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话 开始学习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悠下一

    校对:悠下一

    图源:Norze

    嵌字:shinano

    “诶,这样啊!?还会发生这种事!?”

    “嗯,真的,真的!我一眼就看上了哪个,但去家里取钱后却发现已经卖光了!反而很厉害吧?我也吓了一跳。”

    突然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前几天刚升上高中一年级的鹿岛翔一,不自觉地把目光从正在读的书上移开,朝那边看去。

    并不是在意对话的内容。只是因为声音太大,被吓了一跳。

    教室里充满了闹闹嚷嚷和带有活力的声音。这是在午休时间,依然还在玩耍的学生们聚在一起的所导致的。

    事实上,他们的话题也是五花八门。

    从热门视频发布者,新出的化妆品,到下次去哪里玩,又是什么时候之类。

    去看live怎么样?嗯——我想去卡拉OK。那也挺久没去了。

    特别是在教室的中央,那些穿着华丽制服、化妆、化妆等装饰的少女们,吵闹声尤为明显。打扰翔一读书的声音,也是她们所发出的。

    “啊,我想要那条手链。正好那个时候我忘了带钱包。简直就像海螺小姐一样。[译注:《海螺小姐》,日本国民漫画代表作之一]

    “什么嘛,超搞笑的~ !没关系,过几天又会找到合适的啦!”

    “嗯。而且很快就卖光了,这说明你的眼光很准。光是知道这一点,不就已经很好了么?”

    “嗯,是吗,我可以有这种自信吗?”

    “嗯,相信自己!不过从这次开始要记得带好钱包哦!”

    然后,她们一同大笑起来。光是这样,教室都会变得明亮起来。

    她们都是被称为“辣妹系”的少女,在班级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而且主要会受到男学生们的关注。

    “我们班的女生,真是有够可爱呢。”

    “嗯嗯,我也觉得颜值水平很高。”

    “我能进这所学校真是太好了。”

    男生们一边兴致勃勃地交谈着着,一边互相用胳膊肘戳着对方大笑着,想着下次约她们一起去玩。

    这的确在是正值青春期少年的本色。

    然而,翔一对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兴趣。

    (还有时间去玩么……既然有那样的时间,就去学习啊)

    他在心里嘀咕着,瞥了眼之前一直在看的书的封面,那不是漫画或轻小说等面向年轻人的东西,而是一本学习知识的学术书籍。

    他一直以来都认为,学生时期就应该努力学习。

    虽然并不是特别喜欢学习,但是,这样可以积累知识这一财产,将来也更容易走上理想的道路。也就是说,是合理的。他天性认真——或者倒不如说有些固执——总是追求具有合理性的行动。

    现在的他过着这样的生活,在学校休息时间和家中,都是通过读书学习来增长知识的禁欲派,与化妆品、演唱会、卡拉OK等娱乐活动无缘──不,化妆品不管怎么说都是无缘的。

    当然,他对那些辣妹系的少女也不感兴趣。在他的认知中,那只是些有点吵闹的家伙。

    (既然聊得这么起劲,那就聊点更有涵养的话题吧……最近发现的,超越以往的新一代再生医疗用细胞或许不错。那和器官移植问题有关,我也很在意。)

    也许有人会吐槽说,这不是辣妹会谈的事啊,但翔一却很认真。他有着不与人搭话、朴实的一面。

    翔一的这种期待当然不会被传达到,辣妹系的少女们以秒为单位切换着话题,继续交谈着。

    “……然后呢,那个视频好像挺夸张的。没想到会被删除呢。我真的很吃惊!”

    “删除?到底做了什么啊,那个人?”

    “嗯,我不知道。可能是传播了什么危险的消息吧?连血腥部分都打码了。”

    “什么啊!让我很感兴趣呢!”

