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夕阳与安美无法成为大人? 第60回~夕阳与安美与后辈~
    夕阳与安美的高中生广播!第60回

    安美 「广播昵称“Milky”酱。啊,是女孩子。『我今年高二了,有一件事想跟二位咨询』」

    夕阳 「风向很快怪起来了呢……跟我们咨询……?我可觉得没东西能回答……」

    安美 「『我的目标是声优。我想高中毕业后去培训班,但妈妈反对我,让我上大学。我说有像二位这样高中生现役的人,现在去都算晚了,但是妈妈不听。要怎么办才能说服她呢』」

    夕阳 「来了个沉重的问题呢?」

    安美 「我觉得这绝对是搞错了咨询的节目……我们华丽地炎上过啊,为什么特地问我们?」

    夕阳 「我们还有挺不好的遭遇哦」

    安美 「对啊。如果你妈妈知道我们的事情,肯定会说『别做什么声优!』」

    夕阳 「话说回来,安现在就在烦恼毕业去向」

    安美 「对对,我还想找人商量呢」

    夕阳 「而且,长久以来听这个广播的人应该知道,我也被家长反对了啊。不如说,现在还在反对。但是,我打算听话去上大学」

    安美 「我可以自由选择,不过现在正绞尽脑汁地思考呢。呃,什么来着?怎么办才能说服她,是吧。唔—……」

    夕阳 「我觉得老老实实上大学比较好。如果家长这么说的话」

    安美 「我的意见也一样吧—。最可怕的就是被家长抛弃吧?即使压下反对当上声优,变成一个人就会非常不安哦」

    夕阳 「毕竟这个职业变幻莫测,紧急情况有没有人依靠,状况会很不一样。还有人被逼无奈的时候无处求救,做不下去了」

    安美 「是啊……而且,看我们就能明白,上着学也能想办法做下去啊。不要去说服,考虑一下接受。有人一边上大学一边上培训班,大学生声优也有很多哦」

    夕阳 「也可以现在去培训班呢……虽然这应该不是你想要的答案,求你原谅。毕竟我们在这个状况下也有很多想法」

    安美 「真的是。说起来我根本顾不上考虑别人啊……我自己的毕业去向也差不多该有答案了啊……话说回来,朝加酱,你递来这种信件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

    有了点麻烦。

    事情发生在由美子为『玛修娜』回顾特别节目前往工作室的途中。

    路上,她发现了熟悉的背影。

    是结衣。

    由美子跑向那个背影,轻轻拍了一下肩。

    「呀。结衣酱,早啊」

    她满以为结衣会满面笑容地回个问候。

    但是,她一搭话,结衣就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

    结衣绷着脸回过头,看到由美子的脸之后,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安安前辈,早上好!」

    奇怪。

    笑容非常僵硬,看上去明显在勉强自己。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由美子担心起来。

    「结衣酱,没事吧?状态不好?糟糕的话,跟工作人员说一下比较好」

    「诶?没、没有没有!高桥我很精神!真的,也好期待录音!」

    结衣强颜欢笑,举起双臂。

    明明她之前还软绵绵地笑着说,能跟千佳录音很开心。

    笑容也随时会从现在的她身上消失。

    结衣垂下目光,开始用余光确认周围的情况。

    然后,她用求助的目光看过来:

    「……那个,安安前辈。可以问一问你的意见吗……?我感觉……我可以对安安前辈说出来……」

    有后辈一副凝重的表情说这种话,任何一个前辈都会听。

    距离录音没有多少时间,所以由美子决定在休息室听。

    两人并排坐在桌子前。

    结衣低着头,似乎难以启齿,但她很快开始断断续续地讲起来:

    「其实……我跟经纪人聊过之后知道了……我试音合格的角色,夕阳前辈也试了……似乎是,夕阳前辈,落选了……经纪人没跟我说……但好像还有其他这样的角色……」

    由美子不是千佳,但她想咂舌。

    注意到了吗……真不希望她注意到。

    成濑和千佳都知道这件事,那么结衣的经纪人也应该知道。

    经纪人应该是打算瞒到底的,但还是泄露了吗。

    这样的现实,她们既不希望结衣知道,结衣也不想知道吧。

    自己居然抢走了喜欢的前辈的角色。

    「……但是,这没办法吧?角色只有一个啊。要是开始说这个,都没法试音了」

    「这个……我的确明白。但是,这样不对吧……!」

    结衣十分慌乱,面色铁青地仰视由美子。

    由美子知道,这种场面话根本算不上安慰。

    「经、经纪人说……只是我更优秀,所以得到了成果而已……但是……但是,这样不对吧!我、我的表演是模仿夕阳前辈,只是在模仿!可是,可是夕阳前辈的工作却要减少,太奇怪了吧!」

    结衣带着哭腔,不愿接受似的摇了摇头。

    她应该也没有希望出现这种状况。

    模仿尊敬的前辈表演,因此获得了角色,为此喜悦。仅此而已。

    这种行为开始与否定夕暮夕阳产生联系。

    「这、这样的话……我就不模仿夕阳前辈了……!用、用别的表演……!」

    「你要是这么做,夕会真的轻蔑你啊,结衣酱」

    结衣下意识说出的那句话,由美子实在是无法忽视。

    或许是因为由美子说得很重,结衣猛地缩了一下身子。

    即使由美子觉得这样面对求助的眼神有些严厉,她还是认真地说了出来:

    「这是不行的哦。这样就是顾虑夕放水吧,是对夕的侮辱,而且对很多人都不尊重。有通过的实力,却不做出那样表演。我也会讨厌结衣酱的。这是绝对不能做的」

    如果结衣以「会夺走千佳的立足之地」为由扭曲了表演,千佳会有什么想法呢,周围的声优和经纪人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结衣也明白这一点吧。她用力咬住了嘴唇。

