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话 开始多管闲事
    翔一他们的学校位于安静的卫星城中。车站前的施工还在进行,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别的特色,只是个悠闲的城市而已。[译注:卫星城指在中心城市附近的城市]

    学生中也有在那个站台坐车,每早花一个小时左右去学校的。幸运的是翔一他们的家离学校并不远,步行完全可以到达。

    翔一的家位于住宅区一角,是一栋四室两厅的大房子。

    站在在玄关前,艾米露张大了嘴,眼睛里充满感伤的色彩,仰视着鹿岛家。

    “哇!真是很久没来过翔酱家了!还是和我们家不一样呢!”

    “你家是公寓吧?不过我觉得那种小房间打扫起来比较方便,相对也更合理。而我家是那种容易有幽灵出的旧房子,也比较贵重。”

    “哎,我不希望会有妖怪出现。那样的话,住在这里会让人害怕的。”

    “你在说什么啊,这可是对神秘学进行学术研究的绝好机会啊。到底是心理错觉,还是真实存在的什么东西,是需要验证的……”

    “翔酱,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喜欢这个呢。”

    艾米露不禁展露微笑,然后对翔一微微歪了歪头。

    “话说回来,家里好像没人啊。叔叔阿姨还没回来吗?”

    “啊,爸妈前不久都去国外出差了。现在,我正享受着一个人的悠闲生活。”

    “诶……那么,今晚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啊。”

    正在打开大门的翔一突然愣住了。确实,一对年纪相仿的男女在深夜独处不太合适。学校里至少还有不少人留下,现在连那一点也做不到。

    (没怎么想顺势就把她带回家了,果然还是不行吧……)

    我尴尬地看向艾米露,她挠了挠脸颊,点了点头。

    “嘛,就这样吧。那就打扰了。”

    “可以吗?”

    她擅自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翔一慌忙地追了上去。

    艾米露在玄关脱下鞋子,走到走廊上,突然停住了脚步。

    “啊嘞……?”

    “怎么了?”

    “『豆酱』不在了么。”

    “『豆酱』?”

    “你看,不是有个玩偶吗?放在这附近的。”

    她走到走廊的一侧,挥手示意道。

    “啊,那个啊。”翔一点了点头

    “豆柴犬的那个吗?送给亲戚家的孩子了。”[译注:豆柴犬,比柴犬体型更小、更可爱的一种日本原始犬种。]

    “诶,给别人了吗? !”

    “我都这个年纪,不玩布偶了。记得那是在上初中之后不久。”

    “诶——,这样啊……好久没见到了,我还挺期待的呢。”

    艾米露不禁有些垂头丧气。

    这么说来,这家伙好像很喜欢那个豆柴犬玩偶。翔一回想起来后,不知为何萌生了罪恶感。把那个玩偶留下比较好吗?

    (不不,我本来就和这家伙保持着距离。没必要这么做。)

    正想着这些,艾米露突然再次发出惊讶的声音。

    “呐,翔酱。”

    “怎么了?”

    “那个,就是说这条走廊。”

    “走廊?”

    “唔,那个。好像有点灰。”

    “啊啊。”

    确实,这么一说才发现,走廊表面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翔一耸了耸肩。

    “我没怎么打扫……可能有点脏,稍微忍耐一下吧。”

    “嗯……”

    翔一从似乎不知如何开口的艾米露身边走过,打开了起居室的门。客厅、餐厅和厨房是连在一起的,他打算在茶几和沙发这里教艾米露学习。

    “来,进来吧。

    “…………”

    艾米露呆住了。注视着周围。

    她如同僵住一般一动不动,像是很不可思议。翔一也环视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除了书和杂志散落在一边,以及忘记放进洗衣机的便服。

    “啊,果然还是有点乱啊。稍等,我先收拾一下。”

    “…………”

    “啊,那里。杂志下面有垫子。你把它拿出来坐吧。没关系,杂志把它遮住了,应该没有沾到灰尘。”

    “啊,嗯。”

    艾米露歪着头,照他说的做了。

    不知为何,她的表情显得有些不高兴。

    (为什么呢?是不喜欢垫子的颜色之类的么?那家伙喜欢什么颜色来着?)

    好像是粉红色——他正这么想着,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艾米露以有些阴沉的声音说道。

    “那个,翔酱。”

    “怎么了?”

