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话 开始照看孩子
    休息时间,翔一看着摊开的笔记本,歪着头。

    他并非是在预习和复习课程。再其次,这也并非他的笔记本。

    正面有难色地发出“嗯”的声音,突然有同学向他搭话道。

    “哟,鹿岛。在学习吗?”

    “矢岛啊。怎么了?”

    “所以啊,是八木!八木健介!嘛,不过『や』说对了倒是有所进步。”[译注:八木(やぎ)]

    “嗯嗯”地点着头的八木,突然把视线落在笔记本上,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

    “啊,是柚木同学的吗?也就是说,你在想关于她的学习的事吗?”

    “嘛,是这样。”

    “看起来挺辛苦啊,教那孩子学习好像挺难的吧。”

    大概是听到了八木的声音,班里的几个同学看向了这边,带着同情的眼神“嗯嗯”地点了点头。

    约会的事件之后,在男生们的逼问下,翔一和艾米露商量后,决定与其被误解,还不如向他们解释两人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以及正在辅导功课的事情。

    “不过,每天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之类,这些日常琐事都是机密,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能会让朋友惊讶,再说那样的话我自己也会不好意思,所以就没有说,不过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吗?”

    “那样的话就会…………被当作是亲子关系之类,我也会不好意思。”

    “啊哈哈,翔酱你想太多了。不过翔酱是我的孩子啊,也不错的样子。”

    “才不好。”

    其实翔一并非想用『亲子』来比喻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是用『恋人』或『夫妇』这样的词汇。但他觉得这样很会很羞耻,中途又恢复了理智。

    (真是的,我最近真的很奇怪啊……)

    约会时的赠礼也是如此,总是在艾米露面前乱了套。一开始被要求教她学习的时候,自己的感情应该只停留在觉得麻烦的程度上吧。

    总之,通过说明后,大部分同学都「嗯」地接受了。 翔一成绩优秀,而艾米露成绩垫底,将这个事实摆在一起,似乎就能理解了。

    尽管其中也有持怀疑态度的学生,但强行把班主任拉出来说明情况后,也只有不情愿地承认了。 嗯,这样就可以了。

    (利用教室的空余时间,就能够更多地考虑关于艾米露学习的事情了。)

    翔一正想着这些,八木突然用胳膊肘戳了戳他的肩膀。

    “对了,你平时是怎样教柚木学习的呢?”

    “怎么教么?就很普通啊。先出个题让她作答,从不懂的地方进行针对性思考,再研究对策。”

    “不是这样吧,你想,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吧?比如捡橡皮的时候手碰到了被吓一跳,还有看到正在思考的柚木同学的脖子变心跳加速。”

    “你在说啥?”

    翔一愣了一下,心想八木八成是受到了奇怪的漫画或动画的影响。

    如果告诉他自己每天都在被这家伙照顾着,他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妄想呢?所以一定要把秘密带到坟墓里才行。

    (再说,因为艾米露而心跳加速什么的,那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吧。)

    前几天她喜极而泣的时候,自己确实被吓了一跳,但也仅此而已。只是惊讶的情绪,并非什么新鲜感。

    而且,今后也一定如此。

    翔一无视还在妄想而扭曲着身子的八木,把视线转向笔记本,思考今日的学习指导应该如何进行。

    当翔一还在和笔记本搏斗的时候。

    柚木艾米露正在和朋友们聊天。

    坐在艾米露的桌子上、朋友中的一人、整体的妆容十分华丽的少女开口说道。

    “所以说,这次的演唱会,艾米露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啊,抱歉抱歉。我得先及格才行。”

    “哈哈?还是那个照例的学习吗?艾米露已经完全变成优等生了呢~ ~”

    可爱地嘟着嘴巴的是另一个少女。她的双臂上戴着彩色的手镯和发圈,坐在艾米露的旁边,本属于另一位同学的椅子上。

    艾米露看了看她,露出苦笑道。

    “啊哈哈,这一点倒也有。再说我也没多少钱。”

    “嘛,既然这样也没办法,这次就借用那家伙来忍耐一下吧。”

    “等等,没办法什么的、忍耐什么的,太失礼了吧!说得更好听点嘛。”

    说着,两人笑了起来。 艾米露也跟着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站在一旁的黑发少女动了起来。

    华丽地穿着制服的少女。她抬起微微上翘的眼睛看向艾米露,温润的嘴唇翕动着。

    “艾米露,你之前问我约会的事,是为了和那个鹿岛约会吗?”

