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夕阳与安美想要帮忙? 第48回~夕阳与安美不在状态?~
    夕阳与安美的高中生广播!第48回

    夕阳 「……夕阳与」

    安美 「安、安美的—」

    夕阳 安美 「「高、高中生广播—」」

    夕阳 「呃……呃咳。大家好,我是夕暮夕阳」

    安美 「大、大家好—,我是歌种安美」

    夕阳 「者、者个节目,是由十分偶然同一高中同一班级的我们两任给大家传递教室气氛的广播节亩……节目……」

    安美 「好、好的—。……呃,夕也来了,所以重新打了个招呼。突然开始我一个人的新环节,应该有很多人吓到了……请安心,夕也在的。我们两个人一起播……好」

    夕阳 「…………」

    安美 「夕?」

    夕阳 「……这个,我什么表情加进来比较好啊?突然给我听这种东西……啊真是的……太粗暴了。你这种地方,我真的很讨厌……」

    安美 「我、我先说好,是、是我羞耻!你、你只是听一下而已嘛!你完全没有负担,请不要抱怨—!」

    夕阳 「你、你让我听了那个……还说什么……说到底,你,呃,笨、笨蛋!啊真是,搞得人不在状态……!最近,我觉得这个节目太恶劣了!」

    安美 「没、没错没错!DVD也弄那种……那、那个还不能说吗。唔,可以说了?那我就说!……诶,结束开场?赶紧继续?」

    夕阳 「啊……还有Heart Tart的通知。这次节目播的时候DVD就已经在卖了,说一下外景的事情比较好吧。不过因为时空扭曲,感想来信要下周才有了」

    安美 「外景……不过……是呢……我是不太想说……啊,主要讲晴空塔和上野动物园吧。就这样讲吧」

    夕阳 「是呢。还有就是柚日咲桑和夜祭桑之类的。啊这个,只讲白天的内容就好多,没有时间讲晚上呢」

    安美 「夕说得太棒了。大概是人生中最好的一句。就这个感觉上吧。那么赶紧结束开场白吧」

    夕阳 「就这么做,嗯就这么做」

    安美 「今天大家也一起度过愉快的休息时光啪……吧!」

    夕阳 「放学前请不要离开坐背……座位哦」

    ======================

    「是不是稍微早了点啊」

    看着车站的时钟,由美子自言自语道。

    某个周六,上午十点。不愧是休息日,车站前人来人往。

    今天她没有工作,也不上学。

    十分偶然,她的声优前辈樱并木乙女也有一天空闲,所以她们约好了一起玩。

    现在由美子正在等待会合。她看了看周围,但乙女还没有来。

    「姐姐,还没到吗……」

    她哼着歌看向大街。

    今天要购物,吃好吃的,散步……有许许多多快乐的事情。

    久违地能跟乙女悠闲度日,她十分雀跃。

    「唔。咦。姐姐发来的?」

    手机上有乙女打来的电话。

    是要说迟到吗——由美子这么想着,接起电话。

    「喂喂—。怎么啦,姐姐」

    『安、安美酱……?抱歉……』

    由美子听到阴沉的声音,瞬间察觉到,似乎出事了。

    她堵住另一侧耳朵,仔细不听漏细小的声音。

    「怎么了,姐姐。没事吧?」

    『嗯……就是,稍微,有点发烧。真是抱歉,看来今天去不了了……抱歉……』

    听上去她在发自内心地感到抱歉。

    总之,似乎不是事故或者什么紧急的麻烦。

    由美子暂且放心,为了不让乙女担心,用开朗的声音说:

