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话 假日也已开始
    翔一教艾米露学习,艾米露照顾翔一起居,两人间的give & take关系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在这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问题,两人的关系还算融洽。

    但是,在某个休息日——这种关系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裂痕。

    事情发生在鹿岛家的二楼,翔一的房间前。

    “所以,我不是说过那是必要的么!为什么你不明白呢!”

    “我不是说不用了吗,你才应该搞清楚吧!”

    “不,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反正这里很乱吧!若是这样你肯定会生病的!”

    “所以我才说没有那回事啊!不,虽然是有点乱……但那是,只是为了清楚在哪里放了什么东西而已!是经过了我的计算的!”

    “电视上说过,房间脏乱的人一般都会这么说!嗯,肯定是借口啦~ !”

    “不要擅自下结论!总之,我不接受任何与此相关的事情!”

    翔一一个劲地嚷嚷着。不过,这一点似乎艾米露也是一样的。

    像这样怒视着翔一的艾米露,戴着三角巾和橡胶手套、手上拿着水桶和抹布。放在附近的吸尘器也已准备好,综上就能明白两人争吵的理由了吧。

    艾米露想要打扫翔一的房间,但被翔一拒绝了。

    在艾米露看来,现在的她是翔一的代理母亲,当然她也很喜欢照顾翔一,所以收拾他的房间是理所当然的。

    别开玩笑了,翔一心想道。

    (我确实说过会接受艾米露的照顾。但是,我不记得自己的房间也会遭到入侵破坏。这是我的私人空间,对个人而言就如同圣域一般——)

    不——这时他摇了摇头,坦率地承认了。

    说实话,他只是觉得自己的房间被别人看到很难为情。尤其是被艾米露。

    原因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至少这房间绝对还没有到可以炫耀的地步。

    不过,但是。

    “翔酱,你太犟了!你看,翔酱的积分比我多得多吧。我觉得我有更多更多打扫的权利!”

    “唔,话是这么说。”

    翔一看着艾米露递给他的记事本,喃喃道。

    几天前,他定好目标并且写下这些积分,都被艾米露记录在了日用的记事本上。其上写着“翔一·30p”和“艾米露·20p”。

    “如果我不照顾你的话就拿不到那10p哦!这样的话,家务方面的事情完全没有做到位,再怎么努力学习也没有意义吧!”

    “不,所以说,你这是让我按照你照顾我的标准来……”

    “总之,我所主张的是这种对我而言理所应当的权力!!”

    翔一不禁稍微有些烦恼,从艾米露之前生硬的读法来看,恐怕不是汉字写作的『主張』(刚才的『往生際』读得也挺奇怪)。不管怎么说,对于自己所提出的这个积分制,艾米露能够持有不同观点还是难能可贵的。[译注:『主張』(しゅちょう)读成しゅちょー、『往生際』(おうじょうぎわ)读成おーじょーぎわ,『往生際が悪い』有不干脆、犟之意。]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应该提出分数之类的形式吧……不过,分数的形式更能公平地衡量事物……而且,那个房间再怎么说……)

    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

    “有破绽!多有打扰~”

    话音刚落,艾米露立刻伸手抓住了门把手,翔一“啊!”地发出惨叫。

    不过已经迟了。禁断之门已被打开,房间的全貌一览无余。

    艾米露先看了看房间,眨了眨眼。大概是因为窗帘紧闭的原因,光线有些昏暗。过了一会儿,她的眼睛好像适应了这种光线,“嗯?”地皱起眉头。

    她以为翔一的房间会有脏,看样子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房间非常脏。

    “……最终处理场?”

    “……艾米露说得挺有学问啊?”

    被说成垃圾填埋场,翔一不禁露出苦笑,额头上的汗水却也无法掩饰。

    糖果袋、衣物、其他的垃圾、书等乱七八糟地堆在房间里,就像所形容的那样,呈现在眼前的是无处落脚、惨不忍睹的景象。

    幸运的是,艾米露并没有在垃圾堆面前气馁。

    “加油!我会收拾的,翔酱就去楼下休息吧!”