    “啊,梅娅酱。嗯,是这样。”

    “欸,哇哦!艾米露,你和他约会了? !”

    “哇,那种沉默寡言的勤奋学习君,换做是我,就算给我钱我也会拒绝的。”

    两个朋友在背后随意地说他坏话,幸亏翔一本人没有听见。

    “总觉得他是个死脑筋。特意在学校里学习,也算是超现实风了吧?真就唯独认为女子只会做家务么,未免也太自高自大了。”

    “我懂的~ ~说着那种老土的话,我看就只是在装模做样而已。”

    “不过,更老土的是那些信以为真,就在家里做家务的人。为了讨好男人而做这种事的女人,好像偶尔也是有的。”

    “啊 ?真的有这种事吗?如果因此连自己喜欢的事都做不了的话,人生就至少损失了一半啊。”

    “哼——呜——”

    艾米露悄悄哼了一声。朋友们的见解大都如此。认为在家里老老实实待着的女人身上,根本找不到任何价值。

    (做家务和做料理我倒是挺喜欢的,但果然很土气啊。)

    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在心里叹了口气。

    然后,她觉得应该帮翔一找个借口辩解一下。

    “没有吧。翔酱不是那么奇怪的人哦。不过这么说来也有奇怪的地方。而且,他的私生活有点马马虎虎,学习时也很严厉,动不动就会凶我。”

    “不不不,这已经是易爆地雷了吧!说白了完全是未中类型的啊!”[译注:未中,期待外、预期外之类]

    “啊,不行不行。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别说钱了,就算给我土地也不会和他约会的。”

    “不过,他也有温柔的地方!头脑也很好!”

    艾米露加强了语气,朋友们一脸茫然地盯着她。

    “什么什么,艾米露,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那个书呆子了吧?喜欢上了吗?”

    “欸?啊,唔。很喜欢,怎么了?”

    “啊,不行。这孩子可能没理解到我的意思。”

    “果然是孩子啊。不过,这一点很可爱呢!艾米露还是保持着那种单纯的样子吧~”

    说着,两人抱着艾米露,宠溺地着她的头。“我的头发要塌了~”艾米露发出这样的惨叫。

    梅娅看着她耸了耸肩,过了一会儿蹲下身子,视线与艾米露交汇,说道。

    “嘛,别像那样看着我啦,我觉得没问题哦。”

    “嗯,你是有眼力的,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不过,既然是一对一学习的话,姑且还是提防一下比较好。”

    “?提防?”

    “喏,这个给你。防盗报警器。有危险的话就按一下。”

    “嗯?虽然不太清楚,不过谢啦。”

    艾米露接过报警器,对梅娅笑了笑说道。

    梅娅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然后眯起了眼睛。

    “还有,也差不多了吧,那个『结果』。”

    “…………!”

    “怎么样,下定决心去问了么?”

    “那个……还没……”

    方才的笑容如虚假之物一般,艾米露的表情变得消沉起来。

    其余两位友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梅娅耸耸肩说。

    “嘛,没必要勉强自己去。站在你的立场我也不会想去的。”

    “嗯……”

    “不管怎样,时间还有余裕,慢慢想就是了。”

    说完,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两个少女看了看时间,也慌忙回到位置上。

    紧接着,上课铃声响起。

    放学后,翔一和艾米露二人一同离开了学校。

    回家路上,听她说有想要买的东西。翔一家的食材差不多用完了,需要补充一下。

    “不,等一下。一起买东西的话,万一被班上的人看见了怎么办?『为了学习』什么的,这次再怎么也说不通了哦。”

    “没关系的,翔酱你很聪明,什么都能糊弄过去的。”

    “……No plan,请另择他人。”

    不过,最后艾米露还是强拉着翔一跟她一起去买东西。

    幸运的是,直到到达目的地超市,都没有发现其他学生的踪迹,无事发生地完成了购买。

    回家的路上,走在一直延伸到鹿岛家、空若无人的住宅区街道上,艾米露心满意足地说道。

    “今天买的生鱼片不错,就做这个和筑前煮吧。”[译注:筑前煮,主要原料有鸡肉,主要配料有蒟蒻、牛蒡、里芋等,通过慢火炖煮的方法制作而成。总之,是好吃的~]

    “没必要每次都做这么精致的料理,要不然做生鱼片就行了。”

    “达咩,这样营养会不均衡。真是的,翔酱你对自己身体状况比较糟糕这一点要有意识啊。和肌肉什么的也根本不沾边。”

