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图源:海

    录入:kid

    沙尘在竞技场上飞舞。

    炙热且急促的气息从乾燥的嘴里吐出,心脏激动得怦怦直跳。

    狂热的呼声从围住竞赛场地的观众席上响彻周围,热情无止尽地蔓延开来。

    眼前有三个与三张敌人。

    身旁是一同战斗的两个同伴与三张卡牌。

    那一天……高槻秋人在竞技场置身于一场重大竞赛中。

    「……罗密欧!要来喽!」

    「我知道!」

    秋人吶喊,身为他搭档的战斗卡这么应声。

    那是穿戴全身铠甲,架著盾牌与剑,彷佛骑士般的男人。

    他是秋人的手牌,然后也是搭档的【降临于黑暗断绝黑暗之劈开黑暗白银的骑士】,其名为爱快罗密欧。

    【降临于黑暗断绝黑暗之劈开黑暗白银的骑士】

    AP:3800 DP:4000 独一无二的骑士 男性

    罗密欧按照秋人的操作,用力踏稳地面,彷佛要跳跃起来似的飞奔而出。

    罗密欧是被称为「战斗卡」的一种卡牌,他从秋人手上握著的一张卡牌中跳出,按照持有者的意思行动,就是这样的存在。

    罗密欧的意志与身为持有者的秋人重叠,他以轻快的动作奔驰在竞赛场地上。

    但一直在距离二十公尺以上的位置蓄势待发的敌方卡牌彷佛配合他的动作,以猛烈的气势射出枪弹。

    而且不只一两发而已。那张机械卡牌在以人类来说相当于双手的位置装设的两挺又长又大的火神炮发出低吼且不停转动,彷佛一连串的火焰般不断吐出无数枪弹。

    然后那些枪弹在连一瞬都不到的时间内朝罗密欧蜂拥而至。

    枪击的速度之快,就凭人类的肉眼绝对无法澈底捕捉到。倘若在一般情况下,被狙击的对象会立刻化为蜂窝,被枪弹炸飞吧。但是,秋人确实地用双眼捕捉到了照理说无法完全看清的那条弹道。

    只不过并非靠自己的双眼,而是透过他的搭档──罗密欧的眼睛。

    战斗卡具备远远超乎人类的身体能力,对他们来说,用双眼追逐枪弹并不是什么难事。不,岂止如此,罗密欧在枪弹射出前便透过敌人机枪对著的位置预测到之后的弹道,甚至早已经在同时开始进行回避行动。

    与人类相差悬殊、堪称压倒性的战斗机动。倘若是透过战斗卡,就能办到这种事。

    「呼……!」

    好几发枪弹掠过罗密欧旁边,飞向后方。

    罗密欧就这样敏捷地四处跑动,不让敌人锁定目标,此外还用左手架起的圆形盾牌挡住无法完全避开的枪弹。对方的AP远高于罗密欧的DP,就算只是稍微挡住,罗密欧的姿势仍略微失去平衡。尽管如此,他还是立刻重新站稳,再次开始回避行动。

    「唔喔喔喔,不错喔,上啊!」

    「喂,别努力了啦,快点死一死吧!」

    欢呼声和咒骂声从围住竞赛场地的观众席回荡过来。赌秋人他们会赢的人、赌对战对手会赢的人,这些人各自分成敌我两边,渴望比赛发展到自己盼望的结局那一瞬间。

    这里是虚拟的战斗领域「竞技场」,存在于由女神打造出来的装置「Deus ex machina」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战斗之地,高槻秋人身为自由操作卡牌来展开战斗的「斗士」之一,这天也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竞赛。

    (……这些家伙果然很棘手……!)

