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Player.1 卢因,我回来了
    1

    地表的统治者是谁?是人类吗?

    假如有人这么问,恐怕任谁都会做出相同回答──「否」。

    散落在世界大陆各处的独立都市。只要离开城市一步,对人类而言的未知世界就展现在眼前。

    ──秘境。

    有名为恐龙的巨大原生生物横行的大草原、人类撑不到一小时就会倒下的地狱般的灼热沙地,以及有能一口吞下船只的巨大水栖生物栖息的无尽汪洋。

    换句话说。

    都市间的移动是一种必须冒着生命危险的行为。

    「……去马鲁•拉时就深感佩服,铁道真是一种伟大的发明。」

    大陆铁道。

    行驶在都市间轨道的高速列车上,金发少女帕儿脑袋放空,望着玻璃车窗外的景色。

    「哪怕外头是气温高达五十度的荒野,在列车里还是一样舒适。你说对吧?蕾茜小姐。」

    「是啊。」

    回应她的是一名灯焰色头发的少女。

    龙神莉奥蕾茜──

    拥有可爱面容与神秘琥珀色瞳孔的美少女。

    虽然她是从高位阶精神界降临的货真价实的神明……但现在的她,神之威严荡然无存,沉迷于手上的携带型游戏。

    「啊,那边有毒蝎!虽然从这里看起来小小只的,体长有超过二公尺耶!」

    「嗯。」

    「当初开拓这片荒野时想必很辛苦吧。」

    「对啊。」

    蕾茜似乎没打算把目光从携带型游戏上移开。

    她从刚才起便一直含糊回应,不过帕儿自己也专注在车窗外的景色,没注意到这件事。

    「这条通往卢因的铁道,肯定也是总计数千数万人努力的成果。奈琉小姐应该也觉得很厉害吧!」

    「……再度挑战…………重返现役…………我可以的,我一定要达成……!」

    「呐,奈琉小姐?」

    「……呼……呼……咕,我不能畏惧。我办得到。要把决心化为力量。因为赌注是斐伊阁下宝贵的一胜。」

    没听进耳里。

    名为奈琉的黑发少女正坐在列车四人包厢的座位上,双手紧握着拳,摆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停念念有词。

    「那个~奈琉小姐?」

    「……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将赌博之神……」

    「呼~」

    「咿呀!?」

    耳朵被邻座的帕儿吹气,奈琉整个人吓得跳起来。

    「帕、帕儿小姐,你干嘛啦!?」

    「因为我看奈琉小姐的意识好像要飘到异世界了。」

    「…………啊。」

    奈琉终于回过神来。

    她似乎没发现自己一直在碎念。

    「抱歉,帕儿小姐。也对斐伊阁下很抱歉……难得有机会和各位一起旅行,我却害气氛那么沉重……」

    「没关系啦。其实我也在想事情。」

    某种意义下,斐伊也和奈琉一样。

    (插图008)

    只是不同于一直陷入苦恼的奈琉,斐伊则是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

    ──思考某场游戏的伏笔。

    他沉浸于构思在今后的「众神的游戏」中或许会派上用场的策略。

    「奈琉,你在思考自己重返现役的事吗?」

    「当、当然啊。就算是我,也明白拿斐伊阁下的一胜当赌注有多么沉重!」

    奈琉是已退役的使徒。

    她在众神的游戏的成绩是三胜三败。一旦败北三次,就会失去挑战权。

    人类方绝对无法改变这条规则。但是……

    ──神明是善变的。

    有神明舍弃,就有神明捡拾。如人类世界这句谚语所示,众多神明中,有一尊古怪的神肯和遭到淘汰的使徒游玩。

    他就是赌博之神(Bookmaker)。

    通常的神:胜利的话给予「一胜」。败北的话给予「一败」。

    赌博之神:胜利的话消除「一败」。败北的话消除「一胜」。

    「赌博之神和其他神明性质不同。要和他一对一对决……」

    难掩紧张的奈琉大大叹了口气。

    奈琉自己对众神的游戏依然有所留恋。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亿分之一重返现役的机会,她一样想要挑战吧。