    “无、无路赛……喂,别那么随随便便戳我的侧腹啊。”

    艾米露端起架子戳了戳侧腹,示意他没什么肌肉,翔一则是一脸不快。

    和表情相反,他其实并不怎么讨厌。当白皙纤细的手指触碰到自己的身体时,一种莫名的燥热在内心油然而生。今天早上八木的脸和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复苏。

    (不,所以说,才没有心跳加速…… 不过啊~)

    前几天还和艾米露约会过的缘故, 也许,即使自己没有这样的想法,也许艾米露对自己怀有某种特殊的感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 不不,那种事绝无可能。不可能的。)

    他拼命压抑自己动不动就会陷入妄想的思绪。今天果真不太舒服吧。

    “翔酱,怎么了?身体不太舒服么。”

    “不,没什么。没什么,接着走吧。”

    无论如何也不能正视她,翔一对自己下达了这样的指示,而就在这时。

    一个小男孩从拐角处冲了出来。

    “kya~?”

    “哇唔?”

    “咚”的一声,那个孩子和艾米露撞在了一起。 两人摔了个屁股蹲儿。

    “喂,没事吧?”

    “唔、嗯。没事……啊嘞?幸酱?”

    “欸?啊,这不是艾米露吗?”

    被称为幸酱的男孩指着艾米露叫道。听起来好像很高兴。

    但艾米露则是一脸惊讶,双手叉腰盯着他的脸。

    “怎么回事,幸酱?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又从保育园溜出来了?”

    “不是的,今天是来散步……”

    “慢一点,幸君。这样突然跑出去很危险啊……啊啦,艾米露酱。”

    “好久不见,城川老师!”

    男孩身后朝这边赶来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在她身后还有一群和幸酱差不多年纪的孩子。 翔一注意到他们都穿着罩衫,而幸酱也穿着同样的服饰。[悠悠:请停止幻想~]

    (估计是保育园的保育员吧…… 不过,感觉和艾米露好像是熟人?)

    正当他疑惑时,城川女士突然看着他瞪大了眼睛。

    “啊啦,艾米露,这位是谁啊?”

    “啊,是翔酱哦。翔酱,这位是城川老师,保育园的保育员桑。”

    “您好,我是鹿岛翔一。”

    “哎呀,您客气了。”

    她和翔一互相鞠了个躬,突然恶作剧般地问道。

    “……还挺帅的嘛。是艾米露的男朋友吗?”

    “哈? !”

    她似乎很喜欢八卦的样子,两眼放光,翔一慌忙想要否认。但方才的思绪再度复苏。要是艾米露说些容易引起误解的话就出不好了。

    不过,艾米露很快开口道。

    “讨厌~,老师误会了哦。”

    “欸?”

    “翔酱只是我的青梅竹马,怎么会是男朋友啊!”

    “啊啦,是吗……这样啊?”

    “……嗯,就是这样。”

    翔一点了点头,心情不禁有些复杂。

    刚才还在为心跳加速而烦恼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艾米露完全没有这个想法吧。想到这里,一种无法安心却又些许释怀的心情朝他袭来。

    (说到底,我和这家伙只不过是青梅竹马而已。就算有身体接触,也只不过像兄弟姐妹的感觉一样。这一点没有问题…… 虽然没有,但被否定得这么干脆,总觉得有些不爽。)

    翔一这么想着,叹了口气。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会这么低落。

    他下意识地朝艾米露的方向看去。偶然间视线交汇,她微微一笑。结果翔一心情更加郁闷了,撇过脸去。

    这时男孩走到艾米露身边,拉了拉她的校服裙。

    “呐,艾米露。来玩吧。”

    “欸?现在么?”

    “我,我也想和艾米露姐姐一起玩。”

    “我也是——!”

    孩子们紧紧靠过来将艾米露围在中间。相当有人气啊。

    艾米露“啊哈”地困惑地笑了笑,然后看向翔一说道。

    “抱歉,翔酱,我有个地方想去一下。”

    “啊,嗯……”

    像是明白了事情的发展,翔一无奈地点了点头。

    ○

    和翔一预想的一样,两人被城川老师和孩子们团团围住,来到了保育园。

    幼儿园定员在一百二十人左右。 想起了自己上过的幼儿园,不由得感到一种令人怀念的气氛,翔一走进了悬挂着『栗鼠』牌子的房间中。

    几个孩子迅速上前将艾米露围住。

    “姐——姐,来玩,来玩~”

    “啊,嗯。那好,来读绘本吧!”

