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信赖、觉悟、应援
    第二天,晚饭时刻。

    听到门铃的声音,夏臣开了门,由依如约而至。

    「打扰……了,打搅? 不对,给您添麻烦了? 咦?」

    「好了好了,快进来吧」

    夏臣将站在玄关处呢喃着独创的三段活用式寒暄语,歪着脑袋的由依招待进了屋里。

    由依上身穿着单薄的毛衣,下身则是裙子,便服模样对于只见过她的制服姿态的夏臣来说无比新鲜。

    一起买手机的时候夏臣就有思考过,盐系的由依一定很适合青春风格的服装。

    「抱歉,来之前用了下洗衣机,就稍微迟了一点」

    「这点小事无所谓啦。有什么事的话,用手机发个消息不就行了」

    「不行,我很期待着夏臣同学做的生姜烧」

    由依用力地攥着小拳点头。

    从学校回来后,我在附近的超市里给由依发了个短信 。

    『晚饭吃什么,今天的猪肉挺便宜,生姜烧行吗?』

    『好的』

    以防万一,夏臣又等了一会儿,但简短的对话就此结束,无法得知由依之后的反应,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由依非常地期待,夏臣为此松了口气。

    毕竟是约定后的首次一起吃晚饭,夏臣有想过在菜色上多花点心思,不过这样一来,开销会增加,收拾起来也会麻烦不少,和约定的意义背道相驰,因此在一番挣扎过后,还是决定按平常的做法准备晚餐。

    由依站在旁边,探头注视着夏臣的手上动作。

    「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诶,能帮我把旁边的卷心菜切成丝吗?」

    「菜刀……吗。突然就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挑战……」

    由依有些紧张,吸了口气,夏臣见状感到了一丝不妙,制止了由依。

    「还是一会儿帮我洗餐具吧,现在就先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抱歉,一点忙都帮不上……我会努力收拾餐具的」

    「你在旁边慢慢地学习就行了」

    夏臣对着感到抱歉而缩着肩膀的由依这么说道。

    被称作冰山美人的千金小姐,在我的面前露出这么坦率的一面,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在人前的时候,由依总是绷着神经,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从而给人留下性格冷淡的印象,实际上她的感情非常丰富,在表达自己的情感这方面上也很纯真 ,夏臣如是认为。

    正是因为和自己构筑起了亲密的好友关系,由依才会表露出这样的一面吧,夏臣为这特别的待遇由衷地感到高兴。

    「嗯。马上做晚饭,先开始做生姜烧吧」

    将电饭煲的计时器设定在十分,夏臣套上了围裙,围在背后。

    接着,夏臣发现由依正好奇地一直盯着自己。

    「……那个,怎么了? 等了很久吗?」

    「啊,抱,抱歉……没,没那回事……」

    突然间回过神来的由依举起双手,慌慌张张地摆动起来。

    接着又脸颊通红,有些害羞地缠着左右手指。

    「那个,我只是觉得围裙很适合你……」

    听到由依这么说,夏臣的视线落到了自己的围裙上。

    使用了一年而显得有些老旧的围裙上有一些零零星星的色块与污渍,那是还不能熟练下厨的自己在艰苦奋战的岁月里所留下的痕迹,在夏臣自己看来,这副模样只能以寒酸二字来形容。

    「有那么合适吗」

    「我觉得非常合适,至少我……」

    「喂,喂……那个啊,谢了……是这样的么」

    由依不知为何有些害羞,夏臣也总感觉有些尴尬,歪着头。

    评判事物好坏的基准因人而异,所以被称赞的话接受就好,顺其自然,不必去深究。

    「片……夏臣同学做料理的时候,我能在旁边看吗?」

    「这倒是无所谓,不过会很无聊哦」

    「不会,为了以后的学习,得加把劲才行」

    说是作为将来的参考,这也太夸张了吧,夏臣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厨房里的备用圆凳放置好,由依随即爽快地坐下,开始认真地观察起来。

    尽管被一直盯着而有些不自在,夏臣依旧从冰箱里取出了猪肉、酱油、甜料酒、砂糖、生生姜以及生蒜。接着又拿出小麦粉和色拉油,摆在一起。

    「只是做生姜烧而已,光是调味料就需要这么多种吗」

    「你可能不大了解吧。这只是用上了必须的东西而已,习惯了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惊讶了。买的调味料还能用蛮长一段时间的,而且做法复杂的料理味道也会比较好」