    仔细观察少女们的样子就会发现,主导话题的是坐在正中间的金发女孩。她的声音洋洋盈耳,爽朗,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每当那个少女提出新话题或做出什么反应时,周围的人都会发出笑声。那不是嘲笑,而是饱含慈爱的笑容,这也说明了她的向心力。

    再次确认这一点后,翔一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那家伙,真的……)

    这样的话语,突然浮现在我的心头。

    那张带着天真无邪笑容的脸像洋娃娃一样完美,像小孩子一样可爱。

    大波浪的金发盘成侧翘发束,脸上画着不浓不淡、自然的、只强调部分的妆容。手指上戴着假指甲,瞳孔的颜色可能是戴了彩色隐形眼镜的原因,颜色显得有点淡。

    制服的领口开得很松,小手在宽大的袖子中若隐若现。说实话,和其他的辣妹相比,她的打扮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但看上去还是很华丽,这是她天生的姿容使然吧。

    看着她的样子,翔一略带感伤地继续说道。

    “……那家伙,真的变了啊。”

    “啊嘞,鹿岛。你和柚木很熟吗?”

    突然,一个经过他附近的男生问道。翔一的呢喃似乎被他听见了。

    翔一发现自言自语被听见了,感到有些尴尬,但还是慌忙地回答道。

    “诶?啊,那个。嘛……”

    “哎,真意外。如此认真的优等生,竟然认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不是这样的……而且,我也不是优等生。别这么吹捧我了。”

    “不用谦虚啦。平时课间休息的时候,你不也是像这样在看书、预习、复习吗?是再优秀不过的优等生了。嗯,不过我觉得你对周围的人稍微友善一点也不错。”

    确实如此,翔一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的朋友很少,也可以说根本没有吧。这是把休息时间都花在学习和读书上的代价,就如方才一般,只有偶尔会关心自己的同学,他连能够说话的对象都没有。

    其实,他的本意并非这般孤高。虽说“学生就应该学习”是准则没错,但牺牲休息时间和对同学的友善,拼命学习反而是不合理的。

    但是,自己之所以能够像这样不分昼夜地努力学习,是因为在升入高中时发生了一些“事情”——翔一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同学们看着翔一拿着的书的封面皱起了眉头。

    “不过,你有时还是会读些奇怪的书吧。”

    “咦?奇怪?是吗?”

    “啊,那就拿这个说吧……《全国妖怪目击谭》?从标题上看好像是妖怪的故事,但妖怪不都是超自然的迷信吗?小学毕业了么……”

    “你说什么!神秘学也可以成为很好的学术研究对象哦!将其定性为迷信,本身就是对智慧行为的愚弄。科学地分析它,最初……”

    “哇、哇、不要突然说得这么快啊!明白了,我明白了,对你来说那是很重要的课题。打扰你读书真的不好意思。”

    说着,他露出苦笑,“那家伙,说话的开关开在奇怪的地方啊。”他小声嘀咕着,又去了另一个熟识的同学那里。

    目送他的背影离开后,翔一的视线又回到了那个被称作“柚木”的少女身上。她依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喧闹地笑着。

    ──真意外啊,和这样的人熟识什么的。

    回想起刚才的指责,翔一不由得叹了口气。

    (实际上,这不是认识与否的事情吧)

    翔一对她十分了解——“柚木艾米露”。

    而且,是从懂事之前开始。

    她是翔一从幼儿园开始的朋友,做什么事都基本都是一起,也就是所谓的幼驯染。

    年幼时的艾米露,是个朴素的少女,而且性格内敛,总是躲在翔一身后。但是上中学的时候,受到朋友的怂恿,以辣妹身份出道。

    (那个家伙,倒是很容易就融入了那个世界啊,也因此结交了很多时髦的朋友……不知为何,和她说话的机会慢慢减少了。)

    直到现在,两人已经完全疏远了。

    即便是偶然考上的同一所高中,即便是同一个教室也没有什么不同。

    有好几次,她都是想跟我说话的样子。但是,每当这时,周围的朋友就会找她说话,艾米露也就顺势被带走了。而结果,认真古板的自己和美丽开朗的她,生活的世界好像开始变得截然不同。

    “没有?绝对没有!”