    “这个靠垫的边角好像也湿漉漉的。”

    “是不是洒了什么在上面?嗯,那就坐正中间吧。”

    “哈……”

    和进来之前不一样,她的话语变得吞吞吐吐起来,翔一歪了歪头,但转念一想,现在还有正事要做。

    然后他拿出一套学习用具。

    “好了,继续学习吧。先复习一下初中的几何……初中时的课本好像还在。等一下,我去拿。”

    “嗯。”

    艾米露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点了点头。

    教艾米露用公式计算图形面积,真是费了一番功夫。

    尽管如此翔一还是耐心地教了下去。幸运的是,他本人并非没有干劲。

    一点一点地将知识教给她,等回过神来,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好,稍微休息一下吧。”

    “太好了,脑子都快昏了。”

    艾米露松了松肩膀,想要趴在茶几上——她在半空中突然停了下来。翔一也注意到了,大概是桌上积了一层灰的缘故。

    (果然还是应该稍微打扫一下的吧——不过,艾米露既然是性格轻浮的辣妹JK,应该不会在意这种程度吧。)

    正当他抱着些许偏见的时候,肚子突然咕咕地叫了起来。

    “到这个时间了啊——好不容易来了,就在这里吃晚饭吧?”

    “啊?吃饭?有什么食材么?”

    “啊对,等一下,我去看一看。”

    “啊,等一下。我也去……诶? !”

    艾米露和翔一一起从起居室绕到柜台的另一边,表情不禁变得有些僵硬。

    餐厅附近的小推车上满是被面包屑弄脏的盘子和装碗面的容器。水槽里放着勺子和盘子。甚至连洗过的痕迹都没有。

    “那个,这个,呃……”

    “啊,啊啊,今天不是洗碗的日子。不过我每三天至少会洗一次。”

    “…………”

    “先不说这个了。艾米露,晚饭你想吃什么?我推荐……对了,这个果冻挺不错的。既能摄取营养,又不费时间,实在合理。”

    说着,翔一从冰箱里拿出营养保健品果冻。

    艾米露接过果冻,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低声说道。

    “……翔酱,你平时都是吃这种东西吗?”

    “啊,因为学习比较忙,不想在吃饭上花时间。”

    “唔嗯,又是这样……”

    “啊,你觉得我的食谱很单一吧?没那回事。果冻有各种各样的味道。不光是果冻,方便面和玉米片也可以轮换着吃,所以种类也很丰富……”

    就在这个时候。

    她低下头,小声嘟哝道。

    “已经……极……”

    “什么?”

    “已经……到极限了!虽然我一直在忍耐,但是已经NG了,new good了哦!”

    “喂,喂,你在说什么啊? NG是什么? NG应该是no good吧 !”

    不过,艾米露并没有接话,她飞快地收拾好桌上的盘子,往水槽那边端去。拧开水龙头,在洗碗池中装满水。

    然后她环顾四周,“找到了”如是欢声着,从橱柜旁边挂着的塑料袋里拿出一捆垃圾袋。取出一个垃圾袋,把废弃的纸碗都放了进去。

    她又顺道绕到客厅去,把散乱的垃圾收了起来。

    翔一吃了一惊。现在的艾米露行动敏捷,和之前那种轻浮的感觉完全不同。当她熟练地收拾完垃圾后,翔一才从这种反差带来的冲击中回过神来。

    “喂、喂,在别人家里随便做什么……”

    听到翔一的话,艾米露鼓起脸颊转过身来。

    “你怎么能这么随意!这房间怎么回事啊!又脏又满是灰尘……至少垃圾要好好扔掉啊!要是有蟑螂怎么办!”

    “啊,不,那个。”

    “还有,你竟然只吃果冻、杯装面和玉米片这类东西!这样会生病的!营养不均衡哦!?”

    “不,所以我用果冻来摄取营养……”

    “好好吃饭吧!真是的……”

    不一会儿,艾米露又收了一些垃圾后,又回到厨房打开冰箱。“啊,果然没有像样的食材。”她有些绝望地嘟囔道,找到记事本,用笔飞快地写了起来。

    然后撕下一张递给翔一。

    “喏,这个!”

    “诶?”

    “把这些买回来,现在就去!”

    “买……买回来吗?”

    “附近的超市应该还开着。阿姨给你生活费了吧?应该有不那么贵的东西,快去吧!”

    “好,好的!”

