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红茶店里,宛如约会
    早晨。在夏臣进入教室走向自己的座位之时,由依已经在邻座坐下了。

    「哟,早上好」

    「早安,片桐同学」

    听到夏臣的招呼,由依从正在摆弄的手机处移开视线,抬起头冷淡地应了一声。

    看到二人这简短的交谈,庆感慨颇深地拍了拍夏臣的肩膀。

    「能让维利亚斯大小姐和你打招呼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只是不能无视别人的寒暄吧,这挺正常的」

    「虽然说不上是无视,但至少不再是那种敷衍了事的态度了。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棒了」

    庆咯咯笑着,砰砰砰地敲了敲夏臣的肩膀。

    正如庆所说,最近的由依已经不再有一种全身上下的紧绷感,和最初的她相去甚远。

    虽然和别人亲密地聊天可能还有难度,但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女生群体,午休的时候也会和女性好友们一起去买面包。

    在夏臣看来,由依的行径还有些不自在,但比起最开始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她已经很成功地融入班集体了。

    「夏臣也稍微表现得再和善一些吧。毕竟你坐在邻座,而且你不是还身负照料她的委任吗」

    「只要维利亚斯没遇到困难事,我就没有出场机会了,这么说才对吧」

    夏臣如此回答,从庆处移开视线,又看向旁座由依的侧颜,二人相互对视。

    似乎是为了逃避他的目光,由依扫兴而冷淡地看向了夏臣对侧的窗外。

    至于这个,时间回溯到昨晚。

    「对外表现出相当的距离感,就像之前那样吗? 称呼的方式也保持不变……是吗?」

    喝着饭后茶的由依听到夏臣的提议后,有些皱眉。

    「要是被人知道由依每天晚上都来我家吃饭,绝对会出大问题」

    夏臣一边看着天花板,一边挠着鼻尖回答。

    要是泄露出去,这件事肯定会在聚集着同龄男女的学校里一发不可收拾地变成热门八卦。

    流言会四处流传,越来越离谱,最后导致不得了的事态,然后根据其严重程度,甚至可能会发展成有关特招生和留学生之类的问题。

    虽说自己没有下流的心思,也不会和由依发展成不纯的异性交往,但与其让这变成麻烦事,倒不如保持沉默,不要招摇。夏臣这么判断。

    「只要不告诉别人这件事就行了吗?」

    「是的,只是因为走得近就被人八卦是很困扰的吧」

    「八卦?」

    「那两个人在交往这种,之类的」

    「啊啊……确实欸」

    由依皱着眉,向下看去,眼神中流露出些许不快。

    「我的倒是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既然是自己的决定,就要昂首挺胸地去面对……不过,我不想让由依再一次受委屈,就像你在英国时被人私下指指点点的那样」

    夏臣话音刚落,感到意外的由依立即露出了自嘲般的苦笑。

    「……这样啊,确实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在学校这个微小的社会里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的不快,在背地里被人用子虚乌有的流言蜚语嘲笑的厌烦。

    夏臣在去年也因为独居生活而受人关注,由此觉得自己多多少少知道那些视线有多么令人厌烦。

    因为美貌和留学生身份的缘故,由依本就很是显眼,无论本人是否愿意,都无法避免他人的关注。

    所以,夏臣不想让遭受苦难以至于被迫离开本家的由依再一次感受到那与人性阴暗无二的事物。

    既然如此,隐瞒二人的关系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夏臣是在做出相应的判断后才提出了建议。

    「……我很清楚夏臣同学是出于关心,才说的这番话……不过,那个」

    低着头的由依攥紧了小手。

    像是在忍耐什么一样,由依露出了困扰的微笑,话语如同洪水般无法阻滞地倾泻而出。

    「……不能夸耀夏臣同学的温柔之处,好难受」

    由依发出了极为失落的低语声。

    「我说啊,庆。你觉得,即使是好的事情,也会特意地不告诉别人吗?」

    午休,食堂。夏臣发着牢骚般地询问着庆。

    庆停下手上的动作,维持着准备将荞麦面送入口中的姿势,震惊地看着夏臣。

    「喂喂什么情况,这么突然。莫非你瞒着我交女朋友了?」

    「怎么可能。这是打工的时候别人问我的,咨询」

    拱火之心熊熊燃烧的庆探出身子,你真觉得这种事会有吗——夏臣用事先想好的回答搪塞过去。

    庆看着夏臣,眼神中略有笑意,一边吸着荞麦面,一边认真地思索着夏臣的问题。

    「嘛,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因为家族产业的缘故,我的周围尽是些颇有故事的家伙。人际交往不就是这样的嘛」