    但现在她却无法真心感到高兴,全因用来赌的代价是「斐伊的一胜」。

    赌博之神的规则是──

    一、人类和赌博之神一对一进行游戏。

    二、赌注是同行者的「一胜」。这里假设是以斐伊的一胜作为赌注。

    三、挑战者奈琉胜利的话,就能减少奈琉的败北数。

    (从总计三胜三败,变成三胜二败。)

    四、奈琉失败的话,负责支出赌注的斐伊的胜利数减少一次。

    (从总计六胜零败变成五胜零败。)

    咕嘟。

    在斐伊和帕儿的注视下,奈琉咽下口水。

    「我能赢当然是最好……但是……假如我输掉,斐伊阁下就会失去宝贵的一胜。综观世界各地的神秘法院,能在现役期间取得六胜的使徒屈指可数。万一失去一胜的话──」

    「放心,没差啦。」

    「斐伊阁下!?」

    「你自己怎么毫无紧张感嘛!?」

    奈琉和帕儿同时站起。

    附带一提,斐伊这句话当然是发自内心,可是对陷入困境的奈琉而言,不由得惊讶得合不拢嘴。

    「斐伊阁下……这句话由我来说或许并不中肯,但你应该对自己的功绩更感到夸耀才对!」

    众神的游戏六胜0败。

    斐伊的总计成绩已达到前所未见的超高纪录。

    虽然今后有可能遇到更强大的神明,但照目前的气势继续下去,十胜也绝非梦想。人类史无前例的完全攻略恐怕实现在即。

    「米兰达事务长也说过,斐伊阁下的六胜被毫不相干的我拿去当赌注,结果失去的话,无疑是人类至宝的损失!」

    「这点我当然也知道。」

    「是的!众神的游戏的平均胜率是11%,现实就是在斐伊阁下或蕾茜大人这样一小撮的胜利者背后,有数百名使徒惨败!」

    一胜有一败的十倍价值。

    若要拿人类拼死拼活才好不容易争取的一胜来当作赌注,至少要能换取十败才等值。

    把如此重要的一胜拿来换取一败的赌博之神,冷静看来,根本是近乎诈骗的狮子大开口。

    因为要赌的是如此宝贵的一胜,照理来说,应该要像奈琉所说的感到「沉重」才对。

    「……是没错。」

    面对奈琉急切的眼神,斐伊耸了耸肩。

    「我并没有看轻自己的胜利。我只是想说,奈琉用不着对赌博之神的游戏那么紧张。」

    「……什么意思?」

    「我们有胜算。」

    「喔喔!?」

    率先反应的是帕儿。

    「不愧是斐伊同学!你有能让奈琉胜过赌博之神的秘密策略吗!」

    「那倒是没有。」

    「咦!?不、不然,你已经猜到赌博之神会比什么游戏?」

    「不,完全料想不到。」

    「那么,为什么说有胜算……」

    「因为对方是赌博之神。」

    「?」

    「?」

    帕儿和奈琉面面相觑。

    「斐伊阁下,你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是很想告诉你,但我还没有足够把握。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和赌博之神交手,不想让你空欢喜一场。」

    斐伊瞥了旁边一眼。

    坐在靠窗的座位,依然热衷于携带型游戏的蕾茜。

    「蕾茜,如果奈琉输了,造成我的胜利数减少的话,你会不开心吗?」

    「不会输的。」

    蕾茜关掉携带型游戏机的电源。

    她似乎刚赢过最高难度的CPU。

    「你刚才不是说有胜算吗?」

    「嗯。」

    「那就该挑战赌博之神。」

    前神明少女轻声微笑。

    「奈琉,我也会为你加油喔。」

    「是、是的,蕾茜大人!」

    「有我和斐伊的加油,你应该不会输吧?」

    「咦?……呃,嗯……我当然会全力以赴……」

    「一定是的。集众人的期待与心力于一身,你总不可能凄惨败北吧?我们还为了你中止世界游戏巡回赛行程,特地折返卢因,你总不会做出辜负这些的举动……咦?奈琉,你怎么了?」

