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章 旭和学姐开始认识彼此
    这件事发生在学姐对旭说出〝粉碎宣言〟的放学后。

    嗯?——黄昏心想。他在校门附近,看见冰见夏菜子学姐脸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红潮。这时间距离放学已经过去了很久。黄昏是被运动社团的朋友拜托,陪他们练习到了现在。

    他看见学姐离校的模样,心中一怔。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学姐。

    黄昏所知的学姐总是神态端庄。

    这个季节白昼漫长,天空还没有泛起晚霞,但是学姐的脸上却抹着樱红色。她的表情很难形容,就仿佛成就感与羞耻心彼此融合在了一起。学姐按着自己的两鬓,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完全没有注意周围。

    「学姐?」

    黄昏搭去声之后,学姐才终于抬起脸。

    学姐的神色从未如此慌张。……就仿佛从未预料到这世上还存在他人一般。

    「欸、……啊,岛、岛尾君?」

    学姐认出黄昏,愣了一下,之后才终于作出笑容。

    「能在这里遇见学姐,我很幸运——……不过,学姐这是怎么了?」

    「你是指什么呢?啊、你是说昨天的事吗?我——」

    「我不是说这个,学姐是不舒服吗……。是发烧了吗?」

    ……黄昏当然不知道。

    ……他不知道学姐和旭方才在图书室里,彼此之间的你来我往。也不知道,学姐当时拼尽全力才作出满面的从容。更不知道学姐在走出图书室之后,靠着门缓缓坐在地上,脸上不停冒着热气,满脸通红,独自一人在地上坐了三十多秒。

    学姐不知为何将手藏在身后,回答道。

    「没什么事。我很好。什么事都没有」

    学姐这样说的时候,逐渐恢复了往日的表情。等黄昏回过神来,他亲眼看见的慌张模样,仿佛成为了一场梦境、一场幻景。下一秒,黄昏便失去了自信。

    是我的错觉吗?

    学姐方才的模样,不就是黄昏一直以来梦寐以求、期望目睹的光景吗?学姐的脸上挂着属于〝全民女神〟的温和笑容。但是那张笑容的背后,是天选之人才能拜见的——。

    「没什么……学姐没事就好——」

    ……那表情绝没有那样特殊。黄昏在心中自言自语。

    毕竟,她是冰见夏菜子学姐。即便黄昏全心全意爱慕着她,在不为其造成负担的情况下拼尽一切努力,这份心意也不曾传达进夏菜子学姐的心里。她比世上任何人都要美丽,比任何人都要温柔。因此,她比任何人都难以攻陷——她是铜墙铁壁的女神。

    无法将心意传达给她的,不只是黄昏。学姐从始至今,从未与任何男性有过男女交往。学姐自己也曾声言。自己还不打算与任何一人交往。……还不打算?所谓还不打算,即是终有一日会改变不是吗?听到学姐最后一次说这句话,究竟是在何时呢?这几个月是不是再也没有听到过了呢……。

    可是,在黄昏所知的范围里,并没有流传足以相信的恋爱传闻。……除了学姐的信徒,小椿闹的那件事以外——。

    「谢谢你。岛尾君。昨天这个时候也让你担心了呢。对不起」

    学姐的声音让黄昏回过了神。

    学姐向他投来了学姐独有的温柔目光……〝全民女神〟的目光。

    「可能是因为我心里在想事情,才看起来像是身体不舒服吧。考生的烦恼真的是没完没了呢。不过,我也不应该对打算考东京的好大学的岛尾君发这些牢骚。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就在学姐顺势将要离去的时候,黄昏叫住了她。

    「请等一下。学姐,我可以问一件事吗?」

    考生。这个单词能在这里出现,真的是帮了大忙。他有必要尽早说出来,并且要表现得不是那样缠人。学姐停下脚步,歪起了头。……无论何时,她这个动作都让人百看不厌。她那像是小动物一般的动作,与成熟的面容之间有一种反差之美,仿佛她内心所想表露无遗,是如此惹人爱怜。

    「嗯?什么事?」

    「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在手球部有一个关系很好的三年级同学。他现在上的那所补习班和学姐上的是同一家」

    啊啊——学姐点头道。

    「是高岗君对吧」

    「我从他那里听说,学姐上的补习班把夏季讲习分成了前期和后期。也就是说,八月三日、学姐的生日就在夏季讲习中间」

    黄昏用手指揉搓着自己的天然卷,说道。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出于紧张才摸自己的头发的。他不想让学姐误会。黄昏最害怕的不是得不到学姐的心,而是被自己人生中遇见的第一位女神讨厌,在她心中留下不愉快的回忆。

    学姐直直看向黄昏,等待他继续说下去。黄昏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在想。学姐是那种和人说话的时候,会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看的人。

    「请和我约会吧。……我真的很想这么说。不过,去年被学姐当场拒绝之后,我深刻反省了一下。学姐说的没错,连恋人都不是的两个人却要一起过生日,这太奇怪了。我对此无可反驳」

    黄昏耸了耸肩,学姐不禁笑了出来。

    「从结果上来说,我在学姐生日那一天什么都没能留下。所以,今年我不会那样贪得无厌。我事前计划了一遍,学姐没有前约的话,应该没有理由拒绝——大家一起过生日怎么样呢」

    「……大家一起?」

    「我找了三年级、和学姐关系比较好的那几个女生聊了聊。晚上的时候,学姐可能想和家人一起过生日,所以我们就定在了白天。难得的是,学姐的生日刚好在暑假。和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朋友一起举办一场生日派对怎么样?我是打算趁此加入其中的。我们会为此做好准备,所以学姐——」

    此时,黄昏注意到了学姐的表情。

    「——……难道学姐有前约了?」

    「啊……不是。嗯……还算不上前约就是了」

    黄昏隐藏住了自己内心的动摇。……这是。

    黄昏的第六感有了动静。学姐的这个反应——。

    「对不起。我还不知道会不会定下来。你们想为我庆祝生日,我很开心。但是,我希望你们对此不要抱有太多期待……」

    ……黄昏知道。黄昏回想了起来。

    就在自己进入这所学校,遇见学姐,向学姐告白、然后被拒绝,再次告白、再次被拒绝,自己真正喜欢上学姐的时候。

    黄昏碰巧遇见了自己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在一起交往的同班同学。她原本就是黄昏喜欢的类型,高中之后变得更加漂亮了。她恳求道,要是还没有交上女朋友的话,希望我们能够复合。黄昏并非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也并非满脑子只能想着学姐。可黄昏还是拒绝了。即便未来还未确定,黄昏心中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或许自己能够和学姐交往在一起。他不想因为和其他女孩儿交往在一起,抹去这最后一丝可能。他不想自掘坟墓。

    虽然并非完全相同,但黄昏感觉学姐的反应与当时的自己很相似。没有前约、具体要做什么还并未提上日程。即便如此,她还是期待着对方能够这样做……吗?

    黄昏目送着学姐的背影,心想。这只是单纯的直觉罢了,没有任何根据。但是,黄昏对于恋爱的直觉从未有过偏差。

    包括小椿闹的那件事。

    或许,学姐恋爱了。而犯人,就是和黄昏一样喜欢看书的一年级男生——旭。黄昏觉得,事情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但是他搞错了——。

    ——……他真的搞错了吗?

    ***

    这一定是搞错了什么。

    周一的午休,旭心里这样想。这不可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蠢事。这肯定是一场恶作剧。而旭只是这样问了一句:那个短信是什么意思啊?

    为什么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就让小椿圆润可爱的脸庞,染上了一抹樱红呢?

