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 靠右侧的座位最好睡
    当我们来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还没有其他人在。

    怪不得走廊异常安静。

    这么说,入学典礼应该还没结束。

    「没人呢。」

    正当釜石对这个事实微倾脑袋的时候,一阵话语声从窗外传入教室内。看来其他学生现在才要往教室过来。

    「其他人看来就快到了,我们先坐下来吧。」

    「也对。」

    在黑板上写著座位顺序,因此我们决定先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其他同学。

    已经知道号码的我在确认自己的位置之后,发现正好是一个在右侧角落的座位。

    「是靠角落的位置呢。」

    「是啊,真是太走运了。」

    「咦,为什么?」

    「这个位置就算睡觉也不容易被抓到。」

    没错,在教室角落,从讲台上看过去是左侧最后面的位置,就经验来说是最难被注意到的位置。

    入学第一天就有这种好事,真是走运。

    我开心地这么解释之后,釜石对我露出白眼。

    「不好好听课是不对的。」

    「是啊是啊。」

    我随口敷衍了釜石,之后坐到座位上。

    啊~角落的位置就是赞。好,那就立刻来确认好不好睡吧。

    我打定这个主意,便立刻趴在桌上,让自己处于睡觉的姿势。

    「等等,你睡什么啦?其他人就要来了耶!!」

    对我的举动感到吃惊的釜石,在我前面的位置上坐下。

    这样说起来,就名字的顺序来说,她好像是坐在我前面。

    「不是啊,新位置不都要先确认好不好睡吗?」

    「才不会呢!你为什么讲得好像理所当然一样?」

    不会吗?我都是立刻睡下去确认的说。我还记得自己国中入学典礼那天,坐不到一分钟就睡著了呢。我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放学了。

    「总而言之,你先别睡,醒著等大家来吧。」

    被釜石这么说,我只好不太甘愿地坐起身子。

    我们又等了一会儿,只见其他同学鱼贯涌入教室,原本安静的教室立刻变得喧闹起来。

    真吵,我好想快点睡觉。就在我内心抱著如此想法的时候,一名身穿运动服、看来带有体育社团气质的教师在最后进到教室,并将教室门关上。

    「好,大家都到了吧?那么现在开始进行班会。大家先开始自我介绍吧。」

    那么教师这么说完之后,便带头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你们的级任导师,武堂建斗。今后请多多指教。」

    武堂老师是一名年纪约三十多岁,体格结实,留著没什么经过打理的胡须,看来就像是体育人的人。

    「好,大家接著按座位顺序自我介绍吧。」

    就这样,其他人也纷纷在武堂老师的指示下,轮流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釜石沙耶香。虽然我因为身体不适没能出席入学典礼,但还是希望以后能跟大家相处融洽。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在釜石认真自我介绍的时候,可以听到其他男生交头接耳地说些类似「她好正」的话语。