    眼前有三张战斗兵器。被金属装甲覆盖的四角形躯体与一双逆关节的脚。在相当于双手的部分设置了以每秒超过100发的速度吐出子弹的两挺火神炮,以全长达八公尺的巨体为傲的量产型卡牌。

    是【机甲神臂 C–14 雷极】。

    【机甲神臂 C–14 雷极】

    AP:5300 DP:3800

    而且还有小盒子般的主摄影机从它的躯体冒出来,卡牌会针对用那个捕捉到的目标不断散播相当于AP:5300的火力,是十分可怕的破坏兵器。

    用三张那种优秀的量产型卡牌组成的队伍,这就是秋人他们今天的对战对手。

    然后那三张卡牌此刻正以惊人的合作默契将秋人他们三人的卡牌不断逼入绝境。

    「唔……不行,无法进攻呀……喂,你们两个想点办法吧!」

    站在旁边的一名同伴──是卡牌使用者「玩家」之一,同时也是竞技场的女斗士梅莉莎•洛,发出蕴含著焦躁的声音。

    她凭著端正的美丽容貌与匀称的身材比例,还有从其外表无法想像的激烈战斗方式大受欢迎,但这种状况也让她不禁陷入苦战。

    「……别著急,反击的机会一定会到来。」

    站在相反边的另一名同伴玩家夏目一如往常地用难以捉摸的态度这么回应。他是即使在这种状况看来也有些慵懒的纤瘦美少年。

    不过,他的眼眸瞄准能够突破这种状况的瞬间,宛如老鹰锐利地环顾整个战斗领域。

    秋人他们的三人队伍目前在挑战竞技场中的规则之一「3ON3」的比赛。

    所谓3ON3就如同其名称,是玩家三人对三人的团队战。

    每一名玩家只召唤出一张战斗卡,让卡牌互相对战。

    当其中一方的战斗卡全灭或是宣告弃权时,比赛便会结束。胜者可以接收双方队伍下注的所有赌金,而且假如由观众下注的赌局有成立,还能分到红利。

    然后敌我双方在这场比赛的赌注总计有600万GP,可说是一场高额的比赛。

    其中一半的300万是己方拿出的金额,所以并非净赚600万,但除此之外,这次还有观众下注的赌局成立,倘若能够获胜,就算扣除比赛的3%手续费,每个人能拿到的奖金也会轻易超过100万GP。

    100万GP以庶民的感觉来说是相当大的金额,如果想靠一般工作来赚这笔钱,需要劳动好几个月。如果能透过仅仅几十分钟的对战赚到这么一大笔钱,当然非常划算,但相反地假如落败,不得不说将会受到重创。

