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半价便当,然后是炸鸡块
    「那个背影,该不会是……」

    结束管风琴的练习后的我,正处于离开教会回家的路上。我打算在周六休息前购置些食材而前往附近超市,再次因为奇妙的缘分而撞见了她。

    「……」

    同班的公主大人,正无比认真地弯腰盯着摆出来的半价便当。

    美丽动人的身姿,还有盯着半价便当的样子,仿佛是电影中的场景一般。

    周围的购物者们在从旁侧路过的同时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维利亚斯……在干嘛?)

    看着一动不动的同班同学,夏臣皱起了眉。

    彼此都住在同一栋公寓,所以很容易在售卖日用品的店里撞见。

    考虑到今后,提前打好关系是明智的策略。

    不过,就现状而言,二人仅仅是同班同学,自然有着称不上是朋友的距离感。

    而且,夏臣也很难办到像庆那样爽朗地说出「哟,有什么困扰的事吗?」来打招呼。

    在夏臣烦恼着如何是好的同时又过了几分钟,但由依仍然没有半点动作,只是直直地盯着半价便当。

    (……该不会,真有什么事?)

    夏臣从那读不出感情的冰冷表情之中略微察觉到了这样的迹象,这时由依感觉到了夏臣的视线而抬起头。

    「片桐同学」

    「啊,好巧啊。因为这里很近,而且商品又多又便宜,所以我也来了,怎么了吗?」

    夏臣立马为自己辩解,装作自己也是刚到的样子,向着由依打招呼,以免被误解成跟踪狂。

    由依动作优雅地手心上翻,指着贴有半价标签的生姜烧便当。

    「我在想,这里的便当,为什么都是半价的」

    过于普通的言语,让夏臣不停地眨眼。

    「……呃,只是因为这个吗? 莫非你就因为这事一直在苦恼?」

    「是的。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这么做」

    由依特别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句普通而意外的回答不知不觉中暴露夏臣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旁关注的事实,不过由依没有在这件事上紧咬不放,而是一言不发地再次看向夏臣。

    「那个,英国,没有半价便当吗?」

    「半价biandang……吗? 很抱歉,我确实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由依歪了歪脑袋,用着极为流畅的英文发音小声念道。

    欸,维利亚斯果然是英国人吧,夏臣再次意识到这个事实,指向贴在价格上方的特价标签。

    「这里是有写着保质期对吧? 要是过了保质期就卖不出去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半价出售,这样一来店家也不会有什么损」

    说明完后,由依露出了理解的神情,点了几下头。

    「原来是这样。确实是很合理的制度呢」

    「把这说成制度……嘛,反正差不多」

    超市的规定就是这样,所以那过于夸张的解读也没有问题。

    难道英国没有这种限时的特价吗,虽说这点很古怪,但毕竟维利亚斯是贵族的公主大人,说不定没有亲自去过超市购物。

    再说,这种等级的公主大人为什么要一个人来日本生活……可能是来开开眼界吧,不愧是贵族的掌上明珠啊。

    「总之,只是半价的折扣而已,没有什么其他不对劲的地方,放心吧。这是对于独居人士而言,既节省又友好的值得感激的贩卖方式」

    「很感谢特地为我解释。我差不多也该买晚饭了——」

    在由依喜上眉梢,重新将视线转回到半价便当,就在这个瞬间。

    「……啊」

    从旁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抢走了那个生姜烧便当。

    「……」

    由依面无表情的盯着半价便当本该存在的地方。

    先下手为强。谁都没有过错,没办法,半价便当的争夺战就是如此。

    由依冰冷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气馁的神情,非常可爱,夏臣用手遮住不由得露出笑意的嘴角,移开视线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每晚七点都是半价售卖的时间,明天再来就能买到吧」

    「嗯。明天再来看看吧」

    夏臣憋着笑意向由依说道,由依微微点了点头,朝着店外走去。

    说不定是因为没抢到半价便当吧,她的步伐看上去有些落寞。

    (原来还存在因为半价便当而一喜一忧的公主大人啊)

    夏臣一边想着那极为有趣的背影,一边拿着食材走向柜台结账。

    ◇   ◇   ◇

    「……哟」

    「片桐同学」

    在公寓楼的电梯前。

    今天已经是第五回撞见了,由此我露出了苦笑,举手回应。

    「我话说在前,我这应该不算是跟踪吧?」

    「我理解你的意思,不用担心。毕竟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甚至还住在同一栋公寓楼,这种事也是有可能的」

    由依一点也不惊讶,只是盯着正在降下的电梯的显示器。

    巧合到这种地步确实也没必要惊讶了,我低头看向下方,希望电梯赶紧下来好让我脱离这个尴尬的氛围。

    由依手上提着的塑料袋进入了视线,能够清楚地看见里面的东西。

    「……只有水?」

    袋子上印着最近的杂货店名,里面装着数量可观的水瓶,我不禁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因为今天的水很便宜」

    由依仍然面朝着显示板,直截了当地回答。

    (……没记错的话,维利亚斯刚刚应该是在超市,打算买晚饭的便当吧?)

