一些混乱的国内逐渐恢复平静。

    打倒无头骑士后,其他魔物被我轻松击退,损伤几乎为零。邻近的村庄并没有受到影响,我对此感到庆幸。

    不,其实损失特别惨重。召唤魔物之笛(特大)被帕托黎克破坏掉了。当我三两下地把魔物收拾,赶回城里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认为,这是全人类的重大损失。

    之后我没有休息,直接去了王都。参加谋反而聚集在公爵官邸的国家派贵族们被一网打尽。

    与之相伴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姑且稳定了下来,我得以专注于自己的领地了。

    今天我安排去哪个开拓村看看情况。另外,我要把不愿出门的她也给叫上。

    「艾伦诺拉小姐,请出来吧」

    我隔着门在外面这样说道,可里面没有反应。她现在成了我家的食客,我将她父亲的死讯告诉她之后,她一直是这个状态。

    随着公爵家的覆灭,她也沦为平民,这或许对她打击不小。

    好了,要怎样把她带出来呢?要用王子的名字勾引她出来吗?可那样之后会恨我的。

    「我要去个有意思的地方玩喔」

    「我去!」

    这个人,真的在消沉吗?

    艾伦诺拉说立刻准备,结果到玄关的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我严重怀疑我家的时空发生了扭曲。

    我向和我一样干等着的帕托黎克询问。

    「出门的准备花一个小时,这正常吗?通常四十秒钟不就搞定了?」

    「我会花得更久一些。我觉得艾伦诺拉小姐已经抓紧时间了……」

    不会吧?要是每天都出门,活到八十岁的话,那岂不是一辈子里有三年多的时间要花在出门的准备上?难以置信。

    艾伦诺拉以一身匪夷所思的行头出现了。她那一身,完全想象不出是要去被大自然紧紧拥抱的边境村庄。而且,她还毫无愧疚地说

    「两位久等啦」

    「嗯,真的好久啊」

    「本小姐还想在这个城里逛逛,能做我的向导吗?」

    「……遵命」

    这只沦为食客的没落千金骨子里还是上流阶层的人,让我觉得好难办。不过,我也挺喜欢她那种毫无恶意,对恶意迟钝的优点,也就顺着她好了。

    我们三个在德克尼斯的街道中散步。还以为艾伦诺拉不喜欢走路,结果她总是冲在最前面。

    「那是什么?」

    「那是经手粮食的商店」

    「然后那边呢?」

    「那是普通的民宅」

    咦?这座城市还真是毫无特色啊,好歹也是行政与经济中心啊。

    走在平淡无奇的街道中,艾伦诺拉发自内心感到开心。

    「啊!那边有好多人。有什么好玩的吗?」

    她指向的是大道交叉口的广场。有时候这里会摆满露天小摊,热闹非凡。

    「咦?难道举办了什么活动?」

    我看向身旁,帕托黎克也一无所知。我琢磨着向广场定睛看去。

    艾伦诺拉一个人扎进人群之中,我连忙追赶上去,也冲进了吵闹的人群中心。在那里,有一位携带弦乐器的男性。他应该是位吟游诗人,似是在哪儿见过……。

    吟游诗人开始表演。内容是一位少女的冒险传奇。少女右手寄宿着黑暗之力,整日苦于抑制力量。可是她为了将宿敌打倒,解放了禁忌的黑暗之力。

    终幕,战斗虽然取得胜利,但少女也将要被黑暗所吞噬。此时,她心爱的恋人拯救了她。

    唔……虽然有些中二的味道,但故事挺不错嘛。

    在最后是后日谈。那名黑发少女当上了伯爵,治理着领地。

    ……这,完全就是我吧。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吟游诗人就是我上次在王都见过的人。莫非他把我临场说的那番中二病满载的创意当真啦!?你疯了吗!?健全的少男少女要是受到毒害可怎么办啊!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灵创伤啊!就像我这样!就像我这样!

