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1

    就算打倒了强大的敌人,也未必能让某人得救。

    如果面临的困难与心中的烦恼不能完美契合的话,即便将其跨越也无法获得救赎。

    拨开茂密的树丛,上条一行暂且试着回到木屋的遗迹进行搜寻。

    然而那里并没有任何人。

    上条确实曾经通过陆莉的无人机发现了昏迷中的蜜蚁,然而等他们回到那里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被某人带走了……好像也不是那样。

    只有已经咽了气的松尾龙介的上半身倒在地上。这次事件,应该不会再有更多的幕后黑手了。虽然保护现场这个词在上条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然而当看到小小的蚁群聚集过来时,他还是下意识地用木棒将它们赶走。

    三妹雨空一边单手往敞开的胸口处扇风,一边带着小孩子特有的残酷说道。

    “不用管他啦,这就是因果报应。作为玩弄生物并将其当做玩具的混蛋,这样的结局不是蛮适合他的嘛。”

    “雨空。”

    礼裙少女简短地说道,没有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云川芹亚轻轻吐出一口气说道。

    “既然她不在这里,说不定就是一睁开眼睛看到这番景象结果被吓得慌忙逃走了,要不就是由于意外事故从斜坡上滑下去了之类。”

    当然,他们用手机尝试与蜜蚁取得联络也没有得到回应。

    看样子也不是因为山中没有信号的缘故。

    上条啧了啧舌收起手机。

    “那么,我们就必须赶紧把蜜蚁那家伙找回来……毕竟不知道还有多少L.S.S.的生物分布在什么地方!!”

    “搜查这座山?以这个人数?那个蜜蚁爱愉也不一定沿着设定好的登山路线走吧?”

    礼裙少女表示否定。

    而三姐妹中的大姐,狱彩陆莉则拉动着华丽连衣裙的肩带,用手指向头顶上方。

    “虽然我已经放出了无人机,但是目前并没有明显的反应呢。山中的地图又太过粗糙派不上用场。如果她藏在洞窟之类的地方的话,光是从上方进行监视很可能会将其疏忽掉。”

    “我们能做些什么?”

    “山中并没有什么发现。反过来说,我的无人机所能调查的范围也是有限的。比如在错综复杂的城市中就很容易看漏。你们跟她的关系已经好到特意来救她了吧?那样一来,对于她可能去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头绪?”

    “……你是说蜜蚁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自己下山去了?”

    “这是有可能的哟。如果她想要赶紧逃离那些生物们并向大人寻求帮助的话,下山不是也有可能吗?说到底在没有了松尾的情况下选择下山,对她来说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作是安全的。”

    松尾龙介已经自取灭亡了。

    发源检体也已经被阻止了。

    ……然而这股不妙的感觉并没有消失。事件永远没有终结。上条强烈地认为必须要在某处给这件事划上句号。他感觉“这里”并不适合正常的人类长久居住。

    “那我们就分头进行搜索吧。我和前辈先下山去找,你们三个就……”

    “虽说如此,山中的搜查基本上只能靠我的无人机呢。我可爱的妹妹们就帮我赶走那些L.S.S.的残党与到处游荡的生物们吧。”

    2

    意外地没有被发现呢,蜜蚁爱愉用冰冷的眼神观察着当前的状况。

    不,或许应该说成是麻痹。

    自己到底在渴望着什么?蜜蚁并不知道正确答案。

    不对,其实是知道的。

    想要成为超能力者,想要突破大人们决定的规则,想要去相信无论面对怎样的数据成果都有可能实现出人意料的大逆转。

    然而,事实并未如愿。

    松尾龙介在弥留之际曾经说道,这是一次失败,原因在于蜜蚁,如果能将食蜂弄到手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虽然这样的想法相当地自以为是和令人不安,但是,正因如此才没有任何的粉饰。恐怕那就是他真实的想法了吧。如果存在被选中的人和没被选中的人,蜜蚁爱愉应该属于没被选中的人。

    许下愿望也无法实现。

    努力奋斗也没有回报。

    蜜蚁并不是第一次直面这样的情况,这也不是蜜蚁爱愉一个人会遇到的情况。她曾经在自己想方设法幸存下来的过去的研究中看见过,没能幸存下来,沉没在血海之中的孩子们的身影。

    她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她本相信自己已经摆脱了这一切。

    但是失败总是如影随形,始终不肯离开蜜蚁。

    对她说着“你绝不是一位被才能所眷顾的人”。

    一边狞笑着,一边数次绊倒了她。

    那么,“下一次”又会怎样呢?

