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4 偶尔就是会有那种因为高兴得太夸张,结果让人不知该怎么附和的人
    这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周日早晨。

    在清晨小鸟的啾啾声中,我还没睡醒就接到大叔打来的电话。

    『唷!夜兔,昨天有睡饱吗?石田叔叔一早打电话来叫你起床啰!』

    「我会挂电话喔……」

    被电话声吵醒正感到不悦的我把手机从耳边拿开,打算切断通话。

    真是的,难得的星期天,为什么要被大叔的声音给吵醒。

    『啊!等等等等!我开玩笑的!我有事想拜托你,麻烦你把话听完!』

    就在我正打算挂电话的时候,大叔连忙制止。

    「……是什么事要找我?」

    大叔一早就乱开玩笑的行为让我叹了一口气。

    而大叔见我有想继续听下去的意思也松了一口气,接著说进入正题。

    『突然找你说这件事我也不太好意思,其实我是想找你──跟我约会。』

    ◆ ◆ ◆

    我到底在做什么……

    「喔!真是壮观!我很久没来游乐园这种地方了,原来现在是长这样啊!」

    在我身边是穿著便服的大叔,他在大门口正为各式各样的游乐设施兴奋不已。

    为什么我要跟大叔一起来游乐园……

    起初听到大叔说要找我约会时,我甚至没有去按挂掉电话的按钮,而是差点想把手机丢开。

    最好是有人会想跟大叔约会啦。

    不过听到大叔连忙说明理由,才让我没有将手机给丢出去。

    看来我们现在所在的这间游乐园里,有人在进行一项交易。大叔是希望能抓到交易现场,所以才来找我帮忙。

    虽然这种像是漫画才有的状况让我很想吐槽,不过就是发生了。话说回来,既然是这种事情,那一开始这么说就好啦。我差点就要把手机给摔坏了说。

    「话说回来,如果是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只有大叔一个人处理?」

    我在附近看不到其他像是刑警的人,除了我跟大叔之外,也没有其他人来帮忙。

    「这是当然的,因为这件事就只有我跟你知道而已。」

    听到大叔这么说,让我有些滑稽地发出「啊?」的声音。

    等等,刚才大叔说了什么?

    「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只有我跟大叔知道?」

    「其实我一直都在调查一名通缉犯。在调查途中,查到那家伙会在这里跟情报贩子交易的线索。」

    说到这里,大叔把手放到我的肩上。

    「这么危险的事,我总不能把同事拖下水吧?」

    大叔颇为严肃地这么说道。

    看到大叔那自以为帅气的模样,让我不禁有些恼火。

    让同事涉险不行,让我涉险就可以吗?

    我冷著双眼询问大叔真正的目的。

    「实际上是什么状况?」

    「申请支援太麻烦了。」

    大叔不假思索地这么说道。

    听到这个真正的理由,实在让我有些却步。

    就只是嫌麻烦……你真的是刑警吗?

    「你的部下呢?」

    「我没找部下来。我总不能让部下跟你见面吧?」

    我的能力确实不太方便给人知道,不过也用不著连部下都不带吧?

    这让我冷眼看著大叔。

    「也、也没差吧!只要有你在,也不需要另外叫什么支援嘛!」

    大叔虽然连忙解释,不过立刻又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而且你也是因为我会请客才跑来的吧?你又能说别人吗?」

    这颇有道理的说法让我不再有意见。

    大叔的这类请求,我当然也不是毫无代价地答应。

    其实在这间游乐园里,听说有许多人赞不绝口的松饼。而且还是那种电视上介绍过好几次,网路上也说「难以想像会是在游乐园就能吃到」的美食。

    我也是听到大叔说要请我吃这里的松饼作为这次帮忙的报酬,我才会答应这个请求。没想到我会两次都被食物引诱,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丢脸。

    「我也没办法啊,能吃好料当然不能错过嘛。」

    「既然这样,那你就努力工作吧,搭档。」

    大叔这么说完,便搭著我的肩膀放声大笑。

    真是个会占人便宜的大叔。

    我叹了口气,便跟著大叔一起走向目的地。

    ◆ ◆ ◆

    「真的是这里吗?」

    「嗯,根据情报,交易应该是在这里面进行。」

    我们眼前的游乐设施,是每间游乐园都少不了的鬼屋。

    根据大叔的说法,通缉犯似乎会在这里跟人进行交易,不知是真是假。我觉得越来越不安了。

    大叔说最近有很多交易都会选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进行。真的是这样吗?