    “哇,读书,读书!”

    如是喧闹着,孩子们活蹦乱跳地来到艾米露面前排排坐好。爱撒娇的孩子还会抱着艾米露。

    “好吧,今天就读这本书吧。《非洲大象和印度大象》。大家喜欢大象吗?”

    「「嗯,喜欢大象!」」

    “太好了,那我开始读咯。‘战火纷飞的阿富汗,两头大象正在相互对峙着’……”

    孩子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艾米露的声音。果然,她在这个保育圆看来很受欢迎啊。翔一看到他的样子,挠了挠头嘟囔着。

    “……还得学习哦。”

    “抱歉哦,孩子们硬要把我拉过来。”

    “不,不用在意。没事。”

    翔一说完,又想起来一个问题。

    “啊,能借用一下冰箱吗?”

    方才买的生鱼片如果坏了就太可惜了。幸运的是,老师点了点头,爽快地带着他进入厨房。

    翔一将购物袋放进大冰箱中,突然提出疑问。

    “那个,艾米露是怎么认识这里的孩子的呢?”

    “啊,没听她说过么。是这样,不久前,幸太郎因为恶作剧从保育园逃走了。”

    “逃走?那样不太妙吧——”

    “是啊,所以我拼命地到处找。后来,是艾米露把幸君带回来了。虽然幸君逃走了,但艾米露看到了迷路的幸君,并且保护了他。”

    “诶……”

    “所以,这就是缘分吧,艾米露也会时不时来保育园玩。孩子们喜爱她,而她也曾告诉我她很喜欢照顾孩子们。然后又逐渐开始照顾起别个班的孩子。我也承蒙她的帮助,拜托她做了很多事。”

    “那家伙、原来会做这样的事啊。”

    忽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艾米露给孩子们读书时的表情。

    看起来十分开心,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表情满是对孩子们的宠爱。

    (确实,艾米露说过喜欢照顾人来着。)

    翔一自觉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流露出像那般的表情。如果不是在照顾自己,而是在照顾更小的孩子的话,会露出如此慈爱的表情吗?

    就像是对待自己孩子的母亲一样。

    这时,厨房外面传来了孩子们雀跃的欢呼声。听上去如此之幸福。

    (没想到,艾米露还参与着这种类似志愿者的事。)

    平时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就轻浮的她而言,这是难以想象的爱好。翔一不由得佩服起来。

    这时,城川老师戳了戳翔一的肩膀问道。

    “所以,翔一君。你和艾米露其实是什么关系呢?”

    “诶?不、所以说只是普通的同级生而已。”

    “是吗?不过,你和艾米露酱很要好的样子,真的没什么关系吗?不,只是艾米露酱最近没来,我们不由得有些寂寞罢了。不过呢,如果是因为交了男朋友而正讴歌青春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

    “哈、哈?”

    “所以,初次见到翔一君你的时候,就想着如果你是她的男朋友就好了……如果真的没有在交往的话,怎么样?要不要和艾米露交往一下?”

    “不,那个……”

    面对气势愈盛的老师,翔一竟一时语塞。这个人,相当喜欢八卦啊。但也有一半是为了艾米露吧。

    翔一叹了口气,正欲开口反驳时,门被打开,是艾米露走了过来。

    “城川老师,可以过来一下吗?”

    “啊啦,怎么了艾米露酱?”

    “那个,这些孩子们……”

    “我想吃艾米露酱做的的点心!”

    “艾米露酱做的的点心可好吃了!”

    “拜托了,老师,可以让艾米露姐姐帮我们做么?”

    艾米露的四周被重重包围,孩子们十分努力地向老师请求着。看样子是想让艾米露来做点心。所以才会来厨房啊,翔一明白了。

    “嘛,不行哦大家。刚才不是已经吃过点心了么?而且,这样会对艾米露姐姐也不好哦。”

    “啊,我没问题的。做起来很简单,量也会调整尽量少点。所以拜托了城川老师,能让我做吗?”

    艾米露双手合十,恳求道。孩子们也是紧紧地抱着她的腿。简直就像当作自己的妈妈一样,翔一心想。

    “嘛,要是艾米露可以的话。”老师答应道。

    “太好了,大家觉得简单一点也可以的话,就来制作点心吧”

    「「哇呜!」」

    “不过,既然如此就要约定好哦,在家里要好好吃妈妈做的晚饭哦,好吗?”