    翔一不由得鞠了个躬,又看了看递过来的便条。

    “薄猪肉片三百克(特价卖的)、洋葱(三个一套的)、菠菜(最便宜的)……这是什么?”

    “别管了,乖乖去买就是了!”

    看到她的气势,翔一再次叫了一声“好的”,抓起购物袋飞奔出家门。

    去自己所不习惯的超市买东西,一边问店员这个那个,一边买便条上写的东西——大多都是食材——

    然后回到家里,他眼前呈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

    “啊,你回来了,翔酱。”

    她这样说着,站在厨房里迎接翔一。

    或许是兴奋暂时平息了,她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但对翔一来说,此时此刻已经无所谓了。

    问题是,她身上穿着围裙——是家里的那条——,然后手里还握着菜刀。

    她卷起袖子,在菜板上有节奏地切着葱。炉子上的锅中冒着蒸汽。电饭锅也连接着附近的插座,正在煮着米饭。

    这所有的器具,就连现任房主翔一都未曾用过,而艾米露却在用这些被自己所搁置的东西,翔一不禁被她吸引住了。

    (打扮虽然还是一样的花哨,但和围裙菜刀意外地很搭配啊……)

    翔一不由得看得入迷。不过艾米露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她用勺子在锅中来回搅拌了几下,笑着回过头来。

    “阿姨剩了米和葱真是太好了。还有味噌,葱也可以用来做味噌汤。虽然做高汤要用到出汁作为原料,但现在还请原谅我吧。”[译注:出汁是日本料理中用来充分牵引出原材料的原味的调味料,是日本特有的一种调味品。]

    “啊,啊啊?”

    “还有,东西买到了吗?ok,就放在那里吧。”

    翔一正要把购物袋放在桌子上,这才意识到,积满灰尘的桌子已经被擦得干干净净。

    不,不只是桌子,起居室,对了,走廊上也是一尘不染。从起居室看向阳台,那里也晾着衣服。

    (难道……我去买东西的时候,她已经完成打扫和洗衣服,现在又开始做饭了吗?)

    我在心里嘀咕着,艾米露走到我身边,取出袋子中的猪肉、洋葱、胡萝卜、土豆,还有菠菜。

    “稍微偷点懒,就做土豆炖肉和凉拌菠菜吧。”

    “好,好的。”

    那对于翔一而言属于未知的领域。

    用平底锅炒猪肉和切好的蔬菜,再淋上砂糖、酒和酱油接着炖煮。在这段时间里,将菠菜放入热水中,将榨出的汤汁和调味料混合在一起。

    葱味噌汤完成了。

    在完成了其他的事情之后,电饭锅发出“哔”的一声,翔一按照艾米露的指示把白饭盛到盛好的碗里。

    几分钟后,他在摆着这些东西的桌子前坐下。艾米露解下围裙,坐在了他的对面,笑眯眯地拿起筷子。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然后,他各尝了一口米饭和土豆炖肉。十分美味。接着又吃了菠菜和味噌汤,也是无可挑剔的美味。

    更重要的是,翔一很久没吃过这么正式的晚饭了。他的心情变得温暖起来。

    他抬起头来,忽然发现发现艾米露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看。

    “怎、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啊,那个,没事……很好吃。”

    “这样啊,太好了。”

    艾米露好像终于放下心来,自己也开始吃起饭来。她像是理解了什么一般,嗯嗯地点点着头。

    “是这样呀?啊,土豆炖肉还有,多吃点吧。”

    “不,我吃不了那么多……”

    “不行,翔一是男孩子。不好好吃饭,会长不高的。”

    看见竖起手指,翔一“啊?”的一声,然后老实地点了点头。

    (感觉和之前的艾米露有些不一样啊)

    也不像小时候怯生生的她。

    莫名有一种家庭母性的感觉——说老实话,像个大人一般。

    我看着双手叉腰、胸脯略微起伏的艾米露,一边想着这样的事,一边不停地往嘴里送着菜。

    吃完饭,艾米露麻利地收拾着碗筷。

    翔一也说过自己来洗,但被她挥手拒绝了。

    “我来做,翔酱就休息吧!”