    然而,这个问题即使脑袋里明白,也无法简单想通。

    结衣随着感情的激昂,发出难受的声音。

    「但是,这样……我不要……因为我模仿,因为我喜欢,夕阳前辈就要受到阻碍……我不要啊……」

    她再次低下头,流出泪水。

    由美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

    原本试音就是抢椅子游戏,结衣没有必要顾虑,而且千佳虽然哀叹自己实力不足,但她不是那种会怨恨结衣的性格。

    可是,结衣的不安是绝对无法消除的。

    会不会被千佳讨厌呢。

    自己的存在是不是让她感到不快了呢。

    ……千佳也是人。

    明明是模仿自己。

    只要没有她。

    如果千佳一点都没有这么想,反而很奇怪。

    正因为如此,结衣在害怕。

    她在想象被喜欢的千佳厌恶、怨恨、拒绝的未来。

    然而,如果她放水,那才真的会被千佳怨恨。

    「早上好……诶。怎么……发生了什么?」

    千佳进入了休息室,异样的气氛让她皱起眉头。

    结衣在哭,由美子在旁边显得很尴尬。

    千佳似乎是看到这副样子就明白了。

    「啊-……」

    或许她知道,迟早会这样。

    千佳也尴尬的撇开目光。

    ……或者。

    如果千佳是那种在这种情况下能说会道的性格就好了。

    如果千佳能做个好前辈,鼓励、训斥结衣,让结衣不顾虑千佳,做出迄今为止的表演。

    然而,渡边千佳是个不擅长与人交流的女孩。

    「………………」

    千佳什么也不说,向由美子求助。

    能帮上她的话,由美子想帮她。

    能圆场的话,由美子想说几句。

    但是,唯独这次,如果没有千佳发自内心的话语,肯定无法打动结衣的心。

    「……啊、啊—!夕阳前辈,早上好!呃,那个,实际上,之前看的电影特别催泪,跟安安前辈聊到,想起来就哭出来了!」

    结衣从椅子上蹦起来,用颤抖的声音说个不停。

    就好像在喊:拜托了,别提这件事。

    休息室的空气很沉重,但是在摄像机前当然不会表现出来。

    回顾节目成功地跟平常一样结束了。

    但是,节目这边也有问题。

    『见习魔女玛修娜』第一话的时候质量非常危险。

    不仅随着集数增加作画越来越崩,第三集的内容也不好。

    第三集里,玛修娜等人只是在吃饭。这一集成了热议的虚无集。

    一部分观众以此为乐,在留言里大闹。

    因此,从这次开始甚至关掉了视频的留言功能。

    难得是直播,看不到反响的显示器让人觉得很寂寞。

    话虽如此,不忍直视的评论栏也挺难受的……

    然后,看到『玛修娜』的配音现场,就能感觉到这一切的原因不会消失。

    现场和之前一样,手忙脚乱。

    不仅如此,激烈程度还与日俱增。

    工作人员总是疲惫不堪,重新录制、台本修正、临场应付的影响也一个劲增加。

    只是想象一下憔悴至极的他们有多么繁重的工作,就觉得可怕。

    话虽如此,声优这边也不能总是在意工作人员。

    『好的,OK』

    「对不起。刚才的,可以让我重录吗。声音没有完全发出来……抱歉。下次我会喊出更好的声音。拜托了」

    听到调整室的声音,千佳举起手,主动提出重录。

    因为,如果不这样,即使做出质量差的表演,进度也会迅速推进。

    她们能感受到制作方的焦急,明白对方无法顾及到表演。

    但是,在她们这边,这是工作。

    其他声优也一样,如果不满意就主动提出重录。

    可贵的是,制作方也接受了声优的行为,没有表现得不满意。

    至少,即使状况十分危险,进度也总算是没有停下。

    但是,其中唯独有一个人止步不前。

    『高桥桑,没问题吧?可以做下一个场景吗?』

    「……诶?啊,没、没问题!对不起,抱歉!」

    到结衣出场的地方了,可她还坐着不动,正在发呆。

    她被叫到,慌忙站到话筒前,同时连连向周围人低头。

    ……明显,在对千佳的事情念念不忘。

    由美子想帮她一下,但不知道解决的方法。

    干脆祈祷时间能不能解决吧——

    但她立刻认识到,这种想法太天真了。

    「——我!喜欢这个魔法……和你们俩……!希望你们,和我一起来。希望你们,和我一起考试……」

    千佳首先对结衣的表演做出了反应。

    她猛颤了一下肩,似乎是下意识地看向由美子。

    由美子也同样看向了千佳,但现在是配音中间。

    她们立刻回到自己的表演。

    「哎呀哎呀,玛修娜酱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啊~。我说我说,希尔酱。怎么办~?我觉得就看希尔酱了」

    「啊……哈?这、这事……我……也……无所谓……」

    两人依次给库拉丽斯、希尔配上声音。

    面对学校的考试,玛修娜和希尔发生了摩擦。这次描绘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直到两人重归于好,成为队友。

    「谢谢……好开心……太好了,能重归于好……」

    玛修娜放心了,当场哭了出来。

    当然,结衣也要表演哭泣。她发出了与夕暮夕阳的表演十分相似的哭声。

    就这样,声音淡出,这个场景结束了。

    「…………………………」

    由美子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已经变得深信不疑了。

    她观察调整室的反应,然而那里的回复并不是她想要的。

    『OK。那么,下一个场景……』

    OK?开玩笑吧?——由美子想如此大喊。

    关键的结衣仍然低着头,紧紧握着台本。

    台本的形状扭曲了。

    结衣站在最里侧的话筒前,而且擦得很迅速,所以千佳和由美子之外的人大概都没有注意到。

    她在偷偷流泪。

    那是与刚才的表演并不相称的、真正的眼泪。

    这一天的所有配音结束了。

    打过招呼之后,结衣最先走出录音棚。

    由美子也急忙跑到走廊,看到了结衣往与入口相反的方向走。

    结衣的表演,结衣的眼泪。挂心的事情有很多。

    但是,由美子犹豫了。

    说什么比较好?应该说什么?