    「─────────」

    没有回应。

    黑发少女浑身无力瘫倒在列车包厢的座位上。

    「真是的~我在鼓励你,你怎么睡着了?很失礼耶!」

    「奈琉都口吐白沫昏过去了啦!?都是因为蕾茜小姐毫无自觉地给予压力了!?奈琉小姐,奈琉小姐振作一点!」

    帕儿摇晃昏厥的奈琉肩膀。

    一面看着她们三人的互动──

    「离卢因还有两个小时。该做些什么好呢?」

    斐伊无精打采地喃喃自语。

    2

    正午时分,灿烂阳光普照大地──

    深夜从圣泉都市马鲁•拉出发的高速列车,总算抵达远方的都市。

    秘迹都市卢因。

    这是散落在大陆各处的独立都市之一,斐伊等人的活动据点。

    「回来了──!」

    在都市入口。

    帕儿从车门中蹦了出来。

    「观光旅行虽然有趣,还是熟悉的景色最棒了~」

    「……这里就是卢因啊。」

    跟在她背后的奈琉,兴致勃勃地望向栉比鳞次的大楼群。

    「斐伊阁下,你住在哪栋大楼呢?」

    「嗯?」

    「该不会放眼望去这些大楼都在你的名下吧!?」

    「…………」

    斐伊暂时一语不发,默默思考。

    思考奈琉所说的大楼在他名下的意思。

    「呐,奈琉,你该不会以为我拥有整栋大楼吧?」

    「我误会什么了吗?」

    「我现在住在神秘法院的宿舍,别说整栋大楼,连一间狗屋都没有喔。」

    「咦咦咦!?」

    奈琉整个人惊讶得跳起来,差点抛出手上的行李箱。

    「斐伊阁下不是在众神的游戏获得六胜0败吗!拥有此一超强战绩,应该被所有人捧为大明星,在全世界购置别墅,每天玩乐度日才对吧!?」

    「……嗯~是有人这么做。」

    挑战众神的游戏的使徒可说是代表人类的偶像。

    当中表现出色者,更是会获得来自神秘法院的特别礼遇。

    「不过,我其实完全没申请过这些晋升手续。」

    「为什么!?」

    「我是有考虑申请,刚好就是在要出发到马鲁•拉的前一刻。」

    斐伊瞥了身旁一眼。

    两手空空,没带任何行李的蕾茜注意到斐伊的视线,疑惑地回望。

    「我准备填写文件时,有人闯进我的房间说『别理那堆破纸,来玩游戏吧!』,结果就被妨碍了。」

    「……原来如此。」

    奈琉一脸认真地点头。

    「和斐伊阁下相处时,只要像这样态度积极一点就对了。得到一个好资讯了。」

    「嗯?你说了什么吗?」

    「不、不不,什么也没有!我们现在要去神秘法院卢因分部吗?快点出发吧!」

    斐伊疑惑地歪着头,奈琉慌张转过身去。

    而在她两侧……

    「……她刚才的反应好像怪怪的?」

    「……看来也是不能大意的对手~」

    蕾茜和帕儿两人低声交谈,但声音太小,并没有传进斐伊耳里。

    ═══

    神秘法院卢因分部。

    奈琉仰望十二层高的大楼,用力握紧拳头。

    「这里就是卢因分部!斐伊阁下的城堡!」

    「……感觉你有重大误解,所以先订正一下,我不是卢因分部的领导人或统治者喔。」

    「不是吗!?可是你的成就明明如此伟大!」

    奈琉用力地转过头去,问:

    「……不然谁才是这里的最高领导人?」

    「如果你是问分部代表,基本上是米兰达事务长。虽然她不认为自己地位很高,反而说自己是最忙碌的杂务处理者。我只是一名使徒,是隶属于这个分部的一千多名使徒当中的一员罢了,除了我以外也有不少人值得期待。」