    「……没有其他意思啦。我不会总是有所图谋啦。当然是字面意思呀」

    地点位于教室。旭的座位上。

    小椿借来其他同学的座椅,坐在对面,吃着三明治。在旭上的这所学校附近,有一家十分有名、十分专业的面包店。只有在快要迟到的时候,才能看见那家店开着。这应该是在那家店买的东西吧。圆圆法式乡村面包被切开,里面夹着火腿和鸡蛋。

    小椿用湿巾擦了擦嘴角上的鸡蛋屑,问道。

    「那个便当,旭不吃吗?」

    旭颤了一下。

    「呃。吃」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打开便当之后又盖回去了呢?」

    ……便当看起来十分美味,所以并非是因为它不好吃。

    旭收到小椿发来的约会邀请之后,烦恼了一整晚。在第二天晚上九点的时候,他理所当然地报告给了学姐。

    ——小椿似乎是在邀请我和她一起去约会……。

    他也给学姐看了手机的画面。

    学姐也很惊讶,让旭的心化作碎片这事也被她暂时搁置了起来。学姐在阳台对面看着手机画面,最后她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莫非在小椿的词典里,约会指的是处刑的意思吗……?

    ——学姐,请不要说这么可怕的事。

    ——我开玩笑啦。但这是为什么呢?……是恶作剧吗?

    那天晚上,两人从始至终都在讨论该如何应对小椿的神秘邀请。最后,两人决定在第二周来到学校之后,直接找小椿确认她的意图。他在学姐的面前,给小椿回信:周一放学之后我有话想对你说。

    所以,在学姐心中,旭和小椿只会在放学之后聊天。证据就是这份便当。

    这是学姐今天早上拿给他的便当。

    ——我前几天打听出了旭喜欢吃的东西。虽然我们学校的饭菜也很好吃,但是我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

    旭充满感激,老老实实收下了它。这还是他第一次吃妈妈以外的人亲手制作的便当……这同恋人们的神话简直如出一辙。学姐还对他说:下次旭要给我做哦。旭回应了一句:我不会做饭,不过我会加油的。然后两人便乘上了公交车。之后两人装作互不相识,踏入了校门。

    而教室里,先行到来的小椿,向他打来了招呼。

    ——旭今天去食堂吗?

    ——欸?今天……我带了便当。

    旭困惑的同时如此回答。小椿则是回了一句:很少见你带便当呢。

    ——不过这样挺好的,更方便一些。你带了便当的话,就不用再去买面包了。

    当时的旭并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怎么了?

    ——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如果旭打算在食堂吃,我就想午休的时候悄悄跑出校门给旭也买几个好吃的面包。我自己已经买好了。带到食堂……倒也无所谓,应该会被一些人讨厌吧。

    ——……等一下。小椿,你……。

    ——虽然旭说的是放学后,但是我觉得不用专门等到那时候。我们午休的时候说吧。就在这里。一边吃一边说。在旭的座位这里。你不愿意吗?

    旭很难拒绝。第一节课结束后的休息时间,旭给学姐发送了一条解释情况的信息。大意为时间从放学改到了午休,两人会一边吃饭一边聊。第二节课结束之后,学姐在休息时间连连发来了五条回信,不知为何里面还夹杂着几条道歉的回复。

    抱歉。

    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加油。

    我只是想看旭到时候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粉碎便当。

    旭在打开便当的那一瞬间,才理解到这句话的含义。

    L

    O

    V

    E

    四个大字首当其冲,映入眼帘。白花花的米饭成为了画布,精雕细琢的干海苔,将这几个字写在了上面。

    旭打开便当盖子的那一瞬间,小椿正低着头拆三明治的包装。只要被小椿看到一眼就糟糕了。毕竟便当里不只有那一个〝LOVE〟。

    〝LOVE〟写在了樱花粉描绘的心形中间,十分显眼。但从某种角度上,反而没有那么显眼。因为除了〝LOVE〟,白色的米饭上还散落着无数的桃心。这些小桃心都是将海苔掏空制成的。

    切成心形的紫苏叶成为了分割线,配菜这边同样是一场桃心风暴。汉堡肉被切成了心形。焯过的胡萝卜被切成了心形。红白鱼糕被切成了心形。不是心形的,除了圣女果之外就只有玉子烧了。

    怎样才能让焦掉的地方变成这样呢?旭完全无法想象。是用了火印吗?还是说,是用了其他的手法呢?放在便当里的三块玉子烧,每一块都用烧焦的地方写上了一个字。

    喜

    欢

    你

    这已经与旭喜欢的食物毫无关系。虽然学姐说的是自己打听出了旭喜欢吃的食物,但是现实却与这句话没有一丝联系。旭确实每一样都喜欢,但不管是汉堡肉,还是玉子烧、鱼糕、胡萝卜,旭在窗台边的时候一个字都没有回答过。

    无论怎么想,都只能觉得学姐的标准只有一条:配菜能否做成心形——也就是如何让旭在学校里吃这个便当的时候,内心变得七零八落。

    旭立刻将盖子盖了回去,盖上盖子之后心脏砰砰直跳——这简直太自然不过了。真的是太糟糕了。原来这就是学姐所谓的、期待旭会作出怎样反应的粉碎便当。若是平时,旭或许已经笑出了声。但时间点太差劲了。毕竟学姐并没有想到便当会是在小椿的眼前打开。

    难怪学姐会向他道歉。事到如今,旭甚至还想发些牢骚。虽然旭对此感激不尽,内心十分感动——。

    「旭?你怎么了?」

    「呃、没事,什么事都没」

    「你吃饭呀?」

    一直盖着盖子未免显得太过不自然。旭下定决心,改用左手打开了便当盒。他尽可能表现出这是无意之间的动作,左手拿着盖子遮住便当盒,右手拿起了筷子。……拜托了。或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祷。小椿并没有对旭的行为感到怀疑。

    「总而言之。就是短信里说的那样。……请和我一起约会吧。我想拜托旭的,就是这件事情。不用太紧张啦。就过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约会就好」

    「…………为什么啊?」

    小椿突然喜欢上了自己——旭迄今为止并没有受欢迎到让他朝着这个可能性去想。即便现在他正在和学姐这样一位女神交往,他也不会洋洋得意到如此地步。

    小椿又咬了一口三明治。

    嘴里一边嚼,说道。

    「之前对你说过了呀,我已经反省过了。我现在也最最喜欢学姐,依然觉得学姐就像是女神一样。不过,我已经意识到了,我不能一直这样。所以我想要来一场康复锻炼——目的是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学姐以外的人身上。……旭,不要一直盯着我吃东西呀。我好害羞」

    「啊、……抱歉。呃,该怎么说,我明白小椿的意思了,不过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是旭让我意识到这一点的」

    小椿立刻给出了回答。然后,她把第一个三明治剩下的部分塞进了嘴里。她从袋子里拿出第二个三明治,同时以一副开玩笑的口吻继续说道。

    「而且就算是为了康复锻炼,也不能邀请有女朋友的男生去约会呀?他的女朋友越是喜欢他,和其他女生约会就越是会让他的女朋友心烦意乱。要是稍有不慎被看到了,就更严重了——」

    ……旭想趁小椿打开三明治的包装的这段时间,对便当风卷残云一场。

    但是他做不到。虽然粉碎便当在当下如同一个烫手山芋,但这也是学姐一大早起来亲手为他制作、准备的。学姐毫无疑问是想让旭内心小鹿乱撞的同时享受掉它。因此,旭不想狼吞虎咽地把便当吃进胃里。