    这是翔一今天几次听到这样天真却有些吵闹的笑声了,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在那里的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幼驯染了。

    (嘛,就算以前关系很好,也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我就是我,我也要走自己的路……这就是所谓的人生。)

    翔一呆然地这么想着。

    然后,视野中的艾米露开始盯着自己的手背看。

    “咦,这是什么来着。”

    “怎么了?”

    “今天超市里的萝卜打七折……”

    「「「诶?」」」

    听到这句话,不仅是周围的女生,连翔一也不禁失声。

    为什么,闭月羞花的女高中生,要突然提及萝卜打七折的事情?

    在众人困惑的视线中,只见艾米露慌慌张张地挠着头说:“啊,什么也没有。”

    目瞪口呆的朋友们也因此恢复了欢笑。

    “啊,什么啊!太有趣了吧~ !”

    “艾米露有时候会说些奇怪的话呢。”

    “嘛,这是天然的可爱呢。”

    好像也没有因为怪异的行为而评价下降。总之可以放心了。

    (不,反正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艾米露的事情)

    从一开始,两人就已经分道扬镳了。

    再无任何交集。

    翔一在心中有点落寞地嘀咕着,又开始看起手中的书。

    那一天的放学后。

    翔一被班主任叫住了,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大部分学生都参加了社团活动,因此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老师对翔一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鹿岛,你并没有加入什么club吧。”

    “呃呃,我是归宅部。”

    “那正好,你就先教这家伙学习一会儿吧。”

    翔一听到这句话,不禁发出“啊?”的声音,眨了眨眼睛。

    当老师把躲在背后的少女推到面前时,他的表情变成了惊讶和惊愕。

    洋娃娃般完美的脸庞,华丽的打扮,以及金发的侧影。

    “呀呼,请多关照!”

    说完,害羞地眨了眨眼的她,正是柚木艾米露。

    ○

    翔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刚才还以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少女,突然被要求教她学习。脑子里一阵混乱。

    但当他知道这是事实的瞬间,不由得呻吟起来。

    “那个……对不起,请再说一遍。”

    “就是说,让你教柚木学习。听见了吗?”

    “不,不,听见了!我听见了……但为什么非要我做那种事不可!”

    这种不讲理的做法让翔一心情有些裂开,如是逼问老师道。

    自己只是一介学生。让同为学生的自己教她学习,可谓是没有一点情面可以谈及。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事不可?

    本来就是统管班级全体的班主任老师,把教育艾米露的责任推给了一介学生。作为教育者他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翔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老师开始进行所谓的“说明”。

    “你们入学后不久,各学科不是都进行了实力测试吗?”

    “嗯,是。在进入中期教学阶段之前,再确认一下中学时的实力。”

    “没错。并且那是百分制的测试。”

    “嗯。”

    翔一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紧接着班主任把脸凑近翔一说道。

    “……你见过,所有科目都是一位数的分数吗?”

    “唔哇……”

    翔一察觉到了一切,目不转睛地盯着艾米露。艾米露眨巴着眼睛,腼腆地用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颊。是该害羞的时候吗?

    “总而言之,那个分数记录的保持者就是艾米露……柚木吗?所以您认为有必要特别关注她的学习。”

    “没错。我听人说,你和柚木是青梅竹马,家也住的很近。你成绩这么好,应该也很擅长教别人吧。麻烦你看着这家伙学习吧。否则,这么早就要决定留级了。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我可以提高你的内申点分数。”[译注:内申点,申请高中、大学所需的对各学科以及课外、志愿活动的评估分数]

    翔一又“啊”地叫了一声,看了一眼艾米露。当“留级”这个词出现的时候,她的表情瞬间僵住了。她似乎意识到了一种危机感,脸色显得格外苍白。

    ——虽然有这样的危机感了,但她的制服还是穿得很邋遢,摆弄头发的手不曾停歇,表情看起来也有点傻傻的。

    (如果是小时候那般老实就另当别论了……看看这家伙现在的学习状况。)

    到底有没有认真认真的干劲呢?如果没有的话,教人学习也没用。做无用的事是不合理的。这不符合翔一的理念。

    还是拒绝吧。刚想到这里,艾米露突然开口了。

    “拜托了。能教我学习吗?翔酱。”

    “翔酱!?”