    「不是事故就好。完全没问题。姐姐很忙,没办法啊」

    『嗯……抱歉。难得的休息日……真的……』

    或许也有身体不舒服的原因,她声音真的很阴沉。由美子都要觉得难受了。

    毕竟她破坏了别人的计划,让她别在意反而更难吧。

    但是,身体不舒服实在没办法。

    该对她说什么好呢……由美子思考着这件事,突然想到了。

    「那,姐姐,我可以去你家吗?」

    由美子去过好几次乙女的公寓,所以她没有走弯路,到达了乙女家。

    她按响门铃后,门缓缓开了。

    「抱、抱歉啊,安美酱……很多方面……」

    穿着睡衣的乙女出现了门口。

    平时整理得十分漂亮的发型,现在也放了下来,乱蓬蓬的。

    脸色也是尽显疲惫。

    眼神虚无,面色也不好。看上去连站着都费劲。

    身上大汗淋漓,呼吸也比较浅。

    「啊,没关系没关系。别在意。姐姐,脸色好差啊……抱歉,回床上去吧」

    「嗯……」

    乙女虚弱地回应,摇摇晃晃回到床上。

    但是,她「啊」了一声站住,缓缓指向桌子。

    「抱歉啊,你可以自己从钱包里拿钱吗……?」

    「好的。小票放这里啦」

    由美子晃了一下超市的袋子,乙女轻轻笑了。

    乙女说过,她最近忙得都没怎么自己做饭。

    休息日也总是在睡觉,吃饭靠外卖。

    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她说是这样。

    所以,由美子买来了各种东西。

    看着乙女慢慢上床之后,由美子从袋子里拿出运动饮料、感冒药和果冻。

    她从熟悉的厨房里拿出盘子,把运动饮料倒进杯子。

    由美子把这些搬到床边后,乙女缓缓直起身。

    「给,姐姐。身体会冷,所以就常温喝吧。然后,这个是感冒药。喝之前先垫一下肚子吧。果冻能吃下去吗?」

    「谢谢……」

    乙女首先就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咕咚咕咚咕咚——喉咙猛地响了一阵。

    她呼出一口气,虚弱地说「还要……」,于是由美子给她又倒了一杯。

    乙女似乎十分口渴。

    床周围没有瓶子,也没有杯子。

    她可能连去拿饮料的力气都没了。

    乙女喝完之后,有点恍惚,由美子把果冻递向她。

    她接了过去,开始小口小口吃。大概她吃完之后就会喝药吧。

    由美子趁这会往洗脸池放了热水,拿来毛巾和换的衣服,拿到她身边。

    她似乎已经吃完了果冻、喝了药。

    「姐姐,稍微擦擦身子换个衣服比较好。穿着汗津津的睡衣,能好的病也好不了了」

    「啊,嗯……谢谢……」

    乙女缓缓脱掉了吸了汗水的睡衣。

    由美子正拧着毛巾,乙女脱光了衣服。

    或许是因为摄取了水分,她的眼神比刚才精神一点。

    所以,由美子举起毛巾笑着对她说:

    「姐姐,要我给你擦身子吗」

    「这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自己能行的」

    由美子开了句玩笑,她便虚弱地笑起来。由美子把毛巾递给她,她自己开始擦身子。

    换好新睡衣后,乙女安心地呼出一口气。

    脸色也变好了一些。

    「谢谢,安美酱……稍微轻松点了」

    身体状况还是不太好,但声音比刚才好。

    有人在身边,精神上也会变得轻松吧。

    「这是太疲劳了。姐姐一直工作,那身体当然会垮掉。今天好好休息一整天,马上就会精神的」

    乙女一直很忙。

    即使眼睛底下出现黑眼圈、承担了大量工作,她仍在拼命奔走。

    采取这种无谋的工作方式,身体当然会抱怨。

    「姐姐,有食欲吗?我可以做粥,能吃的话……」

    由美子想说希望她吃,但看到她的脸吓了一跳。

    乙女正在扑簌簌地流泪。

    「哇、哇—,姐姐。不用哭啦,没事的」

    由美子摸着乙女的后背。稍高的体温缓缓渗到手上。

    乙女吸着鼻子,于是由美子递出了纸巾。

    乙女说「抱歉啊」,然后擤鼻子,还擦了眼泪。

    「我就想,我真是个没用的前辈……抱歉啊,安美酱。难得有休息日……总是给你填麻烦」

    经常有句话说,生病使人怯懦,而她就完全没了神采。

    由美子不希望樱并木乙女露出这种表情。

    由美子握住乙女的手,感到了体温有多高。

    她像是要拿走这些体温一样,握紧了手。

    「姐姐不是没用的前辈啊。你以为我有多尊敬你啊。总是受你照顾。要是能尽量报恩,我可太高兴了。尽管麻烦我吧。不对,也不算麻烦」

    「安美酱……」

    由美子率直地把自己的心情告诉她,她的眼睛里便显出安心的神色。

    看来她是真心觉得对不住,但由美子说出来以后她就理解了。

    表情逐渐变得平静。

    她的样子让由美子心里感到一震刺痛。

    ……刚才起,她就一直怀有负罪感。

    「而且,姐姐这么忙,也有我们的原因吧」

    「……?」

    「你看,你之前做了不少事情吧,为了我们」

    不久之前,歌种安美和夕暮夕阳完全在依靠樱并木乙女的名字。

    为了固定现在的形象,为了多露面,她们跟乙女进行了许多活动。

    Heart Tart的握手会、跟芽来的合作广播活动也是一样。

    乙女本来就很忙了,她们还让她参加活动,增加了她的负担。

    由美子觉得,这也导致了现在她身体不适。

    「下次要出Heart Tart的单曲吧?活动又要变多了。总是给姐姐增加负担……抱歉」

    由美子道歉之后,这次是乙女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她往虚弱的目光里注入力量,盯着由美子。

    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安美酱。你不需要觉得有责任。别说什么负担。那是我想为你们做才做的。而且我是前辈,希望你们依靠我啊。……虽然变成现在这样了,我还是希望你们依靠」

    说完,乙女笑了。由美子感觉一下子轻松。

    多亏乙女的笑脸,不安的心情逐渐散去。

    当她说出来,由美子终于放心了。

    她们注意到各自都有类似的担心,对视了一下笑了。

    之后乙女躺了下来,但她看上去不希望由美子离开身边。

    由美子打算在她入睡前一直待在身边,而她注意到由美子的关照,微微笑了。

    她把被子盖到脖子,老实地躺着。

    好像在玩闹一样,她对由美子的手又是摸又是握。

    乙女呆呆地仰望着天花板,断断续续地开口:

    「我昨天前都很精神呢……难得有休息,居然搞坏了身体」

    「啊,姐姐。反了反了」

    乙女似乎感到奇怪,看着由美子。

    她的脸色好了不少,但由于没有化妆,浓重的黑眼圈令人心痛。

    「这是加贺崎说的。人忙的时候,不太会搞垮身体。因为在绷着劲。但是,休息时一放松,身体就会想起来自己累了。她说有时候身体就是这样垮掉的」

    「诶,诶?那不休息就不会变成这样?」

    「好像有人是这样。似乎是,在休息日搞垮身体的人,本来就攒了太多疲劳」

    「但是,不休息就没法缓解疲劳……怎么才能休息又不搞垮身体呢……」

    「加贺崎桑说,『不休息就好了』」

    两人都不由得露出苦笑。

    这论调相当极端,但加贺崎没准真能干出来。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那是做不到的。所以:

    「所以,姐姐。今天搞垮身体是没办法的。今天就好好休息,下次再去玩吧」

    由美子温柔地说着,拍了拍她的头。

    乙女平静地露出了微笑:

    「这样都不知道谁才是姐姐了呢」

    她躺了一会,好像有了困意。

    「安美酱,今天真的谢谢你啦……有你在太好了……」

    「完全没事。这点小事,我随时都可以做」

    「嗳,安美酱……我们……结婚吧……」

    「突然求婚?」

    乙女好像在入梦的边缘,闭着眼睛恍惚地说道。

    她继续说梦话一样接着说:

    「我会狠狠工作赚好多钱……安美酱你每天在家待着就好……」

    「这样我是不是就不当声优了……不能一起工作?家务各做一半呗」

    「婚礼弄成活动……让观众进来……然后做成光碟,之后卖碟赚营收吧……」

    「商业精神太顽固了。才不要这种婚礼呢……」

    乙女不再回应,沉沉地入睡了。

    由美子开始听到规则的呼吸,终于放心了。

    「既然姐姐睡了……我就做点容易入口的东西留下吧……」

    由美子看向冰箱。

    就像乙女说的那样,里面几乎没有食材。

    给她做好留下,她之后大概就会热了吃吧。

    「姐姐……到底怎么生活的啊……」

    由美子环视房间,忍不住嘟囔。

    今天,由美子打算来收拾掉攒下的家务。

    但是,房间十分干净。

    没有需要洗的东西,扫除做得十分彻底,垃圾也都扔掉了。

    本来觉得台本、资料之类的东西应该不少,可这些也井井有条。

    ……繁忙的人,房间不会是这样。

    即使工作繁忙,生活也十分规律。这是件好事,但由美子觉得有点过度。

    她莫名觉得不对劲。

    似乎有生活感,又似乎没有。

    乙女明明应该在这里生活,由美子却感受不到这一点。

    总感觉有点可怕。

    这样一来,朝加的脏房间反而更有人的气息。

    「………………」

    看着乙女安稳的睡脸,由美子换了个想法,觉得这么思考也不是个办法。

    而且,幸好今天来了。

    由美子觉得,自己一直给她添麻烦,她发烧也有自己的错。

    但是,乙女坚定地让由美子不要那么说。

    还让自己依靠她。

    同时,由美子跟乙女说出自己的心意后,乙女明显安心了。

    由美子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对她的尊敬和感激都传达了她了。

    果然,不说出来就是不能清楚地让对方理解吗。

    『我觉得世界上还是不说出来就无法传达到的东西更多哦』

    芽来的声音在脑袋里回响。

    「好烦啊……我知道啦,芽来酱……」

    由美子嘟囔了一句,同时想起了朝加。

    朝加也对自己说过。

    外景结束后的那次广播录音,唯独由美子被要求先一步到录音棚。

    「让你早一些来,真抱歉啊,安美酱」

    朝加进入一如既往的会议室后,开口第一句就是这个。

    今天是广播的录音日。

    但是,千佳不在这里,只有由美子和朝加。

    因为,朝加对她说「有事情要说所以希望你早点来」。

    由美子来的时间比平常早很多。

    「无所谓啦。怎么了,朝加酱」

    今天的朝加穿着熟悉的毛衣,头发也乱糟糟的,额头上还贴着降温贴。

    朝加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和像是台本的东西。

    她一落座,就开始用沉着的语调讲起来:

    「实际上啊,我想弄个新环节。而且是安美酱一个人」

    「哈?」

    单人新环节。这是什么。完全搞不懂。

    由美子正感到困惑,朝加轻轻递出来台本。

    环节名称:『歌种安美的信』

    安美:大家好,我是歌种安美。

    新环节『歌种安美的信』开始了!

    并非平常的开场,而是从新环节开始,想必大家十分惊讶。

    抱歉。

    现在,录音棚里只有我一个人。

    这次开始的新环节,是由我,歌种安美,给搭档夕写信,在这里读出来。

    看了DVD的听众应该会明白,自己的心意相当难以传达给对方。我觉得,夕也是因为我不在才能说出那些话。

    我也效仿夕,把对夕的心意写成了信。

    接下来播放的录音,我要和夕一起听。

    那么,我要开始读信了哦。

    (以下朗读歌种桑写的信)

    安美:读完了!(这里是歌种桑读出来后的感想)

    那么,接下来开始平常的高中生广播!那么,结束!

    「这、这是什么!?」

    不得了的台本被摆在眼前,由美子感到混乱。

    把自己的心意写成信?读出来?

    而且要和千佳一起听?

    「不、不要啊,这种东西!太羞耻了……!况、况且,我根本没有对渡边说的东西!」

    由美子把台本放回桌子上,带着抗议的意思一个劲拍。

    「不过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朝加支着脸,不知为何笑得挺开心。

    她保持着笑容,拿起了台本。

    「但是啊,安美酱。你有没有觉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对方非常重要?安美酱,你之前不知道夕阳酱对你的心意吧?因为一般人不说出来就不会懂啊」

    「………………」

    那是当然。

    由美子知道千佳早就在意自己。因为千佳亲口说出来了。由美子第一次去千佳家里的时候,千佳这样告诉她了。她觉得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这次也一样。

    千佳说什么需要你、有你在真好。

    她如果不说,自己真的不知道。

    脸一下子热起来了。

    那种东西,只是听着就很羞耻。

    然后,现在要自己去做那个?