    言外之意就是战力外通告,翔一不情愿地走到客厅去。

    “啊,不过,打扫这个房间只有10p也有点……”

    被这句话追加打击,翔一不禁稍微感觉有些沮丧。连那个喜欢做家务的艾米露,现在却特意地想要额外分数,只能说翔一的房间实在是太糟糕了,。

    “不,看起来也许有点脏……但只是我生活于其中,不也挺好的么?”

    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准备学习。

    不是自己的,而是教艾米露学习。

    (她是特意在休息日上门的,我也要好好教她学习。)

    本来,翔一只是打算把料理家事和学习指导放在平日里进行。

    但是到了今天早上,艾米露却出现在了,她一边笑着准备早餐,一边说着:“既然是代理妈妈,每天都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与其说她是遵守规定,倒不如说是纯粹喜欢照顾别人。

    既然如此,那也要好好学习哦,这是很有翔一风格的合理想法,也算是对她一种小小的报复。但不管怎么说,艾米露突然就像这样说要收拾翔一的房间。

    “房间也要打扫干净,不然翔酱会生病的。”

    就她所说,她会每三天打扫一次所有的房间。但是因为还要上学的缘故,至少一周会整理一次,最少也要收拾翔一的房间。

    别说笑了。

    “真是的,房间两个月收拾一次不就行了吗?”

    艾米露这么一说,翔一便提出了强烈抗议。

    “说到底,那里只是乍看很脏,但东西都摆放在理想的位置上。不知道的人也不会注意到。被这样那样翻箱倒柜地打扫,总觉得有些不安……当然我没做什么亏心事,倒也没什么关系。”

    翔一房间里的东西,大多是学习用具和兴趣爱好的书。没藏着思春期少年常有的,印着穿着暴露的女性的书。身边应该也是没有的。

    但有一点例外,最近班上有个和他聊过天的阿宅,给了他一本有些那啥的漫画——

    “啊……”

    翔一不禁脸色发青。

    昨天,那位同学说着“优等生偶尔也要看看这种程度的嘛。”然后递给他一本有着很多女孩子H意外事件的漫画。但因为完全不符合自己的兴趣,所以他就拒绝了,没想到回家后竟然从包里翻出了那本漫画。

    似乎是那人的恶作剧,不知不觉就装进了他的包里。“多管闲事!”翔一愤愤不平,想着下次学校碰面时给他还回去。

    那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然后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恰好又是休息日——漫画还未归还!

    “糟糕!喂,十分不妙啊!”

    翔一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不,冷静点,那本书一直放在包里。就算是艾米露,也不会特意收拾书包吧。既然如此,与其草率地到房间里去鼓弄书包,还不如静静地待在这里。否则反而会让人觉得不自然。

    翔一一边向神祈祷着,一边等待时间的流逝。

    一个小时后,艾米露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久等了,已经收拾好了!”

    “啊啊,辛苦了。那个,还有其他奇怪的事情吗?”

    “?奇怪的事情么?”

    “不,没什么。没什么特别的。”

    也许是成就感,她露出了清爽的笑容,翔一松了一口气。看来她还没找到那本漫画,但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

    得趁机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漫画书藏起来。

    “好,艾米露。那就开始学习吧。”

    “哎?今天就不用了吧,毕竟是周末呢!没必要周末也学习吧!”

    “不行,你不也在周末突然到我家里来打扫吗?再说,积分值也应该对等才对。反正这之后,各种家务也能赚很多积分吧?那样的话,我教你学习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嗯,知道了……而且,不努力的话我就要留级了。”

    “没错。那今天的功课就学习现在的国家吧。我去拿词典,你稍微等一下。”

    说完,翔一走出客厅。

    这样就可以处理那本漫画书了!

    他急忙跑上楼梯,来到自己的房间前。

    扉を開き、感動した。

    [译注:推开门扉,他不禁十分感动。(原文舒服一点。)]

    “哦,哇哦……!”

