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21 就只是迁怒吗?
    在见到那个恶心混蛋的隔天。

    午休时间,我不知为何在地上正座。

    「莉娜,我做了什么吗?」

    虽然在树荫下还不会太热,但在水泥地上正座还是很不好受。

    说起来,我究竟为何要在这里正座啊?

    我虽然开口询问莉娜理由,但她本人却是坐在长椅上翘著脚,用俯瞰的方式看著我。

    「喔,你没有自觉吗?把手放在自己胸口,好好想想看。」

    顺带一提,釜石现在正跑去买饮料。今天她是真的忘记带水瓶了。

    莉娜真是会挑时机。釜石,拜托你快点回来。

    我试著想了一下自己被罚正座的理由,但怎样都想不到。

    我究竟做了什么?

    「……我说啊,在那之前,我有一个不知是否该说的烦恼……」

    「?是什么烦恼?」

    「如果是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你裙子底下的……」

    听到我这句话,莉娜顿时全身僵硬。

    在这个角度跷脚我必然会看到。虽然对我来说是眼福啦。

    虽然我有考虑过为了莉娜的面子,就乾脆永远不说出来,不过这样实在挺有罪恶感的。

    只见莉娜低著头,满脸通红地放下翘起的腿,并用手按著裙子。

    「白、白痴!怎么不早说!!」

    「我原本是想说为顾及你的名誉,乾脆别说的,但总觉得那样不太好……」

    「这种事一开始就该说出来啊!」

    想到从刚才就一直被我看见的莉娜,脸颊变得更红。

    总而言之,我就先把纯白色这件事记起来吧。莉娜刚才的威严现在也已经没了。

    「先不说这件小事。」

    「小事!?」

    相较于看到女生内裤仍十分冷静的我,尽管莉娜的反应有些过度,但我还是继续说道:

    「我刚刚努力回想,真的想不到。我到底做了什么?」

    听到我这么说,莉娜的反应已经不是生气,而是傻眼,只见她叹了一口气,接著重新调整坐姿,双手抱著胳臂。

    「就是因为你删掉我技能的事。因为你那么做的关系,让【憎恶神】盖尔马给跑了。」

    「技能?」

    听莉娜提到技能这个词,我重新想了一下,这次我很快就想到了答案。

    「啊,是那个啊!」

    我记得好像是叫白羽什么的。

    这样一说,确实是有那么一回事。

    看到我回想起那件事,莉娜丢了句「你总算想起来了吗?」之后便再次叹气。

    根据莉娜的说法,盖尔马似乎掉以轻心,让莉娜几乎将他逼到绝路。

    可是莉娜只靠无魔法仍无法将盖尔马击败,就在正要使用【白羽制裁】的时候,因为那个技能被我删除的关系,结果没能用出来。结果盖尔马就趁这个破绽跑掉了。

    「如果我那招还在,现在就已经……」

    莉娜虽然不甘心地握拳颤抖,但我对她这种说法有些难以释怀。

    「不是啊,那时候我跟你还是敌人,那不能怪我吧?」

    听到我这么说,莉娜一下说不出话来。

    咦?我该不会踩到她的痛脚了吧?

    看到莉娜不发一语的模样,我乘胜追击接著说道:

    「你该不会明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却还叫我正座吧?」

    我似乎说破了莉娜的想法,只见莉娜恼羞成怒了。

    「没错。」

    「等等,什么没错?」

    她怎么可以一脸正经地恼羞成怒啊?莉娜是不是在跟我一起经历过那件事之后,性格就变了?

    「……我让盖尔马跑掉了,所以才很想找人发泄。原谅我。而且我一直很想看你被罚正座的模样。」

    「我说你啊……」

    莉娜如此坦率的迁怒方式,让我甚至没法生气,只能叹气。

    没想到我竟然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被罚正座。

    「看来刚才那件事,就是你无理取闹得到报应了。」

    「你、你闭嘴!」

    被我这么一说,莉娜满脸通红地将脸别开。

    这样下次她应该会小心一点了。

    就这样,在釜石回来之前,莉娜一直都满脸通红地没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