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logue
    最后,复活节礼拜圆满落幕。

    由依补上了圣歌队的人员缺口,负责赞美歌的由依毫不生疏,非常地有魄力,让参加者们都吃了一惊。

    真要挑问题的话,由依那过于有震撼力的歌声让参加者都变得心不在焉,搞得之后根本没人有心思听牧师的致辞。

    不过这毕竟是由依竭尽全力的结果,应该不会受到处分,我和由依也顺利地拿到了报酬。

    复活节礼拜结束后的第二日放学后。我和由依又造访了红茶专卖店『Toffee』。

    「那么」

    「为圆满落幕的复活节礼拜」

    「「干杯」」

    茶杯轻轻地碰在了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微微倾斜茶杯,浓郁的香味便侵扰着鼻腔,二人一同呼出因香草茶而变得温润的气息。

    「谢谢你今天邀请我,夏臣。我一直都想再来吃一次这里的塔面包」

    「是棉花面包」

    完全不在意夏臣的纠正,由依用勺子挖了一大块这家店的特色—斯里兰卡风味的布丁并将之送入口中,幸福感满满地眯起了眼睛,扶着脸颊。

    「嗯嗯~,还是这么好吃……!」

    夏臣也咬了一口今日推荐的半熟芝士蛋糕,淡淡的柠檬酸味更加凸显了浓厚的奶油甘甜,让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老姐似乎高呼着『看来今后圣歌队的预算可以减少了!』高兴得不得了,去圣歌队帮忙的事,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很乐意。倒不如说是,我想更多地歌唱,连至今为止没能做到的份一起」

    露出温柔微笑的由依立马点头答应。

    照这回的礼拜情况来看,似乎没必要担忧由依。

    硬要说的话,要是给班上的人知道了由依的才能,又会因为冰美人的偶像属性而变本加厉地引发骚乱,好头疼。

    不过班上那些家伙都不太可能会参加礼拜,应该不用太担心吧。

    在夏臣思考的时候,他发现由依害羞地瞄了自己几眼。

    「怎么了吗?」

    「唔,那个……有件事,想拜托夏臣……」

    「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没问题。所以是?」

    「啊,唔,是只有夏臣才能做得到的事……」

    由依的脸上一片红霞,扭扭捏捏的不知道该看向何处。

    夏臣继续喝着红茶,静候着正挣扎着的由依。

    「多亏了夏臣,我终于能在人前唱歌,我感到很开心……但是偶尔就好,我希望还能能够和夏臣一同在教会里演奏……」

    低着头的由依稍稍抬头,小心地瞄着夏臣如此拜托道。

    居然是这种小事,还那么紧张,有些期待落空的夏臣很自然地回应说。

    「这样的事多少次都没问题。我也很想听由依唱歌嘛」

    「真的吗? 我好高兴,太好了」

    由依不停地笑着,完全藏不住内心的喜悦。

    真要说的话,其实这边更想听由依唱歌,只是因为这就能让由依开心的话,多少次都愿意。

    顺带提一嘴,由依为自己终于能够唱歌的事感到特别高兴,似乎是为了将曾经没能做到的给弥补回来,现在已经养成了随时都在哼歌的癖好了。

    在排放盘子的时候哼歌,洗衣的时候也总是哼着旋律,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会唱自己的即兴曲『家务歌』。

    虽然是即兴的曲子,但音调和节拍的方面却没有什么瑕疵,感情的表现和旋律也非常完美。这就是天赋吗。

    一旦受到称赞,由依就会露出害羞的模样,然后又笑着继续歌唱,惹人怜爱,夏臣也因此常在不知不觉中催促着由依唱歌。

    虽然并没有解决由依的所有困难,不过克服了过去的问题应该带给了由依自信,今后不论发生了什么,她肯定都能解决。

    「话说回来,快到黄金周了吧,夏臣要回老家吗?」

    正在喝着香草茶的由依向夏臣询问。

    「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回去一趟不仅麻烦,路费也挺贵的。由依呢」

    「唔唔,我也是」

    「班上的女生没找你一起出去玩吗?」

    「有,但是我找借口给推辞了。而且我很不适应和夏臣之外的人一起……还有」

    由依两手包覆住茶杯,有些害羞地看向夏臣。

    「现在先不管那些,我想好好珍惜和夏臣一起度过的时光」

    由依眯着眼温柔地微笑,轻轻地发出了窃笑声。

    夏臣被这可爱的笑颜和露骨话语弄得不由自主害羞起来,使劲灌着红茶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这样啊」