    道完别,去了一趟杂货店后又和我在这里撞见了。

    这样说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太可能在外面解决晚饭,我有些纳闷。

    「怎么了吗?」

    由依看到夏臣的样子感到有些不对劲,便侧过头来询问。

    「呃,我在想你不是没抢到便当吗」

    「我听说明天七点又会摆上半价便当」

    「不是,我不是说那个,我是指的今天的晚饭」

    「有水,所以没问题」

    咔咔,由依将手上的塑料袋略微向上提了提,拿给夏臣看。

    电梯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二人依次进入电梯,门缓缓关闭,小窗外的景色缓缓运动起来。

    「在买到明天的半价便当之前你打算什么都不吃? 水可没办法充饥。 还是说忘记了去换现金所以没钱?」

    「手上有够用的钱」

    「还是说你身体不舒服,没什么食欲吗?」

    「虽然还没习惯时差,不过身体上没有任何不适」

    对话期间,电梯已然到达二楼。二人不一会就到了自家门前。

    来不及多加追问的夏臣感到无法释怀,正在他准备打开家门的时候,低头沉思的维利亚斯突然抬起头看向了夏臣。

    「很感谢片桐同学担心我,我只是不想花钱而已,请别在意」

    由依平静地说出了真挚的话语。

    冰冷的词句中没有任何的敌意,亦非明确的拒绝,但却像是在无形之中划清彼此的界线一般。

    『我只是打算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挣生活费』

    夏臣突然想起来她在教会里说的这番话,不知如何开口。

    「维利亚斯……」

    才这个年龄就离开双亲,独身前往陌生的异国他乡留学。甚至还要为了尽可能地赚生活费而打工。

    她似乎能拿到足够的生活费,但并不想动用那些钱,所以才选择了亲自打工来养活自己。

    维利亚斯一定是有着自己的理由吧,不轻易将隐情告诉他人,贯彻自己的想法。

    维利亚斯的这一点实在让人欣赏。

    「和外表不同,维利亚斯一点都不像公主大人诶」

    「公主大人? 这是什么?」

    「没,没什么。我自言自语罢了」

    夏臣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一丝弧度,向着讶异地皱起眉的维利亚斯回话。

    「抱歉,能在这稍稍等我一下吗?」

    「欸?」

    夏臣回到了屋中,将歪着头的由依留在了原地。

    他迅速打开了冰箱,把两个封装得比较完好的真空包装塞进了塑料袋,接着回到了门外,将塑料袋递向了乖乖等在那里的维利亚斯。

    「总之你先拿着吧,这里大概是两餐的量。这样应该能撑到明晚」

    看到袋中装着的冷冻保存的土豆炖牛肉以及浓菜汤,由依不停地眨着蓝色的瞳孔。

    「如果有耐热容器,直接用微波炉加热就行,没有的话用平底锅之类的放在炉灶上加热也可以」

    「等等……那个,这个是……?」

    「有微波炉或是平底锅吗?」

    「有是有……不过,那个,钱……?」

    由依因突发事态而陷入混乱,不知如何是好,夏臣看着她耸了耸肩,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只是在多管闲事罢了,别放在心上。再说了,这些饭菜也犯不上收费,可别对味道抱有什么期望哟?」