    「────正是如此!」

    一道陌生的少女嗓音传来。

    花俏的粉红色头发随风飘扬,一名少女昂然立于大楼入口。

    「哼哼哼。各位前辈,欢迎回来,咱家一直在等候你们!」

    少女看似十五至十六岁。

    身高大约与帕儿相同,比蕾茜娇小。从她身上的卢因分部仪式服看来,应该也是一名使徒。

    「米兰达事务长在等着呢,我们走吧。」

    「给咱家等一下~~~~~~!」

    挡住去路。

    一名陌生少女挡在大楼的自动门前,敞开双臂,摆出一副「禁止通行」的态势。

    「咱家是阿妮妲•曼哈顿。预定成为今年最受瞩目的新人!」

    斐伊不认识她,也没听过这个名字。

    她是今年的新进使徒吧。不知为何要阻挡他们。

    「阿妮妲?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如果你有事找我,可以请你长话短说吗?」

    「咱家不是找你。」

    「咦?」

    就算是斐伊,也无法料到这名自称阿妮妲的少女的回答。

    「咱家想找的是那几位姊姊大人!」

    「……咦?」

    「……哎呀。」

    「……呣?」

    被阿妮妲指着的帕儿、蕾茜与奈琉一头雾水,不停眨眼。在这当中,帕儿更是彷佛头上冒出问号般满脸困惑。

    「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帕儿姊姊大人!」

    阿妮妲不由分说地握住深感疑惑的帕儿的手。

    「请叫咱家『小阿妮』就好!」

    「嗄?怎、怎么突然就这么──」

    「请您加入我的队伍『女帝战线(Empress)』。本队伍是纯由花样年华青春少女组成的理想花园!」

    阿妮妲双眼发亮,彷佛连眨眼都嫌可惜般地直直凝望着帕儿的脸。

    浏海与浏海快要相碰的超近距离。

    「您柔顺的短发、小动物般天真可爱的眼神、带点天然呆的出包特性,再加上一开始妄想就停不住的全自动死脑筋少女性格,全都无可挑剔!满分一百分!」

    「……你、你你在说什么啊!?」

    「最具决定性的就是这对丰满的胸脯了!光是想像着埋进比咱家的脸还大的深谷的那般情景,啊啊,太棒了!咱家要为这对傲人双峰献上二亿分!」

    「有、有变态啊~~!?」

    阿妮妲光明正大地把脸凑近帕儿的胸口,帕儿连忙退后。

    「再来是那位黑发姊姊!」

    「……什、什么!?」

    阿妮妲接着走向奈琉身边。

    抬头凝视比自己高出一颗头的奈琉。

    「您今天穿便服吗?不过会在这里,表示您应该也是一名使徒吧?合格!」

    「什、什么意思!?」

    「啊啊,宛如顶级织品般的丝滑黑发、英气凛然的清澈双眸,一双修长双脚似乎经过相当的锻炼,摸起来感觉多么健美!」

    「咿~~!?」

    大腿遭到来回抚触,奈琉吓得当场跳起。

    「你在做什么!?」

    「宛如髭羚般健美的大腿!咱家愿意为这双大腿献上二百分,不,二亿分。请您加入咱家的队伍『女帝战线』,增进彼此的交流吧!」

    阿妮妲接着又换了下个目标。

    她四十五度转身,奔向最后一位前神明少女。

    「莉奥蕾茜姊姊大人!咱家从以前就非常仰慕您!」

    「啥?」

    「哎呀,真是的,能亲眼见到您,咱家觉得自己开心得快飞上天呢!您应该有听到咱家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吧!」

    阿妮妲抓着蕾茜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蕾茜的手掌陷入阿妮妲尺寸不大、但能明显感觉隆起的胸部之中。

    (插图009)