    「好,我们先进去吧。」

    就这样,我跟大叔一起进了鬼屋。里头相当昏暗,只有路旁有些许照明。

    「前面有个只有工作人员才知道的秘密空间,听说交易就是在那里进行。我们先去那里埋伏吧。」

    大叔表情严肃地这么说道。

    如果只听声音,是会让人感觉像是很可靠的刑警,可是……

    「我知道了……你先把手放开吧。为什么大叔从刚才就一直躲在我后头啊?」

    看到大叔现在这幅模样,实在没有刑警的样子。

    从进到鬼屋之后,大叔就一直躲在我身后,缩著身子紧抓住我的肩膀不放。而且还有些发抖。

    「别、别管我。这只是习惯动作罢了。」

    「好吧,那么至少把那个力量大到快把我肩膀弄断的手放开吧。」

    「我、我只是想你的肩膀可能太硬了,所以好心帮你按摩而已。」

    大叔不断找各种藉口,就是死不肯松开紧抓我肩膀的手。这种时候说什么按摩的藉口,未免太牵强了。

    「你该不会是怕鬼吧?」

    「笑、笑话!我、我怎么会怕鬼呢!」

    大叔用明显动摇的语气这么说道。我看你根本超怕的吧。

    「是喔。那大叔就走前面吧。我可不知道交易地点在哪里。」

    我有些坏心地这么说完,便把大叔推到前面去。被我这么一弄,大叔这才忍不住坦白。

    「抱歉,我会怕,你走前面吧。」

    「会怕就早说嘛。」

    「年纪一把的大叔还会怕鬼,说起来很丢人耶。」

    「是没错啦。」

    「你、你好歹先否定一下吧……」

    没有啦,是真的很丢人啊。这种事可以被允许的对象,只有可爱女生而已。

    「所以我才不想找同事一起来……」

    大叔在我后头发起牢骚。看来这又是另外一个理由。也对,这种窘样确实是不会想让熟人看到。

    我跟大叔一前一后地在鬼屋里走了一段路,突然有个僵尸冒了出来。

    「唔啊啊!」

    「呀啊啊啊!!」

    看到突然出现的僵尸,让躲在我身后的大叔放声尖叫。

    大叔夸张的尖叫模样甚至让扮演僵尸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尖叫的人不是大叔,而是釜石的话,我应该会觉得挺可爱的。

    听著身后传来的粗犷惊叫声,我心中浮现如此感想。

    大叔在尖叫的时候,手也牢牢抓著我的肩膀。因为大叔更加用力的关系,让我的肩膀有些发麻。虽然我还不会痛就是了。

    顺利穿过僵尸出没的区域后,为了转移大叔的注意,我随口问一句:

    「话说回来,为什么大叔会这么怕鬼啊?」

    「因为我小时候跟人试胆,有真的看到。」

    「看到什么?」

    「这还用说吗?就是鬼啊。」

    大叔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看到墓地那边突然出现白色的手,就像跟我招手似地晃啊晃的。年纪还小的我就这么靠了过去。因为我那时候还不知道那可能是鬼。」

    大叔似乎回想到当时的状况,全身发抖。

    「就在我靠近的瞬间,一只白手抓住我的脚,想把我拖过去。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遇到很糟糕的状况。后来我是用另一只脚踢开白手才逃过一劫。之后我就只是一股脑儿拚命跑。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试胆指定的终点,也已经看不到那个白手了。」