    「夜晚的工作,果然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么」

    「也有很多普通的人,不过不一般的人倒是也不少。嘛,说起来,怎样才算是普通」

    像是觉得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似的,庆抽着鼻子笑了起来。

    「一头扎进别人的雷区,会做出这种事的家伙简直脑子有病。毕竟夏臣也正是因为很喜欢这种距离感才跟我这么合得来」

    庆扑哧一笑,夏臣见状也露出苦笑。

    庆已经在家族产业里帮忙了好一段时间,所以相较于年纪相仿的伙伴们,他有着更为成熟的思考方式。

    庆很重视适当的距离感,不会强行地去过多踏入他人的世界,正因如此,夏臣很清楚,所谓的轻浮人设只不过是他的刻意而为,二人都倾向于暗地里察言观色而极为投缘。

    虽然夏臣自觉自己不如庆那般成熟,但即便被庆这么说也不会感到不快。

    「嘛,最后,选择保持沉默,真的能守护住重要的东西吗?」

    庆给出结论,耸着肩继续吸着荞麦面。

    「真的能,保护重要的东西……么」

    夏臣反复品味着庆的话语,低声呢喃。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由依能够不去回忆曾经的委屈,像之前那样微笑。

    虽说由依有向我道歉,但我本身就并非为了给别人好印象才多管闲事,而且这件事我也不想泄露出去。

    所以和那种事比起来,我更希望由依在日本不要重蹈覆辙,又过上之前那样委屈的生活。

    (……不过这样的话,不就是将由依放在第一位了吗?)

    夏臣因为庆的话感到疑惑,接着,由依昨天那落寞的话语声划过脑海。

    自昨日开始,夏臣便开始感到犹豫,回答也有些模棱两可,他像是想清楚了该如何回应由依似的,抬起了头。

    「谢了,庆。庆果然是大人啊」

    「才这种程度就算得上大人也未免太轻松了。既然如此,作为报酬,来份与大人般配的双皮奶就行」

    「收到。之后再请你」

    在夏臣对行为脱离常理,但确实给出了不错建议的友人表示感谢的时候,庆突然向着他探出身子,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微微眯眼。

    「所以,夏臣是真的交到女朋友了吗? 终于?」

    「你不是很注重那种适当的距离感吗?」

    「我又没刻意追着你挖底,让我瞟一眼就行,事到如今还藏着掖着也太不厚道了——」

    「不是,就算你这么说……」

    如庆所言,自己得到了建议,却没有将相关的事告诉对方,夏臣感到有些对不住,抿着嘴唇。

    不过提议对外隐瞒二人关系的人是夏臣,由提出建议的一方打破规矩这种事也实在很罕见,这让夏臣露出了左右为难的表情。

    「开玩笑的,开玩笑。稍微想捉弄一下你,别在意。嘛,时机到了你再告诉我呗。毕竟我不是也有不少事瞒着夏臣嘛?」

    露出阳角笑容的庆闭着一只眼,看着困扰的夏臣。

    知道庆是故作姿态来缓和气氛的夏臣也露出了笑容。

    「果然,庆真是个不错的家伙啊」

    「啊啊,你能这么说我可是高兴到爆」

    庆半开玩笑地咯咯笑出了声。

    觉着自己见到了庆那不为自己所知一面,夏臣将友人的建议深深地牢记在心底。

    ◇   ◇   ◇

    放学后。

    从学校出来,经过车站,走向对面的沿河长椅,提前到达的由依已经坐在长椅上玩着手机。

    「抱歉,让你等久了」

    察觉到快步靠近的夏臣,由依将手机锁定,放入上衣兜里,站起身。

    「没,我也是刚到,不要紧」

    「那出发吧。跟我来」

    由依轻轻颔首,跟上夏臣并肩行走。

    为了不被同班同学看见而选择在距离学校有段距离的地方碰头,之后经过15分钟左右的步行便到了被当地称作『马车道』的老商业街。

    这里称得上是一个观光地,道路铺装着红砖,两旁点缀着瓦斯路灯, 很久以前,旅人们常常乘坐马车往来于此,这条街道便被称作马车道,不过如今涌入了很多的商户,已经是高楼林立的商业街。

