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话 开始留宿
    返途的电车上,艾米露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呆呆地望着窗外。并没有像来时那般,积极地照顾着翔一。当然依旧是坐在翔一旁边,偶尔也会闲聊几句。

    在翔一眼中,那表情似乎有些疲惫。

    (艾米露,果然是知道的吧。)

    关于唯剩下的寿命这件事。这样的话——

    突然,艾米露挽过他的胳膊,说道。

    “呐,翔酱,今天晚饭吃什么好呢?”

    “嗯?说什么呢,今天就……”

    说到一半,翔一突然意识到。

    艾米露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

    大概是不想让翔一担心吧。 于是就像往常一样行动着。

    (不过照顾对她而言很有意义。既然如此,还是让她稍微做一下比较好吗?)

    想到这里,他决定改变回答。

    “那个,艾米露,我有点事想拜托你。”

    “拜托?”

    “啊……总是被你照顾,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偶尔我也想着自己做做料理。我想证明自己也能做到这一点。”

    “诶……翔酱要做料理吗?”

    “别做出这么不安的表情啊。虽说如此,我也是第一次体验,老实说很担心能不能做好。所以……能一起吗?”

    听到这句话,艾米露的表情明朗了起来。

    “嗯!交给我吧,我会教翔一顺利地做出料理的!”

    从那举止来看,翔一自己的选择似乎没有问题,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那么,为了初学者的翔酱,今天就简单地做做炒饭吧。”

    “欸,这样就行了吗?再复杂一点也……”

    “达咩。听好了?做好每一道料理,才是进步的捷径。如果突然就去做这个那个,肯定会做不好的。别小瞧料理了哦~”

    归宅后,鹿岛家里。

    艾米露系上围裙——“嗯哼”地挺起胸脯——略显得意洋洋,然后让翔一也系上。两人认真地洗手,然后找出材料。

    “炒饭其实很深奥的。特别是把鸡蛋浇在米饭上很考验技术。一般来说,先把鸡蛋打入平底锅里,然后配料、米饭一起迅速放入锅中,把所有东西混合在一起炒——对翔酱来说会比较难吧。”

    “啊、嗯。”

    “那么,就改变一下顺序。”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冷冻的米饭解冻。这段时间里,她吩咐翔一把葱切好。翔一艰难地操作着从来没用过的菜刀。

    “啊,不用这么讲究大小。因为是炒饭的食材,不必那么费心思去弄。”

    “不,切不整齐的话,总觉得不舒服。”

    “果然。翔酱真执拗啊。”

    艾米露笑着,在翔一切完葱后,把碗和鸡蛋递给他,吩咐他打鸡蛋。

    然后,告诉他将解冻好的米饭放入鸡蛋液中搅拌混合。

    “欸,这时候放进去吗?”

    “之前也说过要变更顺序哦。这样先做好准备,以裹着蛋液米饭的状态来炒就会变得很方便。然后,把调料放进去吧。”

    放入盐、胡椒、酱油少许。然后取出金枪鱼罐头,将金枪鱼肉、葱和刚才的鸡蛋拌饭放在平底锅里大火烹炒。

    “好,完成。金枪鱼炒饭做好了!”

    “欸,这样可以了吗……好快啊。”

    “做起来很简单吧?料理这种事,只要不怕麻烦,谁都可以做到。”[悠悠:そうだよ。]

    “啊、嗯。不过晚饭只是炒饭,会有点不够吧?”

    “知道你会这么说哦,所以在翔酱做炒饭的时候,我把炒蔬菜的材料切好了。稍等一下,我现在来做。”

    “……什么时候。”

    看了看旁边,确实有切好的卷心菜、胡萝卜、猪肉等食材。艾米露熟练地炒着菜,放入调料。这样实际做了料理之后,翔一深刻体会到她的厨艺有多么高超。

    “你一直在做着很厉害的事情啊。”

    “习惯了哦,习惯。来,吃饭吧。”

    翔一原以为要花一个小时,但实际上不到三十分钟。说了“我开动了”之后,他吃了一口自制的炒饭,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普通的还挺好吃…… 这真的是我做的吗? 不敢相信。”

    “当然哦。只要按照菜谱来,就能做出美味的菜肴。”

    “唔呣。是么,这样想的话料理倒是挺合理的。”

    “嗯?啊、是是。合理,合理。”

    用着肯定完全听不懂的语调,艾米露却是连连点头。

    然后看着翔一,忽然露出苦笑。

    “真是的,翔酱。饭沾到脸上咯。”

    “欸,哪里?”