    「但是,邀请一些靠不住的男生事后又会让人感到害怕。拜托女生反而会让我在约会中想起学姐,没什么意义——」

    话虽如此,他也不想为了让人看不出上面有〝LOVE〟和桃心,就把米饭搅成一团。用筷子把把胡萝卜、汉堡肉夹成两半也不吉利。最后他还是用盖子遮着便当,避免让小椿看见,一点一点慢慢吃……。

    「这一点上,找旭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呀。旭从外表上就没有什么危险性,你反正也没有女朋友,暑假肯定什么安排都没有,什么时候都——……旭?」

    此时,旭刚好把心形的汉堡肉急急忙忙塞进口中。

    小椿忍俊不禁笑了出来。她手里拿着新三明治,看着旭,皱起了眉头。旭想必流了满身的冷汗。他拼命咀嚼着满嘴的食物,把汉堡肉囫囵吞枣地咽了下去。

    「怎么了?……旭你说话呀。我只是在开玩笑啦」

    小椿露出困惑的神色,视线落在了三明治上。

    「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哪怕说一句〝你肯定是连个喜欢你的男生都没有才会来找我〟都行呀,不然这样子就像是我在说你坏话了一样」

    「啊、啊……抱歉…………」

    胡萝卜。

    「旭只是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回应的时候会好好给出回应。我觉得这一点还挺好的」

    鱼糕。

    「感谢夸奖……不过,我觉得小椿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再约会比较好」

    遮住心形海苔,吃白米饭。

    然后是写着〝欢〟字的玉子烧。

    「旭还挺守旧的。我这边可是已经同意了哦。这么夸自己或许有些不合适,不过我可是真真正正的美少女哦。你就当成是一场练习,来陪我约会吧。……还是说,你已经心有所属了呢?已经喜欢到不想和别的女生约会了呢?」

    这个时候,旭正用筷子夹着相对而言较为安全的圣女果往嘴里送。小椿今天第一次眯起了眼睛。

    「莫非旭其实是喜欢学姐——」

    旭十分慌张,甚至嚼都没嚼直接把圣女果吞了下去。

    「没、……没没没、才没那回事!我前几天可是说了那种话啊!」

    「…………。……说的也是。真奇怪。刚才那一瞬间,我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不过这样不好。为了改掉这个毛病,我想旭陪我一次。我……呃、该怎么说呢,我会为你准备谢礼的——」

    「——哇啊!」

    一道声音从旭的斜后方传了过来。

    旭回过了头。旭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小椿和粉碎便当上面,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同班同学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边。这名女生经常和小椿一起聊天。如果是去了食堂,她回来得未免也有些太早。她应该是去了一趟洗手间或者是别的地方,回到的教室吧。不过这种事怎样都好。

    她的视线,停留在了旭的便当上面。

    「我本来还在想你和小椿在聊些什么……这也太厉害了」

    同班同学的女生呢喃道。

    「雨晴君的妈妈做便当还真是用心呢……」

    小椿立刻站起了身。虽然旭慌慌忙忙想要将其藏起来,但是已经赶不上了。小椿从上面看了过来。她睁大了眼睛。旭从小椿的表情中,看到了动摇与纠葛的漩涡。然后就这样过了几秒。

    汗珠……流到了旭的脸颊上。

    小椿仿佛下定了觉悟,咬紧了自己的嘴唇,她的表情就仿佛作出了苦涩的决断一般。小椿开口道。

    「就算是重度母控……我也会尽力忍耐下来的……」

    ……虽然事情朝着旭受到精神打击这一方向发展了下去,但是旭也因此得以不用继续隐藏便当里面的东西。

    两人吃完饭,小椿突然在最后问来了一个问题。……说来说去,旭现在没有喜欢的人吧?旭只能回答:当然。这个发展,应该不会让学姐觉得无趣。小椿离开之后,旭把手伸进了桌洞,摸到手机,拿到手上若无其事确认了一眼,然后按下了通话结束的按钮。

    真正的问题,并不在小椿的约会邀请上。

    而是学姐的反应。但是第一次和小椿讨论约会这件事的时候,旭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些。

    他从未想过学姐实际上很在意这件事情,他一直在想,怎样才能和学姐一起想一个办法,不动声色地拒绝小椿。因此,他为了将每个细微差异都一丝不落地传达给学姐,专门悄悄地打了一个电话。

    但没想到的是——。

    学姐对旭和小椿的约会反而有了兴趣。

    时间向前推进。

    推进到那个充满浓厚夏日气息的盛夏之夜。

    学姐在阳台对面微笑着,说道。

    「对约会的场景也想象的差不多了。这样的约会真是太随处可见了。这是一条过去到现在,世界上所有的恋人都走过的老路。旭要把我放在一边,和小椿来这样一场无聊的约会吗?」

    已经不知道是学姐第几次说这句话了。

    旭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以为学姐是在开玩笑。

    那刚好是粉碎便当的当天。

    和小椿聊过约会的事情之后,旭和学姐在一个和今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聊了起来。

    ——啊哈哈。我听到啦。旭好像特别着急呢,还被叫成了母控呢。嘿嘿。

    ——我打开便当的时候,可是打心底里慌张起来了啊。

    ——抱歉抱歉。该怎么说呢,这个被当成了妈妈的我,实在是没有想到旭会和小椿一起吃午饭呢。抱歉,这是妈妈的错。妈妈反省。

    ——长这么大还被女生当成母控,对我造成的精神打击还挺大的……。便当很好吃。学姐,谢谢你。

    学姐将手臂倚在扶手上,用手扶着脸,笑道。

    ——不客气。旭会直话直说,这一点真的很了不起。

    ——但是最关键的事情却没有任何好转。小椿比我想得还要认真,她是真的想和我去约会。学姐在电话里也听到了,应该也能感觉到这一点。我应对得不是很好,她很有可能又感觉到我和学姐之间的关系了……。

    ——这样的话,乖乖和她去约会应该是最好的方法了呢。

    ——哈哈,学姐又在说这样的话……。

    旭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

    这是因为学姐笑得更深了。

    ——……学姐?

    ——这样刚刚好呢。多亏了小椿,这样刚好能一石二鸟。旭能跟着小椿体验恋人们的神话,这样一来,我也就不用陪着旭去经历老套的约会了。

    学姐这样说的时候,旭看到了她眼睛深处闪过的感情。

    学姐是认真的——旭理解到了这一点。可他依然不能理解,和学姐来来回回说了几句之后,他又找在他家醉成烂泥的亚季谈了谈。

    亚季听完旭的烦恼之后,回答道。

    她一脸确信,斩钉截铁地说道。

    ——原来如此。小冰见比我想得还要好色呢。

    旭完全无法理解她这句话什么意思。

    ——……哈?