    「抱歉,突然把你叫出来」

    「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这是要去哪吗?」

    「我从老姐那拿到了打折券,作为上次鸽我的补偿」

    「鸽你的赔礼,么?」

    夏臣和感到疑惑而歪着头的由依一起在马车道上走着,一个有些年头的建筑物——目的地进入了视线。

    入口处挂着一个写着『Toffee』的看板,夏臣轻轻地叩了叩古色古香的木制门。

    「哇……好厉害,好香的味道……」

    环视着充满古典气息的店面,由依用力地嗅着洋溢在店内的昂贵红茶香气。

    墙角边的架子上摆放着数十种袋装红茶,柜台下的橱窗里陈列着糕点、烤饼、曲奇等搭配红茶的手工点心以供选择。

    「这里是……红茶店,吗?」

    被领到座位上坐下的由依眼中闪烁着光辉,到处张望着,同时嘴里喃喃自语。

    「嗯嗯,这可是附近味道很好的红茶专营店。我一个人没什么机会来,而且姐姐又给了我优惠券,机会难得,就找你一起来了」

    小店只能容纳二十日人左右,然而在傍晚时刻却还令人意外人满为患,不愧是热门店家。

    夏臣在解释的同时,面对着由依翻开了桌上的菜单。

    「作为一起来的感谢,点些你喜欢的点心吧」

    「回礼……明明我才是经常承蒙关照的那一方」

    「彼此彼此啦。好了好了,难得来一趟,就别顾虑那么多了,点些喜欢的吧」

    夏臣半带强迫地将菜单推了过去,虽然由依有些困惑,但依然做出一副认真的模样浏览起菜单,瞳孔闪闪发光。

    夏臣也试着从对向观察,潇洒的文字横向排列,尽是些没听过的名字,然而就这么看着样品图也无法得知味道。

    只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在散发如此高级感的图片下方却标注着非常友好的数字,再加上内部的气氛,可以说是受喜爱料理之人追捧的店家。

    「那就……欸,要这个」

    由依皱着眉,来回巡视着菜单,无比烦恼,最后怯生生地指向了店家推荐的独家菜品。

    「棉花面包……这啥?」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菜单这里有写着推荐,而且看上去也很好吃」

    菜单上的图片里画着一个用茶托盛着的杯形蛋糕状的东西,旁边还加注了一个大大的『推荐』。看起来确实是这家店的招牌菜式。

    「既然这样,我就要这个自家烤的苹果派」

    夏臣二人将菜单放好,见到此景的女性店员马上靠过来点餐,还选了推荐的香草奶茶作为饮品。

    在目送点菜完毕的店员离开后,由依又兴奋地环视着店的内部。她的表情中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期待。

    方才的困惑也开始逐渐散去,接着又兴致勃勃地看向了摆放红茶的柜子以及内厨,窜入鼻孔的丝丝香气让由依娇滴滴地抽了抽鼻子,满心期待的样子可爱到爆。

    随后,由依像是想要做些什么,拿出了手机,用手指熟练地划着屏幕,又轻轻点了点头,

    「棉花面包,似乎被叫做斯里兰卡的布丁欸」

    「那大概就是布丁咯。你很喜欢吗?」

    「嗯,好期待」

    由依闭着唇,兴奋地点点头,看到这样的由依,夏臣也微笑颔首。

    最开始还在问着「水龙头是什么的?」的由依,现在已经能很顺手地用手机查东西了。

    最初的讯息仅仅是只言片语,现在已经能在聊天的时候用上从班级女生那学来的表情包了。

    不愧是在读女子高中生的适应力,正当夏臣如此深深感慨之时,店员端来了餐盘。

    「哇……好棒……!」

    由依震惊地赞叹一声,眼里闪烁着光芒。

    精致的茶壶与成套的两只茶杯一同放置于桌上。

    其中的香草奶茶呈现出通透的琥珀色,散发出甘甜的味道,其中还隐隐约约掺杂着些许清爽的薄荷香气。

    这家店首推的棉花面包装在铁制的杯中,上面堆满了雪顶以及果酱。

    放在夏臣面前的苹果派似乎是刚刚出炉,还飘着徐徐的热气,香草冰淇淋毫不吝啬地堆在其上,融化的冰屑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要用手机拍照留念吗?」

