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声
    「……我是不会输的!」

    瑠衣满脸通红,不甘心地握着手柄,我指着电视上显示的9-0的分数,开心地瞥了她一眼。

    「我只要再赢一场就结束了哦?」

    「咕呜呜,好不甘心……」

    十二月三十一日,除夕,我在瑠衣家中。

    瑠衣的房间里布置了一个稍大一点的被炉,我们并排坐了进去。虽然在被炉里时不时碰到瑠衣的裸足让我觉得很舒服,但我们还在认真比赛中。我可不能因此分心啊。

    电视连接着我带来的Switch。我们握着手柄,正在用12月初发售的任O堂全明星大乱斗的最新作品进行对战游戏。

    在我获得十次胜利之前,只要瑠衣胜利一次,就算她赢了——我们进行着这样的比赛。瑠衣明明就没怎么玩过游戏,我也忠告过她不可能赢了。

    「那么,该玩什么惩罚游戏呢~」

    「还在比赛中就想着获胜之后的事,你也太自大了!下一次有你好看的!」

    角色选择结束后,战斗便开始了。我听到身旁传来了瑠衣「嘿!嘿!」的声音。看来瑠衣似乎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身体也会动的类型。

    但实际上,战斗并不像嘴上说得那么轻松——瑠衣的实力在游戏过程中突飞猛进。不愧是优等生啊,再一起玩几天的话我可能就危险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可能输掉最后一局的。

    「耶,赢了~」

    我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举起双手,瑠衣垂下头发出「咕呜呜」的声音。

    「再、再比一次……」

    瑠衣带着哭腔死皮赖脸地央求我。

    「可以哟。要是输了的话,惩罚游戏就变成两个了哦。」

    「我、我才不是因为讨厌惩罚游戏才说要再比一次的」

    「是哦,毕竟我的甜心是个不服输的人呢」

    我摸了摸她的头,随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然后就结束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波折就赢了。我看向瑠衣,她浑身透露着消沉的气息。

    「输、输了……」

    「所以我不是说过让你做好30比0的准备吗」

    于是,我从住宿包里拿出了之前用过的猫耳发夹和项圈。瑠衣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抱住了头。

    「又要做降低我偏差值的事了……」

    「然后,这是第二个惩罚游戏的内容」

    我又从包里拿出了不久之前在网络上引起广泛讨论的猫咪内衣。上身在文胸的胸口处裁剪出喵咪的轮廓,下身则是猫咪形状的底裤,都是相当煽情的东西。有种买回来就是为了穿给恋人看的甜蜜感。

    「呜哇……呜哇!」

    瑠衣被吓到了两回。

    「把房间弄暖和了真是太好了啊。来,快换快换!」

    「诶,就、就在你面前吗?」

    瑠衣接过内衣,脸颊变得通红。我也害羞了起来,挠了挠头,含混不清地「啊……嗯」了几声。

    「那、我稍微出去一下」

    「……真是的、呢……」

    把瑠衣留在房间里,我从中离开。即使等在门外也只会心痒难耐,我就顺便借用了一下洗手间。然后,我在盥洗室附近遇到了北川小姐。

    「啊,打扰了」

    「哪里哪里,请多待一会儿哦。红羽大人来了,大小姐也很开心呢。」

    北川小姐微笑着向我致以问候。啊,我也有话想问她。

    「北川小姐曾在哪里见过我吗?」

    女仆小姐满面笑容。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哦。因为红羽大人的花蕾非常可爱啊。」

    ……嗯?那个说法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诶?但这不是很奇怪吗?我听说北川小姐是瑠衣……不对,是稀篠同学上了初中后,才成为她的女仆——」

    闻言,北川小姐一愣,然后发出了有趣的笑声。

    「原来如此,看来大小姐没有和你说过啊。」

    北川小姐解开发夹,把扎起的长发放下。黑色的秀发一直垂落到胸口,看上去似乎在闪闪发光。那模样就像是……

    「诶……诶诶!?贝尔·芙露露大人!?」

    「正是。那时候真的太感谢你了,小彩良」

    她就是瑠衣曾经憧憬的贝尔·芙露露大人,微笑的样子如同『纯洁的圣女』一般。这、这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

