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外传 第0次的邂逅
    这是稍早之前的故事。

    那是在我从异世界召唤中被留下来,又经过几个星期的时候。

    那天我在家里正闲得发慌。

    「好无聊……」

    我基本上是个擅长偷懒的人,但无事可做到这种地步,也难免会感到无聊。所以我现在只能在房间里不停打滚,然后偶尔叹气。

    好吧,说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在出院的时候,便发现住处已经被媒体团团包围。

    原本被认为是整个班级集体失踪的事件,当中竟然有一名幸存者。

    这在媒体眼中是个十分适合拿来炒作的话题新闻,他们当然不会放过。

    也因为这样,让我根本没法好好外出。家人也因此受累,让我感到相当愧疚。

    家里似乎已经有了搬家的打算。我现在也只能期望这场风波快点平息。也因为这种状况,学校那里我也休学了好一段时间。

    今天是周日。是正常学生会感到高兴的假日。

    至于我则是一想到其他同世代的人现在能无忧无虑地享受假日,心情就十分郁闷。

    「……出去逛逛吧。」

    这样继续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

    现在这个屋子就连窗户都有媒体的视线守候,让我连从窗户往外看都办不到。

    我从床上起身,开始进行出门的准备。今天家里其他人也都出门去了,所以正好是我到外头溜达的机会。

    我打点完毕,便离开自己的房间准备外出。

    ◆ ◆ ◆

    这是个无论阳光或气温都让人感觉舒适的下午。

    在晴朗的天空底下还能感受到微风吹拂。这是个相当适合散步的天气。

    啊~真是舒坦~

    我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渴望外出了。我高举双手伸了个懒腰,毫无拘束地走在街上。

    「虽然这里是我不熟悉的地方。」

    没想到竟然如此顺利,让我脸上带著愉悦笑容。

    这里似乎是一处商店街,有许多商家林立,街上也有无数行人往来。

    虽然这里是我全然陌生的地方,不过应该只是隔壁城镇,不然最远也就是到市外距离的地方。由于我是用【转移魔法】过来的,因此不太能掌握实际距离。

    我真庆幸自己在医院时有想到要创出【转移魔法】。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呢?

    就在我看著街上店家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小偷!!」

    我听到附近有人发出尖叫。那个女性的声音几乎整个商店街都能听到。

    就在我好奇究竟是什么状况上前查看的时候,看见一名头戴毛线帽,脸上有太阳眼镜跟口罩,怎么看都很可疑的人朝我这里跑来。

    那人手里抓著一个女用皮包。从刚才的尖叫来看,可以肯定这家伙就是偷皮包的窃贼。

    「拜托……」

    好不容易出门却碰到这种状况。

    我叹了口气,抱怨自己实在不走运。

    「喂!前面的别挡路!!」

    就在我把手放在自己前额无奈叹气的时候,那名窃贼这么对我怒喝。

    实在没办法。虽然我不是很想动手,但还是出手吧。

    打定主意的我以毫厘之差躲开正面朝我撞来的窃贼,同时不忘伸脚将他绊倒。

    「唔喔!?」

    脚被我绊到的窃贼失去平衡,眼看著就要往前跌了个狗吃屎。

    如果让他就这样摔下去也会让皮包刮伤。可能的话,我是希望能完好地将皮包给还回去。

    因此我在绊倒窃贼的同时,一手接住皮包,另一手揪住窃贼的衣襟,将两者往左右方向拉开。

    可是,我这时忘记考虑一件事。

    「唔哇!」

    「啊!」

    在我将两者拉开之后,只见窃贼就像是被车撞到似地飞了老远。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状况,让周围的人跟我自己都对这奇特的景象瞠目结舌。