    「夕阳酱那么真挚地讲出了对安美酱的想法,安美酱你就什么都不说?这是不是有点狡猾?」

    「要、要说狡猾,朝加酱你最狡猾」

    「那当然狡猾啦。因为我是大人嘛」

    朝加软软地笑了,“嘿嘿嘿”。

    那种少女一样笑容,根本不让人觉得她是大人。

    但是,她的表情立刻变得认真。

    「听好了,安美酱。我希望这个节目继续下去。为此,我也会做狡猾的事情。……之前,因为我能力不足差点结束,但这次不会那样」

    朝加的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

    那罕见的表情,让由美子哑口无言。

    这个节目一度面临24回完结。

    那时候,朝加看上去很难受,但由美子不知道她有这么强烈的想法。

    朝加一下子让表情变了回去,露出了平稳的笑容。

    「芽来酱也对你说了吧?如果不给听众展示关系性,他们就好离开,节目迟早会结束。如果要保持现在的风格,就需要你们两个人吐露心声。安美酱你也希望这个节目继续下去吧」

    朝加就这样前倾,窥视着由美子的脸。

    「夕阳酱的心意传达到了。之后,就剩安美酱你说出心情了哦」

    「唔……呜……」

    由美子捏着台本,咬着牙。

    她感觉自己要是不这样就要无力倒下了。

    脸发红,体温渐渐上涨。都要冒出水汽了。

    她靠在桌子上,保持着姿势定住了。

    把自己率直的心情倾泻给千佳。

    ……不要。羞耻。绝对做不到!不行不行!不愿意!

    但是。

    自己更不愿意节目完结。

    「……一次!只做一次!这个环节,我绝对只做一次啊……!」

    由美子费劲地说出这句话后,朝加便满足地点了点头。

    「…………」

    由美子不再看乙女的睡脸,从包里拿出了便签和笔盒。

    虽然她不知道乙女会睡多久,但她希望尽可能在乙女醒来的时候在乙女身边。

    感冒的时候,人总是会变得脆弱,但有人在身边应该就会安心。

    由美子想,只要时间允许,自己就尽量待在这个房间里。

    等待期间,一两封信还是能写出来的吧。

    「呃……写什么好呢……」

    由美子借用着桌子,对着便笺烦恼。

    她想了一会,决定不管怎样率直地写出自己的心情。

    ======================

    我讨厌你。

    我们一起做广播的时间马上就到一年了,但现在我也觉得我们的相性真差。一开口就吵个不停,真的烦死了。

    无论是在学校里、在广播里还是在其他的工作上,有过很多烦你的事情。

    现在想起来还生气。仔细想想,我还是讨厌你。

    但是,作为声优,我是尊敬你的。

    表演和歌唱都非常棒,我好几次被你迷住。

    啊真帅气啊。真可爱啊。真厉害啊。真耀眼啊。

    一不留神,我就总会怀有这种心情。

    你的声音、表演,都十分吸引我。

    你在身边,我总会感到嫉妒。

    有时候,还会因为嫉妒伤害你。

    真的很抱歉。

    经常一跟你扯上关系,我就无法冷静。

    只有你会让我变成那样。

    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

    只有你,我的目标。

    虽然你的背影仍然遥远,但我一直在追赶你。

    所以,我希望你能一直是做我目标的声优。

    不,我觉得你肯定会。

    我非常喜欢声优·夕暮夕阳。我深信不疑。

    当然,我讨厌你。

    还有,phantom录音的时候,谢谢你帮了我。

    我那时很开心。

    真的特别开心。

    你是个能依靠的搭档,太好了。

    有你在,太好了。

    一直以来,谢谢你。

    总有一天,我绝对要超过你。

    在我超越你之前,请你一直做我的目标。

    歌种安美

    ======================

    「…………………………………………………………………………这啥」

    由美子看着写完的信,为之愕然。

    她惊讶自己写得这么行云流水,结果写出来是这样。

    诶,这什么?喜欢过头了吧?

    「真、真不想承认~……我是讨厌那种家伙的~……!」

    她趴在桌子上,低声沉吟。

    而且,这封羞耻的信要在广播现场读出来。

    还要播放录音,跟千佳一起听,所以更难以忍受。

    这是给千佳的惊喜。

    计划似乎是突然开始新环节。

    但是,读过这封信之后,要怎么录音呢。

    录音结束后,要怎么面对她呢……

    「真讨厌啊……这种东西就不是我的心情……老师—,有不认识的人写了我的信—……」

    由美子试图逃避现实,可信上排列着自己的字。

    她重新读了一遍,咬着嘴唇。

    ……自己原来是这么想的吗。

    不,自己真是这么想的吗?