    “这里啦。”

    说着她把粘在翔一脸上的饭粒取了下来——放入微张的嘴中。

    “就算是一粒米也要好好珍惜哦……诶,翔酱你怎么了,脸怎么红了。”

    “不、没什么。”

    方才做出如此出乎意料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艾米露没有意识到吗?

    还是——

    (是不是还有点,在强装精神呢。)

    也就是说,她也许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翔一的口中咀嚼着炒青菜,有些不安地看向艾米露。

    吃完饭稍事休息后,翔一宣布解散。

    “今天就不学习了,陪着你去探病也有些累了。下次再说吧。”

    “唔、嗯。”

    不知为何,艾米露有些愁眉苦脸地站在玄关处。

    穿上鞋子,对翔一说道。

    “那、翔酱。明天见。”

    “嗯,再见。”

    但是,艾米露并没有迈开脚步。

    过了一会儿,她再次回头看着翔一,小声地说。

    “那个,翔酱。”

    “怎么了?”

    “嗯……如果可以的话,今天、能让我留宿吗?”

    ○

    翔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些心神不宁。

    下意识地抱着膝盖,呈蹲坐的姿势。也试着打开电视看,但内容完全进不了脑子。

    尽管不想去听,却还是会把注意力集中在门对面的走廊,以及更里面的浴室。

    现在、在那里,艾米露正在洗澡。水流的声音,即便是在这里也能听见,翔一慌忙地摇了摇头。

    “不、不行,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这样嘟囔着,然后把电视的音量调大。

    他答应了,艾米露所提出的,也就是留宿鹿岛家的请求。

    若是平时,他会“在说什么蠢话,快回去吧”做出拒绝。父母都不在家中,只有年龄相仿的男女夜宿,是相当严重的问题。

    但是,他没有拒绝,因为艾米露的脸看上去真的很寂寞。不,实际上就是很寂寞吧。她归去的家中,如今是空无一人。

    (是啊,空无一人。阿姨也……)

    想到这一点,就无法拒绝。

    (不过没想到,她会说明天要去学校所以要借用一下淋浴——不、稍微想想就知道了。)

    对自己想象力的缺乏,翔一不禁有些痛恨。

    不过,艾米露的换洗衣物——正当想着这件事的时候,起居室的门被打开,传来明亮的声音。

    “呼,真舒服。我洗完澡了哦,翔酱。”

    “啊,嗯……”

    “怎么了,呆呆地看着我……啊,是不是我现在卸了妆脸很奇怪!?怎么办,要不稍微化一下妆!”

    “不、不是那样……倒不如说,如果你不说的话,几乎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不过。”

    翔一的视线从艾米露的脸部向下打量着。

    她的衬衫和内衣都还在洗着。因此,艾米露身上唯一穿在身上的,是翔一借给她的一件学校用的衬衫。

    因为艾米露体型娇小所以没问题,那件衬衫也遮住了直到大腿附近的肌肤。有些勉强地,将该隐藏的地方隐藏起来。但是,真的很危险啊。

    然后,艾米露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在被注视着,露出苦笑。

    “不要一直看着我啦,现在我可是内衣和胖次都没有穿哦。”

    “所以,这些话不用一一讲出来啊…… 本来,我也说过把运动裤借给你。”

    “欸,直接这样不行么?”

    “……不太好。”

    翔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又视线转回到电视上。这样一来,就只能极力避免去看艾米露了。

    艾米露坐在翔一旁边,和他一起看开始看电视。看搞笑节目时,她一边捧腹大笑,一边上下啪嗒啪嗒地摆动着脚。对心脏不太好啊喂。

    翔一切换了一个频道。

    “呀,翔酱好残忍。刚才的节目明明这么有趣!”

    “好啦,看这个吧。你看,是UMA特集哦。”

    “啊,翔酱选择这个的话也就没办法了。好叭。”

    艾米露似乎同意了,苦笑着说道,两人又把注意力集中在新的节目上。

    几十分钟后,翔一目光沉静地喃喃道。

    “什么啊,这节目也太牵强了。bigfoot是原始人的残存者?那只是假设之一,并不能盖棺定论。而且有很多人目击到Chupacabra?确实有很多报告,神秘学中相信存在也是很重要的事。但是也必须避免下定论。应该做出『可能看到了』这样的报告才对。”[译注:bigfoot,野人、大脚怪之类;Chupacabra,吸血怪]

    “……翔酱有些时候真的很麻烦呢。”

    “麻烦也没关系!这是我的坚持!”