    所谓的最终处理场中出现了一片空地。垃圾都装在垃圾袋中,堆在房间的角落。书按照卷的顺序好好地放在书架上,洗好的衣服也被放进了楼下的洗衣机中。

    地板当然也用吸尘器打扫过,窗户擦得干干净净,拉阳光从拉开的窗帘中倾泻而进。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桌上乱七八糟的文具,大概都收进抽屉里了吧。

    “真是的,这样的话不就在艾米露面前抬不起头来了么。全都收拾好了……”

    ——那个没有被动过吧。

    翔一再次看向着桌面。

    有什么东西摆在那里,像是书和笔记。他皱着眉头拿起来确认。

    感觉眼睛都快跳出来了。

    桌上放着的是那个印着穿着暴露的女性的书,除此之外还附上了一张留言。

    “没关系,我知道的,毕竟翔酱也到了这个年龄。我会当作没看见的!”

    不用说就知道是谁干的了。

    翔一感觉从头到脚都在火辣辣地发烫。

    “不对,这不是我的……话说要是当作没看见的话,就不要和留言一起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啊啊啊!”

    ○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翔一向艾米露解释着漫画的来历。

    “也就是说,那不是我的漫画。明白了么?”

    “啊,唔。话是这么说,不过怎样我都无所谓啦……”

    “这一点是我不好!但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看那种低俗的漫画!如果被人认为我在看那种东西,会影响到我的名誉的!”

    “这么夸张的么。我啊,也从梅娅酱那里听到过所以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也不容易啊。不过为什么看见女孩子的肌肤就变得和野兽一样呢?会变得像这样么?所以就算是看了那种漫画来释放压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只是听来的知识而已,别妄下定论啊……”

    翔一希望她能够稍微理解作为这个年纪女性应有的矜持。而她双手托腮,苦笑着说着:“讨厌啦。”这让翔一微微有些吃惊。话说回来,这家伙的动作有时真的和老婆婆有够像的。

    实际上,她被周围的人灌输了多少关于男人的知识呢?总感觉有些在意,不过若是听了反而可能会造成性骚扰,所以翔一还是放弃了。

    “总之,给你说明花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还要多……要开始学习了哦。”

    “啊,果然还是要学习啊……”

    于是,二人开始了今日的学习。

    翔一拿着教科书和词典,对艾米露的功课进行指导。虽然她一直在抱怨,但一旦开始学习,就会变得非常努力。

    这次和英语一样,都是以考试的形式为中心来进行学习。在问答和小测验进行的过程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差不多该休息么?翔一刚想到这里时,便听到艾米露嘟囔道。

    “唔,我到底有没有学进去啊。”

    “怎么了,突然这样?”

    “可是,测验中的问题总是出错……很担心啊。”

    “没关系的,这一点还无法断言的。不过我看你学习的时候,不知为何很快就掌握了那些特别的事物。”

    “欸,特别的事物么?”

    “啊,学英语的时候也是这样,有很多小错误。把东西记错了的之类。不过,只要你冷静下来,记忆力也不会差到那种程度。尤其是……”

    翔一页页地翻着参考书,然后指向写有问题的那一页。

    “这篇文章题目虽然是摘录自小说中,但你这题的分数特别高。出现的汉字也记得十分清楚。我还在想是为什么,原来因为这里在描写女主人公做家务时的场景啊。”

    “啊,可能吧。『洗洁精』、『煮饭』这些词我经常看到,所以记得很清楚。”

    “还有,你也能够很好的理解主人公收拾房间时的心情。也就是说,你是那种会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发挥才能的类型。所以,如果你对学习本身能够有兴趣的话……”

    “…………”

    “……好像不太可能啊。我知道啦,你别用那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瞪我欸。”

    至少,也希望能稍微缓和她这种自认为不擅长学习的意识。翔一这样想着,却怎么也拿不出好主意。

    正当他绞尽脑汁的时候,艾米露重新看了眼笔记,突然提高声音说道。

    “呐,翔酱。”

    “怎么?”

    “这个汉字,怎么读来着?”

    说着,艾米露朝着翔一拉近距离,想把纸上的内容给他看。身体紧紧地和他贴在一起,女生特有的柔软触感和香甜的气息刺激着翔一的感官。

    翔一慌忙和这个毫无防备的女孩拉开距离。

    “……所以说,靠得太近啦!”

    “欸?”

