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夕阳与夜澄掩饰不了? 第3回~夕阳与夜澄与重大发表~
    「我没听说。」

    千佳僵硬的声音在录音间内响起。

    广播录音结束瞬间,她随即站起身来,冲到朝加面前如此主张。

    「夕阳与夜澄的高中生广播!」也迈入第三回,两人慢慢地熟练起来了。

    可以在彼此都没有破坏形象的前提下,表面上毫无问题地进行录音。

    ……照理说是这样。

    「要公开录音的话,为什么讨论时没有告诉我一声呢?」

    尽管看起来一派淡然,千佳仍在声音中加入了热度抗议。

    朝加将她的反应解读为困惑。

    「有……有那么奇怪吗……?在录音时突然发表决定的企画并非那么罕见喔?虽然一方面也是因为大出先生喜欢这样做啦……」

    朝加瞥了一眼控制室。

    一致为白色的墙壁只有一面是玻璃隔间,可以从这里看见控制室。工作人员在各种音响器材里忙碌著。

    在正式录音时趁势将大字报拿来的是大出。

    不过看完那一段后,他不知不觉间又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所以才会变成朝加代替他承受抗议。

    「话说渡边,为什么你会受到那么大的冲击呀?要帮你打圆场很辛苦耶。公开录音又不是什么奇怪的活动。」

    像是要帮朝加一把似的,这次换由美子出声抗议。

    实际上真的很辛苦,甚至都做好要重新录音的觉悟了。

    「那是因为……」

    千佳的气势变弱,没有回答,缄口不语。

    她就这样重新坐回椅子上。

    「要帮你打圆场很辛苦耶。」

    听到由美子如此重复,千佳凶狠地瞪著她。

    「真爱以恩人自居呢,又不是帮了多了不起的忙。」

    「啥?你给别人添麻烦在先还这种态度?应该有其他要说的话吧?」

    「佐藤,有虫黏在你的眼睛上,拿掉比较好喔。」

    「假──睫──毛!这是假睫毛!什么虫子啊。你该不会不晓得吧?你知道什么是化妆吗?你有听过打扮这个词吗?应该没有吧,对不起喔。」

    「你真的很吵耶,叽哩呱啦的……好啦好啦,道谢就行了吗?谢啦。好啦,满意了没?现在在讲很重要的事,麻烦你安静一点。」

    「这家伙……」

    千佳像是觉得很麻烦似的将视线从由美子身上移开,再次重新面向朝加。

    「明明这个广播节目才刚开始,也不晓得会不会受欢迎,举办公开录音这种活动真的没问题吗?」

    关于这点,由美子也抱著同样的想法。

    「夕阳与夜澄的高中生广播!」才刚开始没多久,起步还算挺顺遂的。但是绝对没有爆炸性地走红。

    这样的广播节目举行公开录音,究竟是否会有人来捧场呢?

    朝加稍微歪了歪头,露出微妙的表情。

    「嗯──不过最近的话,刚开始没多久的广播节目先举行公开录音的情形也满常见的。最重要的是大出先生很想办这个活动……毕竟是小型会场,只要有夕暮夕阳和歌种夜澄在就没问题啦。」

    即使听到朝加这么说,千佳的表情依旧阴郁。

    但由美子倒是觉得「嗯,这样应该没问题」,可以理解了。

    虽然朝加顾虑到由美子,说是「有两人在就能填满会场」,但正确来说是「有夕暮夕阳在的话」。

    「这不是活动形式,而是在录音间的公开录音吧?」

    「没错没错。录音间有很大的窗户,客人可以从周围观看的那种。」

    「我想也是。嗯──……即使场地很小,要是能透过公开录音增加听众就好了呢。」

    毕竟有就算没收听广播,也会来参观公开录音的人,也有人是透过公开录音得知广播的存在。至少对节目而言应该不会有负面影响才对。

    得努力加油才行。

    由美子悄悄地燃起干劲。最重要的是有工作,能够得到工作值得庆幸。

    「……………………今天的录音已经结束了吧。辛苦了。」

    以无力的声音这么说道后,千佳离开录音间。

    由美子与朝加面面相觑。

    「……小夕阳怎么了呢?」

    「天晓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呀,我完全不懂那家伙在想什么。」

    由美子这么说,耸了耸肩。

    感觉跟她实在合不来。

    彼此都无法了解对方在想什么吧。

    见由美子敷衍地这么回答,朝加目不转睛地盯著这样的她。朝加以手托腮,静静地开口询问:

    「小夕阳在学校是什么感觉的女孩呢?」

    「咦?呃,怎么说呢?她是个完全都不讲话,在教室角落乖乖待著的家伙……?总之只能用阴沉来形容。」

    「喔,小夜澄偶尔会讲到呢。不过她只是比较安静,并不是什么都没在做吧?小夕阳也的确有身为学生的一面呀。像是喜欢什么或讨厌什么,成绩如何之类的。我想知道这些事情,怎么样呢?」

    突然被这么询问,由美子实在无法立刻回答。

    尽管两人同班,现在也会有意识到对方的时候,但基本上不会有交集。

    彼此没有交流,被这么问也很困扰。

    为何会问起这些?针对这个问题,朝加双手交叉环胸,开口回答:

    「哎呀,其实是你们两人录音时的对话没什么同班同学的感觉,像是少了一点什么呢。虽然不会叫你们融洽相处,但至少再多了解一下对方的情报,如此一来便谢天谢地了。毕竟你们难得同班嘛。」

    「……………………」

    由美子丝毫没有与千佳在私人时间当好朋友的念头,在学校也不想跟她说话。

    但一搬出工作的话题,由美子实在没辙。

    或许是察觉到由美子内心的这种想法,朝加露出苦笑。

    轻轻拍了拍由美子的肩膀后,她露出柔和的表情,劝导似的说道:

    「再稍微试著了解一下对方如何呢?」

    这种时候,朝加会露出成熟的表情。明明是娃娃脸,头发蓬松乱翘又作运动衫打扮,却让由美子不由得意识到她是比自己年长的女性。

    「……嗯,既然小朝加都这么说了。」

    由美子自然地脱口而出这样的话。

    「啊,早呀,渡边!今天状况如何?」

    「………………………………………………」

    早上在换鞋区看到千佳,由美子试著活泼地向她打招呼,但对方完全被吓到了。

    嗯,这声招呼确实有些爽朗过头,但也用不著露出那么惊吓的表情吧。

    「……早呀。」

    千佳只悄声低喃了这句话,便匆匆忙忙地前往鞋柜,简直就像落荒而逃一样。

    ……我都试著拉近距离了,她表现得再稍微亲切一点也不为过吧。

    「早呀,由美子。你怎么站在这里呀?」

    「啊,早呀,若菜……呃,没什么啦。」

    由美子呆站在原地时被若菜搭话,她疲惫地迈出步伐。

    进入教室后,由美子也跟其他同学互相打招呼,态度非常自然。

    为什么面对千佳时没办法这么自然呢?

