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话 开始妈妈模式
    清晨伴随着鸟啼声而苏醒。

    门铃声不断作响,翔一终于醒了过来。

    “嗯……”

    向时钟看去,已经七点了。这个时间点适合起床,但有人来拜访什么的,不得不说有点不合常理。

    “到底是谁啊。”

    他睡眼惺忪地从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到玄关,想都没想就打开了门。

    迎面是少女一脸惊诧的表情。

    “哇,突然开门?吓了我一跳。”

    “我才是被吓了一跳……有什么事吗?”

    翔一打着哈欠,隔着睡衣挠了挠后背。在年龄相仿的女性面前,这样的举动多少有些不体谅对方,不过,对方大清早就过来,应该说是彼此彼此吧。

    可是,艾米露并没有在意,也没有过多客气,径直走进玄关,脱下鞋子。

    “昨天不是说过了吗?我要照顾翔酱。”

    “啊?”

    “那就打扰了。”

    说着,她径直走向了厨房。

    翔一的大脑终于从睡意中解放了出来,慌忙追上艾米露。

    “喂,等一下,你说的照顾,难道是要从准备早饭开始么?”

    “那还用说吗?现在我可是翔的‘妈妈’。”

    她一边笑着,一边在厨房将围裙系在制服外。

    然后,翻了个白眼看向翔一。

    “反正翔你是打算吃玉米片来打发早餐吧?”

    “唔,不好吗?反正是早饭,简单一点也……”

    “不——行,早饭可是一天的活力之源,不好好吃是不行的。所以,我马上就做好早餐,你先在一旁等着吧。今天就做日式早餐,好好享用吧。”

    “不,等一下,现在煮饭的话就来不及了……”

    “没关系,昨天我就煮好了,装在电饭锅里的。”

    “什么时候? !”

    正当翔一惊讶得目瞪口呆时,她从冰箱里拿出豆腐和裙带菜,哼着歌开始做味噌汤。同时开始烤鲑鱼。这些材料也是昨天让翔一买的,这时他才意识到艾米露的意图。

    (也就是说,这家伙一开始就与我是否理解无关,只是单纯地想要照顾我?)

    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他买今天早上的食材吧。而且,电饭锅也只能认为是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安装的。也就是说,她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做今天的早餐。

    “有计划的犯罪”翔一想到这里,又把话咽了回去。接受她的提议是事实,事到如今再说什么也没用。而且她也确实帮了大忙。

    这样想着,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两人像昨天一样拿起筷子,一起说着:“我开动了。”

    吃着烤鲑鱼、白饭、裙带菜和豆腐的味噌汤,翔一不禁小声赞叹起来。

    “果然很美味啊,艾米露的料理。”

    “诶?哎呀呀,就算表扬我也没有什么用哦~ ~”

    翔一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艾米露害羞地挥舞着小手,像是在招手一般。

    糟糕,翔一心想。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什么“糟糕”了,但像这样坦率地表扬艾米露,总觉得会有些不甘心。

    他轻咳一声,补充道。

    “不过,还是玉米片更方便,更合理。”

    “唔,翔酱,还在说这种话吗?”

    与她稍微有些惊讶的语气相反,艾米露正高兴地托着腮看着自己。

    她的双眸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翔一不禁把头扭向一边。

    吃完饭后,翔一看了看手表。

    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学校。

    “基本上都准备好了,我们出门吧。”

    突然感觉少了点什么。艾米露的料理确实很好吃,但还有一样东西不能忘了。

    想到这里,翔一起身拿起电水壶。

    “吃完日式料理之后,这么做可能不太合适。”

    他喃喃自语,接着拿出了速溶咖啡。

    他往马克杯里倒了热水,正好在盥洗室整理衣服的艾米露回来了。

    “翔酱,已经准备好了……这是什么?”

    “是咖啡,我已经养成了每天早上都喝的习惯。”

    “诶!翔酱要喝咖啡的么? !好厉害!”

    “不,没什么好惊讶的吧?”

    “不,很惊讶!非常惊讶!以前还说太苦了,绝对不会喝呢!”

    “那是小时候的事了吧。上了初中后,在电视上看到,咖啡中的咖啡因和糖分一起摄取的话,提神的作用会变高。所以,合着砂糖一起喝意外的不怎么难喝……你要试试吗?”