    “……啊啊。”

    既然蜜蚁可以这样自由地来回行走,就说明L.S.S.的社长——松尾龙介使用过的感染性致晕武器早已失去了效果。也就是说,现在的蜜蚁并没有陷入带有类似发烧效果的谵妄状态。

    说到底,这也只是蜜蚁爱愉本人的想法。

    不过是怠于直面绝望的她自己导出的,将她引导至今的想法而已。

    位于眼前的,是死亡的象征。

    那应该并不是一开始就带着这样的目的而造出的东西,对于蜜蚁来说,也只是不久前才第一次看到的东西。

    蜜蚁爱愉静静地注视着它。

    然后低声说出了一句话。

    “好想消失不见。”

    3

    现在已经不用在意松尾龙介或是L.S.S.的事了。

    上条当麻与云川芹亚走到铺满沥青的山路上,随后下了山。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马上走到山脚下的街道上。虽然只是个标高200米的小山,但是蜿蜒曲折的山路浪费了他们很多时间。

    虽说按直线距离算仅有200米,但是那就好比从200米高的大楼跳下来就能瞬间着地一样,完全是不经大脑的想法。即便有规整的台阶,这段路程也依旧艰辛。

    “……蜜蚁的行动范围其实相当有限。”

    走在上条旁边的云川这样说道。

    “毕竟那家伙是沉浸在‘学舍之园’以及‘常盘台中学’那种大小姐时空的千金。就算学园都市东南西北全方位向她敞开,那家伙会去的地方也不会那么多。”

    “也就是说,她会去和我们一同去过的地方?”

    “除此之外的学园都市她应该不怎么了解。”

    为了向L.S.S.发起反击,突袭本部大楼窥探服务器的时候还是清晨。然而被感染性的致晕武器撂倒,为了救出被绑走的蜜蚁而来到那座山,然后再从山上下来的现在已经是太阳开始下沉的时候了。

    即便用手机搜索蜜蚁或是常盘台中学的名字,也没发现什么重大的新闻。这也可能是因为未成年之类的因素,但上条判断蜜蚁暂且应该是没有被卷入什么重大事故或是事件中。

    但那毕竟是“目前为止”的事情。

    “从今往后”的事情还未曾知晓。

    “真是的,那个蜂蜜女也好,年轻的小女孩真是麻烦啊。我们分头搜索吧,我就集中去常盘台以及‘学舍之园’……这种男士难以入内的地方进行搜索。”

    “知道了。我就到之前跟蜜蚁一起去过的地方找找看!!”

    4

    想要去成为别人的力量。

    自己曾在燃烧的立体停车场这样说过。

    然而实际上,蜜蚁爱愉却正在背过身去逃离这一切。尽管对方没有当面直说,但蜜蚁还是知道她所认识的少年少女正在仰仗她的能力。

    如果不能暂时性地控制住发源检体,在她醒来之后估计马上又会向四周全方位地扩散熔岩或是冰面吧。

    “哈。”

    传来类似电动剃须刀的声音。

    如果是在喧嚣的大都市中蜜蚁或许会听漏,但是在这座山中手机的提示音和车子的引擎声已经可以算是相当异常的刺激了。马达声也是一样。

    对于三姐妹之一操纵的无人机,之前蜜蚁曾在“学舍之园”中看到过。

    因此蜜蚁一边蹲下来沿着最短路线适当地钻过如同屋顶一般罩在上面的岩壁,一边感受着自己的内心因为那份努力而慢慢停滞。

    “哈哈。”

    想要消失。

    虽然想要消失不见,但具体应该怎么做呢?

    就算隐藏身形,就算跑到遥远的角落,就算改变自己的名字与容貌作为另一个人开始新的生活,这份重压依然会继续存在。

    结果,自己的这条命到底有什么意义?

    难道只有这一种用途吗?