    「「好!」」

    艾米露竖起一根手指,催促着孩子们立下誓言,孩子们也举起手来宣誓。

    然后,艾米露从冰箱里拿出刚才的食材,把一个袋子放在桌上。

    “买了小麦粉真是太好了。翔酱,就用这个吧。”

    “倒是可以,不过用小麦粉做什么呢?”

    “用这个做些像小脆饼之类的点心吧。吃起来沙沙脆脆,又带有甜味的东西。轻便健康,而且也很美味。”

    “欸,你还会做那种东西吗?”

    正当翔一佩服的时候,艾米露取出了砂糖和人造黄油,麻利地准备起来。

    孩子们簇拥在她四周,“还没开始么?”“好厉害,这是要做什么?”这样喧闹,兴致勃勃地看着。这样似乎让她行动有些不太便利。

    “喂,我说大家,乖乖地呆在旁边……”

    “欸!”

    “kya?”

    突然,其中一个孩子掀开了艾米露的裙子,翔一差点没绷住。

    本人可能只是想恶作剧,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刺激感未免也太强烈了。

    果不其然,艾米露眼含泪水,羞耻地看向翔一。

    “……翔酱,看到了吗?”

    “啊,那个……”

    随便蒙混过关很可能会败露。翔一决定正直而诚实地存活下去。

    “白色的。”

    “今晚的菜肴,就用青椒肉丝之刑!”

    “等一下,我只是被牵连而已吧? !”

    青椒肉丝对翔一而言是最难以接受的类型。

    这段时间里,孩子们都喧闹地围着艾米露。

    无奈之下,艾米露向翔一发出了SOS信号。

    “翔酱,能不能暂时先照顾一下这些孩子。”

    “我吗? !”

    在翔一仍在惊讶的时候,艾米露对孩子们说着:“能不能和这个哥哥一起玩啊?”虽然立场相反,孩子们还是点了点头,毕竟是艾米露姐姐的请求。

    “那,就去房间里玩吧。马上就会做好的。”

    “知道了……”

    翔一不情愿地点点头,带着孩子们回到教室。

    “话虽如此,和孩子一起玩,做些什么好呢?”

    教室里,翔一在孩子们面前头疼不已,城川老师轻轻挥了挥手,笑道。

    “不用那么紧张,我这边也会帮忙的,读书啊,画画之类都可以哦。”

    “那,就讲讲这个吧。我的心灵导师柳田国男先生的《远野物语》中有关『虚幻』的故事,根据当时的风俗习惯,以及自己的理解……”

    “那个,再稍微降低点难度吧。还有,你的眼睛好像在异样地闪闪发光,挺可怕的……”

    看着额头上冒冷汗的老师,翔一挠了挠头。看来是自己过于激动了。

    “这样啊?那……”

    环顾教室,然后发现了角落里放着的五颜六色的纸

    “折纸怎么样。我记得小时候我也玩过。”

    “我喜欢折纸!”[Norze:我也喜欢折纸大师]

    “我要折青蛙!”

    “我想折钢琴!”

    “好,那就这么定了……老师,有折纸的书吗?”

    “好的,我现在去拿。”

    趁老师移动教室后方的架子的时候,大家一起重新整理折纸,然后每人拿一张。“要折什么呢?”“折个侠客桑吧。”“笨蛋,侠客桑一张纸可折不了。”“不折裙裤不就行了。”看着孩子们吵吵嚷嚷的样子,翔一自觉很好地勾起了他们的兴趣,放下心来。

    然后,他看了看站在这群孩子外的一个男孩,皱起眉头。

    “那个,幸太郎是么?不来折纸吗?”

    “切、玩那种小孩子的东西?”

    “幸酱喜欢在外面玩。”

    “哦哦,现在的热潮是从秋千上跳下来啊!”

    十分地、像小孩子一样的玩耍方式。

    话说回来,逃跑什么的,这孩子喜欢这种危险的事情啊。

    翔一一边在心里记下「要注意」,一边拉着幸太郎的胳膊来到大家身边。

    “等、干什么啊!对孩子太粗暴了!”

    “讨厌像小孩子一样玩耍的家伙,就不要拿小孩子的特权来胡闹。还有,我不喜欢没有协调性的家伙。不好意思了,就算他是小孩子,我也不会放过的。”

    “知、知道——”

    “好了好了,这样就行了。总之,折什么都可以。”

    翔一说完,接着若无其事地补充道。

    “再说,说折纸像小孩子什么的,根本是无识之人的台词。折纸本来就是古人为了仪式而创造出来的。”

    “仪式?”