    “还有,这个汉字我刚才不是已经教过你了吗?真是的,要好好记住啊……”

    “啊哈哈,抱歉,再教我一次嘛。”

    她合掌道歉。看到她扭动着的身体,翔一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呆呆地看着她。艾米露注意到了这一点,歪着头看向翔一。

    “嗯?怎么了,翔酱?”

    “不……这么冷静一想,以前只是看到你穿制服的样子,总感觉好久没看到你穿便服的摸样了。”

    “啊,原来如此啊……不要老是盯着我看哦,怪不好意思的。”

    “啊,不好意思,我想也是……”

    话虽如此,翔一为了转移视线,还是费了不少功夫。

    艾米露现在的打扮,总觉得很新鲜。

    上身衬衫,下身牛仔短裤,穿着十分简单,而袖肩大胆地敞开着,露出其下吊带内衣的肩带,短裤是那种露出大腿以下部分的短款。她那白皙光滑的肌肤吸引着翔一的目光。

    当然,蓬松的侧边卷发,以及虽然很淡但也挺明显的妆容也依然存在着。这些综合在一起,给翔一一种强烈的女性认知。

    艾米露似乎也注意到了,脸颊有些微红,向翔一问道。

    “那个,该怎么说呢?我的打扮会不会有些奇怪?”

    “不……虽然看着还不太习惯,但我觉得很适合你。”

    “太好了。但说实话,比起这种休闲风,成熟风和少女风更适合我哦。不过,要和大家搭调的话,无论如何都还是要穿这种风格的衣服。”

    “hu e mi……ga……?”

    “要更宽松一点的衣服,我更喜欢那种,因为我的胸部还比较小。”

    最后一句话有些露骨,让翔一不由得咳嗽了起来,脸颊红至耳根。拜托不要对青春期的男高中生使用这种刺激性的语言啊。

    不过,不知她是如何理解翔一这种态度的,艾米露先是一脸惊讶地看着他,然后饶有兴趣地笑着说道。

    “怎么怎么,翔酱,难道说你跟在意我的胸部吗?”

    “不、不对,你误会了!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啊?”

    “因为梅娅酱说过,男孩子对女孩子的胸部最感兴趣。真是的,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呢?”

    “……不,别说了。快离开这个话题吧。真的,不要再说了。”

    翔一摸着自己的胸口,感到一阵头痛。这家伙一定还不知道男人是什么玩意儿。这倒是让他稍微放心了。

    即便如此,翔一还是在内心抱怨道。艾米露的朋友只会教艾米露一些多余的事情。翔一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和梅娅这个女孩当面谈判。

    “哈……总之,先继续学习吧。再过一会儿就可以休息了。”

    “嗯。太好了,我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现在我也挺筋疲力尽的。翔一很想这么说,但又觉得说出来会变得更累,所以决定缄口不言。

    学习结束后,艾米露匆忙地继续打扫卫生,紧接着是吃饭,不一会儿天就暗了下来。

    虽然几乎没有怎么玩,但翔一觉得这一天很充实。

    倒不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翔一罕见地决定送艾米露回家。

    “不用也可以,我家就在附近,不用这么做啦。”

    “嘛,偶尔这样也没什么。而且今天我还一次也没出过门。”

    翔一和艾米露并肩走在一起,含糊地回答着。

    实际上,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在夜下的住宅区里散步了。

    现在才四月中旬,离太阳落山还有一段时间。 这里并非闹市区,街角唯有路灯勉强散发着微弱的亮光,可以说是相当的暗。

    “……应该早点注意到的。”

    “欸?”

    “这之后我每次都送你回家。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的。”

    “没事的,万一遇到危险我会大声喊出来。再说这里也有很多住户。”

    说着,艾米露咯咯的笑了起来,但翔一并没有放弃刚才的许诺。

    就算强迫着,我也会跟着去,做好防备。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看向艾米露——发出了佩服的声音。

    “话说回来,我还真没想到你会做腌菜呢。”

    “欸?啊,这个啊……厉害吧,每天都要照理糠床呢。”[译注:糠床,用于米糠酱腌菜,以米糠为主的腌酱菜床。]

    说着,艾米露得意地把抱着的包给翔一看,里面装着一个空容器。

    还以为早上放在冰箱里是什么,晚饭时切好端出来才知道原来里面装的是腌黄瓜。得知是自家制作的,翔一还吃了一惊。

    “说真的,你在这方面还挺勤快的……按照现在这个状态,抓住学习的窍门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啊,啊哈哈……再怎么说我也不擅长学习啦。”

    “可是,你之前考试准备的还不错吧?不能像当时一样抓住窍门吗?”