    “嗯,翔酱就是翔酱。咦,有什么不对吗?”

    翔一瞪大了细长的眼睛,“不”地说了一声。小学的时候,艾米露确实是这样称呼自己的——但因为现在关系变得疏远,我没想到她还会毫不犹豫地这么称呼自己。

    (啊嘞?我和艾米露一直保持着距离吧?咦,咦?)

    不久前,我还认为两人的人生不会有交集,所以感到晕乎乎的。那种感伤的情绪是什么?

    但是,艾米露并不在意翔一的困惑,径直走到他身边说道。

    “呐,拜托了。教我学习吧。那这样吧!”

    她双手合十,跪坐在地上。低头行礼的时候,可以看到衬衫敞开的前襟间有一个小小的、结实的鼓包,以及覆盖在鼓包上的色彩鲜艳的布料。

    翔一慌忙转过脸去,小声说道。

    “知、知道了。不过那么想学习的话,去补习班或者家教不就行了吗?”

    “可是,我们家又没有那么多钱。”

    “呃……”

    听到她的回答,翔一想起来了。艾米露的父亲早逝,变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而且母亲也经常生病。

    从她和朋友聊天时的对话可以听出,她出去玩时的费用也是精打细算的。虽然不清楚她们在做什么、是怎么安排。

    不管怎样,补习班和家庭教师的费用都很高。

    如果周围有人可以教她学习的话,还是帮助她比较好。

    “不过啊。让我教你学习的理由……”

    “拜托了,翔酱。我周围的几乎都是笨孩子,现在能依靠的就只有翔酱了。”

    “那也……的确如此。”

    “啊,太过分了。对我朋友太失礼了吧。”

    “是你自己说的吧!?”

    “啊哈哈。先不说这个。呐,拜托了翔酱。拜托了拜托了。”

    “等一下,别哭了,太近了太近了,脸太近了……喂,别用头蹭我的肩膀啊。”

    不知不觉间,艾米露已经把距离拉近得差不多了。她如同撒娇般地靠在翔一的肩上。

    温暖柔软的触感。不知道是体香还是什么香水,飘来的甜香气息渐渐夺走了翔一的思考能力。

    (这家伙的味道这么好闻啊……小时候是怎样来着?)

    想到这里,翔一慌忙摇了摇头。

    不要被迷惑。必须冷静地分析状况。

    (不管态度如何,看样子艾米露还是很认真的。说想学习也不是假的吧。毕竟她不想留级,抛弃她也太可怜了吧。而且,内申点分数的提高对我来说可能是有好处的……)

    ——结果,只有一个选择。翔一叹了口气。

    “没办法啊,我来教你吧……不过,要是你没有干劲了的话,我马上就会抛弃你了。”

    “好欸!翔酱,太好了!”

    感动之余,艾米露搂住了他的脖子。翔一差点被弄倒,“真的有三年没和这家伙说话了吗?”他不禁愣住了。这样的动作,她最先能够很容易地做到么。

    不,艾米露就是这样的女孩。对谁都能轻松接触,不在意肌肤之亲的女孩。

    如果是小学时的艾米露,即使再怎么依赖翔一,也不会采取如此的做法。只会战战兢兢地说“谢谢”吧。

    她却穿着有些邋遢,又轻松地抱住了我。再次认识到人是会变的,翔一感到有些寂寞。

    这样说着,一直在一旁默默注视两人的老师把钥匙扔给了他们。

    “好了,放学后就可以用这个教室学习了,回去的时候记得要锁好门。”

    “好、好的。”

    “啊,还有……不要因为没有人就做H的事情,一旦出了问题,责任在我身上哦。”

    “不会的哦!?”