    由美子正看着结衣的背影犹豫,有人从旁边穿过去了。

    「渡边……」

    千佳小跑着追赶结衣。

    由美子握着拳头,急忙跟在千佳后面。

    结衣在工作室深处的售货机区域一角。

    周围没有人,但她好像要藏起来一样在墙边低着头。

    「高桥桑」

    千佳向结衣的背影搭话,结衣就怯生生地回过头来。

    她压低声音,静静地流着泪。

    看到千佳,结衣眯起眼睛,抿住嘴。

    她皱着脸就要迈开步子——停下了。

    她好像要隐藏迷茫一样,将紧握的双手放在胸前。

    ……如果是以前的结衣,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跑向千佳吧。

    关系的变化好像变得更加明确了,难受的心情涌上来。

    但是,现在没空为此心痛。

    有事情必须问她。

    「高桥桑,那样就行吗」

    千佳问的,是表演的事情。

    她的声音没有温度,但能让人感觉到千佳的那种担心。

    「你应该可以做出更好的表演。不如说,如果不是这个现场,你就被要求重录了。看到我们就明白吧?工作人员没有余力,如果不自己提出来,差劲的演技也会通过啊」

    就像千佳指出的那样,结衣的表演和平常的不一样。

    结衣一直都保持着不寻常的稳定,但她第一次崩掉了。

    曾让千佳她们战栗的表演,失去了锋芒。

    但是,这次的表演还是通过了。

    面对这个事实,千佳紧紧攥住了拳。

    「不管你是做了劣化的表演还是在录音里哭,都跟我无关。但是,如果你放水的理由是对我的顾虑,到那时候」

    到那时候

    千佳一定无法原谅结衣。

    但是,似乎不是这样。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结衣终于出声了。眼泪流得更厉害了。

    她难受地抽泣,无数次擦去眼泪。

    「我已经搞不懂了……搞不懂了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因为……谁都没有在听我的表演……!」

    她哭个不停,说出这样的话。

    千佳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由美子也忍不住出声了:

    「哎,你说什么呢。大家都在听结衣酱的表演吧。『玛修娜』的主角是结衣酱你啊?」

    听到由美子的声音,结衣一个劲摇头。

    泪水飞溅出来,落到地上。

    「大家对作品的感想全都是作画……只会说,画面很糟糕之类的……!班里的同学也说『没看』……!『没意思』……!说、说我第一次主演是那种作品很可怜……!」

    这些哀叹的话语,不是想象中的任何一种。

    突然的一击灌注了强烈的心意,由美子说不出话了。

    她一直在独自战斗吗。

    千佳和由美子都因为之前的事情,不在网上搜索自己。

    只要加贺崎不说,由美子就不看作品的感想。

    但是,结衣不一样。

    这是她第一次主演的作品,她应该兴冲冲地找感想了吧。

    自己的出演作如果获得好评,声优自然会开心。

    演的角色越是接近主要角色,就越是如此。

    但是结衣——她处于完全相反的状况。

    不忍直视的感想不断翻滚,而自己是这部差劲作品的主人公。

    她被这个现实击倒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想过要努力……!难得可以跟夕阳前辈同台演出,我要加油……!但是,我的表演是模仿夕阳前辈!这就很碍事……!越是努力,就越会被夕阳前辈讨厌……!」

    不对。这不对。

    由美子想否定,但大概不管她说什么,都会是空虚的话语。

    千佳一定也一样吧。

    她一副呆呆的表情,看着结衣。

    而结衣痛苦的声音仍在继续:

    「今天也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要放水……但是,回过神来就OK了……音响导演也好,副导演也好,都没在听我的表演……!我想了,要重做!但是没说出来……!即使努力,也总是遇到难受的事情……!但是,就算不努力,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捂住了脸,可泪水还是滴落下去。

    她哀叹着无可救药的现实。听着那种声音,由美子都感觉难受了。

    「真的,真的,搞不懂了……我搞不懂啊……!」

    就这样,结衣好像逃跑一样离开了。

    「…………、」

    千佳想追上去,又停下脚步。

    然后,她不甘心地咬着嘴唇。

    她肯定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吧。

    想要鼓励结衣……但该怎么鼓励?

    话又说回来,鼓励是正确的答案吗。

    结衣怀有的各种问题和烦恼搅成一团,激烈地动摇着她的心。

    即使要否定结衣的话语,她说出的事情也不完全是错的。

    那些话变成了无法颠覆的现实,挡在前面。

    「啊-真是的……我明明,是前辈……」

    由美子用右手盖住脸,压乱了头发。

    安安前辈!——结衣爽朗的笑容浮现在眼前,又迅速消失。

    自己跟她在同一个现场,近距离接触,却没有注意到她的痛苦。

    不仅如此,还总在考虑怎样面对她的才能。

    明明自己是前辈。

    迄今为止,自己从前辈们那里获得了许多东西。自己应该把同样的东西交给下一个后辈,应该像那样回报。

    可是,自己只顾着自己,没能关注到结衣。

    由美子什么都做不到,定在原地,这时门发出了吱呀一声。

    她猛然回神,看过去。

    出声的是售货机区域附带的吸烟处的门。

    「啊—……抱歉,我没打算偷听的」

    站在那里的人,是加贺崎。

    今天的录音,她也跟来了。

    不知道她是趁录音结束来抽一根烟,还是到吸烟处找人谈话。

    她刚才似乎在抽烟,位置刚好从这边看不到。

    还有其他人吗……由美子用这种视线看过去,加贺崎就用手势告诉她「没人」。

    加贺崎在场让由美子吃了一惊,不过她如果听到了,说话就方便了。

    由美子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向加贺崎发问:

    「加贺崎桑,我该怎么办啊。该对结衣酱说什么呢……」

    可靠的加贺崎,是不是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呢。

    可加贺崎与这种期待相反,尴尬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一切都太不凑巧了。那么多不走运碰到一起,真让人觉得无计可施啊。即使我负责的人变成那样,我也没有信心能顺利开导」

    「……不凑巧,指什么」

    千佳用无力的声音问道。

    加贺崎轻轻呼出一口气,挠了挠头。

    「她还对声优怀有梦想。毕竟是刚第二年的新人,确实会这样。不抢走其他人的椅子就无法生存,“声优无法选择出演作品”,她肯定没有理解这些话的真正含义吧。毕竟,一般人都是慢慢理解的啊」

    加贺崎说着,取出了钱包。

    她一边在售货机上买咖啡,一边继续一点点解释:

    「你们也是看着现实,逐渐变得能想通各种事情吧。由美子是第四年,夕暮做演员本身是第五年来着。即使你怀着梦想进入这个业界,也会慢慢从梦里醒过来。然而讽刺的是……因为有才能,所以她没有醒来的时间」

    这时候,加贺崎指向售货机。

    由美子让加贺崎买了跟她一样的咖啡,千佳选了奶昔。

    加贺崎单手拿着罐子,打开拉环,凑到嘴边。

    「她的烦恼,不是刚到第二年的新人怀有的问题吧。像什么抢走前辈的角色,什么主演的动画质量糟糕,她还没形成接受各种现实的容量,就被同时灌输了这些事。那当然会崩溃。如果由美子有同样的烦恼,我能给出相应的建议,但第二年就遇到这种事情……」

    由美子明白了“不凑巧”这个词的意义。

    她想起来,结衣前几天还是初中生,入行刚刚第二年。

    由美子刚进入业界的时候,也是多亏了可塑性女孩才十分闪耀,感觉声优业界一片光明,看不到现实,仅仅享受着前进的乐趣。

    那时候,如果自己陷入与结衣相同的状况——或许就逃跑了。

    那样,不行。

    「我说,加贺崎桑。能不能想想办法呢。现在开始也好,能不能为结衣酱做点什么呢。因为,这样下去结衣酱肯定……」

    「会垮掉吧」

    由美子没能说出来的话,被加贺崎说出了口。

    千佳有了反应,颤了一下。

    加贺崎看向咖啡罐,不带感情地说:

    「如果她保持今天这种心情,迟早会垮掉。不管理由如何,在那种迷茫的状态下表演是不好的。“拼命努力”的这种自负,意外地能作为心灵的支柱呢。不管她的话,肯定会很糟糕」

    这时候,加贺崎说「但是啊」,叹了口气。

    「……老实说,我发现自己也希望如此。挺过分的呢」

    「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被千佳问到,加贺崎也没有抬起头。

    她看着罐子,平静地说:

    「高桥是天才。今后她会席卷试音吧。上层应该不受影响,但新人、年轻人就要开始争抢她剩下的角色。她就是有这么强的才能。如果她能自己消失……对吧」

    天才。

    听到结衣的表演,她最先感受到的就是这个。

    连演技远超新人的夕暮夕阳,结衣都轻易模仿出来了。

    她肯定对其他声优也能做到相同的事情。

    这样一来,或许就会变成加贺崎害怕的状况。

    就算是这样,怎么能不管不顾——

    「由美子」

    被叫到名字,由美子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间低下了头。

    「什么……?」

    「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吧。这是个难题啊。所以,如果你什么都不做……什么都做不到,我觉得这样就好。那是高桥结衣作为一个声优的问题吧。我最害怕的是,由美子你被牵扯到她的烦恼中,同样受到伤害」

    ……或许没错。

    但是,事实上她也做不到这么简单地想通。

    一直面带开朗笑容的结衣,难受地哭个不停。她的那副样子印在了脑海里。

    「我说,由美子」

    加贺崎继续对摇摇晃晃的由美子说:

    「如果Prettia有个跟由美子十分合适的角色,然后你去试音,落选,那时候高桥模仿了你的表演合格了的话,你能什么都不想吗?」

    「那是……」

    不行吧……

    由美子知道自己心里沉眠的阴暗感情。

    即使只是被结衣抢走Prettia的角色,弱小的自己也一定会受伤。

    再加上,如果是「模仿了歌种安美的表演的结衣」抢走。

    如果不多的机会被准确地夺走。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制造了夺走的契机。

    未来的自己,能不去后悔吗。

    加贺崎温柔地露出微笑,然后轻轻拍了拍由美子的肩。

    「高桥怀有的问题,真的很难。所以,局外人不要多嘴。我倒是觉得这样就好」

    她喝完咖啡,扔进垃圾箱。

    她最后说她在停车场等着,离开了。

    由美子跟千佳两个人被留在这里,沉默降临。

    手中的咖啡,静静地冷却。

    就算呆在这,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可是,她又没有直接回去的动力。

    沉默了一会之后,千佳低着头开口了:

    「……我和佐藤你不一样,不会想要跟后辈友好相处,甚至觉得多余的关系很麻烦。如果高桥桑真的因此垮掉……多少良心会痛吧,但大概也就是痛一下」

    由美子看向千佳。

    千佳闭着眼睛,用不带感情的声音往下说。

    「而且,我觉得加贺崎桑说的十分中肯。即使不对她做什么,也肯定不会有人责怪我们。那是她的问题,也不该由局外人说这说那」

    「……对」

    越想,什么都不做的理由就越多。

    即使就这样置之不理,也一定不会有人说任何话。说不出来。

    既然是天才自己垮掉了,或许喜悦的声音会更多。

    由美子明白这一点。

    虽然,明白。

    「佐藤」

    「怎么……?」

    「接下来,我要说我对自己的表演的想法。这不是在提议,不是跟你商量,只是我的意见。但是,万一,你赞同这个荒唐的意见——」

    这时候,千佳睁开了眼睛。

    她看过来,眼瞳和平常一样尖锐,但是充满了强烈的光芒。

    「我也会下定决心」

    由美子和千佳决定「什么都不做」。

    按照加贺崎说的,贯彻旁观。

    集中于自己的表演。

    而且状况也不允许她们在意别人。

    然后,下一次『见习魔女玛修娜』的录音日到了。

    ——由美子一直觉得,状况很糟糕。

    台本迟迟不完成,故事发展也定不下来。

    依靠的原作是与动画不同的故事。

    所以,她一直觉得进入角色很难——

    『……首先,你们俩的话里有错误』

    但是,森的建议让她知道,自己推脱了多少责任。

    她觉得,有原作就非常好了。

    台本也是,之前几集的份都在手边。

    她按照森说的,为了让自己和角色完美重合,无数次阅读。

    因为需要向更高的地方拓展。

    因为有了绝对要到达的地方。

    为此,这几天——一直——想着——希尔——

    「————————————」

    「佐藤」

    由美子被千佳叫到,回过神来。

    自己似乎正在工作室前面发呆,千佳的脸在旁边。

    她轻轻摇头。

    有时稍不留神,意识就会忽然远去。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专心还是不专心。

    呼—……由美子呼出了口气,此时千佳正默默盯着工作室。

    她看向由美子,小声嘟囔:

    「我不是天才」

    「…………」

    在由美子眼里,夕暮夕阳是才能的结晶。

    但是,她亲眼看到了真正的天才。

    现在,她实在是无法把夕暮夕阳称作「天才」。

    「成绩和经验都不太多,我知道自己是微不足道的新人声优。我肯定没有其他人会拥有的东西吧」

    千佳说到这里,抬头看向由美子。

    尖锐却漂亮的眼瞳看着这边。

    「但是,我有你」

    「……嗯」

    「就算是半吊子,聚到一起也多少会好点」

    「是啊」

    她们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音量交流。

    千佳也在紧张吧。

    仔细一看,千佳眼睛下面有黑眼圈。

    或许她强行熟读了资料。

    由美子装作没看到黑眼圈,两人一起进入工作室。

    工作人员和之前一样,忙忙碌碌,疲惫不堪。两人跟他们打过招呼后,走进了录音棚。

    里面只有结衣。

    她明明是主角,却远远地坐在角落。

    结衣注意到两人,猛地站起来,深深低下头。

    「早、早上好,夕阳前辈,安安前辈」

    结衣用略带阴沉的声音打了招呼,然后跑过来。

    她好像掩饰一样露出笑容,僵硬地说出好似借口的话语:

    「前辈,之前真对不起。我感觉自己好像说了奇怪的话……就是在学校有点讨厌的事情!然后我就说出了没过脑的话……所以,请不要在意!」

    诶嘿嘿——她笑了。

    由美子忍不住问道:

    「结衣酱,你觉得这样就行?」

    「是的。已经没事了!请不要在意!」

    那是纸糊的笑容。

    她今后一定会永远这样笑吧。

    吞下许多感情,一个劲积攒,终有一天破裂。

    然而这跟决定什么都不做的由美子她们没有任何关系。

    然后,表演指导和平常一样开始了。

    今天似乎相对平静,副导演没有要求重录,编剧也没有希望修正剧本。

    在略显放松的气氛中,音响导演也安稳地进行表演指导。

    「这一集后半部分会非常严肃。考试开始前的一半很平稳,但请各位在这部分也保持考试特有的紧张感。后半,敌对势力“炎舞”会闯进考试,要比前半还要夸张,有不同的紧张感……」

    这集比较严肃,还有战斗的剧情。

    已经公开、不得不使用的原恋爱喜剧男性角色,变成了敌对势力的首领,这次要跟玛修娜等人战斗。

    副导演等人一直烦恼该怎么处理他,但似乎总算找到了妥协点。

    也有这个原因,这次的录音似乎稍微有了些余力。

    表演指导进行了一会,音响导演说出了总结的话:

    「如果有什么在意的事情,请说」

    这时候,由美子轻声举起了手。

    「歌种桑,有什么问题吗」

    她被问到,打开台本。

    「………………」

    心脏开始激烈地跳动,甚至让她感到不快。

    紧张让手颤抖。几乎哭出来了。如果能说一句“没什么”,该有多好呢。

    她想办法压倒害怕的心。

    对自己来说,这是必要的事情。不这样做,就无法前进。

    「……对不起,这里……被敌人袭击之后,玛修娜要和希尔、库拉丽斯告别对吧。希尔她们去追敌人、玛修娜去叫老师的场景」

    她说出页数后,所有人翻开那一页。

    「这里,希尔会跟玛修娜较劲对吧。她说『我们怎么会被干掉啊。我们会想办法,你赶快去叫老师』。实际上,希尔是个胆小的人,所以应该很害怕」

    「……是这样呢。希尔对玛修娜有竞争意识。因为存在只有她才能用的魔法。她不想暴露弱点」

    「是的。这个没问题。但是,下一句台词」

    由美子用力点点头,翻页了。

    她指着下一句台词,慢慢地说:

    「『来,赶紧追上去吧,库拉丽斯』……这句台词,我特别在意。希尔虽然在较劲,但这个女孩唯独在库拉丽斯面前能变得坦率对吧。特别是她刚刚跟玛修娜较过劲,这里是不是应该说出真心话呢……」

    由美子总感觉这里令人在意。

    这几天,她一直在想着希尔。

    熟读原作,熟读台本,想把她吸收到自己的内部。

    随后,她就感觉有仅仅一丝不对劲。

    然而,这是妨碍她入戏的噪音。

    「这个……确实,可能是这样……」

    音响导演瞥了一眼编剧柿崎。

    然后,柿崎颤了一下身体,猛地把脸凑近台本。

    她挠着头,呻吟着说:

    「没错……确、确实,希尔在库拉丽斯面前,可、可能会说丧气话……怎么说呢,这里像是,在用坚强的话欺骗柔弱的心……」

    柿崎口齿不清地说。由美子虽然紧张,但还是回应道;

    「我明白希尔是这样的人。我觉得她在别人面前就会这么做。但是,我觉得唯独在库拉丽斯,她会变成坦率的女孩」

    「唔、唔唔唔唔……」

    编剧直转眼珠,盯着台本。

    实际上,由美子不想说这些。

    这样就是区区一个新人还口出狂言。

    但是——她觉得这样才能接近突破极限的表演。

    不做到这一步是不行的。

    必须要有抛弃各种事物的觉悟。

    在视野一角,可以看到结衣正在困惑。

    由美子用力攥住了手。

    「这个,可不可以变一下台词呢」

    听到由美子用尽全力的发言,编剧吓了一跳。

    「现、现在吗!? 诶,呃,那个……诶……」

    她明显一副慌张的样子,来回看台本和由美子。

    虽然不过是一两句台词,但那应该不是能随便改的。

    编剧有编剧所见的世界和安排。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副导演开口了。

    「……对不起,歌种桑。你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有这种感觉了。但是,台词并不是特别突兀……时间也不多了。可以请你按照台本演吗」

    这样一来就没办法了。

    对方只是做出成熟的回应,自己就应该感激了。

    ——但是,这样不行,是不行的。

    想要突破极限,无论如何都需要这样做——

    「——能不能改一改呢。不改的话,我——」

    「安」

    被叫到名字,她回过神来。

    千佳径直看着由美子,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由美子想起自己说出了什么话,脸瞬间变得铁青。

    「不,对不起,我出言不逊了!我也没觉得突兀……!」

    由美子一改态度,猛地低下头,随后副导演和编剧都露出笑容,没再追究。

    这是救赎——但由美子为自己视野之狭隘捏了一把冷汗。

    要是刚才搞坏了关系怎么办。太逾越了。想想自己的立场。

    但是,心同时沉重起来。

    这样下去没问题吗,能填上缺少的东西吗——

    「没问题」

    就在由美子不安的时候,千佳小声对她说道。

    十分单纯,仅凭这句话,心情就迅速松弛下来。

    因为,那句话后面接着一句「交给我」。

    表演指导结束了,配音开始。

    三人按照从内侧起结衣、由美子、千佳的顺序站在话筒前。

    调整室里似乎又出了问题,录制没有顺利开始。

    趁这个机会,站在旁边的结衣把身体靠过来:

    「那个,安安前辈。刚才那个,是怎么了啊。之前一次都没有过……」

    「嗯?哎呀,这个嘛……」

    由美子挠了挠脸颊。

    在不知道缘由的人眼里,或许那样的行为看上去是无法理解的。

    被重新问起来很尴尬,但由美子还是老实回答:

    「有人对我说过,在抱怨现状之前,先尽一切可能钻研表演。这次应该说终于钻研到底了吧,然后我就开始在意……希尔是不是会说别的台词呢……」

    「意思是剧本出错了吗?」

    结衣的轻率发言让由美子慌张起来。

    她反射性地看向调整室,但看样子那边顾不上,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

    由美子呼出一口气,一边组织语言一边开口:

    「不,说不上错……我平常也不会说啊……一般没人觉得,自己比谁都熟悉这个角色!这次是非常乱来的啦」

    结衣露出讶异的表情,歪头表示疑惑:

    「为什么要在这个作品这么乱来」

    「唔。因为我无论如何都需要超越极限。为此,要钻研到最后的最后。毕竟我很不成熟啊……按一般的方法做无法到达——那种表演——啊。所以——吧。必须超越极限」

    「前辈?」

    「大概——稍微有一点噪音——我就会想——是不是不行——为了沉浸——为了投入——必须消除声音——所以肯定——跟森桑——」

    「前辈!」

    由美子被抓住手臂,注意到自己呆住了。

    结衣一副担心的样子,说着「没事吧?」窥视着由美子的脸。

    由美子摆摆手,笑着掩饰:

    「抱歉,可能我状态变得有点奇怪。呃,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新人,该做的是尽可能钻研表演。给剧本提意见,肯定不对。所以,绝对不可以模仿哦」

    「我不会模仿的……」

    「还有,接下来我做的事情也不可以」

    「?呃,什么意思……」

    『抱歉,久等了』

    她们小声说着话,调整室出声了,她们就立刻移开身体。

    由美子回到话筒前,按照调整室的指示行动。

    要录制的是由美子提出异议的场景。

    考试中,玛修娜等人遭到不明袭击,要分头行动。

    「等、等一下……!唔……!」

    结衣一边伸出手,一边说出玛修娜的台词。

    然后她又压住手,发出呻吟的声音。

    袭击者的攻击使玛修娜负伤了。

    在黑暗的森林中,三个人被混乱与恐惧所包围。

    「刚才那些家伙是怎样?这也是考试的一环吗?但是,要是没躲开,玛修娜就真的不妙了吧?」

    「我觉得没错~。而且,那身黑色装束……大概,跟学校没关系吧-」

    她们正在整理状况,但监视器上几乎没有显示任何东西。

    玛修娜等人的身姿,敌人,森林,都没有。

    白色的屏幕上,也就是名字和计时器,只有最低限度的信息。

    但是。

    「————————————————」

    她慢慢感觉到。

    玛修娜忍着痛,警戒周边。

    希尔嘴上开玩笑,却还绷着紧张的弦。

    库拉丽斯仍然发出温柔的声音,用着拖长音的说话方式,可是连她也缓缓渗出怒火。

    昏暗茂密的森林。紧绷的气氛。遮天蔽日的阴森树木。

    即使没有画面,她也能感觉到。

    正因为没有画面,她才能想象眼前的光景——

    「……玛修娜酱。你能不能去叫来老师~?我们去追那个人~。要是让他逃了,可就麻烦了~」

    「等一下。要追的话,我更适合。我的魔法可以……」

    「怎么能交给受伤的人啊。当然是我们去追比较好啊」

    「但是,希尔……」

    「我们怎么会被干掉啊。我们会想办法,你赶快去叫老师」

    希尔哼了一声。

    连那种表情都鲜明地浮现在脑海里。

    啊,很害怕对吧。因为,希尔是最不适合战斗的。她应该清楚自己的实力。为什么不得不如此逞强呢。

    答案很简单。她不想被玛修娜看到害怕的样子。

    「……、。我知道了。我马上叫老师。等着我!」

    玛修娜说完就用扫帚飞走了。

    希尔目送走她,这样说:

    『来,赶紧追上去吧,库拉丽斯』

    希尔要展现出绝对饶不了敌人的气概。

    台本上写着「带着怒气,好战地」。

    啊,应该这样表演。

    应该遵从指示。

    停下比较好。不能这样做。要是没被接受该怎么办?自己应该听说过没有实力没有实绩的新人做了会怎么样。停下。应该停下。

    明明心里是清楚的。

    但由美子自然地这样演了。

    因为自己的——自己心里的希尔——是这样说的。

    「来……赶紧,追上去吧,库拉丽斯……」

    声音在颤抖,几乎顿住了,但希尔还是像追寻依靠一样地呼唤挚友的名字。

    她只有在库拉丽斯面前,会吐露自己害怕得不得了。

    由美子能想象到,希尔低着头,尽力忍着身体的颤抖。

    『是啊,毕竟这样下去考试就没法继续了呢~』

    接下来的台词,库拉丽斯要用平常的情绪,悠闲地说出来。

    但是。

    「……是啊,毕竟,这样下去考试就没法继续呢了呢」

    这道声音仿佛母亲一样温和,令人安心。

    温柔地包裹颤抖的友人,但仍然让她前进,让她能够前进。

    库拉丽斯轻轻把手放到了希尔的手上——这样的光景浮现在眼前。

    如此,希尔终于获得了勇气,能够前进了。

    「…………」

    由美子感受到一阵寒气。紧张支配了身体。

    意识一瞬间回到现实,意识到了现在的状况。

    她害怕地不敢看调整室。

    怎么办,要是导演们阻止自己怎么办。要是被骂,要是被否定,要是被抛弃。

    明明知道不该这么做。

    可是自己还是越过了不该越过的线。

    但是,所幸调整室仍然什么都没说。

    继续演。

    不知道之后会被提醒什么。

    但是,唯有现在,要专心做只有自己能做到的表演——!

    「……看到了!追上了!……、!那些家伙注意到我们了!」

    「希尔酱,躲开!」

    坐在扫帚上的魔法使开始了空中战。

    旁边的话筒前不是结衣,而是扮演敌人的声优正在大喊。

    两人被更高级的魔法使玩弄,陷入了绝境。

    但是,这时候她们两人要放出原作也出现过的魔法。

    重叠起两人的魔力,混合了冰与火的决死一击——!

    「上吧,库拉丽斯……!」

    「来,希尔酱……!」

    苦闷的声音中,可以看到信赖。

    然后,自然地——由美子和千佳——对视起来。

    脑袋里闪过的,不知为何是这一年里发生的各种事情。

    在白光中,回忆变成浊流,将她吞没,脑袋里被染成一片白色。

    意识在闪烁。

    唰啦——

    自己的内心,终于完全切换了状态。

    自己身边——希尔身边——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那么,剩下只需要全力喊出来就可以了。