    「原来如此,学到了」

    由依稍稍前倾身子,嗯嗯地点着头。

    当然,有时候那种预处理过的调味料会便宜一些,但是也可能会买到质量不好或者完全不会去使用的调味料,这种情况夏臣也有碰到过。

    夏臣做过很多次生姜烧所以非常熟练,只需要目测就能混合好调味料,调制成调味汁。只要把生蒜和生生姜磨碎,香味和口味就会有很大的改变,这也是夏臣的独门手艺。

    剥掉生蒜的皮再切成薄片,在猪肉上划几条口子,接着轻轻地撒上小麦粉,准备完成。往炸锅里倒入油,开火,快速地将卷心菜切成丝并将水分滤掉。

    「哇……夏臣同学的技术,好厉害欸。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现在还闻不到香味吧」

    「不,看上去就很棒……」

    「光看就能让你饱腹的话我可就头疼了」

    「实际上只会让我越来越饿,所以完全没必要担心」

    夏臣开玩笑地回话,然而由依却令人意外地笑着接住了玩笑,轻松的交谈缩短了二人的距离,夏臣感到高兴。

    为了不遮住由依的视线,夏臣挪了挪手腕的位置,好让她能更方便地看到煮菜的过程,由依毫不吝啬地发出了赞叹声,好可爱。

    「好了,准备完成。下锅炸一炸就行了」

    「嗯,我很期待」

    由依笑着,双眼弯成了月牙,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侧视着犹如可爱的小动物一般的由依,夏臣将猪肉放入了热腾腾的油锅里,直至发出令人垂涎三尺的悦耳声响,出锅。

    「搞定,久等了」

    新鲜出炉的生姜烧装在一个大盘子里,放在矮桌的正中央。

    周围则是加了部分剩下的蔬菜煮成的味增汤和热乎乎的白米饭。还有两杯从冷藏库中拿出来的麦茶。

    「好了,久等了。开动……吧」

    由依双托着脸颊,认真地注视着夏臣。

    一本正经的氛围让夏臣皱了皱眉。

    「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在想,有一个能干的妻子,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呢」

    由依竟然会认真地思考这样的奇怪场景,夏臣不禁笑了出来。

    「对于你来说应该是丈夫才对吧」

    「确实如此呢。那,有一个能干的丈夫……」

    「好了好了,快趁热吃吧」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

    和之前一样,由依像夏臣那样双手合十点了点头。

    接着环视了一圈桌面,朝着主菜——生姜烧伸出筷子,夹了一小块优雅地放入口中。

    咀嚼了一会,由依的蓝瞳突然瞪得溜圆。

    「……好厉害,好好吃」

    由依面露惊讶,小嘴用力地咀嚼着食物,接着又夹了一块生姜烧再次放进了口里,然后露出享受的表情,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

    少许焦糊的佐汁香气扑鼻,精心切成的肉丝柔软多汁,用以搭配的卷心菜和白米饭也无可挑剔。有着丰富经验的夏臣也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味增汤和米饭的火候都好恰当……啊,好好吃……」

    由依优雅地拿着筷子,将菜肴和米饭依次送入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极为满足的「嗯嗯」的声音,笑了起来。

    是因为朋友的关系更加亲近吗,由依吃饭的样子相较之前更显享受,夏臣见状也安心地拿起了筷子。

    正当夏臣微笑着观察着宛如小动物般专心地享受着菜肴,又发出幸福吐息的由依之时,注意到夏臣视线的由依双颊染上绯红。

    「……抱歉,太好吃了,有点太着迷了」

    「看到由依这么喜欢,我很高兴。没必要道歉的」

    「夏臣同学的晚饭非常美味,所以我不知不觉中就……」

    由依害羞地低着头,将裹着生姜烧佐汁的卷心菜送入口中,又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既然由依吃到自己的料理会露出幸福的笑容,那就让那笑容更加璀璨;如果她想要寻求改变,那就随时准备好援助。看到那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夏臣直率地如此认为。

    「嘛,别那么着急,慢点吃」

    夏臣边说边发出了轻笑声,与此同时由依则是缓慢地咀嚼着口里的食物,歪了歪脑袋。

    「怎么了吗?」

    「想让由依吃更加美味的食物,直到满足为止,就这样」

    「更好吃的料理,吃到满足……?」

    由依思考了少许,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又露出正经的神情看着夏臣。

    「夏臣想让我变胖吗!」

    「由依的玩笑话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呢」

    「我才不是在开玩笑……」

    由依有些怄气地嘀咕了一声,懊恼地缩了缩身子。

    表情的反差,可爱得让人忍俊不禁。

    「好了好了,快吃吧。我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的,所以赶紧趁热吃吧」

    「嗯,当然。我开动了」

    在夏臣的催促下,由依继续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生姜烧放入口中,随即又幸福地眯了眯眼眸。

    (为了能够再多欣赏点这样的笑容,今后我也得努力才行)