    「嗯,一定」

    由依流畅地打开了照相机,一边看着画面,一边念着「欸」地按下了快门。

    咔地一声,将坐在对面的夏臣收入了镜头。

    「不对,拍我干嘛」

    「欸? 纪念照片……难道说,是指桌上吗?」

    「不堆,现在的话题像是在说那个吗?」

    「包,抱歉……还,我还不大习惯这种事……」

    由依双颊染上绯红 ,害羞地重新做好姿势,将镜头对准桌面按下快门。

    接着满足地看了看照片,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方才失手拍下的夏臣的照片,认真地思考起来。

    「那个……这个照片,能让我保留下来吗?」

    「嗯? 呃,也不是说不行……怎么了?」

    「没什么,因为是和夏臣同学一出来玩的纪念照片,要是删掉的话就太可惜了……」

    由依面带抱歉地抬头窥视着夏臣,像是在请求许可一般。

    虽然自己不怎么喜欢拍照,但特意去删掉已经拍下来的照片,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夏臣这样思考着,微微点头。

    「既然由依都说了想留着,我倒也不介意……」

    「嗯,我会珍惜地好好保存的」

    由依雀跃地笑着收起了手机。

    本来的话,如果照片上的是由依这样的可爱女生,那肯定很养眼吧,但我的照片嘛,纯粹是浪费储存空间吧。

    如果说是留念的一部分……就这样理解算了,夏臣又重新看向桌面。

    「那么,开吃吧」

    「嗯,我开动了」

    二人如往常般双手合十,互相点头。

    由依拿起勺子,一边烦恼着从哪里开吃,一边紧张地挖了一块棉花面包,送入口里。

    「唔唔……! 好好吃……!」

    由依捂着嘴,瞪圆了眼睛,随即又嘿嘿地傻笑着,幸福地扶着自己的脸颊。

    杯中装着糖度稍低的三层布丁以及浇着糖浆的西式蛋糕。香草冰淇淋和糖浆的味道在口腔中扩散开来,接着又相互交融而变得更加可口,堪称绝品。

    为了好好地享受美味,由依在口里嚼了又嚼才吞下去,然后迅速地用勺子又挖了一小块继续放入口中,又发出了幸福的哼哼声。

    「……唔,好吃」

    咬了一口苹果派的夏臣也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赞叹。

    香浓的香草冰淇淋融化在酥脆的馅饼上,和尚有余温的苹果馅以及牛奶蛋糊在口中混杂在一起。

    撒在其上的白砂糖以及肉桂粉末的香气穿过鼻孔,连夏臣都不由自主地大叹一口气。

    抿一口冒着热气的香草茶,红茶的甜味并不过火,口感也很清淡,再加上薄荷的清爽,一扫口中的甜腻感,接着再度拿起刀叉。

    「夏臣同学,请你一定要尝尝我这份」

    「由依也是,也尝尝我这个」

    交换餐盘,二人各自用勺子挖了一块品尝,然后砸吧着嘴,赞叹声相互重叠。

    「难怪这里的人气那么高,我终于懂了」

    「嗯,好吃到令我吓了一大跳呢」

    二人难得这么积极地发表相同的感想。

    看见由依发自内心的微笑,夏臣也非常满足地点着头。

    「终于笑出来了啊」

    「……欸,终于?」

    听到夏臣的自言自语,由依歪了歪头。

    「昨天聊过之后,你一直闷闷不乐对吧。所以我就在想,美食能不能让你转换一下心情」

    看见心满意足而松了口气的夏臣,察觉到其想法的由依露出了有些困扰的笑容。

    「……是为了让我打起精神才带我来这的么」

    受人关心的喜悦以及让人担忧的自责让由依低垂着眼角,微笑的同时又缩了缩香肩。

    「昨天我的说话方式有些不对,经过一番反省后,我希望能和好。抱歉,那个建议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了」

    「不会,夏臣同学没必要向我道歉。我理解夏臣同学是考虑到我的处境才提出那个建议的。我才是,说了些太任性的话,真是很抱歉」

    由依困扰地笑了笑,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夏臣看向桌面,脑中浮现出了亲友曾经对自己说的话,又缓缓开口。