    “不,我就不用了!我大概会‘呜欸’地叫出来的。”

    “艾米露的口味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啊。”

    说完,翔一笑了起来,往琥珀色的液体里倒了一点砂糖,然后喝了一口。

    看到这一幕,艾米露有些懊恼地嘟囔道。

    “唔,翔酱已经像个大人一样了啊。太狡猾了。”

    “一点儿也不狡猾。而且刚才我也说了,咖啡还挺有用的。那,要不我给你倒牛奶喝?”

    “不用啦,我是红茶派的。”

    看着少女“唔”地嘟起嘴巴,翔一更加得意地喝光了咖啡。

    然而艾米露却一直盯着他看,翔一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

    “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吗?”

    “没有……只是觉得翔酱变得我不认识了。总觉得很不可思议。”

    “是吗?不过我从来就没打算过要改变。”

    倒不如说,改变最大的应该是艾米露。

    翔一看到妆容打扮后的艾米露,耸了耸肩。在他看来,这才是不可思议的。

    以前朴素老实的少女,毫无征兆地变成了华丽的角色。女生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不仅仅是性格和打扮。微敞的前襟露出的部分,虽说和周围的人还有点差距,但和小时候比起来已经是鼓鼓的了。真是的,什么时候……

    (不,不,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怎么了,翔酱?一脸惊讶的样子。”

    “不,没什么。我这边也准备好了,我们赶紧去学校吧。”

    说着,翔清了清嗓子,像是要甩掉刚才的邪念似的,闭上了眼睛。

    〇

    刚到学校,翔一就发现了自己的异样之处。

    他愕然地打量着自己的全身。

    “怎么,身体……”

    身体很轻。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

    白天不会感到疲倦,不擅长的体育课也能好好地上到最后。

    同学们也惊讶地和他搭话道。

    “怎么了,鹿岛,今天脸色好得像换了个人似的。”

    “声音也很明朗,不像以前那样沉闷。”

    “看起来比平时和蔼可亲多了,不那么像个罪犯了。”

    在大家的夸奖下,翔一也确信自己的状态不错,但另一方面,他又有点担心周围的人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自己。

    总之,状态正好。

    他大致还是有个头绪。

    不仅仅是今天早上喝咖啡的原因。

    “最大的原因是吃了现做的料理吧……一顿像样的饭,竟然会对身体造成如此大的改变。”

    午休时,翔一嚼着从超市买来的面包,喃喃说道。糟糕。昨天还能正常吃的,现在却吃起来干巴巴的,食之无味。

    他深切地感到,仅昨晚和今晨两次,舌头就已经习惯了烹调的食物。

    他呆呆地看着教室的中央,还是那群辣妹系的女生正在聊天。在女生的中心,依然是艾米露的身影。她和朋友们谈论着各种话题,丝毫感觉不到昨天那种家庭的氛围。

    “然后呢,之前在网上看到的长得很奇怪的……喏,这张图片!”

    “欸,不会吧!还有这种事,太可怕了!”

    “对了对了,你听说了吗?まー君解除婚约了!”[译注:虚构的艺人,就这样吧。]

    “まー君?最近偶像分手什么的,超多的吧?”

    “不过是希望通过这个事件引起媒体轰动,仅此而已。和平分手不就好了吗?”

    看着聊着这些话题的少女们,翔一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会说“买东西的便条和爱管闲事的性格被人发现了会很丢脸”。她大概觉得这是和花季少女的华丽毫不沾边的行为吧。

    (我觉得你有些想多了。)

    翔一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想道。艾米露就是这样,性格上比较在意周围的人吧,否则就不会成为爱管闲事的人。应该受到了她小时候畏畏缩缩的性格的影响,翔一不知为何放下心来。

    不过,要说影响也只是一点点。在一群打扮时髦的少女中,表情和声音都很开朗的艾米露,显得格外显眼,果然是翔一所不知道的存在。

    只见艾米露抱住了身旁的黑发少女。

    “呐,梅娅酱。下节课会被老师说的,让我看看你的笔记本嘛。”

    “你说什么呢,我都还没有怎么预习呢。”

    “欸,我们几个中梅娅酱是最聪明的。所以我还指望着你呢。”

    “好了好了,趁现在去看看教科书吧。”

    “梅娅酱也太认真了吧?”