    夏臣和由依一起将这吃起来比平时更加可口的晚饭消灭殆尽。

    「感谢招待。真是太好吃了」

    「我也是,招待不周,请多包涵」

    收拾好餐具后,二人围着桌子喝着温茶。

    两个人来收拾,效率比预计的还要高出不少,分摊到两个人身上,连一半的时间都用不上。

    夏臣因为这意想不到的益处而非常满意地喝着茶。

    「那么,总结一下刚刚在收拾的时候讨论的规定吧」

    夏臣打开手机上的备忘录置于桌面,由依向前探出身子,看着屏幕。

    早饭和午饭各自解决,晚饭以及假期间基本一起,开销平摊,准备和收拾的时候看情况帮个忙,多余的剩菜、没有考虑到的东西到时候再商量,诸如此类。

    按由依的想法,似乎是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尽量明了地定下规矩,不过以后会发生什么夏臣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就定下了像详细的事就到时候再讨论之类比较暧昧的规定。

    夏臣将信息复制到聊天软件上,发送给了由依。

    「除此之外,如果有我能够做到的事,不用客气,直接提出来就行。虽然我现在可能还帮不上什么,但是我会加油的」

    「那就在旁边为我加油吧,在我做菜的时候,如何」

    「……夏臣同学如果没有开玩笑的话,我会考虑的」

    冰冷的嗓音以及带有寒意的视线一起袭向了夏臣。

    「呃,抱歉。开玩笑的,别再摆出那种表情了,真的」

    「哼。既然你有好好认错,那就没问题了」

    由依小声地笑了起来,意识到反倒是自己被捉弄了的夏臣有些吃惊。

    「夏臣并没有将我当作『女生』来看到,我自认为很清楚这一点」

    「那你可真是蛮信任我呢」

    「若非如此,夏臣也不会提出想和我成为朋友吧,我这么认为」

    由依开玩笑般地朝着夏臣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看到露出轻松笑颜的由依,夏臣也有些羞涩地摸了摸鼻尖,遮住自己那上扬的嘴角。

    「我很惊讶,和夏臣同学在一起的时光是这么地快乐。这之后的自己不应该是会陆陆续续地暴露出不成器的地方才对吗」

    「能感到开心就很比什么都还要有价值了。毕竟以后每天都要碰面嘛」

    「唔。确实喔,今后也多打搅了」

    明天,后天,大后天。这之后每晚都要和由依一起吃饭。

    尽管这件事也让自己吓了一大跳,但是这样的生活别说是不坏,反倒更让人期待,这便是如今,夏臣的真挚想法。

    「……那个,夏臣同学」

    夏臣应声抬头,由依的双颊上一片赤霞,双手紧紧地握在胸前,抬头看着他。

    看由依一副难以开口的样子,夏臣端正坐姿,面朝着由依。

    「怎么了?」

    「没,那个……的说? 那个话,我以为夏臣同学在开玩笑……」

    紧紧抿着双唇的由依,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点了点头看向夏臣。

    「夏臣同学要是真的希望我那么做的话……只是稍微一点的话,我也可以的。能不能表现得很可爱就,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了……」

    由依认真地看着夏臣,如此说道,长发缝隙间露出的耳根染上了赤色。

    「……」

    皱起眉的夏臣突然僵住了数秒,无言以对。

    由依抑制住屈服于羞耻的内心,挺直身子,没有别开绯红的双颊,直视着夏臣,苍蓝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光芒。

    房间里一片死寂,夏臣不停地眨着眼,终于意识到这是由依就刚刚自己的玩笑话所作出的回答,歪了歪头。

    「你在说啥?」

    「就,就是,那个……! 我的觉悟什么的,想法之类的话的说……! 我想让夏臣同学知道,我有多么地信任夏臣同学……!」

    由依慌慌张张的,从喉咙里挤出声音,竭尽全力地说。

    觉悟的方向也错得太离谱了,夏臣一瞬间懵了,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大笑。

    「唔,我才不是在开玩笑……!?」

    「抱歉抱歉,我知道,没事没事」

    夏臣实在忍不住,又发出了笑声,为了安抚拿出必死决心的由依,夏臣又不停地重复说着感谢的话,由依的表情这才缓和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

    「呼……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真是的……」

    由依有些气馁地发着牢骚,双颊红彤彤的。

    无论是一本正经地说话,还是处于生气状态,由依都很可爱,为了抑制自己的笑意,夏臣「哼哼」地咳了两声。

    「我才不会拜托你做那种有失风范的事,你的心意我郑重地接受了。谢了,由依」

    「嗯,既然我的心意很好地传达到了,那就行了」

    夏臣答谢完,深闺的千金大人又双颊染上些许赤色,微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