    「都不懂自己的心情了……做姐姐的饭吧……」

    她开始逃避现实,站了起来。

    不管什么信了!就这样上了!随它去了!

    然后,这天写下的信,她在第48回的录音里实际读了出来。

    之后的录音惨不忍睹,两人都一个劲咬舌头,到处出错。

    录音之后也惨不忍睹。

    「啊,抱歉。好像大出桑叫我」

    录音一结束,朝加就假假地离席。

    由美子跟千佳两个人留在了录音棚。

    「……………………」

    「……………………」

    千佳涨红了脸,从这边撇开视线。

    但是,她时不时瞥着放在桌上的信。

    「啊—……渡边……?」

    由美子搭话后,千佳就尴尬地动了动嘴唇。

    她撇开脸,掩饰发红的脸,然后抱起了手臂。

    她刻意地哼了一下,尖声说:

    「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肯定要说,那些全都是台本吧。和我一样。我知道,你不用说了」

    她自己以前说过什么台本云云。

    由美子知道,自己脸红得没比千佳好多少。

    所以,千佳没有来捉弄、开玩笑,老实说谢天谢地……

    ……可你怎么先说了?

    和千佳一样,由美子本来也是打算随便说一下「这是念台本!」迅速逃离这种羞人的气氛。

    但是,被先发制人可不好玩。

    由美子拼尽全力装作平静,露出笨拙的笑容:

    「台、台本?那是什么?那、那可是我真实的感觉啊?我只是率直地说出了对渡边的感觉。没、没有什么假话啊?」

    「…………、!」

    比想象得还难以开口,由美子有点焦急,可对千佳的效果还是立竿见影。

    千佳的嘴一张一合,眼睛瞪得老大,脸变得更红了。

    偷拍的时候,她那么拼命掩饰。

    而现在由美子做出成熟的回应,她就又多了一层羞耻,被人倾泻心意的羞耻也肯定会加倍。

    ……不过与之相对,自己也会变得更加羞耻。这是自爆技能。

    千佳满脸通红,狠狠瞪过来,都快哭出来了,但她还是咂了一下舌。

    「出、出现了啊……!你这种地方,我真的很讨厌……、!」

    她不甘地留下这句话,逃跑一样飞奔出了录音棚。

    比起说成“逃跑一样”,她就是逃跑了。

    「赢了……」

    虽说自己的脸也是红扑扑的,谈不上什么胜利,但明显比她强一些。

    由美子正满足地把手贴在脸上,调整室传来了声音:

    『我倒是觉得你们这跟输赢没关系呢』

    「………………」

    是朝加的声音。

    由美子轻轻按下静音器的开关,长出了一口热气。

    第48回配信日——的第二天。

    由美子揉着困倦的眼睛,走出自己的房间。

    昨晚几乎没睡着。

    「今晚,那个环节就要被其他人听到了……」她意识着这些,在被窝里与羞耻心挣扎,十分难受。眼睛怎么都合不上,费了好大劲才睡下。

    虽说她对千佳的回应很成熟,那种东西被人听到还是难以忍受的耻辱。

    她走到客厅,正好母亲刚吃完饭。

    「啊,早上好妈妈。工作辛苦了」

    「啊,早上好由美子。谢谢你做饭。白菜卷很入味,挺好吃呢~」

    看到笑眯眯的母亲,由美子觉得,做得很值。

    麻烦的料理很好……因为不用想别的……

    由美子站到厨房里要做早饭,母亲把餐具放到水池里。

    然后,不知为何母亲坏笑着靠了过来。

    「我说,由美子。你喜欢妈妈吗?」

    「诶,怎么了突然。喜欢啊」

    由美子做着煎鸡蛋,感到困惑。这是反抗期检查之类的吗。

    母亲无视了由美子的困惑,把身子贴了过来。

    「那你有在感谢妈妈吗~?有谢谢的心情吗~?」

    「我一直很感激啊……诶,怎么,因为我往白菜卷里放了牙签?那又不是讨厌妈妈才放的」

    「我没觉得你是那种阴险女儿啦!真是的?有在感谢的话,妈妈也想像夕酱一样要信件呢~!」

    「…………、!烫!」

    由美子太过动摇,没拿住筷子,手碰到了平底锅。

    看到她这样,母亲开始开心地闹腾。

    「……妈、妈妈,你听了……!?」

    「听了听了。怎么啦,由美子~。说了夕酱那么多坏话,居然有那种想法~咱家女儿可真可爱啊,真的」

    「…………!」

    脸一下子热了。

    偏、偏偏被母亲听到了那么羞耻的东西……!