    「如何!您感觉到咱家的心跳加速吗!」

    「心跳数72。非常平均的数值。」

    「这不是数值的问题!……您的非凡美貌与远在一公里外也能清楚辨识的灯焰色鲜艳秀发,多么美丽啊!毫无疑问,值得一兆分!您值得咱家献上一兆分!」

    「?」

    「咱家的队伍『女帝战线』会为您准备特别客座成员的位置!」

    「……呃。」

    蕾茜一脸尴尬,不知该做何反应是好。

    对奈琉的大腿上下其手的阿妮妲在面对蕾茜时似乎也感到敬畏,不敢轻狎。

    相对地,加诸在握手的力道上变强了。

    「蕾茜姊姊大人、帕儿姊姊大人、奈琉姊姊大人!各位最适合的就是被咱家集合的纯真少女们所围绕。请抛下这名叫啥斐伊的不足挂齿的男人吧!」

    劈哩。

    这句话瞬间让气氛为之冻结。阿妮妲面前三名少女的氛围开始变得令人背脊发寒……

    但阿妮妲过度专注于表述自己的想法,丝毫没注意到周遭的变化。

    「是的,正是如此!那男人不过是在众神的游戏中稍微连胜几场,这种巧合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姊姊大人们有更适合的去处。那就是咱家的队伍!」

