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17 睁开眼睛就看到他在我面前
    在某栋大楼的后巷里。

    这个日光完全遭到遮蔽,终年都在阴影下的昏暗小巷,在夏天却吹著偏凉的冷风。

    一名戴著小丑面具的男子,身上穿不符合季节的黑色西装。那名男子手按著腹部,双膝跪在地上,嘴里不停嘀咕著:

    「可恶……那个暴力女……下次见到我一定要宰了她……」

    那名男子浑身是伤,腹部满是血迹。

    男子咬牙设法站了起来。

    他让身子贴著墙壁,拖著身躯在小巷里行走。

    这里……是什么地方……?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时间,男子看到眼前出现光亮。男子停下脚步,仔细往光亮处望去。

    什么!?竟然有那么多人族……!?

    看到光亮彼端的大量人类,让男子不禁睁大他那在面具底下的眼睛。

    那些穿著奇装异服的人类让男子出神看了好一段时间,接著男子发出充满反派感觉的窃笑声。

    真是太走运了,看来上天并没有拋弃我。

    在一阵窃笑之后,男子转身沿著来路回到暗巷当中。

    现在就先让身体好好休息吧。得先找个新的栖身之处才行……

    男子──【憎恶神】盖尔马走在暗巷当中,不就之后就像是溶入黑暗般地不见踪影。

    ◆ ◆ ◆

    距离看到安久谷那天又过了一个星期。

    出门买完东西回家的我,今天也在相同的红绿灯前停下脚步。

    自从那次之后,我每次经过附近都会格外紧张,但我并没有再见到安久谷。

    我甚至还强找理由尽可能让妈妈帮我出门买东西,不过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就只是我认错人罢了。

    一个星期没有再看到那个人,让我内心开始逐渐浮现安心感。

    果然是我认错了。毕竟我没理由在这里见到他。

    看到灯号转绿,我快步穿越斑马线。

    虽然现在已经比较放心,但我内心某处还是留有些许不安。也因为这样,我还是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我穿过马路,打算一路直奔回家。就在这个时候──

    「咦,是沙耶香吗?」

    这个我熟悉的声音让我停下脚步。

    然而我也立刻对自己停下脚步的决定感到懊悔。

    我只要快步离开说不定就不会被认出来了。这样他说不定就会放过我。

    懊悔的念头在我的心中不停打转。

    「你真的是沙耶香吧?我没认错吧?」

    我明明没有转头回望,但对方却兴奋地跟我说话。

    我立刻就能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但我不想转头回望。

    我就是因为不想见到他才搬家的,为什么现在还非得再跟他见面不可呢?

    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我依旧僵在原地。

    「你怎么了?难道你不记得我了?你忘记我了吗?」

    因为我迟迟没有回头,声音的主人语气显得有些难过。

    我没有忘记。

    我就算想忘也忘不掉。

    我努力克制不让自己大叫。

    这个人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为什么现在还能这样若无其事呢?

    尽管我内心十分愤慨,但也知道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决定咬紧牙面对现实。

    我缓缓转头,回望那个声音的主人。

    「啊,真的是沙耶香。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安久谷。」

    我小声对著那个脸上露出开心笑容的人──对著安久谷唤出他的名字。

    「嗯~你的声音不管什么时候听都一样悦耳呢。真是让人心旷神怡的声音。」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努力克制自己颤抖到快要落泪的身躯,故作镇定地问道。

    「其实我在那件事之后也搬家了。少了沙耶香让我每天都很寂寞,没想到可以在这里又见到你!我们之间果真是有命运的红线相连呢!」

    安久谷用十分夸张,甚至是有些病态的语气这么说道。

    真会装傻。反正肯定全是他设计好的。

    安久谷就是这种人。

    只要是为了自己,就算是好友、亲人都能背叛。他就是这样病态的人。

    实在无法继续忍受他话语的我,双腿忍不住颤抖起来。

    「怎么了?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立刻察觉到我异状的安久谷脸上露出令人作呕的笑容,缓缓朝我走近。

    「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见到我,让你很感动吧?放心,我也一样。我不会再跟你分开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所以你大可到我怀里来。来吧!」

    安久谷张开双臂缓缓朝我走近。

    我的眼眶里满是泪水,手中的购物袋也落到地上。

    那样的生活又要开始了吗?那种彷佛地狱般的生活。

    「──住手……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

    「──我希望你能体会我的感觉。而且其他人太碍事了。」

    随著安久谷朝我靠近,那彷佛恶梦般的过去就重新在我脑中闪现。

    那个我什么都没法做,只能在哭泣中眼睁睁看著自己安稳生活逐渐遭到摧毁的那段过去。

    尽管我很想逃跑,但整个人却像是被绳子捆住似地无法动弹。

    「不……要……」

    「没什么好怕的。我不会再跟你分开了。」

    缓缓逼近的安久谷跟我之间已经只剩几十公分的距离,他开始将手伸向我。

    我完全做不出任何抵抗,只能认命地僵在原地紧闭上眼睛。

    可是。

    ……咦,他没有碰我?

    在经过几秒之后,我始终没有感受到自己被人碰触。

    对此感到不解的我紧张地睁开眼睛。

    「到此为止。为了釜石好,你别再靠近了。」

    我看到自己面前多了一个挡在我前方的身影,他抓住了安久谷的手。

    「神谷……」

    那是我的心上人,神谷夜兔的身影。

    (插图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