    ——旭这样的小孩,应该还无法理解……。这世上有些人可是很喜欢让自己的恋人和其他异性交好,并为此感到兴奋的……。

    但是,深信不疑和回答正确是两码事。旭还是不明白学姐同意旭和小椿约会的理由。直到旭和小椿约会的日期近在眼前、第一学期将要结束。旭心中的不满一直积攒到了现在。然后,学姐想象着旭和小椿的约会,说道。

    旭实际上是想和学姐约会,并不是小椿。

    所以旭开了口。

    「……学姐,我明白了。我会去亲自体验一番恋人们的神话究竟是怎样的东西。不是和学姐约会——而是和小椿。……但是」

    「但是?」

    学姐像是小动物一般歪了歪头。

    学姐还是那样从容。但是下一秒,她的从容便无影无踪。

    「我想让学姐悄悄跟在我们身后,看我们约会的样子」

    「……………………欸」

    旭一直在想小椿说过的话。

    他的女朋友越是喜欢他,和其他女生约会就越是会让他的女朋友心烦意乱。要是稍有不慎被看到了,就更严重了——。

    毫无疑问,学姐是真心实意喜欢旭的。

    学姐那火热……绝不输给旭的爱慕之心,旭早已体验了无数次。学姐看向旭的眼神,和旭说话时的态度,挑逗旭的话语……学姐会露出只有旭知道的表情,表露出自己是多么得深爱着旭。可是眼下,学姐却让旭去和小椿去约会……。

    「学姐忘了吗?我曾经说过,我想要和学姐一起去思考。即使和小椿约会是为了摆脱嫌疑,我也想和学姐再约会一次。但是学姐却说这样一来就不用陪着我了。既然如此,作为次善之策,我想要学姐看到我们那随处可见的约会」

    学姐动摇了。

    「但是、旭。等一下。我独自一人跟在你们后面的话,反而会引人注意,被小椿发现……。这样不好吧?」

    「这样的话,我就让亚季姐来帮忙。毕竟小椿不认识亚季姐。把亚季姐当成盾牌就可以了,学姐只需要用帽子和太阳眼镜稍微变装一下,看起来就会像是两名大学生朋友,这样一来就不会那么显眼了才是。……当然,学姐愿意和我来一场随处可见的约会的话,就不用这么做了」

    「呜……」

    旭想要解开学姐的心结。

    旭想知道,学姐为什么对小椿说的话作出了完全相反的反应。她说这样一来就不用陪着自己的时候,瞳孔深处为什么会有安心下来的神色呢?而要求她亲眼见证的时候,她为什么又会张皇失措呢?

    他想要更加了解学姐。旭有所预感,回答两人该如何恋爱的答案,就在前方。说实话,旭也有些气愤。

    旭已经不想再听恋人们的神话、恋人们都走过的老路之类的话了。旭觉得自己和学姐的恋爱就是这样的,但是学姐本人却对此一直滔滔不绝,旭已经不想站在原地无止尽地思考下去了。

    ……可是,学姐也不应该让旭去享受和其他的女生的约会!

    和学姐两人在阳台边的密会结束之后,旭关上窗户,拉上了窗帘。他拿起了手机,打开了自己和小椿的聊天界面。小椿昨天傍晚发来了三条信息,〝去哪里都可以〟〝旭做决定吧〟〝只要是能够成为康复锻炼的、比较适合约会的地点都可以〟。

    旭回了一条信息。

    去水族馆怎么样?

    只要是为了知晓充满谜团的、冰见夏菜子的真心——。

    陪小椿约会一场也在所不惜。

    ***

    天气很好。甚至还有些好过了头。气温从早上的时候就逐渐升了上来,即便利用了公共交通,但是在到站前,雨晴亚季就已经汗流浃背了。这是县里最大的车站。也是终点站。

    不过,冰凉的饮料让她冷静了不少。

    「……我觉得」

    亚季不禁出声呢喃了一句。这是因为坐在对面的夏菜子——也就是旭所谓的〝学姐〟,正大汗淋漓。

    这里是站内的一家咖啡馆,从这里能够眺望到连接南北口的中央检票处。亚季和夏菜子在旭之前赶到这里,在紧靠落地玻璃窗的位置上,监视着检票处的状况。夏菜子戴上了帽子和太阳眼镜,变装了一番,身上穿上了朴素的私服。即便如此,她那沉鱼落雁的气质还是流露了出来。

    而现在,她身上流着冷汗。

    「我明白」

    夏菜子似乎从亚季的视线中感受到了什么。她呢喃道。声音十分微弱。

    「明白了什么?」

    亚季歪着头,递出了手帕,夏菜子收下了它。真不好意思——这句话既可以用来道谢也可以用来道歉,她轻轻回应过后用手帕擦拭起了自己的汗水。手帕被我弄脏了,我会洗完之后还给你的——她又说道。

    亚季心想。

    你这小仙女,你的汗水怎么可能会脏,那都是充满癸酸内脂和桃醛的香水啊。

    夏菜子看向了检票口前的旭。

    「旭太可爱了,我一不小心就会得意忘形……」

    欸?怎么回事?突然就开始夸自己的男朋友了?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旭慌张的模样,还有就是他拼尽全力不想输给我的样子。而且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什么意思?」

    夏菜子没有回答。她握紧了大腿上的拳头,然后将视线转向了旁边,继续说道。

    「不管怎么说,亚季」

    「嗯」

    「我想说的是,我今天很有可能会受到巨大的精神打击」

    「……嗯?」

    亚季眨巴着眼睛,夏菜子当着她的面喝了一口冷饮。想必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咬着吸管,在吸管上留下了齿印。

    「所以,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亚季」

    「什么事?但是我是旭的战友呢」

    「我会出掉今天所有的餐费、饮料费、门票费的」

    「你尽管说。我从一开始就站在小冰见这边哦」

    「如果我今天受到了精神打击,我希望你能对旭保密」

    此时亚季才注意到原因。她顺着夏菜子的视线看了过去。原来如此,和旭约会的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到了。夏菜子立刻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旭并没有注意到。她就是要和旭约会的对象,能町椿。

    亚季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没能立刻想起她是谁,直到夏菜子刚才给她看了照片,亚季才注意到自己曾在当地的广告中见过她。

    在现实中亲眼见到她之后——即便距离有些远,亚季也能够明白,和旭一比她这样的美少女简直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而夏菜子则是插在了牛粪上的超级美少女。小椿给亚季的印象之所以如此强烈,想必是因为她的着装。

    小椿穿着穿了一身十分可爱私服。

    亚季感觉有些奇怪。小椿给她的印象和她从旭那里听到的有些不同。小椿身上的服装似乎是精心挑选的,她的神情中还挂着一丝紧张。旭对亚季说的是:为了康复训练而作的约会游戏。

    真的是这样吗?实际上小椿喜欢旭——这应该是没可能的。但是小椿比旭预想的要认真得多。至少,小椿意识到了这是一场与异性的约会不是吗?而所谓的约会,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不是吗?

    或许旭也有了和亚季同样的感受。小椿来到旭的身边之后,旭不禁露出了一丝困惑的模样。但是他立刻藏住了他的困惑,仿佛下定了觉悟一般笑了出来。

    旭对小椿说了些什么。

    小椿一脸惊讶,然后绽放出了惹人怜爱的笑容。

    亚季朝夏菜子看了一眼。即便她带着太阳眼镜,亚季也能够清楚看到——她紧紧盯向旭和小椿的眼睛充满了动摇。

    在盛夏的周六。

    旭和小椿的约会开始了。

    ……而亚季将亲眼目击到夏菜子心烦意乱的模样。

    *

    恋人们的神话。

    随处可见,无数人经历过的约会。

    有一点,旭十分清楚。正是因为其广为流传,神话才会称之为神话,也就是说——。

    晚上九点之后,腾腾热气终于散了下去。今晚的学姐穿的不是猫咪图案的睡衣,而是一身朴素的室内装扮——T恤和短裤。旭向着阳台对面的学姐问道。

    「学姐觉得怎么样?学姐真的觉得和之前说的一样,恋人们的神话不值一提吗?」

    「……在说结论之前,我们先从头整理一下吧」

    学姐用一副冷静的口吻回答道。

    学姐作出成熟稳重的表情,甚至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乍一看还会让人以为,旭和小椿今天的约会丝毫没有动摇她的内心。