    “我不介意被老师说,随便说句不懂就行了!”

    她们一边说一边发出哈哈的笑声,艾米露的学识水平低下绝对是这些朋友的错,翔一心想道。

    (真想教一下他们学习。从早到晚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

    他半开玩笑地想道。她们似乎活得无忧无虑,让翔一有些难以释怀。如果能像自己一样,成为勤于学习的人就好了。

    翔一看到艾米露还在撒娇似的把身体往可爱少女身上挤的样子,不禁皱起眉头。

    (话说回来,那家伙……这么轻易地就去拥抱别人。简直毫无防备啊。)

    不知道是艾米露特有的无拘无束,还是那种类型的少女都是这样,感觉肌肤接触特别多。

    如果对方是女生还好。但像之前那样抱住自己,让翔一不得不怀疑她并不抗拒与男人这样接触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说不定她也会像那样抱住班上的其他男生……

    不不,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艾米露跟谁抱和自己都没关系。要抱的话,随便抱就好了。

    他一边这样在心中自言自语着,一边发现口中嚼的面包比刚才更难吃了。

    那天放学后,翔一和艾米露直接来到鹿岛家开始学习。

    辞典、电脑等可以用来做资料的东西都准备齐全,比在学校里学习要方便得多。再其次,艾米露觉得这有利于来照顾他。

    两人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老师,他爽快地答应了。

    “要做好避孕措施哦。”

    “请不要堂堂正正地性骚扰学生好吗?”

    这位老师真的靠谱吗?翔一一边感到不安,一边教着艾米露学习——不过在此之前,有几件事要做,翔一从怀里拿出了一件东西。

    “好了,艾米露,你先把这个拿着。”

    “这是什么?御守么?”

    “‘学业有成’御守。初中的时候听网上有传言说,御守加持的power spot是很有效的,我很在意,就调查了一下。体验过后感觉效果还不错。”[译注:power spot,能量场之类的。]

    “咦……『薄影神社』?没听过这个神社呢?”

    “当然了,那可是隔壁的隔壁县的,非常小的神社哦。所以,可能很容易产生神秘传说──不过,关于是否有效果这一点,我把这一带其他所有神社的御守都相互比较验证过。在集中精力学习这一点上,它的效果十分显著。姑且我还请了几个同学帮忙验证。虽然花了不少预算,但估计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所以从那以后就一直用着。”

    “原来如此……原来你做了那种事啊,完全不知道欸。”

    不知是佩服还是惊讶,艾米露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御守塞进裙子口袋。

    翔一满意地看着她,接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大复印纸,用记号笔在上面划线。

    “这是在干什么,翔酱?”

    “我在制定一个目标。”

    “目标?”

    “啊啊。学习指导与照料家事。这样的借贷关系是合理的。但是,如果在份量上有失偏颇,就不能称之为合理。如果我只教你一个小时学习,你却一整天都在做家务,这样不就不公平吗?”

    “诶,我倒是无所谓。”

    “我不太喜欢这样,总感觉亏欠你的太多。所以,要制定一个标准,让两人的工作量相等。”

    然后,他在已经画好的表格中填入如下文字和数字。

    〈学习方面〉

    ·一小时学习指导——5p

    ·解决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1p

    ·学校考试成绩比上次提高了5分——每5分3p

    〈家事方面〉

    ·料理一次——5p

    ·打扫一次——3p

    ·洗涤一次——2p

    “p是什么意思?”

    “point哦。最好像这样转换成数字,更容易理解。完成这些项目时,以积分形式积累起来。刚才在便利店买了记录积分的手帐和复印纸,用它们记录就可以了。”

    “嗯……也就是说,每教我一小时的课,翔酱就会得到5p,而每给翔酱做一次饭,我就会得到5p?”

    “理解得真快啊,就是这么回事。”

    “欸嘿嘿,我比较喜欢用超市的积分卡。”

    “还是老样子啊……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调整一下,尽量让两者的分数相同。这样就不会造成双方的工作不均了。”

    “也就是说……”

    “除非我能够教你两个小时的功课,否则我会尽量不让你做饭。”

    “诶,诶——!这样就不能随便照顾人了!总觉得很讨厌啊!”