    大叔遥望远方。

    「之后我就对所有跟鬼怪有关的事情,甚至是连那种明显是假的东西都会害怕。」

    大叔接著发出乾笑。

    「想笑就笑吧。笑我这种悲惨的大叔。」

    虽然大叔这么说,但我一点都笑不出来。呃,那种亲身经历也太扯了。

    听到大叔这么说,让我有些后悔。这实在不是我该随口去问的事情。

    「……抱歉,我刚才说你很丢脸……」

    「没关系,别放在心上。」

    发现气氛突然变沉重,让我连忙转移话题。

    「话说回来,交易时间没问题吗?我一直都没问具体的时间呢。」

    听到我这么说,大叔停下脚步。

    「抱歉,现在几点了?」

    被大叔这么问,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说出时间。

    只见大叔的脸色迅速转白。

    等等,不会吧……

    「糟糕,已经开始了!」

    大叔松开抓著我肩膀的手,不假思索地跑了出去。

    「喂,快跟上来!」

    看到大叔转头催促我跟上,让我想开口制止。如果大叔现在一个人走在前面……

    「啊!?」

    但在我出声之前,大叔就先撞到了东西。

    大叔往前一看,立刻全身僵硬。

    「唔啊~」

    在大叔面前是一个浑身是血的鬼。而且还抓著大叔的肩膀吓人。

    全身僵硬的大叔接著开始发抖,接著便是放声尖叫。

    「呀啊啊啊啊啊啊──────!」

    只见大叔把抓著他的鬼给推开,继续往深处跑去。大叔粗犷的惨叫响彻了整间鬼屋。

    唉,我就知道会这样。

    我连忙追了过去。我看到大叔不知跟谁撞在一块,倒在地上。

    「大叔,你没事吧?」

    「好痛,没想到会有人从那种地方冒出来。」

    大叔按著脑袋,想跟自己撞到的人说话。可是大叔看到那个被他撞倒在地上的人之后,似乎发现了什么,用手指著对方。

    「就是这家伙!」

    「咦?他怎么了?」

    「这家伙就是我在找的通缉犯!!」

    大叔兴奋地对那个倒在地上的人上了手铐。

    没想到这个被意外撞倒的家伙就是大叔在找的人,大叔运气真好。

    「嗯?等一下。」

    如果通缉犯在这里,那么交易对象应该也……

    我转头到处看了一下,发现一个在窥看我们的身影。就是他吗?

    那个身影在跟我目光交会的瞬间就转身逃跑,不过我立刻就冲上前去用【敲脖子】把对方弄昏。

    好,这样犯人就跑不掉了。

    「太好啦!我可抓到你了!!」

    在我正打算把那个被敲脖子的犯人给扛起来的时候,听到大叔兴奋的叫声。

    我把犯人扛到大叔旁边,插口说道:

    「你可要记得请我吃松饼喔。」

    只见心情愉快的大叔满脸笑容地回应:

    「喂~喂~你没做事还想要讨回报吗?想得也太美了吧~嗯?」

    大概是太过昏暗的关系,让大叔没有看到我扛著另一个犯人的关系,大叔开心地过来搭住我的肩膀。

    大叔这有些惹人厌的态度让我有些恼火。

    「是喔,那我就做些值得你请客的工作吧。」

    我这么说完,把另一个已经被大叔上铐的通缉犯也扛了起来。

    「我就帮忙用转移把这家伙也一并送到大叔车上吧。我会让他们今天一整天都不会醒来,不用担心他们会跑掉。大叔你离开鬼屋之后,就直接到那家有卖松饼的餐厅去吧。我先走一步了。」

    我在最后的部分加重语气,大叔这才总算明白了我的意思,脸色逐渐转为苍白。

    虽然刚才抓到犯人的喜悦可能让大叔忘记了,但这里可是最让大叔没辄的鬼屋。要出去还有得走,就让大叔好好享受吧。

    「等、等等。刚才我是开玩笑的,开玩笑而已。我们是搭档吧?到最后都要一起把事情做完嘛。对吧对吧?」

    说到这里,大叔这时才注意到我还扛著另一个人,态度转变得更是露骨。

    「啊,仔细一看,那是犯人的交易对象呢。这真是大功一件啊。这样我们彼此都算立功了。所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是最好的。没错,就这么做吧!」

    看到大叔想要我陪著一起离开鬼屋,不想让我先走的模样,让我对大叔露出灿烂笑容。

    「我先走了。」

    「等等!拜托!别──」

    我没等大叔把话说完,就转移到了停车场。

    哼,这就是得意忘形的下场。下次可要记著啊。

    我心情愉快地把放人丢进车内,接著往餐厅走去。

    至于大叔抵达餐厅时欠缺生气的狼狈模样,自然是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