    由美子已经红到耳朵上了,可她还继续追击:

    「没什么好害羞的啊~我觉得挺好的,特别感人。特别是最后的那个,非常好啊……」

    「别倾倒感想了!赶紧去洗澡睡觉!」

    「哇,好可怕好可怕」

    由美子感觉世上最糟糕的感想交流就要开始了,于是慌忙开始推母亲的后背。

    母亲开心地闹着消失在走廊里。

    「啊—真是的……生来第一次想离家出走啊……」

    由美子压着灼热的脸颊,无力地低着头。

    「!糟糕!……啊—真是的,烧糊了……煎个蛋都能烧糊,这是渡边吗—……」

    她看着焦黑的煎鸡蛋,重重地垂下肩膀。

    『——在我超越你之前,请你一直做我的目标。……歌种安美』

    「喔—。这信比想象得还充实啊。哎,芽来。歌种酱她们,有遵守我们说过的话哦」

    「……那当然啊。都说到那个份上了还不做,那才是真正的笨蛋」

    「喔。芽来你之前一直说那两个人是笨蛋,那就是说现在不是真正的笨蛋?评价上升了吗」

    「为什么要说得那么坏心眼?」

    「生气了?」

    「没生气」

    「算了,总之我们的工作这样就结束了吧。但是,要说能不能让听众“安心”……」

    「还不够」

    「还缺一股劲吧。她们俩注意到了吗」

    千佳去厨房拿饮料,正好遇到母亲开冰箱。

    她正穿着套装喝水。

    回家比平常早。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各自都觉得不好无视,就打了个毫无起伏的招呼。

    千佳正拿杯子,母亲罕见地搭话了:

    「说起来,千佳。你跟由美子酱的广播」

    「……、」

    冲击性的发言突然出现,千佳差点没拿住杯子。

    广播。

    怎么了。为什么母亲说起来这个。她听了吗?有在听吗?不,难道说。……难道说!不、不可能在听。但是,如果听了呢?而且,如果偏偏是读信的那一次……如果被她听到那么羞耻的——

    「你去动物园了?」

    「………………」

    啊这件事吗——千佳放松下来。

    她安心于避免了害怕的状况,但立刻有了新的疑问。

    为什么提起动物园了呢。

    「我是去了……怎么了?」

    千佳装作平静发问,母亲便露出了稍微柔和的表情。

    「不,我是觉得怀念。毕竟你很喜欢动物园呢」

    「哈?」

    她发出不着调的声音。说什么呢。

    自己一次都没被带去过动物园。没有相关记忆。

    啊不对——她又想道。

    或许是父亲还在的时候去过。

    只是千佳不记得。

    「以前和爸爸三个人去的?」

    提起父亲有点让千佳紧张,但母亲似乎没有介意。

    她随口回答:

    「三个人去过好几次,但和我两个人也去过啊」

    「哈?」

    千佳再次发出不着调的声音。这次的声音比刚才还大。

    或许是因为这个,母亲惊讶地歪起头:

    「……你不记得了?」

    「诶……没去过……啊……」

    「去过啊」

    她坚定地断言。

    然后,她补充说「不过两个人去只有一次呢」。

    「千佳你去动物园就会太闹腾……牵着手你也会甩开跑掉,又不听话,我觉得一个人带你实在是不行」

    「………………」

    听到这些,记忆开始模糊地复苏……

    确实……好像去过……开始觉得……隐隐约约……

    照母亲的话说,自己似乎去过好几次,但自己对由美子说了『我没来过动物园……』

    还酝酿出了有点寂寥的气氛……

    诶……要怎么订正……千佳正慌神,母亲又加了一记追击:

    「不管提醒多少次,千佳你都去逗动物,结果还会害怕,立刻哭起来说要回家,所以很麻烦……啊对了,看到河马的时候——」

    「妈、妈妈!我、我有事情要做……!」

    千佳强行打断了话题,快步走回了房间。

    在奇怪的地方增加了羞耻的事情……在各种意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