    我想赶紧逃离这里。然而,现场爆发雷鸣般的掌声,让我愣在了原地。

    在我更前面你的地方,艾伦诺拉转过身来,正好与我四目相视。她用毫不输给现场的声音,说道

    「尤米埃拉小姐,你太帅啦!」

    「刚才的故事全都是虚构的」

    「咦?什么?人家听不见啊,尤米埃拉小姐!」

    求你别那么大声喊我名字。我对艾伦诺拉用全身比划着让她安静,结果为时已晚。

    欢呼声戛然而止,众人的目光汇集在我身上。

    「尤米埃拉大人……真人?」

    「是真正的领主大人」

    我早已习惯周围吵吵闹闹,也早已习惯近处的人推开,在我周围留出空间。我摆脱不了被人惧怕的命运……。

    「太帅了!」

    「刚才的故事,是真的吗!」

    不要啊,别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暴露在期待的目光之下,我会承受不住的。

    我盯着周围活着的目光,狠狠朝吟游诗人瞪过去,他装模作样地开口说道

    「这个故事在王都也颇受欢迎。身为作词及作曲的我,认为应该来圣地德克尼斯领宣扬一番,于是来到了这里」

    为时已晚。以我为原型的羞耻故事感染全世界。

    听到他这么说后,大家都都确信故事里的主人公就是我。无数目光像要把我刺穿一般。好想逃走。

    此时,响起第三者嘹亮的声音。

    「德克尼斯领名特产!领主大人全程监修的木剑啦!现在在王都也颇受贵族子弟欢迎!」

    闯入者是个绝不会坐失商机的商人。求你不要在这古怪的时间点上拿出古怪的背书来要喝啊。

    周围求购木刀的人纷纷涌向商人。明明以前城里几乎没卖出去过。

    艾伦诺拉也在人潮中前进,我便抓住手腕拉住了她。

    「本小姐也想要那个!」

    「先走了,以后再给您买」

    我拉着艾伦诺拉勉强逃离了人群,这时在稍远的地方发现了帕托黎克。在这混乱当中,他竟然在一旁看戏。饶不了他。

    这是场一过性的流行,那个故事应该马上就会淡出大家的记忆。我认为它会消失。给我消失才好。

    我预感到,贸然出手反而会让故事越传越广,于是按当初的目标前往新开拓村。

    艾伦诺拉在飞行时非常闹腾,弄得龙龙有些烦,除此之外也没出什么大问题就到达了那个村庄。还没来得及讲后面的安排,艾伦诺拉就跑了出去。

    「那边有条河呀!」

    「啊,等下!」

    名义上是视察,可不是来玩的,她到底清不清楚啊。肯定是不清楚吧。

    帕托黎克一边在她后面追上去,一边说

    「尤米埃拉,你去村子转转,看看情况。艾伦诺拉小姐有我看着」

    「对不住了」

    他的体贴周到帮了我不少。我告诉龙龙可以去玩后,自己也朝村子走去。

    我望着区划分明的预定田地,感觉大概有一半已经耕作完毕了。照这个情况,明年就可以正式启动农业了。

    我向附近正在耕田的村民问了一声

    「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了,最近情况怎样?」

    「啊!领主大人!托您的福,一切顺利。我们正在努力,争取明年开始能够自给自足」

    三十多岁的他这么着,对我一笑。他当盗贼时对我惧怕就像假的一样烟消云散,这让我也十分开心。

    此时,他突然想起了似地说道

    「领主大人,您没事吧?听说您被公爵大人袭击了」

    「没有问题,毕竟是我」

    「真可靠。那公爵大人怎样了?」

    「……已经没有什么公爵大人了。公爵家也覆灭了」

    原来消息还没有传到这边啊。要说这次骚动中唯一的死者,就是策划叛乱的主谋,修洛滋公爵。

    男子嘀咕了一声「是这样啊」。在他来看,公爵应该是位奸佞贵族,但他身上完全看不出开心的感觉。他本性个善良的人呢。