    换言之,这场比赛对秋人他们而言是无论如何都想获胜的比赛。不过,能够成立这种高额赌注的对手当然也不好对付。

    秋人他们此刻正在对战的对手──名叫「青港之猎犬」的队伍便使用了三只量产型,他们合作无间,展现出惊人的默契。

    比赛开始的同时,他们一边散开一边用火神炮不断朝这边发动枪击,倘若这边试图上前,他们便会在那个瞬间集中火力,压制住这边的行动。

    目标也十分准确,而且每一张卡牌都像是在掩护彼此的破绽一般发动攻击,秋人他们为了应付那波攻势而行动的时候,不知不觉间被逼到只能顾著防守。

    对手是擅长远距离的卡牌,所以必须接近对方──这种事谁都知道,但对手制造出来的状况不允许这边靠近。

    结果秋人他们只能心急如焚地被迫进行无益的消耗战。

    『喔喔──!「绝对者梅莉莎与愉快的伙伴们」队被压制住了──!面对「青港之猎犬」队的猛攻,他们束手无策吗──!』

    感觉相当兴奋的直播声音响彻竞技场。哪一方比较有利,可说一目了然。

    照这样下去会落败……秋人的额头冒出焦急的汗水。

    另外离题一下,他们的队伍名称是身为同伴的梅莉莎提议的。

    「啊啊──你在做什么呀,主人!这次关系到大笔奖金喔!关系到钱、钱、一大笔的钱啊!还不给我拚死获胜呀──!」

    一阵怒吼从观众席上传来,音量甚至不输给靠机械放大过的广播声。

    是秋人的秘书卡,凯萝尔•奥德利奇的声音。她高举起来的手上握著好几张赌秋人他们获胜的票券。

    「不行呀,敌人的牵制太高明了,还是无法冲出去……!你有什么策略吗,秋人!」

    「就算你这么说,攻击密度高成这样的话……!」

    梅莉莎发出哀号般的声音,但秋人也无计可施。

    本来是想等敌人重新装填子弹时反攻回去,但敌方队伍各自错开火神炮重新装填子弹的时间以避免攻击中断,持续朝这边发动枪击。

    「……就算有点勉强,也只能主动出击了吗?只要一下子,麻烦你们两个阻断对手的视线,我会趁这段期间用我的卡牌冲进去。」

    夏目瞥了一眼动摇的两人,用冷静的声音这么告知。

    「了解……我试试看!」

    「真没办法呢,这次就给你做面子!」

    察觉到夏目似乎有什么想法后,秋人与梅莉莎接受他的提议,两人同时动了起来。

    「要上喽,罗密欧!」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秋人从也能说是自己的性命、用来收纳卡牌的装置「卡牌收集册」中抽出卡牌。卡册外表看来像是一本厚重又大本的书,从里面被解放出来的卡牌在秋人手中发出光芒,紧接在后的解放话语让那张卡牌爆炸了。

    「罗密欧,使用主要技能……〈亚裘涅恩的大盾〉!」

    「唔喔喔喔喔!」

    闪耀发光的技能卡碎裂四散,其力量被灌注到秋人的手牌爱快罗密欧体内。瞬间,罗密欧手持的盾牌散发强烈光芒,接著由于其技能效果,将来自周围敌人的枪击全部拉向自己。

    罗密欧自豪的主要技能〈亚裘涅恩的大盾〉发动了。

    【降临于黑暗断绝黑暗之劈开黑暗白银的骑士】主要技能:〈亚裘涅恩的大盾〉

    使用后会在片刻间,将自身的DP变成两倍,并将周围敌人的攻击吸引到自己的盾牌上。在这个效果下受到伤害时,这张卡牌不会被破坏,但累积的伤害超过这张卡牌的体力时,在效果结束后这张卡牌会被破坏。此外,使用后要再度使用这项技能,需要些微的冷却时间。

    朝这边飞来的无数枪击在一瞬间改变角度,集中到罗密欧的盾牌上。

    「喔喔喔喔……!」

    数十发攻击宛如豪雨倾盆而下,差点因为冲击被撞飞出去。但罗密欧将身体向前倾,稳固地挡住那些攻击,岂止如此,他甚至靠著因为技能效果而加倍的DP强硬地开始前进。

    他前进了一两步,但这个技能虽然强力,相反地效果时间极为短暂。他还没前进几步,盾牌的光芒便黯淡下来,眼看技能效果即将消失。然而在那之前,梅莉莎对自己的手牌下了命令。

    「趁现在,男子汉!阻断敌人的视野!」

    「遵命!」

    男子汉按照主人的命令跳了起来。【武装真彻甲 男子汉】,是秋人的队友──梅莉莎的战斗卡。

    【武装真彻甲 男子汉】

    AP:4600 DP:5000 改造人 男性

    「喝啊!」

    男子汉是半张脸与双手已经机械化的改造人,他在半空中飞舞,就那样在罗密欧的前方一带著地。然后他顺著那股气势将拳头扎入地面,让自己的力量泉源──体内蒸气伴随干劲从手臂喷出。

    气势惊人的蒸气卷起沙尘,大片尘土飘扬在竞赛场地中。

    这让青港之猎犬队有一瞬间迷失了男子汉他们的身影。

    「啧,居然用这么老套的手法……!无所谓,大概估个方向射击吧!别给敌人时间!」

    青港之猎犬队的队长这么大吼,三张雷极按照命令,仍旧继续散播子弹。

    但没有瞄准目标的那些子弹几乎都空虚地通过飞尘,进入命中路线的少数几发子弹也无法穿破罗密欧和男子汉的防御。

    以合作无间和目标准确度为卖点的队伍战术瓦解了。

    「就是现在……安洁莉卡,跳起来。」

    「是……!」

    那一瞬间,一直在罗密欧他们背后待命的娇小身影遵从夏目的指示,从飞尘中冲出来。身穿哥德萝莉般的衣裳,有著少女模样的那道身影展现出惊人的跳跃,轻盈地降落在一只雷极上方。