    “啊哈哈,那就改正一下。嗯,反过来说,很帅气。”

    说着,艾米露扑哧一笑。

    笑了一会儿后,她戳了戳翔一的肩膀。

    “呼——笑得喉咙有点干了。翔酱,我想喝红茶。”

    “嗯,这样啊。那我去泡吧”

    她像想起什么似的,对站起身的翔一说道。

    “啊,怎么办。话说回来作业还没做呢。”

    “嘛,没事。待会儿你抄我的就是了。”

    就这样,两人一直悠闲地度过着直到晚上九点左右。

    翔一看到艾米露恢复了往常的状态,松了一口气。

    不过,那也许是在自我麻痹而已。

    “呐,翔酱。”

    时针指向九点半的时候,艾米露忽然开口了。

    翔一此时正在餐厅泡着第二杯红茶。

    “怎么了?”

    不知是何事,翔一回道。难道说是要再加些茶点么。

    艾米露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那个,翔酱知道了吗?”

    “什么事?”

    “……妈妈她,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了。”

    “……!”

    无意识地,差点把茶包掉到了地上。

    电热水壶嘶嘶作响,但却听起来格外遥远。

    慢慢转过头来,看向艾米露。从这里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但却是一种平静泰然的感觉。

    翔一深呼吸一口气,重新泡了一杯红茶,端到客厅。

    “什么啊。太夸张了,又在对我开玩笑吧?”

    他佯装不知,艾米露则是落寞地笑着,接过了红茶。

    “好啦,不用假装不知道了。翔酱是知道的,我很清楚哦……啊,谢谢。”

    “不客气……什么时候,发现的?”

    “嗯,从刚才,不、还要之前开始。”

    看到翔一下横下心来,艾米露双手捧着茶杯回答。

    “从翔酱说自己来做饭开始,就觉得有点奇怪了……因为,翔酱还是头一遭说出这种话。”

    “啊、嗯……是那样么。”

    “是哦。而且,我说要留宿时,翔酱也没有特别拒绝吧?平时的话,大概就会说 『别开玩笑』或者『ていさい?不好意思还请回去吧』之类的。”

    “你好像没太弄懂……体裁的意思。”[译注:体裁(ていさい),艾米露想表达“成何体统”之类的意思。]

    “不仅如此。像这样听话地去给我泡红茶,刚才还说可以让我抄作业。如果是平时的翔酱,肯定会说『自己去做』的。”

    听着她有些自得地举着例子着,翔一为自己的浅薄感到沮丧。

    对如果再自然地去接触就好了而感到后悔。

    又或者说,再次深切地感受到,自己被艾米露如此轻易地看穿。

    于是,艾米露继续微笑着,似乎有些落寞地说道。

    “谢谢你,翔酱……这么替我着想。”

    “嗯、嗯呃。听了那样地事情、也是理所当然吧。”

    “能做到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我觉得很厉害。很温柔…… 和我完全不一样呢。”

    “哈,你在说什么。虽然,你会有不必要的吵吵嚷嚷,所以也不咋温柔……”

    “不是。我呢、并不温柔哦。”

    说着,艾米露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突然,噗呼一声、把脸埋在翔一的胸口。

    过于自然地,并且、也有些突然的动作,让翔一无法阻止。

    “喂、喂?”

    翔一有些急忙地想要把她拉开——却发现艾米露的身体在颤抖着。

    “我、并不温柔……是个过分的孩子……”

    “欸……?”

    “妈妈在和病魔拼命地抗争,我却三个月没去探望她,一直在逃避……”

    那道声音,同她的身体一般软弱地颤抖着。

    翔一也明白了,艾米露已无法再展露笑颜。

    他做好觉悟,面对着她问道。

    “……为什么,没有去探病呢?”

    “因为,很害怕啊……去了医院,我不知道该跟妈妈说些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

    “什么都做不到么?”