    谈这种负面的事情也没什么用,于是我强行改变话题。

    「呃……最近来村里的可疑大叔,他人怎么样?」

    「那个人真的好厉害啊!不仅头脑聪明,上次竟然还干掉了魔物!」

    大约一个月前,这个村子多了一名村民。他长得一脸坏相,实际上性格也很糟糕,我还担心他能不能和大家打成一片,看来是杞人忧天了。

    他果然挺能打的呢,那时候也是,面对魔物群时保护了自己。

    「可疑大叔能跟大伙好好相处固然最好了。他现在人在哪里?」

    「应该在家」

    他指向一栋小房子。他似乎一个人住在那个小小的房子里。

    我敲响个小小的崭新房子的门,里面传来中年男子的声音回应。一进去,只见一名中年男性。

    「好久不见。您挺适应的呢,令我惊讶」

    「……乡下的隐居生活也挺不错」

    「那真是太好了。诸多事情已尘埃落定,今天特来向您传达」

    「是吗」

    我对修洛滋公爵引发骚动后,在王都发生的事情进行了说明。

    我们和罗纳德先生合力冲入公爵官邸,但因为公爵过了预定时间仍未现身,有一半人已经离开了大屋。逃过一劫的人后来坚持声称自己不知情。

    「要是早点行动就能把那帮家伙一网打尽了,罗纳德也真不利索」

    「罗纳德先生没能及时行动,难道不该怪艾伦诺拉大小姐吗?」

    「那孩子怎么可能有错!」

    我没跟语气强硬起来的他死杠,接着往下说。

    据说,漏网之鱼的贵族大多是小人物,没有能力实现公爵的计划。逮捕的贵族已经全部击溃,他们财产被没收,贬为庶民。顺利逃脱的贵族恐怕也惶惶不可终日,暂时会老实下来。

    「明明该采用更加彻底的方法才对」

    「您说的太吓人了」

    王国上下几乎没有发生混乱。被消灭的贵族,领地归王室直辖,我认为王国将更加和平稳定。对于安稳至上的我来说,这应该是个最好的着陆点。

    我对王国这这那那的情况进行了说明,可他兴趣似乎不在这里。他坐立不安地对我问

    「然后呢?那孩子怎么样了?」

    「我告诉她你已经死了。毕竟她不是能瞒住事的人」

    「是吗,她没事就好。……你没逼她升级吧?」

    「没呢,只要您老老实实,我就会信守约定」

    她现在应该正神采奕奕地在河边玩耍。说起来,我还没告诉他艾伦诺拉也来这里了。

    一谈到女儿,他的态度明显就不一样了。他看上去坐立不安,还有些生气。

    「哎,艾伦诺拉为什么会粘着你这种脑子有病的家伙啊」

    「这一点我也完全不明白」

    「我搞不懂,那时她为什么会在德克尼斯领」

    「说是来为婚礼祝贺」

    后来我确认过,婚礼的邀请函已经分发给了以国王陛下为首的国内贵族们。我一头雾水。不知为何,戴蒙他们在推进准备工作,婚礼将在请柬上所写的半年后举办。

    ……我一点也没搞懂。别说仪式了,要不要结婚明明都还没定。

    虽然订下了婚约,但一句也没说过要结婚!可是,我并不是不想结婚!

    我的内心又开始了在那之后已不知几十次的纠葛。这时,眼前的大叔露出意外的表情,说道

    「结婚?啊,上次没看清你那戒指呢」

    「戒指怎么了吗?」

    「那个不是结婚戒指吗?哼,竟然拿来当魔道具,你也够狠啊」

    结婚戒指?我现在佩戴的戒指应该是惊喜礼物才对……。

    「这个可不是结婚戒指啊」

    「那你为什么戴在那根指头上?」

    我一边看着左手无名指一边心想。咦?结婚戒指是戴在这根手指上吗?

    不不不,我从来不知道,没多想就装备在左手无名指上……不对,是帕托黎克选的手指。

    「……帕托黎克还真是不懂常识呢」

    「我替那小子感到可悲」

    突然,家门被猛地打开。不敲门莫非是她的信条?