    “哈哈,一切都是为了公平。忍耐一下吧。既然你那么想照顾我,那你也要努力学习啊……啊嘞,感觉有点奇怪?”

    按理说,这是为了让艾米露能够照顾翔一而好好学习才这样设计的。怎么感觉反过来了呢?

    不过,从结果来看,这似乎能促进艾米露学习上的干劲,那就这样吧。

    “嘛,能够得到分数的条件也不止这些,我们两个人根据情况再商议吧。我觉得还可以有例外的项目。”

    “唔,嗯。虽然不太明白,但我知道了。”

    “……不要给出这样矛盾又令人不安的回答。对了,还有,关于这次学习会,我们先确定一下当下目标。”

    “当下目标?”

    “啊啊,当然最终目标是防止留级。但是,在这之前最好有一个小目标,努力起来也很容易,也能算是一个标准。像这样一点点地实现……首先,之后的期中考试中要达到全科目50分以上。”

    “欸欸欸,那是不可能的!把范围稍微放宽一点嘛!”

    “你想你初中的时候能考多少分?……没关系,我也在研究考试的得分技巧。我会一点点教你的,你只用实际操作就行。”

    翔一这样说着,艾米露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知道了,我会加油!”

    “好,那就开始今天的学习吧。”

    说着,翔一开始教导艾米露学习。

    一如既往的,少女的脑袋还是跟小学生一样。

    这次教的是英语,她一看到英语单词,眼睛就像产生了旋涡一般,从头上喷出烟雾。

    “呃,那个,『ぶりぃ(buri)』?”

    “是『ベリー(bury)』,被罗马音牵着鼻子走了吧。”[译注:bury<'berɪ>,被日式英语牵着鼻子走了吧,以下略。]

    “啊,哈哈哈。意思是……ベリー的话……知道了,好厉害、之类的,非常厉害!”

    “不是『ベリー(very)』。读音相似,但拼法不同。bury是‘掩埋,埋葬’的意思。”

    “呜——!英语太难了!全世界的人都用日语说话就好了!”

    “……从语言上来说,日语更难。”

    艾米露沮丧地垂着头,之后与这些搏斗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成功地往脑子中塞进了几个单词和语法。

    “好,休息一下。”

    “嗯……思考了这么久,脑子都累了。”

    艾米露趴在桌子上,有些怨恨地看着翔一。

    “话说回来,翔你是不是有很多这样智力问答的形式啊?要是能教我那种只用记住就可以的单词就好了。”

    “这是考试时跟朋友学的方法吗?”

    “嗯。”

    “那可不行啊。听好了,死记硬背的学习虽然感觉记住了,但离理解还很远。要想真正理解,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问答的形式来解决,从自己不会的开始,把自己不擅长问题的解决掉。”

    说着,翔一拿出写着问题答案的笔记本。

    “你的情况……嗯,大致上来说是灾难性的……但如果非要说的话,你的拼写错误很明显,细节把握也不到位。相反,你的语法理解还算正确,所以可以自信一点。”

    “嗯嗯。”

    “还有,不知道为什么你蔬菜和水果的单词都能写出来。日本人不太熟悉的『turnip』这个单词,你居然也能说对。为什么你记得这些?”[译注:『turnip』,萝卜。]

    “好像是电视上的料理节目里出现过的,所以就记住了。”

    “……家庭主妇的视角啊。嘛,也就是说,只要是感兴趣的事情,就可以很好地发挥记忆力。那么为了锻炼记忆力,试着不记笔记,来去记超市的特卖怎么样?我想你一定记得住的。”

    “嗯,下次试试。”

    于是,两人再次开始努力学习。

    过了一会儿,天渐渐暗了下来,翔一也感到有些饿了。

    艾米露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露出微笑说道。

    “差不多该做晚饭了吧?”

    “啊、啊啊,是啊,那就拜托了。”

    艾米露向翔一眨了眨眼,说了声“交给我吧”,便在厨房里熟练地做起了饭菜。材料是从学校回来的路上,在超市买的。因为我觉得昨天买的还不够。当时她买了很多冷冻食品,翔一还以为她今天会把冷冻食品加入菜单。

    “咦,不用冻在冰箱里的油炸食品吗?”