    「────────」

    「────────」

    「────────」

    蕾茜、帕儿、奈琉,三人不约而同沉默。

    她们全都低着头,脸部被阴影遮蔽,难以确认表情。

    但从刚才起就听到「我的斐伊不足挂齿?」「她说斐伊同学的连胜只是巧合?」「竟这样批评我的恩人……」这些喃喃自语,肯定不是斐伊的错觉。

    但阿妮妲自己仍滔滔不绝地发言。

    「咱家再说一次!比起这名其貌不扬、只靠巧合连胜的男人,姊姊大人们需要的是更优美、更美丽、更聪明,且更具包容力的咱家的团队…………咦?」

    阿妮妲这时总算发现。

    三名少女完全没理睬阿妮妲,小声地讨论着什么。

    「确实。哪里较好?女厕?还是男厕?……」

    「草丛好了。会全身沾满虫子和叶子……」

    「丢进仓库里关禁闭也不错……」

    「咦?姊姊大人们?」

    阿妮妲不停眨眼。

    三名少女嘻嘻笑着,浮现诡异笑容。阿妮妲以为她们在开心讨论,也面露笑容走向三人──

    「真是的,姊姊大人们在谈些什么,怎么那么开心啊!?也让咱家加入嘛!」

    「…………可以啊。」

    「…………我们正好谈到你接下来的去路。」

    「咦?」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帕儿指着阿妮妲的头上。

    那里出现一道金色传送门──

    「消失吧!」

    「咦?咦?等、等一下,姊姊大人~~~~~~~~~~~~~~~~!?」

    阿妮妲失去踪影。

    她被帕儿的能力强制传送到与斐伊毫不相干的远处。

    「……用不着那么生气吧?」

    「当然生气。」

    蕾茜毫不犹豫地回答。

    「就算是学妹,我无法原谅瞧不起斐伊同学的人!」

    「嗯!这只是恰如其分的惩罚。」

    帕儿与奈琉也表示赞同。

    被三名少女的强势态度所震慑,斐伊只能回应:「……我、我了解了。」

    3

    神秘法院大楼七楼。

    刺眼的阳光洒落在事务长办公室里。

    「莉奥蕾茜大人,您回来了。斐伊也辛苦了。」

    配戴眼镜、身穿西装套装的女性,一见到众人的身影,立刻行礼。

    米兰达事务长。

    表现出干练风格的细长眼角与充满知性美的脸庞,令人印象深刻。

    「斐伊,虽然我很想恭贺你在马鲁•拉取得一胜,但有件事想先问你。刚才你们在一楼好像有点纠纷?」

    「啊~那是因为……」

    应该是指阿妮妲来挖角的事件吧。

    「如果您是指帕儿把人传送走的事,只能说是对方自作自受……」

    「我让她掉进草丛里,全身沾满树叶而已啦~」

    帕儿鼓起腮帮子说。

    虽然平时少根筋,但帕儿能使用二种类的传送能力,是个优秀的传送能力者(Teleporter)。

    ──①「瞬间传送」。

    在半径三十公尺内设置二个传送环,能自由来去这两处。

    只是再度发动需要三十秒的冷却时间。

    ──②「相位互换」。

    可交换人和人、物和物的现在位置。

    但限定三分钟内对象曾穿过①的传送环或帕儿自身触碰过的人(物)。

    ……大部分传送能力者只能使用其中一种能力。

    ……帕儿却两者都能运用自如。

    若能使用得宜,甚至能在众神的游戏中翻转不利局面。

    刚才阿妮妲对她展开热烈攻势,除了外表与性格,肯定也是看上她所拥有的强力神咒。

    「事务长,请听我说!」

    「我知道。事情始末我从入口处的监视器看到了,试探性地问一下而已。」

    米兰达事务长若无其事地说。

    「是小阿妮吧?她是知名恋爱游戏公司社长的独生女,宣称『穷究恋爱游戏的我在现实的恋爱喜剧中也能无双』,到处挖角合乎自己喜好的女性,组成理想花园。」

    「……听起来是个很独特的人。」

    「她可是在恋爱游戏攻略上无人能出其右的强者喔。可惜在『众神的游戏』中,恋爱类型的游戏显然很少。」

    事务长耸肩说。

    「抱歉岔题了。帕儿,欢迎回来。我看到你在世界游戏巡回赛中的精彩表现了。」

    「谢、谢谢!」

    「你加入时我就认为你是个优秀人才,是本分部能仰仗的人物。」

    「现在才说这个会不会太晚!?」

    「嗯……先不说笑了。」

    透过眼镜镜片。

    米兰达事务长伶俐的眼光转向保持沉默的黑发少女。

    「奈琉,欢迎你来做客。」

    「是、是!」

    奈琉打直腰杆。

    「这、这次真的给各位带来许多麻烦……那个……我对斐伊阁下与卢因分部的事务人员都感到非常抱歉!我带了礼物要送给您。这是马鲁•拉的馒头,请您笑纳。」

    「章鱼烧风味的馒头?好奇特的口味。」

    米兰达事务长将点心盒夹在腋下。

    接着对紧张个不停的奈琉微微露出苦笑。

    「坦白说,身为事务长,实在不乐见你不惜赌上斐伊宝贵的一胜也要挑战赌博之神这件事,但我们事务方没有权利阻止。既然决定要拼,就尽力夺得你回归现役的资格吧。」

    「谢、谢谢您!」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斐伊的六胜早就是过去英雄级的战绩。现在还有莉奥蕾茜大人,他们两人组成的队伍肯定很有机会取得人类未曾达到的十胜。你拿去当赌注的就是如此沉重的一胜喔。」

    「…………是、是。我痛切明白这件事……」

    「明明你只是个仅能获得三胜的平凡使徒,不知斐伊为何这么想帮你。或许因为他是个烂好人吧。然而,假如奈琉你输了,等于是白白浪费了那宛如人类至宝的一胜。」

    「……………………」

    「哎呀,我不是想增加你的压力啦。总之加油吧。」

    轻拍奈琉的肩膀,事务长愉快地笑了。

    「要是输了,别以为你能活着离开卢因喔。哎呀,说溜嘴了。」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我刚才有点坏心眼地戏弄了你,但你不保持这种程度的意识是不行的。毕竟为了这件事,我们事务人员也是耗费许多心力在进行──斐伊。」