    听见老师的揶揄,翔一不由得喊了出来。真是的,明明是班主任。

    但老师似乎并不在意,轻轻挥了挥手,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教室。

    被留下的翔一看着同样被留下的艾米露,感到有些尴尬。咳了一声,想要消去这种尴尬的气氛。

    “啊,总之,要开始学习了。总之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会很严格的。”

    “嗯,知道了!我会加油的!”

    艾米露双手紧握在胸前,鼻息轻颤地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她一脸懵懂的表情,翔一感到一丝不安:“真的没问题吗?”

    显然不是。

    “这是啥啊……”

    翔一看着快想要撕碎的笔记本,颤抖不已。

    白板上罗列了类型和难易度都合适的问题。那是翔一凭记忆写出的之前的实力测试题。

    他想先测试了一下艾米露的真实实力,让她把答案写在一张纸条上。

    “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啊……”

    “唔……”

    “不,没资格鼓起腮帮子抗议吧。这正确率是怎么回事?虽说是突击检查,但30道题中只答对3道也不太妙吧。”

    “哈哈哈,那倒也是……”

    “还有,错误的方式也很过分。写错汉字、记不住图形的面积公式还算好。这是什么啊,对于“请回答织田信长的卒年”这个问题,竟然回答“9382年”!活在未来还要更久,第六天魔王吗!”

    “哎呀,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你看,这不是有谐音吗?”

    “啊啊……配合语言来记忆数字。你到底是怎么记的啊?”

    “‘织田信长卒于『运动短裤(9382)』年。’”[译注:ボクサーパンツ<运动短裤>与9382谐音]

    “要这么说的话,那就是『草莓裤(1582)』!织田信长卒于1582年!”[译注:イチゴパンツ<草莓裤>与1582谐音]

    翔一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艾米露愣了一下,然后调皮地看着他,露出了笑容。

    “啊——果然是翔酱啊。”

    “诶?”

    “大声喊草莓裤什么的,让我不禁会这么想呢~”

    “你、你在说什么啊,这是,就是说,用谐音……”

    “这样可以吗?喜欢这种感觉的女孩子吗?”

    “不对!听别人说话啊!”

    看到她明显是在开玩笑,翔一不禁抱头。这家伙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

    但是,艾米露笑着说了句“开玩笑啦”,突然眯起眼睛喃喃道。

    “不过,像这样跟翔酱学习,总觉得很怀念啊。”

    “啊,是吗?”

    “是啊,虽然不是为了考试学习。小学三年级的暑假,快要做不完暑假作业的时候,你不是教过我吗?”

    “啊……记得你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啊。”

    翔一想起来,点了点头。

    当时的艾米露绝对不像现在这样不认真,暑假作业也做得很认真,只有一次不小心忘记了练习,在暑假最后一天才发现。

    哭哭啼泪地来找翔一商量,翔一无奈只能让她照抄——这简直是难以言表,因此翔一就和她一起做作业,有时翔一还会指导她,一直看着她完成。

    “但是,这次的程度可不一样。毕竟快要留级了。”

    “好——我知道啦。”

    艾米露用翔一听不懂的声音慢悠悠地说着,然后看向翔一。

    “所以翔酱,我该怎么办呢?今后怎样学习才能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呢?”

    “……让我想想。”

    翔一把自己出的考试和让人无法直视的答案做了对照着看了看。

    幸运的是,答对的三道题体裁归属都一样。与理科的植物学知识相关。那么只能把理科往后推,一门一门地教。

    (因为囫囵吞枣的话,反而会起到负作用。只能花时间慢慢去学习了吗?)

    先从数学开始吧。计算图形面积的公式应该很简单。 

    想到这里,翔一让艾米露打开笔记本。

    ——几十分钟后。

    “……不,为什么一道题都解不出来?”