    “没错。神明宿于折纸。因此经常会被折成神明容易寄宿其中的东西,比如人形之类。发展至今,到现在可以折成各种各样的东西。而原本只是类似于人偶这样的事物。”

    “御雛様!?太厉害了,原来可以折成御雛様啊!”[译注:御雛様,古装人偶]

    看到女孩如此欣喜地欢呼着,幸太郎像是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 「仪式」、「神灵附体」等词汇,对孩子的内心也造成了冲击吧。

    那就再推一把,翔一微微一笑。

    “还是说,你不擅长折纸呢?没有自信能做出和大家一样水平的东西么?”

    “少、少瞧不起人了!御雛様这种程度,看着吧,我一个人就能随随便便做出来!”

    说着,幸太郎开始折起纸来。

    意外地很容易操纵啊。翔一在心里吐了吐舌头,开始看其他孩子折纸。

    大部分的孩子都在开心地折着。大家都出乎意料地心灵手巧,看着老师拿来的书,或者凭着记忆顺利地折纸。

    其中也有不擅长折纸的孩子。 对于这样的孩子,翔一也会对其施以援手。 但是,全由他来折也是NG的。翔一觉得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才有意义。所以只会辅助他们不擅长的地方。

    “好,对了。把那里折起来……啊,干得不错,很厉害嘛。”

    翔一像这样对他们进行着知道,城川老师在他身后出声道。

    “翔一君,很擅长教小朋友嘛。”

    “诶?啊,是这样么?”

    “嗯,感觉你在这方面得心应手。当保育员的话应该很适合吧。”

    “诶?嗯……我想应该没有那样的事。”

    “不用害羞哦。对待孩子的时候,不能只是一味地疼爱。必须一边为孩子着想,一边教他东西。所以,有时也有必要严格对待他们。当然,随便发脾气也是不行的。我觉得翔一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哈。”

    听着老师的话,翔一心想可能是受了教艾米露学习的影响吧。

    人如其人,就像个大孩子一样——要是她本人听到了,肯定会生气的。

    然后,城川老师的口中冒出了艾米露的名字。

    “艾米露也很会和孩子打交道哦。”

    “那家伙……确实,对孩子好像很温柔。”

    “她不仅是温柔,还充满了要好好照顾孩子的干劲。应该说是不半途而废的觉悟么?而且我想……她是真的很喜欢照顾别人啊。”

    “嗯……嘛,她本人也是这么说的。”

    “果然。艾米露酱啊,母性很强呢……我想她将来会成为一个好妈妈的。”

    “妈妈?艾米露?”

    这么说来,那样的未来有可能的么?

    重新思酌了一下艾米露和别人结婚组建家庭的可能性,翔一感到有些寂寞。理由不明。[悠悠:理由不言而喻]

    (嘛,就这样吧,和我又没关系。)

    正当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有人站到他的身边。

    抬眼看去是幸太郎。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

    “咋了?”

    “我说你,是叫做翔一对吧。”[译注:幸太郎读的しょいち、本来是しょういち]

    “嗯。”

    “你、是艾米露的男朋友吗?”

    “哈?”

    突然间被这样问道,翔一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也这么想的么。

    他叹了口气,对幸太郎摆了摆手。

    “怎么可能。”

    “这样啊……太好了。我啊,想要艾米露嫁给我。”

    “哈?”

    “所以,不准你碰艾米露。明白吗?”

    说完,他又回到书桌前继续折纸。

    “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翔一哼哼着,而城川老师憋着笑说道。

    “太好了,幸君好像对你挺中意的。”

    “诶?明明刚才还被狠狠瞪了来着。”

    “因为,幸君他最喜欢艾米露了哦。因此会很在意竞争对手的动向。不过,他不是说‘太好了’么。意思是没和你较上劲太好了。肯定是,刚才被你呵斥了,知道自己和你是处于对立面的人了吧。”

    “哈、哈……”

    真的是这样吗?翔一也弄不清楚,歪了歪头。

    而城川老师,看着那样的他,说道。

    “……所以,是怎样呢。说真的有没有在交往的事实呢?或者说你不想和她交往?还是已经有别的女朋友了?告诉我呗。”

    “不,那个……”

    对于kyakya地起着哄的女士,翔一一筹莫展,深深地叹了口气。

    ○

    直至艾米露端出烤制的类似小脆饼的点心前,翔一他们都在充分地享受折纸的乐趣。

    “嗯,美味做好了哦!”