    明明只是一条以他人作为垫脚石才延续至今的生命而已。

    说到底,并没有任何人责怪蜜蚁爱愉。尽管如此,她却明显地感到害怕。害怕即使大声向对方喊道不要抱有期待和希望,结果还是让对方彻底失望的样子。

    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她没有打开手机的电源,明明在电话簿中排列着很多电话号和邮件地址,她却不想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

    她害怕做出决定。

    如同被腰斩的松尾龙介所做的一样,她极其害怕将答案摆到自己的面前。

    那样一来。

    (要是时间,嗯……停下来的话。)

    那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这样的话。

    (要是我停下来的话……)

    5

    利用无人机进行的搜索,最优先的是效率。

    首先要将整片区域搜索一遍,将所有能成为死角的场所进行标记。岩石的阴影处、洞窟、小屋之类,以及粗略一看处在阴影里无法进行调查的地方。接下来就是重点对这些做过标记的地方进行调查,看看有没有目标曾经藏在里面的痕迹。

    如果能发现足迹或是车辙,就能成为接下来进行搜索的提示。

    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总的来说就是高效地将那些空白处填满。

    然后。

    三姐妹中的大姐,陆莉轻轻叹了口气,硕大的胸部随之上下起伏。

    “……恐怕不行呢,这下。”

    并不是发现了什么。

    而是与之相反。

    无论怎么寻找也找不到,唯有被浪费掉的时间不断流逝。不,不应该说是浪费。如果在这段时间内事态仍在发展,那么陆莉她们就只能说是在不断落后。

    现在的状况好似某个门票在发售前就预料到会出现激烈争抢的情况,然而到了发售日却找不到最重要的售票网站一般。

    感觉一秒一秒消逝的时间,就好像某个致命的棋子在一步步向我方推进一样。

    站在旁边的二姐海美留意着天空的情况。

    很快即将入夜。

    没有人知道L.S.S.放出的生物们后来怎么样了。即使在白天它们就已经如此危险了,要是变得一片漆黑,危险程度不知道会蹦到多高。说到底考虑到生态性的因素,如果有些生物属于夜行性的话,说不定其行动方式会变得完全不同。

    就算那些作为大人的警备员们察觉到了这一情况,然后认真地出动来消灭它们,也还会出现另一种风险。到时候身着重装的警备员就会全员出动开展搜山行动。对于那些干坏事的杀手们来说,亡命山中那样的展开还是要尽量避免的。

    因此。

    “……撤退?”

    “虽然挺怕对方会以此作为拒绝支付报酬的理由,不过,再这样拘泥下去也不好呢。我可不想因为贪心而丢了性命。”

    可以预想到的情况有两个。

    蜜蚁爱愉已经下山了。

    蜜蚁爱愉故意将自己隐藏在山中。

    ……虽然也有可能已经被那些生物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但不管怎样三姐妹应该选择的道路都是相同的。

    就算继续奉陪下去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她们和那个少年的关系已经变得不错,切断这份缘分也会觉得可惜。

    但是。

    (……要是太过于深入,结果让我可爱的妹妹们蒙受风险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不管怎样,她们毕竟属于这座城市黑暗深处的人,并不会天真到“仅仅”因为情感和意愿而去奉陪到底。

    每个人都有要去守护的东西。

    正因如此,在经历了各种事情之后,狱彩陆莉才最终站在了杀手的位置上。

    6

    在自杀方面,心理学也具有一定的关联。

    比如说,人们所使用的自杀方法,取决于年龄、性别、职业、地位、活动范围、家庭结构及关系,以及车子、金钱、朋友知己的有无等等。

    蜜蚁爱愉茫然地盯着那个东西。

    她任凭时间不断地流走,一直注视着那个东西。

    反射的光线一闪一闪地在她的眼前跃动。

    那是一片广大的水域。

    第21学区的人造湖,以及,伫立在中央处的铁塔——吉欧大地。

    那只是在被松尾龙介开车带上山时所看到的,一座跟她毫无关系的设施。但在她看到这座塔时,一种“啊啊,我应该会在这里死掉吧”的模糊预感就始终缠绕在蜜蚁的身边。这种执着可能是她作为人质时内心的恐惧和“想要设法传达自己的居所”的抵抗心理共同作用的结果。或者更为单纯,只是因为将其看成了一座矗立在山上的巨大墓碑。

    选择水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这和割腕以及上吊有什么区别?