    「看招……!」

    她顺势猛烈地挥动冒出锐利爪子的右手。爪子发挥从那俨然是个少女的身影无法想像的破坏力,轻易劈开雷极的装甲。

    「可恶,撵走她!近身战对我们不利!」

    对手玩家之一这么大喊,雷极摇动身体试图甩落少女,但被称为安洁莉卡的少女拚命紧抓住雷极不放,仍旧继续展开攻击。

    爪子又削掉装甲,还劈开火神炮的枪身。

    「可恶,这家伙……!」

    剩余的两个敌方玩家在判断该如何行动时,有一瞬间产生迷惘。应该继续对男子汉他们发动枪击吗?还是应该先想办法解决突然冲进来的这张卡牌呢?

    「很好,敌人的阵形乱掉了……上吧,男子汉!」

    「包在我身上!」

    然后,男子汉强行展开突击以免错失这个机会。注意到这件事的敌方玩家连忙用自己的雷极发动枪击,但男子汉用独特的低姿势跑法避开攻击。此外,他还在脸前方交叉钢铁双手挡住无法完全避开的子弹,眨眼间便拉近了距离。

    判断已经无法用枪驱赶的敌方玩家启动设置在雷极背后的带刺副臂,然后顺势将副臂猛烈地往下挥,试图击溃男子汉,但这个行动正是梅莉莎与男子汉的目的。

    瞬间,梅莉莎以流利的动作发动技能卡。

    「男子汉,使用主要技能!」

    「〈蒸气式•刚烈逆袭击 甲〉!」

    男子汉使出了主要技能,这招是藉由反击对手的攻击来发动,会发挥出凶猛的性能。男子汉右边的机械手臂靠体内蒸气的力量宛如子弹一般射出,与雷极的副臂冲撞。论AP和个头,雷极有压倒性的优势,但男子汉的拳头轻易打碎雷极的副臂,伴随著尖锐的声响将它打得稀巴烂。

    (插图007)

    然后他顺势以流利的动作扑向重心大幅失衡的雷极。

    「唔嗯!」

    将手刀与干劲一同敲向那副躯体。强烈的一击让雷极的装甲碎裂四散,即使内部的零件飞散出来,手刀仍气势不减,最后那一击甚至到达核心。

    然后下个瞬间,雷极从内部引发爆炸,只见他炸开成碎片四散,对手队伍的一个玩家手上拿的卡牌也跟著发出尖锐的声响并炸开成碎片四散。

    是「裂开了」。卡牌受到超出容许量的攻击时会被破坏,玩家将会失去那张卡牌──这种情况就叫作「裂开」。

    把握机会漂亮地击破敌人一张卡牌的梅莉莎得意地笑了笑,向同伴们搭话:

    「很好……!就这样让这场比赛结束吧,你们两个!」

    「啊啊,我知道了,梅莉莎!」

    「了解。」

    出声回应的秋人让罗密欧奔驰,然后梅莉莎与夏目这两名同伴也各自开始更进一步的攻击。直到刚才还居于劣势的战场,如今在秋人他们三人默契十足的合作下,正准备转变成单方面的狩猎场。

    「唔……等等,投降(Surrender)!我投降,拜托你们别再打了!」

    『到此为止!由于对手投降,胜者,梅莉莎以下略队!』

    就在那个瞬间,对手队伍的一人宣告投降,直播立刻告知胜负。

    一张卡牌被弄到裂开,情况从有利的远距离战被改变成不利的近距离战,擅长的合作在只有两张卡牌的状况下也无法充分发挥作用。已经没有胜算──他应该是这么判断了,而且判断可说是正确的。