    「我一直在想。对于由依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我来说,吗?」

    「嗯。对于由依来说」

    由依重复着那句话,睁大眼睛,稍稍点头。

    虽说有点害羞,但夏臣没有别开视线,依然直视着由依。

    「我希望由依能够一直笑着生活。对于我而言,让由依不露出悲伤的表情就是最重要的」

    「……嗯。夏臣同学已经在各种方面给了我许多帮助」

    由依感到有些害羞,双颊变得红红的,迟疑不定地点着头。

    「所以,如果要求隐瞒好意让由依很难熬……如果那样,能不能就当作是为了我,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就当作是我们二人的秘密」

    「为了夏臣同学……那个,这是为什么呢?」

    由依没能理解夏臣的意思,皱起眉毛。

    夏臣咳了两声,吸了口气又再一次直视着由依。

    「由依一想到我的事,就为自己的笨拙而很低落对吧?但是你看,我又不想看到由依露出悲伤的神情。既然这样,如果是『为了我』而不把我们的事告诉别人,心情是不是就会稍微舒畅一点」

    「夏臣同学……」

    「嘛,这也算是我的无理要求吧」

    由依稍微睁大了蓝色的眼瞳。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无疑是『让由依露出笑容』。

    我所做的事,要是只有由依知道倒是无所谓,但我完全不打算让他人知道。

    所以,夏臣盼望着由依能够理解到『既然是夏臣同学的请求,那就没办法了』,然后接受提议。

    由依听后,肩膀突然颤抖了起来,微睁着双眼露出了嫣然的笑容。

    「这可真是个有些强硬的要求呢」

    「啊啊,我想也是,应该没有比这更加蛮横的要求了」

    二人互相对视,一齐露出了充满困扰的微笑。

    只不过,由依脸上那方才还满是阴霾的表情,已经开始放晴。

    「谢谢。夏臣同学果然很温柔」

    「才不是那种东西啦,任性,只是任性而已」

    夏臣用相同的内容回应着由依的与方才无二的话语,二人间响起了轻轻的窃笑声。

    由依哈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眯着眼温柔地看着夏臣。

    「太狡猾了。夏臣同学都用那种方式提出了要求,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嘛」

    「这样吗,那就没辙咯」

    「嗯。没办法,这件事就当作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吧」

    由依将我的任性歪理视作珍宝,露出了微笑 。

    一同饮了一口冒着热气的香草茶,温热的气息从口中缓缓渗出,二人的笑声再度响起。

    「不过,原来只要吃到好吃的食物,心情就会变好,想到自己这么单纯,真的是吓了一大跳」

    有些闹别扭的由依撅着嘴,一边小口啜着香草茶一边嘀咕 。

    「你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微笑,不也是吃炸鸡块的时候嘛」

    「那个是,那个……是因为夏臣同学做的晚饭太好吃了,忍不住才……」

    像是被戳到痛处一样,由依支支吾吾地低下了头。

    由依的赌气行为也可爱吧,夏臣耸了耸肩,挠了挠鼻尖。

    「既然这样,那就实在没办法了 」

    「嗯嗯,实在没办法了耶」

    「总之,先吃东西吧」

    「嗯,我开动了」

    说完,由依和夏臣各自拿起勺叉,伸向了餐盘。

    共同分享着美味至极的甜点,二人像是在细细品味缓缓流转的时间一般,享受着甜点。

    ◇   ◇   ◇

    第二天早晨。

    「哟,早上好」

    「早安,片桐同学」

    夏臣向仍旧早到的同桌打着招呼,正在摆弄手机的由依抬起头,冷淡地回了一句简短的寒暄。

    之后立刻又重新将视线集中到手上的手机屏幕。

    看到此番情景的庆,又做出了与昨日相同的叹息。

    「我说,夏臣你好歹也问些其他的吧? 像早上吃的什么之类的」

    「这种事,连庆都不会问吧。而且这种氛围我觉得就很OK了」

    「唉,夏臣你就是这种地方太不热情了」

    在夏臣与庆继续着与昨日无二的互动之时,由依朝着这边快速地瞥了一眼。

    然后,由依的嘴角挂上了只有夏臣才知晓的微微笑意,同时重复着昨日的行为——看向了夏臣相反方向的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