    说着,她眨了眨眼睛。她的动作非常熟练,确实,翔一若是做得不好,反而会成为累赘。

    没过几分钟就能洗完,翔一也有了充分的时间在客厅里稍作休息。

    之后,两人再次开始学习会。吃完饭后,心情也平静了许多,翔一觉得自己的指导比刚才更着要领,也许是在这样的努力下,艾米露终于用十几分钟就能成功地解答一道问题。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

    “嗯,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感觉自己学了一辈子的东西。”

    说着,她嘿嘿地笑了出来,又恢复了往日轻快的样子。

    翔一有些在意,对趴在客厅茶几上的她问道。

    “我说,你的料理做得很熟练,平时都有在弄吗?”

    “嗯……啊,嘛。家务什么的,我还挺喜欢做的。”

    “真意外,小时候应该没做过这种事吧?”

    “嗯,是前不久开始的。最近,不光是自己,也挺喜欢照顾周围的人。”

    “照顾……?”

    “是啊。给附近的孩子做点心之类的,他们就会很高兴。再比如,收拾朋友的房间……大家都很高兴,看见她们高兴我也很开心。”

    说完,艾米露微微垂脸,看着翔一笑了起来。

    “毕竟真的好久没和翔酱说话了,这种事你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

    “啊……是啊。”

    “我也成长了很多。不光是做饭和打扫,洗衣服和买东西我也是自己来,也都很喜欢。顺带一提,最近我喜欢的词是30%off!”

    “嗯?那个吗?”

    翔一想起白天,她的话题突然转移到了萝卜上的时候。

    艾米露露出手背。“在○○超市,萝卜30%off !”上面写着。就像是便条一般。

    “我经常记不住东西,像这种特别想记住的商品,只要在宣传单上看到我就会记下来。”

    “难道说,你今天本来打算买萝卜的吗?那可真不好意思。”

    “啊,没事。又不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要的东西……不过你可别告诉大家啊。手上记着要买的东西,总觉得会不好意思吧。”

    “……会害羞吗?”

    翔一歪着头。虽然的确充满了生活气息,但他认为这是合理的。

    不过,艾米露好像真的很害羞的样子,脸涨得通红,翔一便向她保证:“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她这才放下心来,嘿嘿一笑。

    “谢谢你,翔酱真温柔。最喜欢你了。”

    “诶,啊啊。”

    听到“喜欢”这个词,翔一愣了一下,但马上意识到艾米露是以朋友立场说的。同时,他对自己的内心活动感到愕然。

    (不不不,我到底在做什么?虽说和她关系疏远,但我们早就认识了。气质倒是变了不少……但没有任何紧张的理由吧!)

    只是因为听到了对自己而言陌生的言语而动摇了。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并自我接受了。

    艾米露原本笑容满面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严肃地环视着四周。

    “不过话说回来……翔酱,房间也太脏了。”

    “诶?诶?不,刚才不是你帮我收拾过了吗?”

    “这只是临时的措施。你要好好收拾才行,把每个角落的灰尘都清理干净。家具也要挪开,把底下的灰尘清理干净。再这样放任不管的话,房间里会生虫子,那样翔酱真的很容易就生病的。”

    艾米露认真地盯着翔一,抿着嘴。又进入了妈妈模式。

    正当翔一诚惶诚恐的时候,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双手合十。

    “啊,对了。我暂时先帮忙收拾翔酱的家……不,干脆就照顾翔酱吧。”

    “诶?”

    “嗯,决定了,就这么办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翔酱的代理妈妈!”

    “不、不、不,等一下!不要擅自决定啊!我不需要!”

    “翔酱,你就不用客气啦~ ~我喜欢照顾你,所以才这么做的。而且,翔酱还要教我学习,我做点什么来表示感谢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呃,啊……这个嘛。话是这么说……但是……”

    “好,那就这么定了!那么,明天我也给你做饭吃。请期待哦。”

    “啊,那个……”

    虽然完全可以拒绝,但一想起刚才那道菜的味道,翔一就舍不得say no。当然也可以说是被喂食了吧。

    而且,就像艾米露说的那样,她对翔一的指导回礼是有道理的。

    (嗯,嘛,也就是 give & take ……的意思吗?)

    作为交换,无论如何也要提高这家伙的成绩。

    下定决心后,翔一郑重其事地伸出手。

    “我知道了,契约成立了。不过,这件事你可别告诉任何人。让一个同岁的女孩照顾自己,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ok,我很喜欢做家务这件事,要是让朋友知道了也会很不好意思。所以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啦。”

    艾米露一脸轻松地点了点头,开心地笑了。

    紧紧地、温暖地、握住了她的手。

    就这样,本不应再有任何交集的两人的人生,以奇妙的方式再次相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