    她想了想。

    想了想。

    最后,蜜蚁爱愉静谧地笑了。不过对于观者来说,也许这更像是在哭泣。

    (……好怕。)

    人之常情。

    任何人都拥有的情感,此时却让她感到肮脏。

    (啊啊,是啊,没错。我真的好怕死啊。)

    因为受伤而血流如注、脖子折断后被吊在空中。她害怕那种一旦作出决定就无法挽救的方式。所以,她选择了一种很难想像的死法。毕竟,她只需要进入水中。这和她每天洗脸泡澡的习惯没什么不同。所以没关系,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如果只是尝试一下,也不会弄坏她的身体或是留下永久性的疤痕。所以没关系,一定没关系的。眼下可以进行下去。

    “……”

    她明白这一切。

    她知道自己早已无家可归。

    即便如此,蜜蚁爱愉只是不断地站在那里,在这片酷暑中一直站到太阳落山。或许这才是少女真正的心声。用站立一词来形容她的行为并不正确。等待,不断地等待。蜜蚁爱愉等待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可是她具体在等待什么?直到想到了这个问题,蜜蚁爱愉才终于动起了自己的指尖。

    也许是因为僵硬了好长时间。光是弯曲手腕和肘部的动作,就让蜜蚁觉得自己像是个忘记上润滑油的人偶。

    即便如此,她还是带着缓慢的动作取出了手机。

    重新打开了手机的电源。

    (啊啊……)

    电子邮件和来电记录都被塞满了。

    确实有人正在担心她。

    只要按下按钮,就能再次与大家取得联系。如果直接听到了他们的声音,蜜蚁可能就会找到放弃自己想法的理由。

    虽然之前说过她不能选择任何人,但是只要有人打电话过来,她就会高兴地飞奔而去。她的逻辑支离破碎,心中只有“想要依赖他人”一种情感。

    在目前被击垮的状态下,她无法作出决定、突破、亦或是将其推到一边。

    但如果只是枯萎下去的话。

    如果在她枯萎、凋零、变得干巴巴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的话。

    她就会放弃。

    放弃死亡。

    虽然在普通人眼里这种事情连想都不用去想,但是现在的蜜蚁爱愉确实需要那样的契机。

    眼泪几乎要喷涌而出。

    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的只有一个人。

    在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蜜蚁还处于对一切不明所以的状态。

    不仅不知道自己被卷入了什么事中,连在她面前说话的高年级生们是敌是友都分不清,只想着自己一定要派上用场。虽然对于那条龙之类的事情一无所知,但她觉得如果她真的将自己的不知情说出去,他们一定会叹息着对她感到失望,转眼间她就会孤身一人被送进死亡的领域。

    但当她看到他们闯进那间满是火焰的立体停车场时,蜜蚁的心中便产生出了某些确信的事。她并不需要进行那些奇怪的周旋。那个少年并不是为了向蜜蚁索求“某些”东西并在计算得失后才赶到她的身边,不管对手是巨大的生物也好专业的杀手也好,只要存在不讲道理的事情他就会将其粉碎。蜜蚁明白了他就是那样的人。

    他并不是能让战斗一边倒的怪人。不如说,他似乎比她更了解如何在这座广大的学园都市里生活。

    少年估计并不知道,也没注意到吧。

    但是。

    没有常识的其实是蜜蚁这边。

    他让蜜蚁意识到,如果不从怀疑和质疑的角度出发,就不能缩短和对方的距离那样的想法一定是错的。

    二人并肩作战。

    她却只是不断拖着后腿,最后还被L.S.S.的幕后黑手抓走了。

    但当他突入死地来到她的面前时,少年也没有一句怨言。

    蜜蚁并没有拜托少年来救她。

    位于事件最中心的蜜蚁却并不知道为什么松尾龙介这么想得到那个始祖的能力者,甚至为此舍弃了自己的大型公司。

    但那根本不重要。

    怎样都好。

    即使自己会变得不幸,那个少年也决不会让这种不幸影响到他人。为此他愿意握紧拳头,冲进任何灾难,末日,或是地狱之中。上条当麻就是这样的存在。

    蜜蚁逃走了。

    难看地滚开,然后跑掉了。

    即便如此。

    她也无法放弃这份希望。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这与逻辑伦理无关,跟利害得失也无关。

    自己真是个糟糕的,逃避一切的人。

    但是。

    即便如此,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是否还会握住自己的手?

    蜜蚁爱愉的脸上浮现出好似微笑一般,又好似哭泣一般不可思议的表情。

    死亡。

    自杀。

    关于勇气的一种错误的使用方式。

    但是信念就是这样的东西。当自己的心灵支柱被折断后,或许就会产生出这样的感情。

    “啊啊。”

    如同败北宣言一样,蜜蚁轻轻地开口说道。

    同时将拇指的指肚放在手机的通话键上。

    “……真是软弱啊,我这个人。”

    7

    “哎呀!!”