    「……嗯」

    夏臣尴尬地简短回了一句,由依也同样红着脸蛋,难为情地微笑着。

    由依并非特意说这种含有挑逗意味的言语,但就算明白这一点,自己也仍旧会因为由依的过分可爱而实在招架不住。夏臣以此来为自己辩解。

    毕竟是难得的假期,一起干点平日里不会去做的麻烦事说不定会让人乐在其中,有着这般想法的夏臣满意地点点头。

    「那个,半熟芝士,能让我尝尝吗?」

    「啊啊,你吃吧,不用客气」

    装着蛋糕的盘子被推了过去,由依用叉子在面前的蛋糕上挖了一块送入口中,满足地扶着脸颊。

    这副纯真的笑脸太可爱了,夏臣一边为自己能够暂时独占这份可爱而感到喜悦,一边微笑看着正幸福地品尝美食滋味的由依。

    回家路上。

    夏臣和由依并肩漫步在马车的的商店街上,二人沐浴着夕阳,拉出斜长的身影。

    「今天本来应该是我请客作为答谢的……」

    「今天不是我们的庆功宴么,要是我变成被招待的一方反倒很奇怪吧」

    无法理解AA制的由依撅起嘴来抱怨道,夏臣连忙开口安抚。

    毕竟这是由依在日本打工赚的第一桶金,再加上她平时很少用钱,所以夏臣希望由依能花钱买些自己的东西。

    「欸,那边似乎有什么活动来着」

    正不开心地皱着眉头的由依分神看向了马车道上聚集的人群。

    商业街上挂着写有『手工工艺品展会开放中!』的横幅,街道的两侧摆满了小摊。

    「难得来一趟,要去看看吗?」

    「嗯,想看」

    由依双眼放光,接受了夏臣的建议。

    二人踏入满是小摊的街道,打算从头开始挨个地逛,小摊的长桌上摆放着银色饰品,皮革制品,串珠编织物,手机套,相簿以及花卉等各式的工艺品。

    参展的人有内行人士,也有全凭兴趣的人,各种各样的参加者让整个展会热闹非凡。

    「好厉害欸,这些居然全都是手工的」

    「嗯,这些工艺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精致好多欸」

    由依像小孩子一样屈膝,目不暇接地左顾右看,一旁的夏臣也一边欣赏着摆放在外的商品,一边漫步着。

    同类的工艺品价格也有所不同,质量比较好的商品价格也比较高,不过也有那种对于高中生来说价格十分友好的商品。热闹的氛围,配上嘈杂的人声,即使只逛不买也别有乐趣。

    「……哇」

    由依驻足在一个小角落,盯着桌上的商品。

    夏臣随着由依的视线望去,那似乎是一家银制饰品店。

    「由依对这个感兴趣吗?」

    「兴趣……唔,呃……」

    由依露出暧昧的笑容,别开视线。

    夏臣被由依的微妙反应弄得有些困惑,这时长桌的对面传来了精神的声音。

    「哇,小哥你的女朋友好可爱!买个礼品当作纪念如何? 我可以算你便宜点哟!」

    朝气蓬勃的店员一头短短的金发,身着皮夹克,面带亲切的笑容向着二人不停地招着手。

    是个朋克风穿着的女人,项链,手链,戒指,耳环无不是银制饰品。这个人似乎就是店长。

    「呃,不是情侣关系啦,只是朋友而已」

    「啊,这样啊,抱歉抱歉」

    店员不以为是地哈哈笑着,由依困扰地微笑着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同时开始观察起桌上摆放的饰品。

    夏臣也一起看向了商品,摆放出来的指环,项链和手镯都很精致,和店长本人的形象相去甚远。

    这样的设计似乎很适合由依欸,夏臣看向了隔壁,和由依对上了视线,由依慌慌张张地别开脸,重新看向桌面。

    (……为什么,从刚才起就感觉有些怪)