    事务长转身面向斐伊。

    「你们打算何时挑战赌博之神?」

    「那得看奈琉了。你觉得如何?」

    「我、我随时都可以!我充满决心,也做好心理准备了!」

    奈琉拍拍胸脯说。

    「听说赌博之神玩的游戏和其他神不同。准备一些小手段恐怕没什么意义。既然如此,我想趁自己的热情还没消退前早点挑战!」

    「最快应该是后天。」

    米兰达事务长瞥了桌上的萤幕一眼。

    「毕竟这尊巨神像己数十年都没人使用,现在正火速进行清洁,去除上头的灰尘。」

    米兰达这时叹了一口气。

    「斐伊,我姑且还是问一下,你认为有胜算吗?」

    「有。」

    「那就好。加油吧。」

    米兰达事务长叹气苦笑,仰头望向天花板。

    4

    太阳沉落在地平线的彼方。

    在这个许多家庭正在享用晚餐的时段,与神秘法院邻接的女生宿舍里传来一声特别愉快的欢呼。

    「我宣布,欢迎奈琉的女子会开始───── !」

    帕儿高举装有柳橙汁的杯子,带头宣布宴会开始。

    「来来来,奈琉小姐,虽然房间很小,请放松心情尽兴享受吧。」

    「……感、感激不尽。」

    「真的不用客气啦。你看,蕾茜小姐已经躺在我的床上了。」

    这里是帕儿的房间。

    帕儿兴致高昂,奈琉在桌子前正襟危坐,而蕾茜则是直接自顾自地爬到帕儿的床上。

    三人呈现的态度截然不同。

    「好厉害!这张床好厉害啊!」

    蕾茜整个人趴倒在床上。

    「多么强大的吸引力!太蓬松柔软了,完全不想爬起来!」

    「呵呵,对吧对吧?蕾茜小姐,这是我大量投入去年的薪水购买的『躺下去就爬不起来的床垫』喔!采用三重弹簧结构,实现软绵绵包覆全身一般的躺感!」

    「………呼呀。」

    「什么,已经睡着了!?」

    立刻有一名遭到淘汰(就寝)。

    虽名为女子会,这聚会未免过于自由奔放了。

    「谢谢你,帕儿……你不只热烈欢迎我这样的人,还愿意让我借宿。」

    「啊哈哈,完全不必在意啦。」

    确认蕾茜已经熟睡,帕儿调皮地笑了。

    「我也想要新队友呢。毕竟……斐伊同学和蕾茜小姐是我的目标,也是憧憬。我想要一个能为了接近他们两人,一起努力相互打气的同伴。」

    「────」

    「当、当然不努力不行是…………呀啊!?」

    帕儿轻声尖叫。

    因为奈琉原本静静听她说话,突然感动至极地抱了过来。

    「帕儿!你……真是个好人啊!」

    「奈、奈琉小姐,这样有点难受!?」

    「我懂,我懂你的心情!斐伊阁下和蕾茜大人都是背负着神秘法院未来的人才。有幸加入他们队伍的我们也不能自甘平凡。我们两人要互相帮助,一起成长!这才是队友!」

    「你说得对极了!」

    两人用力握手。

    在熟睡的蕾茜前面,两人立下热切誓言。

    「我们不是队伍的负担!是脱离凡人组!」

    「正是如此!……嗯?这声音是?」

    哔哔。

    从客厅深处传来可爱的电子音。

    「浴缸的水加热完毕了。奈琉小姐先去洗吧。」

    「这、这太说不过去了!比身为家主的帕儿更早入浴……!」

    「奈琉小姐是客人啊!」

    「帕儿是主人!」

    「客人优先!」

    「尊重主人是客人的礼仪!」

    两人对峙,丝毫不让一步。

    一连串的争论后,帕儿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只好一起洗了。」

    「什么?」

    「石器时代的古书也有记载,用餐和洗澡是最适合促进亲睦的活动。我们应该遵循前人的智慧!」

    「石器时代哪来的古书?」

    「蕾茜小姐,蕾茜小姐也快点起来。」

    帕儿摇醒熟睡中的蕾茜。

    「……嗯~什么事啦?」

    蕾茜睁开惺忪的睡眼。

    「要玩游戏吗?」

    「洗澡。」

    「……洗澡?」

    「是的,我们三个一起泡澡吧。增进彼此的感情。」

    「!」

    蕾茜顿时睁大双眼。

    彷佛弹簧装置般从床上跳起,开始事不关己般地整理凌乱的衣服。

    「────我想起我有急事。」

    「蕾茜小姐?」