    糟糕。我因为升级的关系,身体能力也提升不少。

    虽然说我从获得技能到现在才只有短短几个星期,但这实在是一大失策。趁事情闹大之前快点闪人吧。

    我将皮包放在地上,趁众人视线集中在窃贼身上的时候赶紧离开。

    ◆ ◆ ◆

    在夜兔离去的那个地方,路人正纷纷围著窃贼交头接耳起来。

    「喂,你有看到刚才的状况吗?」

    「他整个人都飞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

    昏迷的窃贼遭到拘束,只能乖乖等警察前来回收。

    而被害者则正在围观窃贼的群众当中偏外侧的地方,捧著自己的皮包松一口气。

    「太好了,皮包还在。」

    「真的耶,妈。」

    「不过,究竟是谁帮我抢回来的?」

    「我们来的时候,那个人似乎就已经走了。」

    「好像是。不过因为有那个人帮忙,我的存摺才没被抢走。」

    「皮包被人拿走的时候,我还在想以后要怎么过日子呢……」

    交谈的两人分别是不敢相信皮包会物归原主的皮包主人,还有感觉像是她女儿的少女。

    就在少女为接下来的生活有所著落而安心的时候,母亲似乎临时想到一件忘记的事,突然「啊!」了一声。

    「糟糕,我忘记买蛋了!」

    「咦,蛋?」

    相较于对母亲反应感到不解的少女,身为母亲的女性却像是犯了大错似地沮丧不已。

    「不好意思,你可以现在帮我去买吗?等等还有警察会来,我如果走掉可能不太好。」

    「咦~如果店员是男的,我也没办法啦。」

    「你怕男人的毛病也该设法改一改了。毕竟这次出门买东西,也是为了能多少改善你的状况才带你一起来的。」

    「咦~可是……」

    看到女儿不乾脆的态度,似乎让母亲有些不耐烦,只见母亲不由分说地把钱塞到女儿手中。

    「别找那么多藉口,快点去吧!」

    「唔,我、我去就是了!」

    被母亲把钱塞到手中的少女,在母亲的目送下,不甘愿地往商店走去。

    「麻烦你啰~沙耶香。」

    「知道了……」

    这名背对母亲离开的少女,釜石沙耶香,用不甘愿的语气回应之后,一个人默默离开。

    ◆ ◆ ◆

    真是的,真没想到会碰上这种衰事。

    远离现场一段距离后,夜兔再次叹气。

    我完全忘记身体能力获得提升的事了。自己很明显还不太会控制力量。

    虽然这种事情只能慢慢习惯,但下次还是得多加留意。

    夜兔在如此反省之后,望向自己拿在手中的一个信封。

    这是刚才路过比腕力大赛时去赢到的奖品。由于那个活动是只要手里有商店街收据都能挑战,挑战获胜就能赢得能在这个商店街使用的五千日圆商品券。

    可是,商店街准备的对手似乎实在太强,就在已经没有人想要挑战的时候,正巧路过的我算是被强制参与了这场活动。

    由于对方十分激动地请求我能帮忙,让我实在很难拒绝。

    我原本想说自己应该一下就会落败,但对手实在太弱,我打个喷嚏的力量就让我不小心获胜了……状况大致就是这样。

    后来对战对手还激动地对我说「请收我当徒弟!」真是太胡闹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边走边发起牢骚。

    可能是因为我心不在焉的关系,跟前头走过来的人撞个正著。

    「啊!」

    「喔。」

    我撞到的那个人跌坐到地上,正用手按著臀部喊痛。

    「抱歉,你没事吧?」

    「啊、没关系,我没事……咦!?」

    夜兔是想跟自己撞到的人道歉。但那个被撞到的对象一看到我就反射性地将脸别开。

    看到那彷佛条件反射般转头别开视线的女孩,让夜兔脸上满是疑问。

    ◆ ◆ ◆

    我跟突然从前面过来的男人撞个正著,立刻陷入慌乱。

    由于我立刻将脸别开的关系,因此没法知道那个人的长相,但在这种状况下,我又能怎么做呢?

    我连跟男人正常说话都办不到。虽然我一直以为自己很清楚是什么状况,但我的情形实在太糟糕了。

    我在买东西的时候,也得为了避免遇到男性而刻意绕远路,另外还得一直等到结帐人员换成女性才能结帐。

    我到底在做什么……

    正当这难堪的状况让我开始自我厌恶的时候,跟我相撞的对象虽然感到困惑,但仍担心地出声询问:

    「呃,你还好吗?」

    「呃、啊……还好。」

    「能站吗?」

    「没、没问题。」

    这么答覆之后,沙耶香立刻站了起来。不过她的脸始终还是望向身后。

    ◆ ◆ ◆

    这个人究竟是怎样?

    由于女孩不断做出令人费解的行动,让不知该如何开口攀谈的夜兔战战兢兢地询问:

    「这个……怎么说……有怎么样吗?」

    「没、没有,请别放在心上。」

    「这、这样啊。」

    「是、是的。」

    我们的对话实在没法再进行下去。

    做出如此判断的夜兔为了能尽早把自己想说的话给说完,因此把刚才捡起来的袋子交到少女手中。

    「你把这个弄掉了。」

    少女用偷瞄的方式确认对方递到面前的这个袋子,这时少女似乎才察觉自己原本捧在手中的袋子早已不见,这才连忙把袋子接过去。

    「谢、谢谢。」

    「嗯、嗯。不客气。」

    少女有些害臊地道谢。当然她脸依旧是望著后方。

    该怎么说,感觉还挺新鲜的。

    由于过去没有什么机会跟总是别开脸的人说话,因此这对夜兔来说是一次奇妙的经验。

    ◆ ◆ ◆

    我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望著身后的沙耶香一直有这种想法。

    对方被撞到也不生气,甚至还帮自己捡蛋,自己不应该这样。

    现在正是自己该改变的时候。

    沙耶香抱著这样的决心,接过袋子向对方道谢。

    ◆ ◆ ◆

    正好在这个时候,不经意望向旁边的夜兔,突然「呃」地一声,表情也立刻扭曲。

    因为在一旁展示橱窗的电视萤幕上,新闻正在播报关于我班上同学失踪事件的特集。

    而且在萤幕上还清楚放出我的照片。

    惨了!如果被人认出来,会引发骚动的。

    如此确信的夜兔连忙转身离开,并向被自己撞倒的少女道别。

    「我先走一步了!!」

    夜兔就像逃命似地离开。

    「咦!?等、等一下!」

    「刚才很抱歉。那是我的一点心意!」

    对方突然向自己道别,让少女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 ◆ ◆

    人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茫然了好一阵子的沙耶香,这时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

    「咦?我刚才可以跟男人说话了?」

    虽然先前因为慌乱的关系没有察觉,但确实有跟对方交谈。自己也有向对方道谢。

    虽然脸始终都望著后方。

    这么说……我进步了!

    如此确信的沙耶香,心情逐渐转为喜悦,并兴奋握拳。

    「我再努力让自己能买东西吧。」

    这样下去,自己怕男人的毛病说不定也会好。

    一想到这里,一股干劲便油然而生。

    沙耶香接著看了一下装有蛋的袋子,这才发现里头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咦,这是什么?」

    在袋子里有个陌生的信封。

    沙耶香取出信封一看,发现里头是可以在这个商店街使用的商品券。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虽然沙耶香起初感到不解,但很快就明白这是刚才那个人的东西。尽管沙耶香想要立刻把东西还回去,但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怎么办……」

    沙耶香拿著那个装有商品券的信封不知该如何是好,不过这时她又察觉到另一件事。

    「啊,蛋破了。」

    一定是刚才掉地上时摔破的。得再去重买才行。

    可是,怎么办?今天我没带钱包出门,妈给我的钱也已经用掉了。

    好不容易买到的蛋却打破,让沙耶香正伤脑筋的时候,视线突然落到手中的信封上。

    这会不会是那个人刻意留给我的呢?

    沙耶香这时想起那个人在道别时所说的话,心中的疑问也转为确信。

    ……真希望能好好向他道谢。

    沙耶香将商品券放在自己胸前。没能道谢的罪恶感,还有感受到他人亲切的喜悦互相交杂,在沙耶香心中形成一股复杂的情绪。

    如果哪天还能再见到面,到时一定要好好道谢。

    到时自己也要治好怕男人的毛病,正面看著他道谢。

    沙耶香又多了一份决心。

    这时她还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因为那个决心的关系,虽然勉强能自己购物,但就算又过了好一段时间,她还是没法正常跟男人说话。

    也不知道当自己对那名亲切男子的记忆已经变淡的时候,两人会再次重逢。

    ◆ ◆ ◆

    真是好险……

    身分差点被自己粗心撞到的少女识破,还好后来还是勉强逃开,让我松一口气。

    没想到当时竟然会播那种新闻。

    由于最近新闻总是在说关于我那一班失踪的事,让我厌倦到不怎么看电视,但实在没想到我的样貌会被到处播放。媒体真是可怕。

    话说回来,刚才撞到的那个女孩还挺奇怪的。

    她被撞之后还频频藏起自己的脸,完全都没朝我这里看过。

    也因为这样,让我完全不知她究竟长什么模样。

    「……算了,没差。」

    反正应该不会再见到了。离开时我也放了商品券赔罪,这样对方应该也没什么好抱怨了。

    我这么调适想法之后,重新在商店街散步。

    不过,仔细想想。

    技能的力量虽强,但自己现在还没熟悉。以后自己得练到能让技能派上用场的水准才行。

    「毕竟能拥有技能,在很多时候都很方便的。」

    我可以创造自己喜欢的魔法。既然要玩,那就该尽情玩出自己想要的。

    虽然我很兴奋地在期待往后的日子,但我后来才认清一些现实。

    那就是在这个现代社会,魔法与技能都没有什么存在价值。

    还有刚才我撞到的那个女孩,在几个月后我们会经历一场离奇的邂逅,我们会互相说出可能是第一次的幸会。

    不过那都是现在还不会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