    夏臣半开玩笑地把袋子硬塞给了困扰的由依。

    实际上,夏臣亲自下厨也有一年了,对自己的手艺颇有信心。

    但考虑到人各有好,夏臣有些担心货真价实的公主大人可能会不喜欢这个味道,便用着这只是一片好意之类的想法说服自己,将错就错。

    由依因为夏臣的举到感到困扰,表情黯淡了下来。

    「等下,那个……这是提议确实很好,但我没有理由接受片桐同学的好意,所以……」

    「要是没和我闲聊的话,说不定就抢到了半价便当嘛,而且正如你所看到的,这些都是剩下来的,所以没必要那么在意」

    「呃,不过……」

    由依还想说些什么,但不知如何回应而只得垂下脑袋,秀丽的黑发下垂,遮住了面庞。

    由依遮着侧颜,说话的声音小得像是从喉咙挤出来一般。

    「……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希望受到别人的关照」

    由依低着头,愧疚地将被硬塞给她的口袋推了回去。

    透过长发的缝隙,可以窥见她那抿着嘴,差点哭出来一般的神情。

    (……看这样子,她想表达的意思似乎不只是道歉诶)

    夏臣从由依坚决的拒绝中察觉到了某些隐情,叹了口气。

    「只有那种独当一面的家伙,才会说这种台词吧?」

    「……欸?」

    听到夏臣的话语,由依惊讶地抬起了头。

    「虽然我不了解维利亚斯的处境,不过隔壁住着多少有些交情的同班同学,而且对方甚至现在正饿着肚子,我可做不到对这种事视而不见」

    夏臣直直地注视着愣住的由依,语调随意地说了下去。

    「一味让别人操心的家伙才不是够格的大人,想要变得独当一面,他人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

    「片桐,同学……」

    由依的表情变得更加阴郁,低下了头。

    抿着的嘴唇更加用力,甚至有点像是在咬牙切齿。

    由依的动作使得她本就纤细的身躯看起来更加娇小,递出塑料袋的那只手缓缓垂落。

    夏臣有些难为情,吸了吸鼻子,别开正脸。

    「……还好你知道,我跟你也差不多啦」

    「片桐同学,跟我……一样?」

    由依小声地嘀咕,看向了夏臣,眼神中流露着讶异。

    「去年的我也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半吊子,经常意气用事而给很多人添麻烦。之后我反省了,从他人处得到了帮助,做成了许多事」

    夏臣苦笑着,说出了不愿回想起来的经历。

    什么都做不到的家伙误判自己的能力,不停地给周围的人添乱。

    一想到那无比痛彻的反省,当时的自己和有着类似境遇的由依的身影便重合在了一起,不知不觉中便开始多管闲事。

    「所以这只是多余的关照而已,完全是我在自作主张,你就收下吧。就这样」

    说完,夏臣面带苦涩的笑容,看向由依。

    「毕竟打算独自努力的家伙,一点都不会惹人厌」

    「片桐同学……」

    由依紧紧捏着塑料袋,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察觉到由依似乎已经没有拒绝的打算,夏臣便不等她的回应,靠上了自家的门把手。