    「尤米埃拉小姐!人家抓到螃蟹啦!这个能吃……」

    冲进来的艾伦诺拉看到我眼前的大叔,整个人僵住了。

    大叔也一样,注视着艾伦诺拉一动不动。

    艾伦诺拉艰难地挤出声音,说

    「父亲……大人?」

    「……我只是一介村民,修洛滋公爵已经死了」

    「对啊,我认错人啦!您实在太像父亲大人了」

    「……艾、艾伦诺拉?」

    哎,艾伦诺拉小姐这个人,真的你说啥她都信啊。

    我看着张口结舌的他,拼命憋住不笑出来。还以为会是场令人感动的再会,没想到这么有意思。

    「啊,尤米埃拉小姐,螃蟹——」

    艾伦诺拉重新面对我,准备聊别的。

    见状,大叔连忙开口

    「艾伦诺拉!是爸爸啊!」

    「父亲大人!真的是父亲大人呢!」

    「是呀,没错,我全世界最可爱的女儿啊!」

    侧眼看着相拥的二人,我走出家门。是爸爸啊!哎,所以才说笨蛋老爸让人看不下去。就不能客观地审视自己吗?真是太丢人了。

    我在周围漫无目的地走着,发现了龙龙正在存在沉迷于挖坑。

    「龙龙!是妈妈啊!」

    龙龙有力地活动着前脚,依旧沉迷于刨土中。

    可爱的土龙没有回应,取而代之从我身旁传来声音。是帕托黎克看到艾露诺拉进了家门,于是来找我了。

    「尤米埃拉,你自己那么做就不会觉得羞耻吗?」

    「你指什么?」

    「……算了」

    帕托黎克又说出奇怪的话了。他这个人啊,是不是该说有点脱线好呢?反正有些古怪的地方。

    我们一起看着几个月里焕然一新的景色,让人难以置信这里在几个月前还是一片荒凉的地方。

    对了,我把刚刚知道的事情告诉他把。他一定会大吃一惊。

    「呐,你知道吗?戒指戴在每根手指上有不同的含义,结婚戒指才戴在左手无名指上!」

    「……我知道」

    什么啊,原来他是知道才给我戴在这根手指上的啊。那它岂不就是结婚戒指了。结婚、戒指?

    「咦?那你的意思是……咦?」

    道理我懂,但脑子跟不上理解。莫非,我不知不觉间接受了帕托黎克的求婚?啊,他给我戒指的行为就是求婚吗?

    如果是那样,我必须答复他。但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气氛怪怪的啊。

    就在我脑子宕机的时候,帕托黎克执起我的左手,一下子从无名指上把戒指取了下来。

    「咦,为什么……?那次果然不是结婚吗?你不愿结婚吗?」

    我们顺水推舟订了婚约,回过神来连婚礼的日子也订好了。这其中一定有他的意志吧。虽然我一直当做运气好,但他该不会……。

    「尤米埃拉,怪我没有清清楚楚地传达给你,所以我要重新对你说」

    帕托黎克在我面前单膝下跪,双手递出戒指,说

    「尤米埃拉,我们结婚吧。我爱你」

    换做平时,我一定会害羞地别开脸,但这次我直直地凝视着他的眼睛。

    我们彼此注视许久,一动不动,只有发丝被微风吹拂。短短几秒,却恍如几个小时那么长。

    虽然我完全不懂恋爱作法,虽然连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都不知道,但我知道此刻我该怎么做。

    我伸出左手,注视着帕托黎克的脸,对他说

    「我愿意」

    是必杀技「我愿意」。喜欢呀爱呀要和你结婚之类,千言万语融汇在短短三个字里。真是太方便了。

    不过奇怪啊。我做出了十分满意的答复,应该笑起来才对,可泪水却夺眶而出。

    绽放着淡淡绿光的戒指,再次佩戴在我的左手无名指。可是,泪水停不下来。

    「不是的,我不是在伤心……」

    「我知道」

    就算他用手帕帮我擦拭眼角,泪水还是源源不断往外冒,感觉直到全身水分丧失都停不下来。

    相互凝视的我们,此时听到热闹的声音。

    「喂!你把艾伦诺拉抱走是什么意思!?」

    「等等啊,父亲大人!虽然很开心,但不是那个意思!」

    泪水止住了。我自己也感觉,湿润的眼睛有些模糊。太好了,修洛滋父女,我可以不用变成木乃伊了。

    龙龙嗅到了吵闹欢乐的味道,飞了过来。艾伦诺拉开心地挥着手,但那位父亲却挡在前面,要保护女儿。

    「龙龙!这边!」

    「艾伦诺拉,危险!喂,给我让你的龙消停一下!艾伦诺拉,别到前面去!」

    「没事的啦!人家跟龙很合得来啦!」

    「要是被打到变成肉酱可怎么办啊!?你别怕,父亲大人会保护你的」

    哎,感觉还要跟这对热闹过头的父女打很久的交道呢。

    「帕托黎克,相信那个人对王室谋反过吗?」

    「在我看来,那只是一位爱操心的父亲」

    我和帕托黎克相互看了看,苦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