    「两位抱歉,我先出去了,你们两个自己洗吧。」

    不等二人回答,蕾茜迳自走到走廊上。

    「哎呀呀……蕾茜小姐怎么了?既然她有事,就我们两人一起洗吧。」

    帕儿歪着头,双手交叉。

    「奈琉小姐,你先去浴室吧。我要收拾一下桌上的玻璃杯。」

    「好,我知道了。」

    因为是单人用的浴室,更衣区也十分狭窄。

    为了方便随后就到的帕儿脱衣,奈琉脱下衣服后直接进浴室。

    蒸气中带着淡淡香气。

    刺激鼻腔的甜美芬芳似乎来自蜂蜜香味的入浴剂。浴缸里的热水微带着乳白色,鸭子造型的儿童玩具在水上漂浮。

    「真可爱。和我的浴室完全不一样。」

    奈琉一边喃喃自语,从头浇下热水,洗净身体。

    这时,浴室门打开,帕儿的声音传入蒸气弥漫的浴室里。

    「久等了~热水温度可以吗?」

    「啊,我正打算要泡…………」

    奈琉的声音僵住了。

    喉咙发不出声音。因为她全部的意识都集中在蒸气里若隐若现的轮廓上。

    一丝不挂的帕儿裸体。

    这副躯体带给奈琉的冲击,超越她过去见过的任何神明。主要是帕儿某个极限定的隆起部位。

    「……多、多么宏伟。」

    「嗯?奈琉小姐,你怎么了?」

    金发少女一脸疑惑,不停眨眼。

    相对地,奈琉则是视线彷佛黏住般停在帕儿胸前的两座巨大山峰上,动也不动。

    「帕儿……原来你拥有如此傲视群雌的厉害之物。平常在衣物的遮蔽下就觉得巨大,没想到脱了更不得了……!?」

    「咦?呃……」

    理解了奈琉的视线集中之处,帕儿低头看自己胸前。

    「嗯嗯。最近又觉得胸罩有点紧了。可能是这样,所以脱下来会比较大吧。」

    「解放封印!」

    「什么意思嘛!?」

    一言以蔽之。

    完全解放封印的帕儿胸部,极度傲人。

    「帕儿,你还敢说什么『我只是凡人!』。明明就拥有如此羡煞人的事物……」

    下意识地。

    奈琉的视线被微微透出红润色泽的乳沟所吸引。

    「你的胸部里不会藏着西瓜吧?」

    「又不是在变魔术!?」

    「……用双手无法完全遮掩。就算背对着,也会从两侧露出一部分。即使拥有如此巨大的质量,却完全不会下垂变形,保持完美的浑圆。彷佛婴儿嫩肤般光滑,不偏向左或右,自然形成的深谷柔软异常,却又极为煽情──」

    「请不要实况转播好吗!?」

    「……噗噜噗噜地晃动。」

    「禁止拟音语!?」

    「……若帕儿是众神的山岭,我……就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可以不要很有诗意地形容吗!?」

    「咕!」

    回过神来,奈琉已被逼上浴室墙边。

    她这时总算完全理解了。为何蕾茜会慌张地离开房间。

    因为她深感畏惧。

    连前神明都觉得对上帕儿身上那两座神山没有胜算,只能落荒而逃。

    「那、那个,奈琉小姐,用不着咬紧牙关拼命摇头吧……啊!对了。奈琉小姐明明就有自己的优点啊!」

    帕儿语速极快地接着说。

    「今天早上那个叫阿妮妲的女生不是说过吗?奈琉小姐的推荐部位就是这双大腿!」

    奈琉紧致的健美大腿。

    奈琉本来就是一个运动全能的少女。成为使徒时,她还获得了神咒「力矩反转」,不论动能或质量大小,能将一切事物踢回去。

    使用腿部的神咒。

    因此奈琉的大腿锻炼得彷佛髭羚般修长且有力。

    「原、原来如此……!这是我的推荐部位!」

    奈琉强而有力地睁大眼睛。

    「再来就是让斐伊阁下觉醒!要培养他拥有抚摸女人紧致大腿的嗜好!」

    「请别把斐伊同学当成变态一般看待好吗!?」

    ═══

    同一时刻──

    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会在秘密女子会中被多次提及,斐伊单独在男生宿舍里和桌上的笔记大眼瞪小眼。

    33、36、31、60。

    上头只写了这串数字。

    斐伊彷佛要将它看穿一般紧盯着数字。

    「……接下我们的挑战书吧,赌博之神。」

    斐伊握紧拳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