    “那是因为……那时我无论如何都想考上高中,可能是太拼命的原因。现在该怎么说呢……就算被说要留级,说实话我都还没什么实感。”

    “嘛,是这样吧。我当时也是在状况外。留级什么的,绝对不想经历啊。”

    “但翔酱很擅长学习啊。 或者倒不如说,休息时间也一直在学习……”

    说着艾米露停顿了一下,突然向翔一问道。

    “翔酱,你为什么会这么努力学习呢?”

    “诶?”

    “就是说啊,你连休息的时候也在学习。一般来说,都不会像你那样学习的。是不是有点太认真了?还是说从小就如此来着?”

    “真是失礼啊,我可是一直很认真哦。再说……”

    『我并不是特别想去,那所学校……』

    与此同时,那份记忆复苏了。 不涩不甜,只是空虚的记忆而已。

    他停下脚步,仰望隐约可见月亮的夜空,喃喃说道。

    “我对自己的将来,稍微有个梦想。”

    “梦想?”

    “嗯,我想研究世界上的神秘学,从科学、民俗学等各种角度出发。”

    “民…俗?”

    “总之,关于地方的风俗、文化的研究,像这样的东西哦。谈论神秘学事物时,这些要素是密不可分的。例如,在被目击到天狗掳走人类的地方,山中会有很多僧侣修行。天狗一般会打扮成山中僧侣,而所谓的天狗目击谈,可以推测会不会是看错了山中僧侣呢?”

    “呃……啊,嗯?”

    “对艾米露来说会有些难以理解吗…… 总之,只要从民俗学以及其他各种学问开始研究,就能弄清楚神秘学究竟是怎么回事。 世上流传的怪谈、UMA目击谈、都市传说——我想亲自调查一下,到底有没有这些东西。”

    “咦?原来翔酱你不相信超自然现象吗?看了那么多这种书,还带着护身符,我还以为你会确信不疑呢。”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我只是觉得在没有好好研究之前就给出答案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认为,一旦出现灵异事件,首先应该分析,确认真伪。”

    因此,他还特意地研究了护身符。也并没有不假思索地接受那些流言蜚语,而是想要自己确证是否有效。 然后,他得出了预期会有一定效果的结论。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护身符的作用,但他想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也许是心理效果等方面的复杂因素。 他希望有一天能够研究这件事。

    并且,翔一希望将来能成为分析这些事物的工作者。

    “记得是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吧。 我看新闻上说有教授在做这种研究。 我很兴奋,终于可以有一个能够尊为师长的对象了。 我想着一定要去那个人所在的大学。 但是,那所大学是水平相当高的一流大学…… 所以,我必须先考上重点高中才行。”

    他望着远处,喃喃道。

    “结果到了考试当天,因为感冒身体很不舒服……”

    “诶……”

    “考试的结果很糟糕……最终还是落榜了。所以我才进了现在这所保底学校。”

    彼时的悔恨,至今难以忘怀。

    他有信心能够通过考试。但是,由于疏于健康管理,没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为此他不知自责了多少回。

    艾米露一脸担心地看着翔一,不过翔一耸了耸肩。

    “不用担心。都是过去的事了,再翻旧账也没什么用。而且,我现在也没有放弃考上那所大学的梦想。所以,为了即便没有在重点高中也能够考上一流大学,不管是休息时间还是在家我都在拼命学习。”

    毕竟现在的学校并非重点高中。翔一认为,光靠单纯上课是进不了理想大学的,还需要加倍的努力。

    “唔。不过,你没有考虑过去补习班么?”