    “嗯,什么都无法做到……妈妈明明就在那里,却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去。但是我却对此,毫无办法……一想到这些,我就害怕得不敢去看妈妈……”

    “……”

    “所以,所以我……一直在逃避着去探望!明明知道妈妈一个人很寂寞,却只是因为自己害怕,就一直不管妈妈!很过分吧……”

    “艾米露……”

    “不久后,医生给妈妈送来了新的药。 有效果的话妈妈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我以为会是这样。那样的话,就觉得没有必要去探病了……”

    “但是,药的效果没有……”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艾米露会有多么绝望。 翔一无法想象。

    没有去探病,艾米露对此很自责,而翔一却觉得这件事无可奈何。就自己而言,去见也许会死去母亲,这需要相当大的勇气。肯定也会像艾米露那样,对是否见面犹豫不决。

    对于这样的她来说,新药与其用药效果无疑是唯一的希望。正因为有这一点,在那之前她才能稍微放松一些,可是连那条命弦也被切断了。

    (不……)

    自己的想法,需加以纠正。

    母亲的死亡迫在眼前。就算有药,会变得这般乐观吗?

    艾米露一直在与不安作斗争。去听作为救命稻草的新药的结果,也需要很大的勇气。所以才会约自己去——他这么想到。

    面对非常痛苦的现实。要一直抱有那样的苦痛,生活下去。

    (尽管如此,她……)

    正当翔一要达成这个想法时。

    突然地,艾米露抬起头来。

    与想象中一样,她的脸上满是泪水。眼睛也变得红红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擦了擦眼泪,有些踉跄地离开了翔一。

    “嗯……”

    “怎么了?”

    “嗯,那个,抱歉……就算对翔酱说了也没用吧,这种事情。”

    “…………”

    “真的,不好意思。头有些迷迷糊糊的……不过,不会再麻烦翔酱了。翔酱你也不用在意……”

    然后,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

    就在这时,翔一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

    “你是笨蛋吗?”

    “欸……”

    让艾米露感到惊讶的,并非是翔一过于刻薄的语气。

    ——而是,他紧紧地抱住了她。

    在翔一的怀里,艾米露不禁失声。

    “翔、翔酱?”

    “怎么会不温柔啊。在这种时候,仍然在为别人着想。自己的妈妈也许会死去?没那回事儿……世上怎会有发生这种事,还能坦然相谈的人呢。”

    “……”

    “艾米露,这种时候就不要勉强自己了。感到痛苦就说出来。想要帮助也说出来。或许我就只是个半吊子,不怎么可靠。尽管如此,我也会尽全力帮助你。”

    “翔酱……但是,这会给你添麻烦。”

    “我不想知道会不会麻烦。但我毕竟不是冷血动物,怎么可能对如此处境的女孩置之不理呢。若不这么做我反而会难受吧。而且…… 不管怎么说,我和你的孽缘从小时候就开始了。照顾你已经成为了习惯。已经是习惯了啊。”

    这样说着,翔一露出一丝苦笑。

    在翔一的怀中,艾米露抬起头,用湿润的双眸注视着他的眼睛。

    “但是……真的可以吗?迄今为止我得到了翔酱你很多帮助。也让你听了我很多请求……即使是这样的我,还可以再依赖你吗?”

    “嗯。但是,要在能做到的范围内,我也不是万能的。不过,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无论什么我都会为你去做的。”

    “翔酱……呜。”

    艾米露破涕为笑地点点头,吸了吸鼻子。

    虽然还在微微颤抖着,但她已经平静下来了。

    再一次地,紧紧地抱住翔一,然后有些依依不舍地松开了他。

    “谢谢你,翔酱。总感觉稍微有些精神了……我、最喜欢翔酱了。”

    她害羞地说道,目光下移然后微微补充道。

    “真的、最喜欢了。”

    “……为什么还要再说一遍?”

    “唔嗯,我也不太明白。”

    艾米露说着,扭扭捏捏地抓着衬衫的领口。

    这副模样有种莫名的诱惑感,翔一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然后慌忙地,换了个话题。

    “啊,不过其次。虽然你让我不用在意,但是阿姨的事对我而言并非毫无关系。因为阿姨她说,要将你托付给我来照顾。”

    “……妈妈?”

    “嗯。不过,单方面强加给别人还是会添麻烦的。阿姨一定会治好的,不然我来承担照顾你的责任可就困扰了……所以,我也会帮忙的。治好阿姨的其他方法吧,我们俩一起去找吧。”

    “其他的、方法?”