    返回房间的时候,我心乱如麻。

    没想到瑠衣所憧憬的人就在她的家里,总觉得心情好复杂啊……不,虽说北川小姐就是北川小姐,和那时的贝尔·芙露露大人不可混为一谈,但是……我姑且还是瑠衣的女朋友啊……

    无意识中,我粗暴地打开了门。

    戴着猫耳的瑠衣吓了一跳,看到是我,她连忙把被炉的被子拉到胸口遮住身体。哎呀,我们都什么关系了怎么还这么扭扭捏捏的啊。

    「好啦瑠衣,来吧来吧,别藏着了快出来」

    瑠衣发出「呜呜」的悲鸣,磨磨蹭蹭地从被炉里爬了出来。纤细的脖颈、洁白的香肩、细腻的双臂,慢慢出现在我的眼前。简直就像在诱惑着我一样。瑠衣该不会故意要吊我的胃口吧。

    我终于看到了瑠衣换上全套装扮的样子。她是个优等生,穿制服时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有故意把裙子弄短或是把不扣领口的扣子,现在却穿了一套专为取悦恋人而设计的内衣,柔软的身体曲线被衬托得淋漓尽致。她怯生生地看向我。

    「……如、如何?不、不奇怪吗……喵」

    「说实话,有点——」

    「有点!?诶、呀!」

    我把瑠衣推到了。瑠衣满脸惊慌地看向我,我粗暴地吻了上去。刚才北川小姐说的话,已经不知道被我抛到哪里去了。此刻,在我的眼中只有瑠衣。

    我把脸埋在她的胸前。鼻腔里满是瑠衣的味道,我用尽全力地抱紧了她。

    「那、那个那个……?」

    「不妙啊。好可爱啊。想接吻。瑠衣,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抱你!」

    「……抱、抱……?谢、谢谢,喵……」

    就这样,在我尽情地享受着瑠衣时——「那个……」她低声细语道。虽然平常这种时候我都会无视掉瑠衣的声音,但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就不假思索地接住了。是一个小袋子。

    「这是什么?」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个,彩良同学也一起穿吧喵?」

    我打开了袋子。里面是网袜和吊袜带。此外还有长款的无袖睡衣样式的蕾丝内衣。最显眼的是带着长耳朵的发箍。我想这该不会是……诶?

    「这、这个……是兔女郎……?」

    「没错。」

    不会吧。

    「哇……」

    在恋人的坚持下我换了衣服。老实说我后悔极了。

    薄薄的内衣下肌肤若隐若现。修长的双腿被网袜包裹着,给人一种成年人的色色的感觉。再加上吊袜带就更色了。瑠衣看到这个肯定也会被吓到吧……?兔子耳朵就不清楚了。我自己看不到,也不想照镜子。

    这也太可笑了——贝尔·芙露露大人正穿着兔女郎装。话说回来,这内衣什么都遮不住吧。虽然是为了取悦恋人才设计成这样的,但我还是无法理解会穿这种衣服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我觉得这完全是我自作自受的结果。

    「怎么样呢——啊……」

    瑠衣转过身。已然变成兔女郎的我带着怅然的表情看向她。

    「我、我不清楚……。反正呢,我不管穿什么,都很合适吧?」

    「说得是啊……真是太厉害了」

    瑠衣面带感动地向我走来,这次换成我被扑倒了。为啥会这样?

    「哈,等等、喂?」

    「好、好可爱呀,彩良同学……啊——真是的,不行不行这样太糟糕了!」

    「慢、慢着……诶、诶诶——……?」

    她热情地舔着我的脖子。真像猫啊——不,不对不对,今天轮到我主动了啊。等一下,瑠衣!

    「你不是向我屈服了吗?瑠衣」

    听了我的话后,她白皙得令人目眩的肌肤染上一抹微红,接着沉醉地点了点头。

    「当然,我向你认输了。所以我会让彩良变得更加的舒服的,我的情意都溢出来了」

    「啊啊啊、都说了不是那样的啊……」

    被瑠衣喵抱着的时候,扮成兔子的我也想着,嘛,这样也好,还挺幸福的。反正你应该是知道的吧,瑠衣……兔子在外国可是性欲的象征……啊啊真是的。

    就这样,两位贝尔·芙露露大人紧贴在一起度过了跨年夜——一直相亲相爱到第二天早晨。其实我本打算把瑠衣迷得神魂颠倒的,但她不愧是优等生,我也被弄得黏糊糊的了。是我大意了啊……

    不过,为了保证自己能够继续与如此优秀的瑠衣相般配,今后我也会努力的。无论十年、还是几十年以后,都请多多关照了,我的瑠衣—— 真是可喜可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