    “啊,那是做便当用的。今天没有时间,就不能给你做了。明天我会用冻起来东西和晚餐剩饭来做的。”

    “啊?不会吧?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嗯,总的说来还是有点小偷懒。早上挺忙的就请原谅我吧。”

    “不,你那么忙的话,不用给我做也行……我只用买面包就可以了。”

    “可是,翔吃面包的时候好像觉得很难吃,我看见了哦。”

    “……你看到了?”

    回想起自己当时的心情,翔一有些不好意思。那时的他还对艾米露与朋友的肌肤之亲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幸运的是,艾米露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一边切着黄瓜,一边向他说道。

    “对了,翔酱吃午饭的时候总是一个人,是没有朋友吗?”

    “班里有能说话的人,但没有能一起吃午饭。”

    “啊,那翔酱就落单了么,不会感到寂寞吗?”

    “没什么。学校也不是交朋友的地方……只要能够好好学习就满足了。”

    “可是,好不容易考上的学校,不如和朋友们一起开心地玩耍,这样才会觉得‘考上了好学校’,不是很划算吗?”

    确实,这样的说法或许更合理。翔一是知道的。

    但是,他无法苟同艾米露的看法。

    “其实我并不是特别想进那所学校……”

    “诶?”

    “……不,没什么。请忘了吧。”

    翔一虽然这么说,却无法消除心中突然涌起的苦涩。

    艾米露大概也察觉到了,也没说什么,默默地继续做着料理。

    在这段时间里,翔一把桌子擦干净,又取出了餐具摆好——一切都按照艾米露的指示——然后饭菜也都做好了。

    “今天的菜是米饭、味噌汤和汉堡吗?”

    还配了黄瓜和卷心菜,颜色也很漂亮。最重要的是,汉堡包是他最喜欢的菜单。翔一有些高兴地说道,艾米露一边解开围裙,一边挥动食指。

    “不是普通的汉堡哦,是健康的豆腐汉堡。”

    “啊?里面加的是豆腐吗?妈妈之前也做过几次,不过味道太淡了……我不太喜欢。”

    “好啦好啦,你先尝尝看。”

    艾米露笑眯眯地劝着翔一,翔一无奈地拿起筷子说了声“我开动了”,然后戳起汉堡。

    放进嘴里的瞬间,他不禁眨着眼睛。

    “……啊嘞,出乎意料的、好吃啊。味道很好啊。”

    “当然。肉汁裹上红酒、酱油、以及蘑菇、大蒜炒制而成的特制酱汁。”

    她翘着鼻子,抬头挺胸。虽然她的态度看似很骄傲,但料理确实做得很棒,翔一对此也无话可说。取而代之的是默默地拿起筷子。

    吃完米饭和味噌汤,舌头和肚子都得到了满足。

    “……多谢款待。”

    “是,多有怠慢。”

    这可绝对没有怠慢。翔一想这么说,但又闭上了嘴。夸奖到这种程度,即使是真心的,但也总觉得会不甘心。

    (这家伙平时总是在聊些无聊的话题,是那些女生中的一员……就跟反过来承认了那一点一样。)

    但是,不做出任何评论,那也是不太成熟的做法。于是翔一伸着懒腰,只是说了一句“很好吃”。

    即便仅此而已。艾米露还是高兴地眯起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

    她的样子很可爱,与其说她来代替自己的『母亲』——说到这里,翔一猛烈地摇了摇头。

    “嗯?翔酱怎么了?脸红红的。”

    “不,没什么……”

    看到她盯着自己的脸看,翔一绝对不会将那句话说出口。

    ——比起『母亲』,反而像电视剧里的新婚妻子。

    〇

    吃完饭,两人又接着开始学习。

    艾米露还是一如既往地苦战着,尽管如此还是在努力地一点一点克服着不擅长的部分。拼写错误也比最初减少了。这是翔一以考试的形式多次尝试,一出错就进行相应复习的成果。

    又过了一段时间,翔一宣布学习会结束。

    “呜呼,今天就这样了吗?”