    她们同时吸气。

    然后,用尽全力发出大吼。

    「「打中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重合的咆哮颤动着空气。

    由美子感觉自己在被千佳的——在被库拉丽斯的声音拉扯。

    千佳坚定的声音拉着自己,让自己发出了超出原本实力的声音。

    ——同时。

    由美子也有自己拉着千佳的感触。

    使劲拉她一把,她就会让声音进一步升华,变得更加坚定——

    「希、希尔酱……这、这个……、是、是不是不行了啊……」

    「唔……坚持住,坚持住库拉丽斯……!有我在……!」

    敌人也放出魔法,与两人的魔法碰撞。

    两人被敌人压制,为痛苦而呻吟,几乎要没力气了。

    啊——就是想要这种感觉——她想。

    竭尽全力去乱来,给周围人添麻烦,总算让自己坠入了角色。

    拼命向力不从心的领域伸手,但还是无法独自触及。

    然而,两人拉着对方的手,总算让手指搭上了边。

    互相被对方影响——互相提高,终于到达半吊子不曾踏足的领域。

    虽说不知道这是互相较劲,还是信赖的依靠。

    此时此刻重叠的表演,一定是独自一人无法触及的。

    她有这种感觉。

    这个——她就是想要展示这个。

    现在这个瞬间的表演,就连结衣也无法触及——

    在激昂,在兴奋。

    由美子感觉,自己被异样的热量吞噬、表演越来越接近高峰。都要流鼻血了。光芒在一片空白的头脑里闪烁。

    肯定,千佳也一样。

    混合在一起的感觉,就是能让她如此深信不疑——

    「——Dispel Rose……!」

    仿佛从地底响起的声音让她摒住了呼吸。

    自己流露出的呼吸声或许不是表演。

    不知不觉间,结衣站到了里侧的话筒前。

    然后——她的表演,正在放出可怕的光辉。

    「不许你——对我的朋友出手……!不许你碰一根毫毛。现在立刻——」

    对敌人的怒火,关心同伴的心意,自身负伤的痛苦,拼命赶来的急促呼吸。

    这一切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十分凌厉的表演。

    「滚开————!」

    她的叫声仿佛让空气啪地一声破裂。

    听到这个声音,库拉丽斯和希尔肯定睁大了眼睛。

    不,实际上由美子和千佳都吃了一惊。

    这一喊就是有如此强大的魄力。

    然后,看到结衣的表情,她们理解了。

    表情认真得可怕、盯着监视器的结衣,也在拉扯着她们。

    由美子说完最后的台词,等待音响导演的指示。

    ……从来没有过这么紧张过。

    自己为所欲为了一番,当然会这样。

    表演结束的瞬间,脚都要颤抖起来了。

    等了一会之后,她听到『……OK了』的声音,大大呼出一口气。

    她摸了摸脖子,有湿润的触感。

    全身都在出汗……

    这不是冷汗吧……

    由美子总之连连向调整室低头,但还是不敢看副导演等人的脸。

    啊真是的,这个对心脏太不好了……

    虽说或许可以造就优质的表演……

    之后没有什么问题,录音进行了下去。

    要说有什么变化——

    「对不起!刚才的那个,可以让我重录吗!我想多表现点感情!对不起拜托了请让我重录拜托了!」

    ——就是结衣精神十足的声音开始在录音棚里回响了吧。

    「声音好大……」

    千佳一副嫌弃的样子如此嘟囔,但其中有几成是真心话呢。

    然后,吓死人的录音总算平安结束了。

    由美子首先跟千佳一起去找副导演等人低头道歉:

    「对、对不起……!我总是恣意妄为……真的对不起!」

    所幸,副导演等人笑着原谅了她。

    「不,是我们的理解不够。你的表演没有错」

    「演员能这么认真地阅读剧本,我作为编剧也很开心。接下来要写出不输于歌种桑的好剧本呢」

    对方能这么说,真的十分令人感激。

    「夕阳前辈,安安前辈!」

    两人从录音棚走到走廊,后面就有人搭话。

    是结衣。

    她紧紧攥着拳头,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这边。

    或许是没有完全整理好心情吧,她反复欲言又止。

    千佳看到她这样,深深叹了口气。

    「你说谁的表演没有任何人听?」

    瞬间,结衣露出了又哭又笑的表情。

    结衣把拳头攥得更紧了。

    她使劲摇摇头,终于露出了平常的笑容。

    与之相对,一道泪唰地流下来。

    「——二位前辈,一直都在听我的表演呢。我今天,明白了这一点」

    她应该也意识到了。

    由美子和千佳为了同时提高演技,互相拉着对方。

    自己被拉扯,表演变好。对方听到变好的表演,表演进一步变好。

    互相影响、互相提高。结衣应该明白了吧。

    而在最后,结衣也被拉了一把。

    谁都没在听?怎么可能。

    这次的事情应该让她也明白了。

    声优无法选择出演的作品,但是可以选择如何利用出演的作品。

    「高桥桑」

    千佳深深呼吸了一下,正面看向了结衣。

    「你在因为角色的事情顾虑我吧。我承认。但是,只有现在是这样。我马上就会到达你追不上、无法模仿的领域。就像今天」

    另一件要告诉结衣的事,就是这个。

    夕暮夕阳没有输给高桥结衣。

    如果要让她摆脱重负,就必须向她展示这个力量差距。

    正因为如此,她们才不惜去做不习惯的合作和过分的乱来,也要让她瞧瞧超出极限的表演。

    就为了这一句话。

    「所以现在你就尽情模仿别人吧」

    千佳眼神尖锐,声音也很冰冷,但在旁边听着还挺温暖的。

    结衣似乎也感受到了,她开心地露出了满面笑容。

    「——好的!」

    这时候,后面有工作人员搭话。

    「对不起,高桥桑。可以来一下吗」

    「啊,好的好的!找高桥我有什么事吗!」

    结衣精神地回答了一声,然后向两人低头行礼。

    她就这样转过身,快步跑掉了。

    由美子挥手目送走她,跟千佳对视了一下。

    两人的表情真够复杂的。

    「这样就好吗……」

    这是救助身处危难的敌人吗,或者是自掘坟墓吗。

    副导演等人原谅了她们,所以还算好,但这次真的是铤而走险了。

    虽说最后让结衣打起精神来了。

    或许就像加贺崎说的,将来自己会后悔。

    「算了,挺好吧。应该说我们这边也变得迫在眉睫了吧。我认识到了,要是稀里糊涂的就会被后辈超过」

    「这个,算是吧……」

    由美子意识到了,必须更拼一些。

    现在就有后辈威胁自己的地位是不是太早了——她之前也有这种想法,但这种事迟早都会发生。一不留神,立刻就会被趁虚而入。

    想要守住自己的椅子,就要做该做的事情。

    这时候,千佳耸了耸肩。

    「而且,我们也没为她做什么。什么也没做。只是模仿森桑提高了演技而已」

    「这……是啊。我觉得,那个果然还是只有森桑能获得允许……当然,心态就让我模仿一下吧……」

    由美子猛地打了个寒战。

    真不该模仿怪物。

    这次只是偶然顺利。

    没有实绩和实力,不可以做那种事。

    「算了……像结衣酱这样的孩子要是没了我会很寂寞的。她肯定已经没问题了吧」

    由美子一边伸懒腰一边说,千佳随之轻轻点头。

    千佳的表情比平常稍微柔和一些——但立刻蒙上了一层阴影。

    「是啊。那个后辈肯定已经没问题了吧」

    她说出了令人忧郁的话。

    「问题是那边的后辈吧……怎么说呢,后辈们都会带来麻烦的问题吗……」

    由美子叹了口气。

    比起那个后辈,结衣算非常可爱的了,是个非常好的后辈。

    看来,为后辈们所烦恼的时光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Tiara』会怎么样呢……」

    听到由美子的低语,千佳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而在那之后,仅有一次。

    迄今一直沉默的原作者,在推特上提到了『见习魔女玛修娜』的电视动画。

    『虽然作画即使恭维也称不上好,但我觉得工作人员们在离谱的状况下努力过了。我感受到了他们对作品的敬意』

    然后,原作者如此作结:

    『最重要的是,三位主演声优的表演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