    东方天空的夏季大三角,比以往更加清晰可见。

    「我们从头到尾整理一下旭和小椿的约会吧。我和亚季两个人一直在很远的地方看着你们,有些地方不是很清楚。我也很想知道旭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旭突然想到。

    旭和学姐之间相隔的这个距离就仿佛迷你版的银河一样。

    「旭不是说过,要和我一起思考吗」

    「……我确实说过。我知道了」

    「那么就先说一开始的时候。小椿走到车站的检票口的时候,旭说了些什么,小椿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对吧?旭说了些什么呢?」

    「我夸奖了小椿的穿着」

    学姐沉默了几秒。

    然后慢慢歪起了头。

    「旭有夸奖过我的穿衣打扮么?」

    「我没怎么见过学姐认真打扮的样子……戴猫耳那时候不算」

    学姐再次沉默了几秒。

    然后露出微笑,说道。

    「原来是这样。小椿笑出来了对吧?」

    「……我想想——」

    「旭。久等了。今天从早上开始就真的好热——」

    「小椿」

    旭打断了小椿的问候,叫了她的名字。

    这里是检票口前面。

    也是连接终点站南北口的过道,这里连接了近年建成的所有商业设施,因此周六的上午人山人海。即便如此,小椿也是如此引人注目。旭有些难为情,与此同时,同学姐以外的人约会——并且还是在学姐的眼前,让他有些抗拒。除此之外,他心中还有一股罪恶感。

    为了扫去心中的这些想法,旭开了口。

    旭决心把今天当成自己和学姐的约会。

    「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发饰也很可爱。……早上好」

    他这句话原本是想对学姐说的。这是学姐之前在阳台上说过的,所谓自然流露出来的赞美。虽然现在还并没有乘上电车。

    除此之外,这也是看见今天的小椿之后的真情流露。旭只是不擅长应对小椿的性格,他认为小椿的姿容要比一般人靓丽许多,称得上是国色天香。因此,这句话自然而然便说出了口。小椿睁大了眼睛。

    然后,小椿看向了学姐和亚季所在的咖啡馆。

    旭吓了一跳,不过他立刻反应了过来。小椿并没有看向店里面。她看的是那道落地玻璃窗。看的是映照在上面的、自己的姿容。

    小椿并没有注意到学姐她们,过了一会儿,她转身看向了旭。

    她一脸惊讶,喃喃自语道。

    「……拜托旭好像拜托对了」

    嗯?——旭歪起了头,小椿下一秒便露出了笑容。

    她拍了拍旭的后背,说道。

    「谢谢你。旭还是有一些优点的嘛」

    「有点疼啊……」

    「哈哈哈。要赶不上电车了,走吧」

    小椿开心地笑着,迈开了脚步。

    「那个时候我特别紧张呢。旭」

    学姐嗯嗯点头,说明道。

    「虽然我当时戴着太阳镜,但是不小心透过玻璃墙和小椿对上了眼睛呢。当时我心里还想:啊,今天很有可能搞砸了。但是小椿并没有注意到我」

    「毕竟有亚季姐跟学姐在一起」

    「或许有这个原因,不过我觉得小椿应该是在紧张。在遇见旭之前,小椿走在路上的时候就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

    「是……这样吗?可是小椿会这样吗?」

    诶?——学姐回应道。

    「旭和小椿约会的时候都那样了,却还这么想吗?」

    学姐这句话一针见血。

    「唔」

    「在电车里的时候,你们刚开始还看起来有些尴尬,但是没过多久,两人就开始谈天说地了,对吧?你们是聊了一些学校里的话题吗?一想到小椿前几天剑拔弩张的态度,就不禁让人觉得你们的关系真的好了许多。在约会刚开始的时候就好成了那样。……你们牵起手之后,看起来就更是亲密了不少」

    「……。不是学姐说要牵着手的吗?」

    「我说过吗?我当时只是在假设不是吗?」

    旭和学姐交合的视线仿佛蹦出了噼里啪啦的火花。

    学姐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旭伸出手的时候,小椿是什么反应呢?」

    「……她有些困惑。我还以为手会被她挥开」

    「但是小椿没这样做」

    小椿并没有像学姐之前假设的那样,被什么东西绊倒。

    旭犹豫了一秒,不过下了电车之后,他还是向小椿伸出了手。小椿眨了眨她那水汪汪的眼睛。

    「……欸?」

    「你不是要做康复锻炼么」

    旭隐藏住自己的羞耻心和罪恶感,装作平静,发出了声。

    「不做得认真一点就没有意义了不是么」

    小椿看了看旭的手,忍俊不禁。

    然后,她牵住了它。旭的心中回想起了学姐,无数的罪恶感扎向了他的心头。他忍了下来。小椿反而十分开心。

    「旭」

    「怎么了?」

    「我要事先申明,我可是第一次像这样在私人场合牵住男生的手。……虽然我在心中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牵着学姐的手就是了」

    她这句话,让旭不禁笑了出来。或许旭也有过同样的幻想。

    他心想:自己和小椿还挺像的。

    学姐突然从阳台对面伸出了她的芊芊素手。

    她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但是眼睛没有任何笑意。在旭的眼里,学姐看起来很不开心。他看了看学姐的手,从窗户中探出身子,牵住了它。

    「学姐。你是不是心里在吃醋啊?」

    「我才没有吃醋。我伸出手只是为了把小椿这样一位可爱的女孩子留在旭手上的感触覆盖一遍」

    「学姐果然在吃醋」

    「我才没有。我如果真的因为吃醋在这里忿忿然,就不会说什么〝去和她约会怎么样?〟。我可是一直都坚信,旭不会因为和别的女孩子走过一条无数人走过的道路,就内心动摇。即便对方是小椿这样可爱的女生。即便小椿还〝啊——〟喂你东西吃……即便用的还是她自己的叉子」

    「……学姐连那个都看到了吗……啊疼」

    学姐握着旭的手,越来越用力。

    旭和小椿打算先吃午饭。

    逛完水族馆之后,餐厅可能会熙熙攘攘,所以两人在前往水族馆的路上,走进一条商店街,进了一家意大利风的餐厅。进这家店,是旭和小椿商量完之后决定的。他们被带到了一楼能看到大海的座位上,两人在一个稍早的时间点,点了中午的意面套餐。只有小椿在点完套餐之后又点了甜点。

    旭吃完橄榄油酱汁味道的意面,透过落地玻璃窗眺望着外面。他在找学姐和亚季的身影。外面能够看到这家店的里面,所以她们两人应该在盯着旭和小椿看才对。但是在找到她们两人之前,小椿就叫了旭的名字。

    「旭」

    欸?——旭心想。他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小椿的声音有些颤抖。

    小椿是在紧张吗?旭回过头,看见盛着一块儿蛋糕的叉子伸到了自己的眼前。旭吓了一跳,同时不禁笑出了声。

    小椿伸出自己的叉子,神色中透露出了慌张。

    「你、你在笑什么呀。说认真一些才有意义的不是旭嘛。所以我就决定按你说的来——」

    「呃、抱歉。……因为叉子一颤一颤的」

    小椿满脸通红,想要把叉子收回来。但是她并没有这样做。她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用力朝前伸了出去。然后,她气呼呼地说道。

    「那种事怎样都好啦!快张嘴,啊——!」

    旭觉得小椿很奇怪,为什么因为一个小小的〝啊——〟就全身发颤。小椿并不知道,旭究竟从学姐那里承受下了多少来自〝啊——〟的攻击。与学姐想方设法准备的各种各样的〝啊——〟相比,小椿单纯喂人吃蛋糕的〝啊——〟,显得如此单薄。

    旭一口气吃下了叉子上的蛋糕。

    小椿看着蛋糕消失不见的叉子,脸上不知为何再次染上了一抹桃红。然后,她喝了一口套餐附带的咖啡。

    旭笑了笑,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窗外。结完账、走出餐厅之后,他才终于注意到——。

    「啊」

    「……旭?怎么了?」

    「没什么——」

    他朝小椿摇了摇头。他终于注意到小椿为什么因为一个小小的〝啊——〟就全身颤抖,并且还露出一副下定决心的表情。这可谓是理所当然——但是旭并没有往深处想。旭没有点甜点,所以那张桌子上只有一根蛋糕叉。也就是说,那根叉子是小椿的叉子。

    ……原来我和小椿间接接吻了吗。

    与方才不同,这次是小椿牵住了旭的手。

    她的手心有些湿润。这究竟是热气在作怪,还是说她在紧张呢?