    “嗯,可以了,辛苦了。”

    翔一一边慰劳着艾米露,一边拿出记事本,写下了各自的积分。

    艾米露今天相当地努力。而翔一今天教了三个小时,因此的积分是15p。

    另一方面,艾米露还只做了饭,所以积分是5p。

    这样的话就有10p之差。差距很大。或许应该重新审视一下数值。

    (嗯,才刚刚开始,不用太在意吧?但如果最终积分大致相等就好了。)

    最好一个月后再看。翔一这样对自己说着,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艾米露努力学习,而料理家事却只得到了三分之一的积分。自己这边也应该不要太过抗拒,让她帮忙打扫或者洗衣服之类——

    (不不不,所以立场反过来了,反过来了哦!我只是通过学习教导比她料理家事多了10p而已。为什么会内疚!?)

    这种难以言述的微妙感觉,让翔一觉得自己必须尽快适应。

    先不说这个——视野中趴在桌子上的艾米露,由于长时间集中精力学习的原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翔一突然想,至少要对他的努力有所回报。

    简单来说,就是想做点什么让她高兴的事。有了奖励,学习的动力也不会下降。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客厅的大电视下面。

    “艾米露,你之前不是很在意我有没有游戏吗……”

    “可以玩吗? !”

    “喂,不要两眼放光地吃着东西啊……可以的。顺便问一句,你想玩什么游戏?”

    “就交给翔酱你选择了。超期待欸~ ~”

    嘛,稍微放松一下就好了。翔一这么想着,取出一台固定式的游戏机。这是父母最近买的,他的父母都还挺年轻,喜欢玩这种东西。

    (话说,像他们有点爱开玩笑的性格。也完全不像是大人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打开游戏机的电源,在菜单中选择游戏。

    对于我娴熟的操作,艾米露歪着头问道。

    “翔酱,你是不是经常在玩游戏呢?”

    “我也不是那种死气沉沉的人,偶尔也会玩玩游戏放松一下。”

    “哦,真意外啊。”

    “而且,转换一下心情,学习效率也会提高。只是盲目地去学习,是不合理的。”

    “……啊,我明白了。”

    艾米露的声音从惊讶变成了苦笑,翔一点击开始游戏,并说明了游戏的内容。

    “你看,基本上都是FPS型RPG。用这个按钮切换武器,用这个按钮扣扳机。还有,用这个按钮能够自动瞄准,所以你可以先对着敌人按这里。”

    “欸?欸?”

    “看,敌人来了!按刚才的按钮!”

    “嗯?这、这样? !”

    “好,然后扣扳机……啊,不是这样,别转向奇怪的方向,这样会吃到伤害的!”

    “唔欸?等一下!唔呀,给我停下,哟吼吼?”

    “噗……哈哈哈。”

    “喂,翔酱,我是初学者欸,你这样笑太失礼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你发出这种声音,总觉得怪怪的。”

    “唔——既然这么说的话,翔酱就来示范一下吧。”

    “啊啊,知道了。我对这个游戏还是有自信的,你就看着吧。”

    然后,翔一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开始大显身手。

    让角色跳跃,瞄准进入视野的敌人。用手里的来复枪射击。打倒后立刻移动视角,攻击再次用视野捕捉到的敌人,然后在被发现之前将其放倒。

    用这样华丽的动作,角色在废弃工厂的舞台上穿梭着,一边获取道具一边歼灭敌人。看到这一幕,艾米露兴奋地叫了起来。

    “哇!翔酱太厉害了!冲、冲啊!”

    “喂、喂,别拉我啊。”

    她的胸部紧紧地贴住翔一的胳膊,翔一感觉自己的准星有点偏了。慌忙用技能弥补,一个接一个地打倒敌人。

    Boss是大型机器人。敌人的激光、导弹、机关枪等猛烈的攻击都被翔一轻而易举地躲过,转眼间就将其击破了。

    “嘛,就像这样了。”

    “太厉害了!”

    艾米露也不再拘束。直接搂住翔一的脖子。翔一苦笑着在心里想道‘真是个不懂距离感的家伙’。“这次轮到你了。”然后把手柄递给了她。

    结果,手柄又被推了回来。

    “?”

    “我想看翔酱玩。”

    “倒是没问题……不过这样真的好吗?好不容易能够玩玩游戏。”

    “嗯,这样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她的笑容似乎没有说谎,翔一“啊”了一声,接过手柄握住。

    她在翔一的身边坐了下来。两人的肩膀几乎紧贴在一起。

    (——因为这样画面才更容易看吧。)

    翔一不禁自言自语道,又开始玩起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