    “补习班啊……我也想过,但总觉得不符合我的性格。每月的学费很高,父母也说在现在这个高中的学习足够了,不打算花费更多的钱。所以,在学习方面我打算自食其力。再其次,我已经做好了非竭尽全力不可的觉悟。所以我把休息时间也用在了预习、复习和以及书上,来获取更多知识。”

    这就是翔一坚持在学习方面『孤高』的缘由。几乎不与同学说话,也不在意周围的闲谈。他觉得如果不小心把注意点转移到那种事情上,对学习反而是一种拖累。

    (其实我想在学校生活中轻松一点……但是,考试失败是我咎由自取。为了弥补这个错误,我也不能像周围的同学那样过着安逸的生活。)

    说实话,有时他也很羡慕那些在课间说说笑笑的同学们。但是,翔一一直压抑着这种心情。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梦想。

    ——话虽如此,进学高中也才不到一个月。其次,还能借读书以研究他喜欢的神秘学,所以并不会觉得辛苦。他认为把自己逼到崩溃的地步是不合理的,所以他对自己进行了彻底的mental管理。

    翔一把这一切都告诉了艾米露,艾米露目不转睛地盯着翔一地脸,过了一会儿才发出“啊”的声音,战战兢兢地问道。

    “翔酱,或许……教我学习的话,会妨碍到你的学习和研究吧?”

    “对啊……虽然是想这么说,但其实没什么可抱怨的。之前也说过这样能够提高内申点。也许对大学入学测试没有直接影响,但高一点总没有损失……再其次,得到你的照顾,调理好身体也更有利于学习……”

    “啊啦,再怎么拍马屁也没用哦。”

    她的表情突然一变,开心地拍了拍翔一的背。糟糕,翔一在心里自言自语道。刚才的话绝对不是奉承,但结果却让她变得有些得意忘形。能再沉稳一点么,你这样也太容易搞懂了吧。

    突然,艾米露叹了一口气,有些落寞地微笑着。

    “这样一说才知道啊。以前一直以为翔酱只是因为喜欢才学习的,没想到也这么辛苦……和我一样啊。”

    “不,一样什么的稍微让我有些意外。嘛,的确挺不容易的。”

    “话说回来,能够努力学习和研究,是因为有明确的目标吗?”

    “没错,这种想要实现梦想的想法,的确调动了我的积极性。”

    “那么,如果我也有什么梦想的话也会努力吗?以梦想为motivation。如果能因此而努力的话,学习也会更顺利吧!”

    “真的会这么顺利么……还有,你不是不知道motivation的意思吗?”

    从现状来看,积分制应该是动力之一。 做家务是她的兴趣,如果为此必须学习的话,也会充满干劲吧。

    不过,翔一心想道。 这样一来,动机就变成了“为了获得许可”。 就好像是在履行义务,说不上会有多么舒服。

    与此相比,能够切实感受到达成目标的事物,也就是所谓的奖励更能激发干劲。 不擅长学习的意识也可能会减轻。

    (问题是奖励的内容……)

    沉思片刻。 之前让她玩游戏也只是翔一自作主张。 肯定是艾米露想要的奖励会更好一些。

    好,翔一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那么,这样如何?下次我会出一个小测验,如果你所有科目都考到80分以上的话,作为积分之外的额外奖励,我会答应你一个要求。”

    “诶?真的? !”

    “啊啊,不过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金额方面还请考虑便宜一点的,毕竟我没有那么多零用钱。”

    “嗯,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翔一笑着点点头,说道:“不,你得考到80分以上才行,别忘了哦。”

    不一会儿,两人走到了艾米露住的公寓前。

    “那、就多谢啦。晚安,翔酱。”

    “嗯,晚安。”

    艾米露高兴地挥着手,翔一目送她走进公寓。

    依稀还记得她家,在二楼尽头的一侧。

    “……欸?”

    他发出讶异的声音。

    公寓的大部分房间都亮着灯。 现在是晚上,这一点理所当然。

    但是,疑似艾米露住的屋子的窗户依旧一片漆黑。

    “……有些奇怪。阿姨回来这么晚的吗?”

    艾米露现在应该和母亲相依为命,翔一以为母亲一定在家里等着她。

    不久,房间的灯亮了。大概是艾米露回到了家中。看到这一幕,翔一稍作思酌,踏上了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