    「你们到了水族馆之后,就完全亲密起来了呢」

    学姐撕开单独包装的烤点心的外包装,说道。她的左手拿着蛋糕叉。她用叉子叉起了剥开包装的烤点心。

    「在不认识旭和小椿的外人眼里看,你们就像是神话中的高中生情侣。不是交往前——而是两个刚刚交往的恋人,在一起约会」

    「呃,学姐就是在吃醋——」

    「我都说我没在吃醋了」

    学姐如此声明,从扶手后面探出身子,将叉着烤点心的叉子伸了过来。旭紧紧盯着叉子看了一会儿。旭不把身子探出去的话,这个〝啊——〟会很难成立。学姐仿佛在催促他一样,把叉子晃了几下。……旭接下了这个来自对面阳台的〝啊——〟。之后,学姐又用旭吃过东西的叉子,叉上另一个烤点心,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间接接吻。这同约会时,和小椿做的那个一样。

    「旭。我会原谅你们看见乌龟奇怪的动作之后笑出来。我也会原谅你们站在最大的那个鱼缸前气氛暧昧。此外,我也会原谅你们看海狮秀的时候肩旁碰在一起。——给你。我喜欢开心果味。所以分你半个」

    学姐再次探出身子。叉在叉子上的烤点心伸到了旭的嘴边。半个?——旭思考了一下,然后把点心咬了一半。学姐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将剩下的半个放进了自己的口中。

    「我就原谅你在小椿说了些什么之后,去纪念品商店买下布偶送给小椿做礼物吧。……但是」

    学姐对旭招了招手。旭心想:这是第三次〝啊——〟吗?然后,他再次探出了身子。学姐把叉子和点心放到脚边之后,挺出了上半身。她伸出手,捏住了旭的脸颊。

    「你们两人走出水族馆之后,眺望大海的时候做的那个,是不是已经到神话的范畴了呢?」

    「欸……!?呃、那时候我也慌了神」

    「不许找借口。顺便一说,我没有在吃醋。……然后,旭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走出水族馆之后,小椿邀请旭一起坐到长凳上。

    ——今天很开心。我想和你聊一聊。

    小椿是这样对他说的。

    长凳就在海边。盛夏的阳光、被阳光照耀的大海,是如此得耀眼夺目。而树荫下吹过的海风,又是如此沁人心脾。小椿说了一些关于自己的话题。说完之后,她对旭说了一句〝谢谢〟。

    「旭,你还记得吗?」

    「记得什么?」

    「我之前不是说要给你回礼嘛?」

    「……嗯?啊——」

    旭回想着。就在这时,一只黑尾鸥突然闯进了他的眼帘,海浪的气味里,夹杂着小椿的身上的香味。

    欸?——他慌张起来的时候,早已无计可施。他的脸颊上,多了一道柔软的感触。

    ……小椿的嘴唇贴了上来。

    旭一脸惊讶,回头看向了她。小椿满脸通红,露出了微笑,仿佛是在隐藏自己的羞涩。她说了一句〝你可不要误会〟,然后看向了大海。

    「这只是一个回礼。……也是对我前几天做事情赔罪。而且,这么开心的约会,最后当然要这样做不是吗?」

    恋人们的神话里,约会的最后,确实没有什么是比一个吻更合适的了。

    「雪姐」

    旭的脸颊被学姐捏着,因此他现在口齿不清。

    「雪姐,疼,疼疼疼……雪姐果然是在吃醋」

    「我、才、没、有、吃、醋!被小椿亲的地方是这里吗?我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吃醋。我可是打心底里从容的很呢。就像是旭对我炫耀自己被小椿亲了一样,我甚至都想跟旭炫耀一番呢」

    「我没有炫耀……。而且要说的话,也只是亲了脸颊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学姐突然松开了手。

    学姐深深叹了口气。她看起来很不开心,又或许这是她故意表现给旭看的。旭摸了摸自己被学姐捏过的脸颊。学姐说她打心底里从容的很。但是旭心里想:……学姐,虽然是我提议的让亚季姐同行,但是最好不要相信亚季姐的口头约定。毕竟那可是我的表姐。

    旭实际上已经知道了。

    他其实什么都知道——。

    「我所谓的怎么想,问的不是小椿的嘴唇软不软!问的是恋人们的神话!旭和小椿的约会到这里就从头到尾整理得差不多了。这依然是一场所有人都经历过、谁都能想象到的、充实无比但又无聊至极的约会不是吗?旭满足了吗?」

    「学姐才是,学姐心里是怎么想的?都已经亲眼见证过神话中的约会了」

    学姐一语不发,捡起点心和叉子,转过了身。

    *

    亚季穿着内衣,躺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

    她悠闲地玩弄着手机。看一看电子版的漫画、读一读网上关于情侣的文章、玩一玩游戏。之后,她又回想起了自己刚才发给旭的照片,重新把它们翻了出来。

    那是她偷偷拍的夏菜子的照片。数量还不少。

    亚季忍俊不禁,笑了出来。里面不乏有她高高举起手机,光明正大拍下的侧脸。但是夏菜子集中着自己的全部注意,追寻着旭和小椿的动向,因此夏菜子并没有注意到。光明正大到这种地步都没有注意到,夏菜子究竟是有多慌张呀。

    眼下的这张,应该是她趁着夏菜子在外面的阴影处,看着旭和小椿在意大利餐厅吃午饭的时候拍的。当时小椿正作出了〝啊——〟的动作。从照片中都能感受到夏菜子咬紧牙关忿忿然的模样。

    除此之外,还有她抱头蹲在地上的照片。

    一脸痛苦移开视线的照片。

    两眼汪汪的照片。

    手倚在树上,作出装傻的姿势,满脸失落的照片。

    「小冰见的性格意外还挺麻烦的。……不过对我来说很有意思就是了」

    亚季嘿嘿嘿地笑着,仰起了头。

    「既然心里这么难过,为什么还要让旭和其他的女孩儿约会呢?」

    难道是为了给自己提供有趣的笑料么?亚季心里这样想着。她并非是故意这样做的,单纯只是忘记了夏菜子曾向自己拜托过,要对旭保密而已。

    *

    旭看着学姐的背影,继续说道。

    「还有一件事我要向学姐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那天就是学姐的生日」

    学姐的肩膀突然颤动了一下。

    夜风徐徐。夜晚寂然无声。

    「约会的时候,我和小椿聊过天之后才知道这件事。仔细一想,学姐的名字里有个夏字,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在夏天出生。我和妈妈出去旅行的那一天,刚好就是学姐的生日,对吧?」