    从刚刚起,由依的样子就很奇怪,视线不停地在桌上的商品和我之间来回晃动。

    刚刚的话也含糊不清的,为什么。店长在这个时候向着夏臣轻轻地招了招手。

    「小哥,看看这个适合你吗?」

    店长递出来一件朴素纤细的手链。

    是用小巧的链块相串成的手链,能看出来经过了相当用心的打磨,细小却又很显眼。

    调节长度的位置连有卡扣,其前端处有镶嵌一颗多面体状的水晶,将照在其上的夕阳光分解成了虹色的光芒,即便是对首饰一窍不通的夏臣也觉得非常好看。

    「女朋友同学不自己的小男友也很配这个吗?」

    「啊,是的,我也这么觉得……很合适……」

    接过手链,由依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它。

    接着又像之前那样,由依将视线转了过来。

    「就选这个,行吗?」

    「就算你问我意见也……」

    夏臣看着由依手心里的手链。

    两千日元的价格非常合适,夏臣也没有买过这类的首饰,不过如果要佩戴首饰的话,这确实是很不错的选择。

    虽然这个简易的设计不挑剔佩戴的人,但由依肯定很适合这个,夏臣点头答应。

    「我也觉得很好。虽然很朴素,但挺好看的」

    「嗯。我也这么觉得。肯定跟夏臣也很搭」

    由依用力地点着头。

    「呃? 等等,我是觉得由依很合适才这么回答的……」

    夏臣感到自己的话和由依所说的有些不一致,店长突然在这个时候挤入了二人的中间。

    「男朋友也来试试吧。来,这里有镜子」

    「欸……等等,我不是她男朋友……」

    「别管这种小事啦! 难得来一趟,别客气嘛!」

    店长强硬的态度让由依招架不住,只好耷拉着眉头,困扰地看向夏臣。

    「那个……夏臣,行吗?」

    「啊啊,我都行」

    夏臣被由依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恳求着,找不到拒绝理由而点头答应。

    夏臣伸出左腕,由依解开手链的卡扣,将手链缠在夏臣的手腕上。

    「……这种事,总感觉就像情侣一样,好羞耻」

    「嘛……确,确实」

    二人露出了尴尬的笑容,由依不慌不忙地扣上了手链。

    「欸,戴手链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吗」

    夏臣活动着左腕,确认着人生第一只手链的触感。

    比想象中要轻许多,感受不到一点佩戴首饰的不适感。

    手链散发出淡淡的银色光泽,没有过度张扬自己的存在,只是默默无闻地缠绕在手腕上,感觉比自己预想之中的还要好不少。

    「嗯。也很适合夏臣欸」

    由依拍着双手,微笑着点头。

    看着镜中的自己,夏臣也不知道是否如此,不过既然由依都这么说了,那应该还不错。

    「嗯,可以给我这个吗?」

    「……呃?」

    看着正在跟店长说话的由依,夏臣不自觉地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由依羞涩微笑看向一脸惊讶的夏臣,点了点头。

    「是给夏臣的礼物。毕竟刚刚不是我请客」

    「不用吧,这是由依自己赚到的钱。别用在这种事情上,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是更——」

    「这样就好。对于我来说,才不是『这种事情』」

    由依铿锵有力的话语盖过了夏臣的声音。

    「正因为这是在日本的第一份收入,我才想用它来买礼物给夏臣」

    「由依……」

    「多亏了夏臣,我才能再度唱歌,从而拿到报酬。所以我想将它用在最重要的事上,不行吗?」

    由依沐浴着斜阳,温柔地眯着眼睛。

    橙色的余晖照射在那只有夏臣见过的嫣笑上,为那美丽的笑脸更添一丝柔和。

    「那个,就让我无理取闹一回,行吗?」

    由依半开玩笑地模仿着夏臣的口吻。

    「你都这么说了……也不好拒绝诶」

    夏臣挠着鼻子,死心似地笑了出来,由依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那就……」

    夏臣指向了并列摆放的其中一个手链,向店长打了声招呼。

    「那我要这个吧」

    夏臣试戴的手链旁躺着的,是一个同样款式但整体要稍微纤细一些的女款手链。

    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的由依吃惊地看向了夏臣。

    「这个应该也很适合由依吧,毕竟我也想送礼物给由依嘛」

    「但,但是,我怎么能从夏臣处收礼物……」

    由依慌张又客气地摇手拒绝,夏臣向前一步看着由依,制止了她的行为。

    「算不上礼物之类的。我希望你能在看到这个手链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都能想起『在那个时候,自己努力克服了难关』」

    「夏臣……」

    由依瞪大了蓝色的眼瞳,用力地抿着嘴唇,困扰地低着头。

    「……夏臣好狡猾,你这么说……让我怎么拒绝……」

    由依的脸红彤彤的,即便在夕阳中也很明显,她两手紧握在胸前,露出了怯生生的表情。

    「不愿意吗?」

    听到夏臣的询问,由依低着头左右晃动。

    「怎,怎么会……我,我好高兴……」

    「那就这么决定了」

    「……嗯,谢谢」

    由依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笑了笑,开心得快哭了出来,夏臣也心满意足地笑着点头。

    店长在旁一脸欣慰地看着二人的交谈,将夏臣选好的手链递到了他的手心里。

    「来,男友同学,给你」

    夏臣理解到店长的想法,轻轻点了点头,拿着手链看向由依。

    「由依。伸出手来」

    「……嗯」

    由依轻轻地点头,伸出了左腕,夏臣将成套的手链套在了那纤细的手腕上,固定好卡扣。

    银色的手链和由依的白色肌肤搭配得恰到好处,卡扣前端的水晶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了绚彩的光辉。