    “抱,抱歉!!”

    上条在夜间的十字路口撞到了某人。

    虽然上条没有感受到痛楚,可是对方被撞倒在了地上。私人物品撒得随处都是:手机、文具、化妆品、之外还有电视以及录音机的遥控器。

    “真的很抱歉,现在我有急事。你没受伤吧?那就再见!”

    “诶,啊?等等……!!”

    上条将散落在地面上的文具和移动设备粗略地收拾起来,塞给了那位蜂蜜色头发的少女,然后一边低头道歉一边跑掉了。对方的确穿着常盘台的夏季校服,可是她不是他现在要找的那个人。

    上条找不到那个人。

    他止不住地感觉自己正在白忙活,而且是致命性的。

    于是上条准备问问三姐妹和云川芹亚那边的情况,然而此时他才注意到,即便将手伸进口袋中也没有任何的感触。

    手机不见了。

    “啊……”

    之前撞到那个少女的时候,他曾经将地上散落的东西粗略地收拾起来,然后一股脑塞进了对方的怀里。

    如果那里面也包括上条当麻本人的手机呢?

    “等,等一下!该死的!!”

    他连忙回到了之前的路口,却发现对方早已离开。

    即使他环顾四周,也没能找到那个金发少女。说到底他并没有好好观察过对方的脸,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样的话根本无从查找。

    如果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如果因为一些沟通上的差错导致了致命的延误呢?

    脑海里满是危险的信号,可如今没有手机的他就连传达情报都做不到。他到处狂奔,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但是当他刚举起半埋在蜘蛛网里的听筒就停下了动作。

    他不记得蜜蚁爱愉的电话号码。

    由于平时总是交给电话簿的缘故,现在需要手拨的时候脑中便完全没有任何的提示!!

    8

    为了防止自杀,当局作出了很多努力。

    比如说他们会在经常发生自杀事件的站台或是火车交叉口安装蓝色的LED灯,以产生一种平复人心的精神效果;他们会在公用电话上张贴自杀热线的海报;他们会竖起高高的栅栏和大门,让人很难踏入自杀地点。听起来可能差点味道,但在各种地方安装监控摄像头好像也是很有效的。

    然而,在制定这些预防措施时有一条绝对要去注意的铁律。

    既然要设置,就不能出岔子。

    如果用来防止自杀的栅栏上面破了一个洞怎么办?如果用来防止自杀的公用电话坏掉了怎么办?如果,万一……那些想要打消自杀念头的人看到这些,反而会让自杀的决心更加坚定吧。

    在这种时候也这么不走运吗?

    看来这应该就是命运的选择了吧?

    事情的发展会急转直下。

    仅仅是因为一点点的“不幸”。

    不管是什么缘由导致自杀者走到了这一步,结果在最后推了他们一把的往往都是这样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巧合、一次沟通的失误、一场明明能够被预防的悲剧都会让他们下定离开的决心。

    “……”

    不断响起呼叫的声音。

    “……”

    不断响起呼叫的声音。

    “……”

    呼叫的声音中断,希望的火苗在她的心中跃动。

    然而传来的却是转接到语音留言服务的无机质的声音。

    垂头丧气,萎靡不振的蜜蚁爱愉最后露出了笑容。上条当麻曾向她伸出了手,所以自己才战战兢兢地鼓起勇气决定去抓住那只手。可是当蜜蚁将自己的体重依托给他的时候,上条当麻却离开了她,自悬崖一落而下。

    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信号不好,也许是因为他的手机没电,也许是他偶然在跟别人通电话,也许他遇上了什么新的麻烦暂时接不了电话。

    但实际上,这并不是直接的原因。

    她一边默默地收集石头塞进衣服中借此增加自己的“重量”,一边异乎寻常地用着没有感情波动的大脑思考着。

    这不过是对运气的小小测试,就像处于崩溃边缘的人有时会通过抛硬币来决定自己到底要不要活下去。不过是人类微微期待着借助神明大人的力量来否定自己的决心,以此让自己的寿命获得一天一天的延长那样的软弱行动。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得出结论。

    自己,蜜蚁爱愉,真的是彻底的不幸。

    因此。

    因此。

    因此。

    “啊哈。”

    9

    黑暗的群山之中,“扑通!”传来了一道沉重的落水声。

    这就是某个没能得到拯救的少女的故事。

    但同时,也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一年后的夏天,她会在真正的意义上获得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