    「……旭不知道也没办法」

    学姐回答道。她停下了脚步。太好了。旭感觉学姐很有可能会就此回到自己的房间。明明两人还没有得出结论。为了不让学姐回到自己的房间,旭提出了生日的话题。毕竟无论怎样,这件事都是必须要提的。

    「即便生日当天无法直接相会,我也一定会弥补回来。请让我成为最想为学姐庆祝生日的那个人。……学姐。走出水族馆之后,小椿提到回礼、亲到我脸颊上的时候,我之所以没有立刻做出反应,是因为我在想事情。我想的是学姐提出的那个问题的回答」

    「旭是想说自己和小椿的约会很开心吗?」

    「很接近了。约会的时候我一直都很在意学姐,但说实话,约会很开心。所以我还是想和学姐约一次会。我眺望海边的时候,就是在想这些」

    和小椿约过会之后,旭才终于明白。

    正是因为其广为流传,神话才会称之为神话。也就是说,人们之所以会走上这条道路,就是因为这条道路是如此令人神往。这是一条能让恋人们更加亲密无间的康庄大道。甚至能让小椿吻向旭——即便只是脸颊而已。

    「我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亲身体验过了恋人们的神话。但是并不完全。因为和我约会的人不是学姐……因为和我约会的人不是我真心爱着的人。既然和学姐以外的人都能这样开心,那和学姐……和我发自内心爱恋着的人一起约会,应该会更加心醉神迷。只有这样才算是完完整整的约会。我想一起约会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我的恋人、我的学姐——」

    学姐并没有回答。

    她打开窗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旭眼睁睁看着学姐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然后他回想起小椿在海边的长椅上说的话。小椿说,自己能和学姐相遇,是人生最大的幸运。

    那是在小椿吻向旭的脸颊之前——。

    「——能和学姐相遇,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上初中的时候,学姐会来向我搭话,真的是幸运至极」

    大海折射的光,让小椿眯起了眼睛。她说道。

    「我现在越是回想起那时,就越是觉得我初一的时候真的很糟糕。我不仅被周围的女孩子讨厌,爸爸还在那个时候死了,时间点真的是太差劲了……要不是学姐当时向我搭话,我的情况一定会更加糟糕」

    旭也对此有所同感。他同情小椿,对此也有所共鸣。他知道,亲人去世对剩下的人的人生究竟有着怎样的破坏力。旭自己也没有完全克服这一点——亲人去世没有让旭难过到不能自已,但是学姐占据了旭的内心。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能够振作起来,都是因为有学姐在。但是我最近又想了一下,我发觉到现实可能并不是这样」

    小椿说着,站起了身。她直直眺望着大海。

    「或许,我从来没有振作起来过。我还是那样怅然若失、遍体鳞伤,对人生充满绝望。我不是因为学姐才振作起来的。是因为将学姐当作神明来崇拜,我才终于能够拿出自己开心快乐的一面。……但是这并不正常,现在的我能够明白这一点」

    小椿翻找着自己的包,继续说道。

    「但是我必须放下来。这样会给学姐添麻烦的。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这都是因为有旭在……我能够真正振作起来,一定会是一件好事。我会多加注意,不再缠着学姐。……今年,我也会忍住不再给学姐买贵重的生日礼物」

    「……学姐的生日?」

    「嗯。在八月三日。我决定在这一天只发一条短信。……我会努力不再把学姐当作神明,而是朋友」

    小椿从包里拿出了一束头发。

    那是小椿的〝神体〟。小椿向前走了几步,面朝大海举起了手。她的手在颤抖。旭看不到小椿的表情,但是旭明白,小椿正在和内心的抗拒感战斗。因此,旭决定将心中想说的话藏在心里。

    那个要是扔到海里……被冲到海边,发现那个的人会不会大惊失色啊。

    小椿将〝神体〟扔进了盛夏的大海。

    她回首露出了僵硬的笑容,旭对她说道。

    「你一定能行。冰见学姐肯定会接受你的」

    「嗯。毕竟我已经做过康复训练了呢」

    嘿嘿嘿——这次,小椿露出了自然的笑容。一只柑橘凤蝶闯进了旭和小椿中间。旭点了点头,说道。

    「不只是康复训练,你肯定也能马上找到真正的约会对象」

    ……这句话有一半是在关心她。其言外之意便是在说,这个人并不是旭。毫无疑问,小椿听懂了这句话的含义。她不禁动摇了起来。她的表情比旭预想的还要受伤。但是,她的表情只有那么一瞬。

    「……嗯。说的也是」

    小椿难过地笑了笑,回到了长椅上。

    她重新坐到了旭的身旁。然后对他说了一句,谢谢你。

    「旭,你还记得吗?」

    学姐回到自己的房间,让旭多少有些困扰。但是他摇了摇头,振作了起来。旭在学姐关上窗户之前,表达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听到这些之后,学姐绝不会不发一语,作出有始无终的事情。即便她现在正在为小椿那个吻怒火中烧。

    所以,旭冷静下来,静静守在了窗边。

    他眺望着星星和月亮。

    窗户响起被拉开的声音,旭重新看了回去。

    学姐回到阳台上的那一刻,旭反而张皇失措了起来。让他张皇失措的不是学姐回到了阳台上,而是学姐的穿着完完全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只说一次」

    学姐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我只会说一次。看过旭和小椿今天一整天的约会,和旭聊完之后……旭,我会说出自己的结论」

    「学、姐……」

    「我很不甘心。说出这些话,就像是正中了旭的下怀。我确实觉得旭和小椿的约会很开心。我也确实吃了醋,除此之外,我还很羡慕她。我真的好不甘心……阿嚏」

    「……学姐」

    「我不觉得冷」

    这怎么可能。

    即便现在是在盛夏,在这个时间穿着泳装吹着夜风,肯定会觉得冷才是。

    学姐换成泳装,回到了阳台上。

    「亲眼看见你们的约会,我止不住地在想……如果在你身边的不是小椿而是我该有多好。我知道旭想说什么了……不,我不止是知道了,我也感受到了」

    学姐身上穿着无上装式比基尼——这种泳装从正面看像是连衣裙,从身后看才像是比基尼。

    但是学姐身上穿的款式,从正面看也像是比基尼。这是因为连接上下比基尼的不是普通的布料,而是性感的蕾丝。

    蕾丝的孔很大,与其说是蕾丝,给人的印象更像是编织起来的纤维。颜色是黑色。黑色蕾丝与学姐透露出来的肌肤形成对比,散发出了一种远超普通比基尼的性感。下身的比基尼设计成了锐角样式,而垂在大腿一侧的绳带,则是给人以落落大方的感觉。

    「但是我还是讨厌什么都不想,去走大家都已经走过的那条路。所以,我决定对此妥协。我会让旭的心化作碎片,与此同时和旭体验一次恋人们的神话。之后再作其它考虑——」

    正确来说,学姐并非只穿了一件泳装。

    她身上还穿着一件与泳装成套的外衣——外衣同样是蕾丝布料,同样是黑色,上面还绣着蔷薇的花样。肌肤的颜色同样从外衣中透露了出来,御寒能力几乎等同于零,这只能让成熟的女性风采更显三分。

    这身装扮真的很适合她。

    如果这里是白色的沙滨、度假酒店的泳池,必定会受到无数的注目。但是眼下,学姐站在了房间的阳台上。

    旭不禁插嘴道。

    「学姐,等一下。这身泳装……」

    嗯?——学姐歪了歪头。

    「适合我吗?这是我今天和亚季分开之后,从车站大楼里的店买的」

    旭不是想问这个。

    「我平时不会选这么性感的泳装啦。迄今为止,我一直都是穿一些带花边的可爱泳装。不过这一次,我要让旭的心变得七零八碎。旭刚才也说过呀,那一天刚好是我的生日。虽然有些害羞,但我还是下定决心买下了它」

    这次轮到旭歪头了。

    …………嗯?