    「早呀──木村。」

    「早呀。」

    「咦?啊,早……早啊……」

    由美子同样向若菜隔壁座位的木村打招呼。

    虽然举止看起来有些可疑,但就连他也很一般地打招呼回应。

    坐到座位上后,同班同学靠近由美子周围。由美子一边与同学聊天,同时悄悄地窥探千佳的座位。

    因为她想观察千佳在学校是什么样子。

    「嗯?」

    结果她与千佳四目相交。两人的视线确实地重叠。

    她很显然是在注视这边,看来似乎并非巧合。

    证据就是千佳慌张地移开视线,简直像是想说「我才没有注意你喔」,开始从书包拿出笔记用具。

    「…………?」

    这是怎么回事呢?感觉不像是有事要找自己……

    隔了一段时间后,由美子再次看向千佳,只见她已经恢复成一如往常的千佳了。

    她在座位上独自一人,没有跟任何人交谈,只是盯著手机看。

    仔细一想,由美子从未看过她在学校跟其他人闲聊的模样。

    她没有搭话的对象,也没有人向她搭话。

    由美子也曾经在反唇相讥时谩骂她这一点。

    但是,看到千佳现在的模样,由美子不禁用力握紧了手。

    「……………………」

    千佳一边注视著手机,一边在笔记上写著什么。手有时像是陷入沉思似的停了下来,没多久又动了起来,重复著这样的行动。

    由美子并不晓得详情。

    但她认真的表情述说著──

    那是与声优工作相关的事情。她活用空档时间进行现在办得到的事情,当同班同学兴高采烈地聊天时,只有她在思考重要的工作。

    即使没有其他任何人注意到,唯独由美子可以理解。

    「嗳,由美子。由美子也这么觉得吧?」

    「咦?啊,抱……抱歉,什么事?」

    同班同学突然将话题转到自己身上,由美子将视线转回。

    「真是的──好好听人说话嘛──」她们笑著这么说了。

    由美子莫名地感到愧疚,同时回到与同学的对话之中。

    炸弹是在第二堂课结束后的休息时间被拋落的。

    教室陷入喧嚣。吵闹声与拉动椅子的声响重叠,充斥在教室里。

    「嗳──由美子。」

    就在前面座位的若菜转头看向这边时……

    由美子同时注意到有人站在自己身旁。

    她抬头一看,发现是千佳站在那里。这点首先让她感到吃惊。

    而且千佳说出了比这种情况更加令人震撼的话。

    「佐……佐藤同学!方便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厕所?」

    她露出僵硬的笑容,用走调的声音如此表示。

    「──啥?……啥?」

    这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由美子不禁目瞪口呆。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为什么会邀我一起去厕所呀?就在那过于神秘的行动让由美子无法做出回应时,千佳的表情忽然恢复成平常的样子。

    「……啧!」

    她咂嘴一声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教室。

    咦,什么?

    刚才是怎么回事呀?

    「……呃,刚才的渡边同学是怎么了?看她好像很嗨的样子……」

    就连大部分事情都能泰然处之的若菜同样目瞪口呆。由美子也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回答:「我……我不知道……」

    「……啊,由美子,要不要去厕所?」

    「啊,嗯。好。」

    由美子就这样在思绪一团乱的状态下与若菜两人前往厕所。这时她察觉到一点。

    ……千佳想做的事情该不会其实跟若菜一样吧?

    「一起去厕所吧」,她应该是想这么邀请由美子吧。

    呃,不过,有人会那么用力地邀别人去厕所吗?

    再怎么不习惯也该有个限度吧……由美子如此自言自语。

    「终于到午休啦──肚子饿了──」

    通知午休时间到来的钟声响起后,若菜发出松懈下来的声音。

    她将椅子转了一圈,把便当放在由美子的桌子上。

    「听我说,由美子!我今天帮忙做了便当喔!」

    「喔,很了不起嘛。难怪今天的若菜全身散发出女子力呢。」

    「嘿嘿──果然看得出来吗?我在白饭上撒了香松呢。」

    「女子力都缩回去啦。撒个香松就叫有帮忙的话,妈妈会吓到腿软吧。」

    由美子一边和若菜聊著这些事,一边偷窥千佳的情况。

    其他学生都从书包里拿出午餐。只有她连同书包都抓起来,很快地离开教室。由美子在那没有一丝迷惘的动作里,看见了她的日常。

    「嗯?怎么啦,由美子?」

    听到一脸开心地打开便当的若菜这么说,由美子才发现自己僵住了。啊,嗯。由美子这么回应,本想和往常一样打开便当,却实在无法置之不理。

    「抱歉,若菜,我有点事情要办。」

    「哦?嗯──呵呵,好喔。」

    由美子丢下不知何故呵呵笑著的若菜,就那样拿著便当盒冲出了教室。

    她于走廊上左右张望,在走廊尽头找到了娇小的背影,追了上去。

    午休的走廊很多人,要追上千佳费了她一番功夫。

    千佳在鞋柜前换了鞋子,走到外面。

    「……奇怪?」

    因为换鞋子花了点时间,她在途中跟丢了千佳。

    由美子一边沿著千佳迈步的方向前进,同时环顾周围。没看到其他学生,因为前面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特地在休息时间过来这边的理由。

    「啊。」

    她找到了千佳的身影。

    在校舍边缘的阴影处,千佳坐在因为树木和建筑物而围成死角的地方。

    手上拿著三明治的她,看也不看地啃著三明治。

    然后另一只手上拿著薄薄的本子。

    虽然因为书套而看不见封面,但从本子大小与千佳眼神的热度,可以推测出是什么的本子。

    一定是剧本。

    千佳淡然地阅读剧本的身影,让由美子看得有些入迷。

    在春日时节般的微风吹抚下,千佳的秀发摇曳起来。

    这时她注意到这边,吓得抽动了一下肩膀,慌忙想藏起剧本。

    「……怎么?原来是你呀。」

    发现来者是由美子后,她便松了口气。

    但她立刻以警戒的眼神望向由美子。

    「有事吗?竟然还特地追上来。是要切合你那副感觉智商就很低的容貌来恐吓勒索我吗?」

    她劈头就讲了这些惹人厌的话。

    由美子感到火大,开口反驳:

    「那渡边你是为了不被人看到自己孤伶伶地吃饭,才待在这种地方的吗?就算是平常根本不在乎周遭的你,也觉得被人看到自己孤伶伶地吃饭很难为情啊?」

    「是呀,因为有像你们这种误以为只要群聚在一起就很了不起的人嘛。将那种疯狂的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好玩吗?想嘲笑我的话就尽管笑吧。」

    哼──她不屑地哼了一声后,将三明治含入口中。

    「……要是我因为这样笑你,作为一个声优实在太不厚道了吧。竟然像在炫耀似的把剧本带到学校来,真是下流。」

    由美子这么指谪。结果千佳「唔」了一声,手停住了。

    她看似尴尬地移开视线。

    「所……所以我才像这样躲起来看不是吗……我也觉得把剧本带到学校来不太好。但既然有时间,我想先看熟一点嘛。」

    千佳露出微妙的表情,像在找藉口似的嘀咕著。

    对于她这番话,由美子抱持著一种复杂的感情。这说不定是自卑感。

    自己跟朋友玩乐的当下,千佳也作为一个声优在钻研精进。

    「是哦……」

    由美子在千佳身旁坐了下来。

    见她打开便当盒,千佳的神色转为疑惑。

    「等等,你为什么要特地在这里吃饭呀?」

    「只是因为难得跑到外面来了,想在外面吃饭而已。还是说没有渡边的许可就不能在这一带吃饭?这里是你的私有地?」

    「…………随你高兴吧。」

    千佳感到气愤,本想反驳,但由美子的话并没有错,她没办法说不行,因此乖乖地让步了。

    千佳将视线拉回剧本上,再次吃起三明治。

    「……我要不要也在学校确认一下剧本呢?」

    看到这样的千佳,由美子不禁这么喃喃自语了。但她立刻感到后悔。

    因为她觉得自己这么讲,千佳一定会挖苦人般的说些「别学我」、「你也太容易受别人影响」之类的话。

    千佳却非常自然地做出回应:

    「你有朋友,明明不用这么做。」

    「咦?」

    一开始由美子以为这是嘲讽。

    但千佳的表情看不出那样的感情,她似乎只是老实地说出感想而已。

    她双眼紧盯著剧本,小声地低喃:

    「我是因为在学校没事可做,才像这样利用空档时间罢了。如果能够兼顾声优与普通学生的生活,我觉得那样是最理想的吧。」

    她这么说,又咬了一口三明治。

    ……原来她是这么认为的吗?

    千佳的心情令人出乎意料。而且就某种意义而言,也可以说跟由美子一样。

    在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缺乏的东西,思索著相关的事情。

    至少由美子似乎没有必要擅自抱持著自卑情结。

    说不定事情意外地简单。

    千佳看到快乐地过著校园生活的由美子,应该也百感交集吧。

    对话在这边结束了。

    两人都一言不发地吃著午餐。但千佳似乎觉得这种状况很可疑。这么说来──她开口说道:

    「为什么你特地跑来这种地方…………啊。」

    「咦?这是因为……啊。喔──……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呀……」

    彼此都察觉到原因,不协调感逐渐消失。

    千佳神秘的一起去厕所发言。

    在教室感受到来自千佳的视线。

    千佳也回想起由美子像这样追在千佳身后跑来,以及早上打招呼的事情吧。

    倘若是平常的两人绝对不会做的行为。

    指示她们这么做的是──

    「……小朝加吗?」

    「……是朝加小姐呢。」

    事情很简单。就像朝加对由美子说「再试著多了解一下对方如何?」一样,千佳也被说了同样的话。

    正因如此,彼此才会做出生硬又奇怪的举动。

    然而,照朝加所说的去做,说不定是件好事。

    多少理解了一点对方,虽然只是多少。

    「……今天的事情说不定可以在广播上当话题呢。」

    「我觉得你活力充沛地邀我去厕所这种事,还是别讲出来比较好喔。」

    「怎么可能讲出来呀……你真傻呢。我说的是我们一起吃午餐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