    「「哇——」」

    “不过,要好好洗手哦。不然的话可就不能吃咯。”

    「「好——」」

    孩子们欢呼着,按照艾米露的吩咐洗完手后吃起点心。

    “甜甜的,好好吃!”

    “艾米露姐姐,只有这些了吗?”

    “还想再吃一点。”

    “达咩,这样妈妈做的饭就吃不下了哦。下次我再给你们做。”

    “真的吗?约好了哦!”

    “嗯,约好了。”

    听了艾米露的话,孩子们高兴地叫了起来。

    然后,翔一和艾米露开始分头照看孩子,等孩子们的父母陆陆续续来接孩子时,两人离开了保育园。

    幸太郎和城川老师一起朝他们挥手道。

    “艾米露,要再来哦!……翔一也是,想来的话也可以来哦。”

    “嗯,会再来的。”

    “下次我们来之前,你要稍微懂事一点哦。”

    然后两人踏上归途。

    在家里学习和吃完晚饭后,翔一陪着艾米露朝着她家的方向走去。

    以前他自己也说过,晚上很危险。所以会尽量送她回家的。

    走在几乎空无一人、甚至连人行道都没有行人的路上,艾米露突然满足地说道。

    “啊,太开心了。好久没见到保育园的大家了,太好了。”

    “开心就好,但结果今天几乎没能学习什么。”

    “不过,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日子嘛,光学习不就喘不上气了吗?”

    “……我倒是没什么。就算你留级,跟我也没关系。”

    “啊,到时候不也是翔酱的责任吗?”

    “怎么可能!这是你自己的责任,自己的责任!”

    不过,多少会觉得有点责任。不过这种东西只要稍微表露出来一点,就有可能会让艾米露得意忘形。 翔一决定还是不说出来。

    艾米露说着“开玩笑,开玩笑啦”笑了起来,眺望远方说道。

    “不过,就算我因此留级了,也不会后悔吧?一看到他们的笑容,我就被治愈了。能照顾他们真是太好了。”

    她的表情充满了对孩子们的溺爱。目及如此之光景,翔一也无法再强调她无法学习这件事了。

    艾米露盯着他的脸,接着补充道。

    “翔酱很擅长和孩子们相处啊。”

    “哈?我吗?”

    “嗯,我觉得你将来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哦……”

    翔一一时语塞。又想起城川老师曾经评价:“艾米露酱会成为一个好妈妈。”

    好妈妈和好爸爸。并排在一起,无论怎么想都是一对。

    (不不,到底在想什么啊我。这不就是偶然而已么? 再说艾米露她……)

    他不禁看了一眼艾米露,只见突然开心地拍了拍手。

    “好爸爸啊……这么一想,我还有点期待呢。”

    “什么?”

    “将来和翔酱结婚的是怎样的人,会忍不住这么想!一定要介绍给我哦?”

    “……嘛,就当作是这样吧。”

    “怎么?”

    “什么也没有。”

    艾米露始终是事不关己的态度,翔一觉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禁露出苦笑。

    为什么会感到有些失落,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嗯,应该是发生了很多事,有些累了吧。还是第一次和幼儿园的孩子相处。)

    像这样自我接受了。

    翔一长长地叹了口气,停下的脚步往前踏出。 而在这时。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诉说的时候。

    后来想起来,应该是听觉在先。打破寂静的引擎声。紧接着,是感受到来自背后的压上来的质量。眼前的艾米露似乎很兴奋,完全没有察觉到。

    情急的判断下,翔一把将自己和她的身体拉到路边。

    “危险!”

    “kya?”

    伴随着刺耳的喇叭声,一辆汽车飞快地驶过。

    毫无顾忌地闯过了艾米露之前所处的空间。

    千钧一发。她和翔一一起缩在了路边。

    翔一既感到恐惧,而同时又感到安心,大声说道。

    “可恶,在这么窄的路上不要超速啊!我要报警,混蛋!”

    像这样骂了一顿,翔一这才意识到。

    ——把艾米露拉过来的自己,还一直抱着她。

    “啊……”

    “…………”

    怀抱中的艾米露愣愣地盯着翔一。翔一也不由自主地看向她。

    脸颊泛红,比平时还要更甚,眼睛也因为吃惊的缘故而有些湿润。急促的呼吸声,传递到翔一的耳中。

    紧贴在一起的身体非常柔软————想到,他方才意识到必须放开她。

    “哇,不好意思!没事吧?”