    「那就下次见」

    「啊……! 片桐同学,那个……!」

    夏臣没有搭理想要叫住自己的由依,穿过了玄关,关上家门。

    夏臣靠在门上,歇了口气,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尴尬而不自觉地苦笑起来。

    「……果然,很像说教啊」

    自顾自地将对方的身影与曾经的自己重叠,自作主张地说教,帮别人。

    刚回到独处状态,夏臣立马害臊地扶起了额头。

    不过我并没有索要回报的想法,也没有别的企图,这事下不为例。

    对于对方来说,哪怕有个会多管闲事的奇怪邻居,也比饿到明晚好上不少吧。

    正在夏臣脱鞋子的时候,『叮咚—』不知怎地,某人礼貌地按下了门铃。

    「……怎么了吗?」

    不再耍帅的我尴尬地推开门。

    站在门外的由依脸上挂着比刚才更甚的困扰神情,尴尬地低着头。

    手上仍旧拿着刚刚我给的口袋,时间这么短,也不像是回了趟屋子。

    我看着她,感到非常的困惑,由依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开口说道。

    「……对不起。虽然有微波炉,但是家里没通电,用不了……」

    「……诶,抱歉,没有问清情况」

    二人在并不压抑的气氛中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   ◇   ◇

    「好了,久等了」

    起居室的矮桌上,摆放着盛着炸鸡块的大盘子。

    坐在稍前一点的由依,眨着眼睛微微探出了身子。

    炸鸡腿肉的外皮酥脆松软,还用了酱油和生姜充分地调味。下面放着用水浸过的卷心菜丝。把昨天剩下的满是蔬菜的猪肉酱汤热一热,再和早上剩的凉拌菠菜一起摆好。

    就大小而言,夏臣屋里的桌子只够一人使用,一摆上两人份的餐具便显得有些拥挤,不过总算勉强放下了。

    夏臣从袋中取出崭新的一次性筷子,递给了老老实实坐在一旁,正缩着肩而显得有些娇小的由依。

    「筷子会用吗? 不行的话刀叉和勺子也有」

    「啊,嗯……我会用筷子,只是……」

    「那就好。尽管吃吧,不用客气」

    摆在桌上的碗里盛着煮得有些硬的米饭,夏臣向着桌上的菜肴们双手合十,说「我开动了」。

    啜饮小口酱汁,由于放置了一晚,食材的味道更加浓郁,汤汁和食材的高汤味充分地混合,超赞的。

    将筷子伸向鸡块并夹住,蕴含在干瘪外衣里面的肉汁和油脂满溢了出来。作为佐料的酱油和生姜简直是完美的组合,今天的炸鸡块也非常美味。

    平常的话,夏臣喜欢多加一点大蒜并炸得更加酥脆一些,但这回考虑到由依就没有这么做。

    「怎么了,你不是饿了吗? 啊……还是说有什么忌口的吗?」

    夏臣向着位于桌子正对面,低着头,迟迟不肯动筷的由依询问。

    「啊,不是,跟喜好没关系,只不过……」

    「那就赶紧趁热吃吧。虽然这顿晚餐可能不是那么丰盛」

    夏臣如此催促道,由依面露犹豫,微微点头。

    「嗯,我开动了……」

    由依同样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在一番犹豫不决后怯生生地朝着炸鸡块伸出了筷子。

    将炸鸡块徐徐放入口中,由依瞬间小心翼翼地惊呼一声。

    「……」

    碧色的瞳孔瞪得溜圆,这大概是今天最夸张的一次。

    由依卖力地咀嚼着鸡肉,喉咙里发出了嗯嗯的声音,表情也逐渐地变得柔和。

    「……好好吃,太好吃了……」

    由依遮住嘴角小声地呢喃,又立刻把下一块肉送进了口里。

    无论是酱汁,菠菜还是米饭,每次吃进嘴中的时候,由依都会小声地说着「好好吃」,看着这样的由依,感到满意的夏臣也安下心来动筷。

    「感谢招待」

    饭后,夏臣行了一礼,由依也低下头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夏臣端出热茶,仍旧有些客气的由依还是坦率地将茶杯递了出来。

    看到拼命地呼呼吹着热茶的由依,夏臣好不容易才压下按耐不住的笑意。

    由依的表情缓和下来,状态比起之前好了许多,看见此情此景的夏臣微微一笑。

    「我来收拾吧,你去休息一下」

    「啊,不,我也来帮忙」

    「那能帮我把要洗的东西收拾过来吗? 我来洗就行」

    「我知道了」

    炸鸡块的油和飞溅到炉灶周围的油渍之后再说,得尽早用洗涤剂清洗使用过的餐具。

    由依将桌上的盘子依次端了过来,专注地看着我的手边。

    「……怎么了吗?」

    「要我等片桐同学洗完盘子吗?」

    由依困惑地歪着头,两手各自端着一个盘子。

    07

    「呃,不用了,小心地叠好放在旁边就行了」

    「但那样的话,叠在一起的地方会弄脏……」

    「没事,毕竟里外都要清洗」

    由依「啊」地小呼了一声。

    「……抱歉,我还不太熟悉这些事」

    由依红着脸,羞愧地道歉。

    从旁看去,由依仅仅是个女高中生,但在洗碗这件事上,应该说不愧是贵族家的大小姐吗,有些畏缩的大小姐发出了尴尬的干笑声。

    「熟能生巧嘛,没必要为这种小事道歉」

    「是的,不好意思——啊,等下,那个……」

    由依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结果因为找不到话语而以道歉作结。

    由依耷拉着脑袋,紧皱着眉头,纤细的手指也缠在了一起,接着又道歉地抬头看向夏臣。

    看着面露尴尬的由依,这回反倒是夏臣失声一笑。

    「怎,怎么突然笑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维利亚斯好有趣」

    「……有趣? 不应该生气吗?」

    「如果是英国本家的人,肯定会说些嫌弃我的话」

    「如果是英国本家的人,肯定会说些嫌弃我的话」

    「维利亚斯的家里情况我不清楚,但一般来说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事就会生气。倒不如说是因为由依太可爱了而让人忍俊不禁」