    「谢谢。我会无比珍惜它的」

    由依破涕为笑,像是在欣赏珍贵的宝物一般注视着手链,温柔地眯起了眼,同时轻轻地用右手指尖抚摸着手链。

    「啊啊,我也会珍惜它的」

    现在的自己肯定和由依一样露出了阳光的表情吧,比起这些我更想看见由依的笑脸。二人相互对视,害羞地笑了出来。

    15

    「麻烦结账」

    「我这边也是」

    结账后,二人拿着擦拭手链用的布后离开了小店。

    二人漫步在黄昏的马车道上,由依举起手,任由手链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下,眯起眼仔细地打量着手链,而后又满脸幸福地笑着看向夏臣。

    「呐,拍个照吗? 成套手链的照片。把手伸出来,靠在一起」

    「听起来很不错诶。来吧」

    夏臣接受了由依的意见,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功能,由依伸出了雪白的纤细手臂,和夏臣的手臂并排在一起。

    手腕处的成套手链在橙色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我照了噢?」

    咔地一声,二人的手链被定格在了照相机里。

    成套的玻璃水晶并排在二人的斜长影子上方,将夕阳的光辉折射成了美丽的虹色,这美丽的瞬间被相机所定格住,成为了永恒。

    「哇,好漂亮……好棒的照片……」

    由依欢心地眯着眼,看着储存在手机里的照片,开心地晃着左手腕处的手链。

    「谢谢,夏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才好」

    由依看着夏臣,扑哧一笑。

    沐浴在温暖阳光中的笑容,已经不见最初的阴霾和脆弱的神情。

    我想要更多地注视着这副笑颜,我要守护这个笑容,一股暖意不断地填充着夏臣的内心。

    「我才是。谢谢,由依」

    「我没做什么能让夏臣道谢的事……」

    「很多喔。只是由依没发觉而已」

    「呜,什么嘛」

    听到夏臣的回答,由依不明所以地笑了出来。

    至今的生活无比充实。打理着自己的生活、做着自己喜欢的料理、偶尔去打工、在假期里读书,悠闲度日。

    但是自从遇见了由依,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和快乐了。

    由依总是无比享受地吃着夏臣的料理,和夏臣漫无边际地聊天。

    只在自己的面前开玩笑,只在自己的面前露出幸福的笑颜,自己醉心于这样的生活,至今为止自己从未有过如此满足的感受。

    正因如此,夏臣才会带着这样的想法,向由依表达谢意。

    「完事,今晚想吃什么? 只要是由依喜欢吃的,我都做给你吃」

    「啊,那就夏臣的咖喱? 那个的话我也能帮点忙,我也想一起下厨」

    「今天就多花点钱,买点肉质好点的牛肉吧」

    「嗯,好。因为机会很难得嘛」

    看着由依那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夏臣也同样开心地笑了出来。

    由依毫不腻烦地看着自己的左腕,时刻都在开心地笑着,夏臣一边看着那副侧颜,一边盘算着为由依准备些甜点。

    ◇   ◇   ◇

    第二天早晨。

    在夏臣进入教室的时候,庆已经在趴在了自己的课桌上,注意到夏臣的庆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夸张地打了个哈欠,接着举手向夏臣打招呼。

    「周一庆还是和往常一样嘛,总是一副没睡够的样子」

    「越穷越忙嘛,没办法咯」

    庆发着牢骚,又伸了个懒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稍晚于夏臣的由依正好在这个时候进到了教室,坐到了隔壁自己的位置上。

    视线略微朝向夏臣的由依轻轻地点了点头,用着平稳的语调小声说道。

    「早上好」

    「唔,早上好」

    夏臣也仅仅简短地应了一句,由依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纤细的手指开始在屏幕上笔画起来。

    看见二人一如既往的互动,庆无可奈何地耸肩叹气。

    「你还是那么冷淡诶。维利亚斯大小姐难得亲自向你打招呼欸」

    「这样就行了。不是所有人都像庆那样擅长交际」

    「嘛,确实,就算夏臣现在作出和善的样子,也只会让人恶心对吧,维利亚斯大小姐?」

    庆向由依抛出了话题,然而由依只是略微地动了动发梢下的视线,立刻又兴致全无地重新看向手机,答道。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维利亚斯大小姐的反应比夏臣还要冷淡欸」

    由依完全不在意正咯咯发笑的庆,继续划着屏幕,脸上挂着无愧于深闺千金名号的冰冷表情。

    「行了,就此打住吧」

    夏臣也心满意足地回答,庆呆滞地耸着肩膀。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由依持着手机的左手袖口上,银色手链上的水晶在那一刹那,发出了彩色的霞光。

    夏臣也按住衬衫左手的袖口,与之成套的手链微微摇晃,轻抚着左手腕。

    用余光看见夏臣这番举动的由依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以看向窗外来掩饰自己的表情。

    无人知晓,眼前的由依如此可爱,按捺不住内心喜悦的夏臣情不自禁地小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