    “嗯,没事……谢谢。”

    然后连忙松开了的手。艾米露有些摇摇晃晃地离开了翔一。

    走到一半时,她的脚步不稳。翔一慌忙上前搀扶。

    “喂,还是很害怕吧。好了,让我稍微扶着你一点。”

    “不,还行,我还行。真的没关系。”

    “可是……”

    “别担心……你、你看,我家就在附近。我、我就先回去了!拜拜!”

    艾米露这样说着,噔噔噔地跑了出去,一瞬间还差点摔倒了。在“喂,喂!”焦急着的翔一面前,她像是在努力地忍耐着什么,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

    “怎么回事啊,那家伙……”

    翔一呆呆地自言自语着,下意识地盯着自己的手掌。

    搂过的肩膀的温暖,依旧残留于此。

    艾米露走到公寓前,终于放慢了脚步。

    心脏怦怦直跳。不是奔跑的缘故,而是自那之前就一直这样。

    “什么啊,这是……”

    她呆呆地嘟囔着。总感觉,胸口好像破开一个空洞。

    轻轻地,将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觉得那里似乎还残留着什么。有什么东西能够填补自己的空缺。

    空无一物。不过,她无法忘记翔一抱过来救自己的模样。这让她感到温暖,同时也让她感到困惑。

    迄今为止,从未有过这样的心情。

    “啊嘞……我、怎么了?”

    艾米露深深吐息。翔一的脸庞依旧停留于脑海之中。

    这感觉、很奇怪。完全不像、平时的自己。

    艾米露突然想起和城川老师再会时的对话。

    『艾米露酱的男朋友么?』

    被这样问道时,她首先否定了。实际上,她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恋爱什么的,还不太懂。再说,翔一很可靠,头脑也很聪明。即使交往,也会和更合适、更聪明、更可靠的女性交往吧。

    自己喜欢翔一,把他当作最好的朋友。那样不是挺好吗,当时她是这么想的。

    现在不一样了。

    不知为何,这个结论她自己再无法赞同。

    从刚才翔一救了我之后,就一直……

    “……不,不是这样。”

    艾米露否定道。

    翔一的帮助不过是一个契机。

    她感觉,在那之前、自小时开始,就在自己体内生长的某种东西突然破壳而出。

    这种感觉的真面目是什么,她无法理解。

    只是,心中莫名地暖洋洋的,胃部也有一种紧紧收缩的感觉,让她陷入困惑之中。舒服也好,难受也罢,都无法全然得知。

    “啊啊,不行不行。要振作起来……搞不好会给翔酱添麻烦的。”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自己对翔一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自己一个人承受还好说,要是向翔一吐露心声的话,说不定会让他感到为难。基于这种本能的判断,艾米露放弃了进一步的思考。

    虽然放弃了思考,但翔一的面容依然在脑海中摇曳着。“真弱啊”艾米露在心中——虽然声音不那么虚弱——这样喃喃道。

    然后,在这时。

    “啊嘞?”

    手机铃声响起。好像是收到了信息。

    停下脚步一看,原来是梅娅发来的。

    ——白天的事,不要太在意。

    艾米露一时没反应过来,回复道“是什么事?”

    很快收到回复。

    ——结果是。

    ——就算不去听,也没人会责怪艾米露你的。

    “…………!”

    艾米露一改刚才的脸色,脸色铁青地站在原地。

    白天梅娅所说过的话,在她脑海中闪过。

    『还有,也差不多了吧,那个「结果」。』

    『怎么样,下定决心去问了么?』

    一边对梅娅回复着“我不介意”,艾米露却是紧紧抿着嘴唇。

    “『结果』啊……不去问也好……但是,我……”

    一种处于漩涡中的纠葛,在激烈地谴责着艾米露。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虽然不想添麻烦,但还是希望这种时候翔一在自己身边。

    (或者说,也许……)

    到这里,艾米露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

    ——和翔一在一起的话,说不定?

    但是,现在艾米露觉得,把这件事告诉翔一,是一种非常让人担心的行为。

    (为什么呢,以前也许就会毫不客气地说出来……我、果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艾米露一边叹气,一边用力地迈开步子。

    但马上又停了下来。等回过神来,已经到了自己屋子所在的公寓前。走上楼梯,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玄关的门。

    “总之,先睡觉吧。”

    事情太多了,而自己能决定的也只有这些。

    然后,以与刚才不同的、沉重的脚步走进屋中。

    在昏暗狭小的室内,她轻声说道。

    “我回来了……”

    但是,无人应答,声音只是空洞地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