    「……可爱?」

    夏臣笑着这么说,感到匪夷所思的由依眨着大眼睛,歪了歪头。

    因为这样的小事就被挨个地指责,夏臣打心底为自己不是生于贵族门第而感到庆幸,看到摸不着头脑的可爱的由依,他又不禁一阵发笑。

    「嘛,别那么在意,喝口茶等下吧。我这边很快就搞定了」

    「……我知道了。毕竟我完全帮不上忙……」

    由依露出了既愧疚又尴尬的复杂表情,老实地坐在被炉桌旁。

    由依困扰地低着头,雪白的脸颊微微泛红,让人忍俊不禁,夏臣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利索地清洗着餐具。

    ◇   ◇   ◇

    收拾完毕,夏臣将手上仍旧拿着袋子的由依送到了门口。

    「明早别忘了联系电气供应商那边。知道联络方式吗?」

    「诶,我已经把手续都办好了,但是还用不了电」

    「呃?」

    令人意外的回答让夏臣歪了歪头。

    在这栋公寓,和供应电气的会社联系后,如果没有施工的话,立刻就能用上电。

    只要办好手续就可以毫无问题地使用,在夏臣这么思考的时候,不谙世事的大小姐让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有打开总闸吗」?

    「ZongZha,吗?」

    看来是猜对了,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就算办好手续,屋子里如果没有总电源也是无法用电的」

    夏臣屋的配电盘位于门的上方,开关是打开的,夏臣用手指着那个开关。

    「抱歉……因为我的无知而添了这么多麻烦,甚至在晚饭的问题上都让你这么费心……」

    由依缩着肩膀,脸上带着羞愧与抱歉的表情。

    看到由依那扭曲的表情,夏臣苦笑着,用轻松的语气回答道。

    「刚刚我也说过了吧,最初谁都不懂,这很正常。毕竟这并非什么羞耻的事,不去解决问题才是真正的失败」

    「……片桐同学」

    「不说这个了,看到你吃得那么开心我也很高兴喔」

    夏臣挠着鼻尖,害羞地笑了笑。

    最初的夏臣也是那种让人感到遗憾的类型。

    对料理一窍不通,甚至连洗衣机都不会用,更别说洗涤剂和柔软剂的用法了。

    也不知道扫地机里存在着过滤器,也不知道马桶不定期清洗就会发霉,更不知道邮箱只要放着不管就会被塞满传单。

    作为特别生而被录取,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的夏臣,在发现自己实际上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正因如此,夏臣才无比感激照顾自己良多的双亲、姐姐和庆,而做了这么多事的缘由则是他在处于相似境遇的维利亚斯身上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话说,这个样子为什么还会独自来日本? 那边的生活不是要好很多嘛」

    「片桐,同学……」

    由依瞪圆了蓝色眼瞳,紧紧地抓着手里的塑料袋。

    接着,由依的表情缓和下来,仿佛融化的冰川一般,她的眼瞳中闪烁着光芒,温柔地嫣然一笑。

    「……嗯,是这样的。就算我这么不谙世事,也要一个人生存下去」

    由依点了点头,话语中蕴含着自己的决心。

    那副笑颜和傍晚离开礼拜堂时我看到的笑容一样。

    (……果然,笑起来好可爱)

    那既不是谄媚也不是打马虎眼,而是能给人暖意的温柔笑颜。

    夏臣并没有因为不好意思而导致心跳加速,只是单纯的被那笑容给迷住了。

    感受到暖意的夏臣也自然地流露出了笑意。

    「既然如此,能让我用『谢谢』来代替道歉吗?」

    「嗯,我也是。我就回答『这算不了什么』吧」

    相互对视的二人被方才的有趣互动逗得咯咯发笑。

    由依的表情变得自然起来,早上打招呼的时候,教室里说话的时候,自然还有在教会里聊天的时候,她都露出了和别人相似的微笑。

    但是直觉告诉直接夏臣,这才是真正的由依。

    「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事就告诉我。毕竟缘分一场嘛」

    「嗯。到时候又要打扰了」

    由依轻轻地行了一礼,长发飘飘地回到了屋中。看到门关上后,夏臣也回到了屋中。

    正当夏臣因忘记拉上窗帘而走到窗户边时,他发现隔壁的房间里亮起了灯光,微微照亮着眼前的樱花。

    看到这,能够确定由依的屋里已经能正常用电了。

    「原来还存在着这么古怪的大小姐啊」

    夏臣看着窗户中面带微笑的自己,朝被灯光微微照亮的樱花小声呢喃着,随后拉上了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