    学姐微微一笑,问道。

    「旭和旭的妈妈住的酒店,名字叫什么呢?」

    旭将其回答了出来。学姐点了点头。

    「那我们也去那家酒店。预约好之后,我会给酒店打一个电话。我就说:我家和朋友家是分开预约的,可以把我们的房间改到一起吗?我朋友叫雨晴。旭对我说过,要成为最想为我庆祝生日的那个人。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学姐?」

    「不用担心,我会在生日当天让旭为我庆祝的。因为太着急了,所以我爸爸调不开。作为生日礼物,我也会和妈妈两个人去旅行。爸爸说,这刚好能为夏季讲习松口气,所以就同意了。关于旭,我对父母当然是保密的。提出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一直担心会不会露馅,那次晚饭真的是手忙脚乱」

    「……学姐,这也就是说……呃」

    「我也会一起去旅行。然后在那边亲身体验一番恋人们的神话,消解掉这股嫉妒带来的心烦意乱。旭真的很了不起。在度假胜地亲亲热热——虽然只有一次,但这确实让我有了想要体验一次想法,去走一次所有人都经历过的道路。到此为止,是旭大获全胜」

    这……是我赢了吗?

    旭毫无头绪。

    和小椿体验完神话约会之后,旭是发自内心想要和学姐一起再约一次会。他很想为学姐庆祝生日,尽可能的话最好是在生日当天。但是最后却变成了一起悄悄旅行?而且还是在盛夏的度假胜地?

    一阵徐徐夜风,将学姐的蕾丝外衣轻轻吹起。

    「旭,我可以向你确认一件事吗?」

    学姐微微前倾,倚在了扶手上。她轻轻撩起了耳旁的发丝。

    旭能够透过蕾丝,看到学姐脖颈到肩膀、锁骨所有的肌肤。

    「我穿泳装的样子,有没有让你心神荡漾呢?」

    旭立刻撇开了视线。即便如此,还他是透过余光看到了学姐的反应。即便是在阳台对面,旭也能够清楚看见学姐面颊上泛起了微微红潮。学姐的身体颤抖着,她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我确实有些不甘心,但是我也很期待。在度假酒店,在恋人们的神话中,旭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旭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与此同时,他心中想到了另一件事。

    ……突然穿上不合时宜的泳装,问别人适合不适合——这与亚季姐的思考方式、言行举止简直一模一样。

    若是将这件事告诉学姐,学姐是会笑呢,还是会露出嫌弃的表情呢?

    这个时候,旭并不知道。学姐基本上是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作出决定的。

    学姐不知道的是,她并没有孤注一掷的觉悟。也不知道自己将要亲身体验的恋人们的神话,其破坏力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旭和学姐,将在盛夏的海边亲身体会。

    *

    日子到了第一学期结业式那一天。

    结业式在体育馆举行完毕之后,学生们开始返回自己各自的教室。除了一部分忙于考试的三年级学生以外,剩下的人都会迎来暑假,因此大家的脚步都很轻快。就在此时,学姐突然注意到了黄昏,她走了过去。当时,黄昏正在和同班同学聊天。

    「岛尾君,有时间吗?」

    只要是学姐向自己搭话,无论什么时间黄昏都会优先学姐。黄昏的朋友们也知道黄昏是如何痴迷于她,便拍了拍黄昏的后背转身离去了。

    黄昏作出笑容,回应道。

    「当然有时间。学姐,怎么了?」

    「是关于我生日的」

    黄昏已经预感到与此有关。为了不让黄昏误会,学姐平时都尽量避免主动与他谈话。与此同时,黄昏也从学姐略带忧郁的表情中察觉到了谈话的内容——即便如此,他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

    学姐说的话如他所想的一样。

    「我很高兴,也很感谢你们,但是我有预定了」

    「……是这样啊。作为替补手段,我们也想过在前一天庆祝,那一天方便吗?」

    「抱歉。我是要和家人……和妈妈一起去旅行。所以前一天也不怎么方便」

    我知道了——黄昏点头回应。他又问:我可以送一些吃的用的当礼物吗?学姐则是回复道: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不用送礼了。学姐离去之后,黄昏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一年级学生也开始跟在三年级学生和二年级学生后面离开体育馆。

    黄昏看到小椿之后,回过了头。……旭和小椿是同班同学才对。最后旭也走出了体育馆。他看到旭正在和同班同学聊天,心中不禁有些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向旭搭了话。

    「旭君」

    「……啊,黄昏」

    旭站住了脚。黄昏十分随意地来找他说话,让旭的同班同学露出了一副惊讶的模样。黄昏向这些一年级男生打了招呼、做完自我介绍之后,对旭说道。

    「说起来,我们已经好久没有面对面说过话了啊」

    「好像……是这样。因为很难见上几面」

    「哈哈。主要是我最近经常陪运动社团的朋友练习。……我前段时间拜访你的房间的时候,有几本书挺让我在意的。下次能借给我吗?」

    「啊,嗯。当然。我读过黄昏告诉我的那个作家的最新作品了,真的很有趣」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约什么时间?到时候顺便一起喝喝茶吧。下个月月初怎么样?」

    黄昏并非是有意在套旭的话的。

    只是他无意之间说出了口,黄昏自己都不禁有些迷惑。他心想:搞砸了。但是旭没有丝毫犹豫,摇了摇头随口说道。

    「不好意思。下个月月初我要出去旅行,那几天有些不是很方便」

    「旅行?是和谁旅行呢?」

    这次,旭露出了一丝动摇的神色。

    「欸。……呃,是和我妈妈。我爸爸已经不在了……」

    「是这样啊。抱歉,问了你这么奇怪的问题」

    「……没什么」

    「那么,我们就约在旅行结束之后吧。我会再联络你的」

    黄昏和旭定下了约定。然后,他眺望着旭离开的背影,在心中思考了起来。

    ……这是自他第一次被学姐甩掉之后,第几次扪心自问了呢。

    为什么自己不行。为什么学姐就是不喜欢自己。他始终没有答案,因此,他觉得与其继续蒙昧无知下去,还不如让学姐喜欢上某个人。

    这样的话,他就能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终有一日夺去学姐的心。

    可就在这时,一个新的疑问在黄昏的心中闪过。或许黄昏心中对此早已有所察觉。遇见学姐之后,黄昏人生中第一次有了非学姐不可的想法……或许正是因为他的思念如此强烈,他才能够领悟到这一点。

    或许喜欢上某个人、对某个人毫无感觉……根本没有清晰明确、刚好突破那道界限的具体原因。

    童年的约定、某次的一举手一投足、命运一般的邂逅——它们成为了爱恋唯一确实的理由,是艺术作品中最一目了然的记号。可是,真正的爱情要更加复杂,在现实中真的能够仅此一个理由,一直爱恋着某个人吗?即便能够成为开端,这段感情能否长久,需要无数的……数不胜数的情投意合与不期而遇,不是吗?

    如此一来,自己为什么不行——自然无法得出答案。即便学姐喜欢上了某个人,即便黄昏按照那个人的模样改变了自己,也无济于事,哪怕天荒地老,哪怕海枯石烂——

    自黄昏喜欢上学姐,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天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