    釜石确实很漂亮。

    我认为她应该是班上数一数二的美女。

    会怕男生大概算是她唯一的缺点吧。

    当釜石的自我介绍结束后,便轮到我站起身子开始自我介绍。

    「神谷夜兔。今后请多多指教。」

    我说完这几个字之后便重新就座。这样应该就可以了。简单是最好的。

    这样自我介绍就结束了。没事干了,睡吧。

    想到这里,我便趴到桌上,立刻让自己入睡。

    虽然在所有人完成自我介绍之后,武堂老师还说了一些像是联络项目之类的东西,不过我当然都没听进去。

    ────下课时间。

    「哟,神谷!我叫牧野信二,请多多指教!」

    「呼……」

    「请、请多多指教……」

    「呼……」

    「……」

    ────第一节课结束后,下课时间。

    「神、神谷。我、我叫竹中美惠。呃、那个……请多多指教。」

    「呼……」

    「呃、呃……」

    「呼……」

    「…………」

    ────第二节课结束后,下课时间。

    「你是神谷夜兔吗?我叫佐原雄二。别名是受封印之漆黑羽翼黑色血腥天使。这是命运的邂逅。我们一起来改变世界吧。」

    「呼……」

    「我、我们一起……」

    「呼……」

    「……哼,再见!」

    ────放学后。

    钟声响起。

    「嗯、嗯~!睡得真舒服!嗯,你怎么了,釜石?」

    随著钟声睁开眼睛的我带著些许睡意这么问道,然而釜石却是一脸傻眼的表情。

    而且她脸上还莫名地有些不悦。

    「你还问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就开始睡觉呢?」

    「也没有为什么,就是自我介绍完了,我想已经没我的事,自然就会……」

    「那一点都不自然!哪有人会从班会一直睡到放学的啦!」

    「咦,已经放学了吗?」

    「是啊!今天虽然只有三节课,但你全睡过去了!真是的,你这种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难得还有其他人来找你说话的说……不过最后那个人睡过去也好啦。」

    「是喔。其实你可以叫我起来的。」

    「我叫过你好几次了!但你根本叫不起来!」

    釜石在这么说完的同时别开眼睛。她气嘟嘟的模样虽然也相当可爱,不过现在说出这个想法八成只会火上加油,所以我在心里想就好。

    「真是的。人家也想跟神谷说话的说……」

    「嗯,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没有!」

    我实在搞不懂她为何要那么生气,总之先回家吧。

    我抓起书包从座位上起身。

    「啊,你要走了吗?」

    「嗯,再见。」

    「好、好喔。再见。」

    虽然釜石脸上不知为何隐约带著遗憾,不过我这么跟釜石道别之后就先回家去了。

    ◆ ◆ ◆

    隔天。今天我也同样在教室角落的座位上打瞌睡。

    可能有人会好奇我睡这么久,难道不会被骂?但因为身为班导师的武堂也相当放任,所以我一直过著没有被人揭穿的安稳生活。

    我这天一路睡到上午的新生辅导结束,迎来午休时间。

    「呼啊~睡得真好。嗯,你怎么了?」

    「没怎么,我只是觉得不管怎么说都没用了……」

    我一觉醒来,又看到釜石傻眼的表情。

    虽然她的反应让我感到不解,但不管怎么说,我肚子都饿了。该吃饭了,先吃饭再说。

    就在我从书包里拿出便当的时候,几名班上的男同学朝釜石靠了过去。

    「釜石,要跟我们一起吃午餐吗?」

    「大家一起吃要比一个人吃有意思喔。」

    「咦?呃、不,我、我……」

    那些丝毫不掩饰邪念的男生让釜石害怕到全身僵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或许是我该伸出援手的状况。老实说,我也可以就这么离开,不过感觉那么做,会让我们以后的关系出现裂痕。没办法,我就帮她一个忙吧。

    「我们走吧,釜石。吃午餐去。」

    「咦?」

    「快走吧,午休时间可不长喔。」

    「好、好的!」

    虽然釜石一脸搞不清状况的模样,但仍旧拿著便当跟我一起离开教室。

    走到这里应该就可以了。

    走了一小段路之后,我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釜石说道:

    「你还好吧?」

    「嗯、嗯。谢谢。我还是很不会应付男生……」

    「每个人都会有些应付不来的东西。话说回来,你这么怕男生,为什么跟我说话就没关系?」

    「因、因为……」

    被我这么一问,釜石突然扭捏起来,露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其实也没差啦。比起那件事,你现在真的要跟我一起吃便当吗?」

    「咦?可、可以吗?」

    「可以啊,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才不会不愿意!一点都不会!我反而很高兴,觉得赚到了……」

    釜石这么全力否定我的话语。

    虽然她话说到最后小声到让人听不清楚,但总之应该是没有拒绝的意思。

    「那我们就走吧。」

    「嗯!」

    我们这么说完,我便跟釜石一起在走廊上迈开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