    翔一倒头伏在桌子上,像是在和对方交替似的呻吟着。

    艾米露感觉要哭了出来,“啊嘞——”地盯着自己的笔记本。翔一用红色在上面做了修改。

    不过她好像还记得公式的样子。

    但是,一旦提出相应的问题,她的理解就跟不上了。三角形的底边在哪里,复合图形应该在哪里画辅助线,这些都无法判断。简而言之,就是无法将已学知识应用起来。

    翔一揉了揉太阳穴,像是端详一般地看着艾米露。

    “真亏你还能进这所学校。”

    “之前朋友们帮助了我,我努力地临时抱佛脚。可是考试结束后,就一下子都忘了。”

    “那之前的学习就没有意义了吧?”

    “嘿嘿。”她一吐了吐舌头,翔一却重重地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这样的话,有多少时间感觉都不够用。

    或许是觉得有些尴尬,艾米露用有些奇怪的表情看着翔一。

    “嗯,翔酱……”

    “怎么了?”

    “我会努力学习的,可以不要抛弃我么?”

    说着,她闭上眼睛,紧紧地抱住我的胳膊。

    圆润柔软的触感直接传递到翔一的肌肤之上,他不禁变得有些狼狈。

    (所以说,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太没有防备了!)

    因为身体离得太近了,从衣领的缝隙可以清楚地看到胸部。配合着艾米露的动作而变形,显得格外生动。

    翔一拼命寻找理性,清了清嗓子回答道。

    “真的。说实话,现在我也有放弃的想法……不过,我和老师约好了。而且,内申点分数好像也能提高……没办法,我会继续照顾你的。”

    “真的?直到最后?”

    “嗯,直到最后。”

    “嗯,谢谢!”

    艾米露终于放下心来,微微一笑。涂着润唇膏的嘴唇,在倾泻的阳光中着翕动着,在翔一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翔一重新整理着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一阵疲惫感突然涌上心头。

    ——不过,现在的艾米露很拼命,又是必杀性质的可爱。味道很好闻,身体又温又软。

    他意识到自己的脑海里残留着这样的想法,慌忙摇了摇头,试图把它赶走。

    没想到会给人带来这样的烦恼。辣妹系的女孩,果然太可怕了。

    (到最后还轻松地提到责任什么的……我真的没问题吗?对图形应用题都束手无策的家伙,我能教会她所有的科目吗?)

    再次感到不安。

    “啊……”

    艾米露嘟囔着,抬头看着教室里的扬声器。

    通知放学的音乐开始响起。不知不觉中,好像已经学到了很晚。

    “……这么晚了,得把门关上,把钥匙还给老师。”

    “所以,今天就结束了?是吗?”

    艾米露一脸不满的表情。果然,一题都解不出来很不甘心吧。

    “能不能再帮我想点办法?我会努力的!”

    “不,努力是对的,如果你是这样的话,我也很想做出回应……可是教室不能用,图书馆也快关门了,没有其他学习的地方了。”

    “那个……翔酱的家里呢?”

    “诶,我家?”

    “嗯。我以前不也经常去么。家离得也近,晚一点也没关系。不是很好吗?”

    “不,就算是你擅自决定……我这边也有面子上的问题。”

    虽说是以前的幼驯染,但把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送回家我还是有些抵触。

    要是被同学看到了,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但是,艾米露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撒娇似的摇着我说:“好嘛、好嘛,答应我嘛,呐,呐?”

    这样一来,翔一也无法拒绝。不知为何会产生这种心情。

    (我自己也想学习。毕竟老师也让我要把学习搞好的。)

    翔一在心里吐了一口气,尽量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看着她。

    “知道了。不过,你做完题就回去。男女一起待到这么晚,面子上也不太好吧。”

    “嗯。好久没去翔家了,好怀念,好期待!呐,你那里还有游戏么?”

    “所以说,学习结束后你就马上回去!不要去确认我有没有娱乐道具!”

    搞不好这家伙会赖着不走。翔一在心里嘀咕着,暗暗发誓事情结束后要尽快把她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