    继续战斗只会无谓地失去手牌,这种行为太愚昧了。

    「……很好!」

    秋人握紧拳头发出喜悦之声,欢呼声从观众席上传来,秋人等三人有些面红耳赤地聚集起来,互相赞扬这场胜利。

    「成功了呢!在大型比赛获得胜利,这可是很大的收获!你们两个辛苦啦!」

    梅莉莎难得一脸兴奋的样子这么说道。

    「是啊,被对方的合作压制到只能防守时,我还在想不晓得会变怎样。不愧是夏目,很擅长开辟前线呢。」

    笑容满面的秋人也称赞队友的本领。

    「……还好啦,因为有你们适时的协助嘛。」

    只有夏目一如往常地冷静回应,但他的嘴角也露出些微笑容。组队后过了一个月。虽然这支队伍还没完全熟悉起来,但三人之间确实逐渐产生身为同伴的连带感。

    「安洁莉卡,你也做得很棒,行动很俐落喔。」

    「啊……是的,主人……如果有帮上忙,那个……就太好了。」

    夏目转头看向自己的手牌,对她说些慰劳的话。被称为安洁莉卡的卡牌稍微低下头,回应主人的话。

    带有黑色的棕色头发,配上让人稍微联想到哥德萝莉的黑色衣服,蓝色右眼与被眼罩覆盖的左眼。她名叫【绯眼的吸血少女】,具备吸血鬼属性,是夏目持有的卡牌之一。

    【绯眼的吸血少女】

    AP:4500 DP:3800 吸血鬼 女性

    「…………」

    另一方面,秋人则在夏目旁边目不转睛地注视著【绯眼的吸血少女】。

    秋人坦率地认为她是一张很棒的卡牌。刚才那种展现出爆发性跳跃的脚力,加上轻易劈开对手装甲的爪子攻击,而且据说吸血鬼系卡牌大多相当强韧。

    秋人原本就有看到卡牌就想要的毛病,但这张卡牌让他特别感兴趣。

    是怎样的操作感觉呢?能够运用到什么程度?秋人还只有使用过罗密欧,男性与女性卡牌的操作感觉果然不一样吗?

    只要一次就好,真想使用看看。秋人甚至觉得假如夏目想卖掉这张卡牌,希望他可以让自己买下来。

    「──……」

    不过察觉到秋人这样的视线后,安洁莉卡的脸颊稍微泛红并移开视线。据夏目所说,她似乎是个容易害羞的少女。

    ……没错,所以她绝不是因为觉得我的视线恶心才对。嗯,不会错的。尽管感到有些沮丧,秋人仍这么安慰自己。

    「好啦,总之,今天是很精彩的大胜利呢!就这样一起找间店庆功,大喝一场吧!跟我来,小子们!」

    「…………」

    「…………」

    梅莉莎兴高采烈地这么说,秋人与夏目两人则是露出忧郁的表情。与梅莉莎的宴会不仅漫长,她本身又是个一喝酒就很缠人的人,老实说很不好受。

    当然秋人并非讨厌与同伴一起庆祝胜利,但既然比赛结束了,以秋人来说实在很想立刻闭关在练习场,一边回想比赛中的各种状况,努力锻炼操作卡牌的技术。

    回想刚才不错的表现,反省刚才做不好的地方。像这样思考新的动作并加以尝试,逐步累积自己的技术。对最喜欢卡牌与练习的秋人而言,这正是他感到无比幸福的时刻。

    秋人不经意地与一旁的夏目对上视线。夏目立刻移开视线,但不难想像他大概也跟自己有同样的想法吧。

    秋人渐渐了解到这个冷静沉著的队友其实跟秋人同样认真地在练习,他埋头苦练的程度甚至令人感到惊讶。

    秋人慢慢地理解他们,接触到他们的技术,可以感受到自己本身也逐渐在成长。当然,梅莉莎他们也在这样的过程中获得许多东西吧。

    自己正在体验难得的经验──秋人这么觉得。

    秋人甚至希望能一直跟他们像这样一同战斗。

    ──当然,秋人也发觉了那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