    也许想到这一点,艾米露有些困惑,但脸上浮现出一丝希望的神色。

    “还有别的方法么?”

    “有的,不,是绝对要找到。当然因为我们是外行,基本的只能拜托医生。但是,我们也可以不放弃去相信。”

    “相信……?”

    “没错。我之前不是说过,神秘学也很重要吗?相信地动说的人,在如今的学术界留下了巨大的功绩。我们也要相信阿姨能够得救,要多跟医生交流。然后肯定会找到解决方法的。”

    “…………”

    艾米露沉默不语,“有点牵强吧”翔一稍微有些后悔。

    神秘学与人的生死。将二者联系在一起也许是不谨慎的。

    但是翔一是认真的。不希望艾米露放弃,自己也不想放弃。

    所以——过了一会儿,艾米露惴惴不安地开口道。

    “翔酱也相信吗?有救妈妈的方法。”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我明白了…… 那、我也相信翔酱。翔酱相信妈妈绝对会得救,我相信翔酱。”

    这是迄今为止,艾米露面对现实最大的妥协吧。

    这样就行了,翔一点了点头。说实话,希望她能够朝前看。

    即便是一点一点也没关系。

    翔一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话,应该没问题了吧。之后晚上再好好睡一觉就行了。)

    自己现阶段的任务,似乎也已结束。

    翔一在心里嘀咕着,一边开始考虑自己也该准备睡觉的时候。

    突然,艾米露发出“啊”的声音,朝着翔一靠近。

    “这么说来。呐,翔酱。刚才你是不是说,不管什么都会帮助我?”

    “欸?啊、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那,虽然有些快,但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你。”

    听到这如撒娇般的声音,翔一有种不祥的预感,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

    “什么都可以,要是没有说就好了……”

    翔一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朝一旁缩了缩身子。太狭窄了。要把身子挤进本就狭窄的被子的三分之一大小,这是理所当然。

    中间三分之一是空白区域,而剩下的三分之一则躺着艾米露。

    “呐,翔酱。被子有点窄。可以往你那边稍微靠过去一点吗?”

    “不行。如果你过来的话,我就不会再听你的请求了!”

    “真是的,只是想和你靠在一起而已。也太小气了。卟卟~”

    说着这样难以理解的话语,艾米露有些忿忿不平

    她提出的请求,不用说就知道,便是和翔一一起睡觉。

    说什么,一个人睡觉会很孤单。简直就是小孩子的说法。

    『因为,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妈妈!和翔酱一起的话,我就能安心入眠了!就今天,今天就好!』

    在她一脸认真的央求之下,翔一也无法置之不理。

    但是,在己旁边——虽说腾出了空间——躺着一个除上半身穿着衬衫外、几乎裸露着全部肌肤的女孩,这种状况对心脏来说一点也不妙。

    翔一背朝着艾米露躺下,尽全力不去看她。

    (碎觉、碎觉、碎觉、碎觉、碎觉、碎觉)

    他拼命地对自己说道。

    在重复了五十遍之后,他感到有个细细的东西 tsu 地在后背划过。

    “喂,艾米露。你在干啥……”

    “没什么……呼呼,翔酱的后背好宽大啊。”

    “别、别弄了,不要用手指划了。这样很痒欸。而且我说过如果你靠过来就不听你的请求了!”

    “只是伸出胳膊而已。”

    艾米露嗤嗤地笑了笑,然后发出了略带感伤的声音。

    “不过,翔酱的后背真的好宽大啊。果然男孩子呢。”

    “宽、宽大什么的才不是。不、比你的当然还是大一些。不过在男生中,要说的话还是挺消瘦的……”

    “这样啊。我觉得没有那回事……翔酱,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一起睡午觉?”

    “很多次吧,那种事。”

    “是啊。所以,我看过睡觉时翔酱的后背,很多次哦。但是,那时也不会想什么。这样面对着你,感觉稍微有些寂寞呢。以前只是一般地感觉是朋友的后背。”

    “……现在不同了吗?”

    “嗯。现在感觉,翔酱的后背,就像爸爸的一样。”

    “欸?”

    “我呢,小时候爸爸就去世了。所以不太记得了,我还记得,自己曾在像这样宽大的后背上玩耍过。”

    “…………”

    “即便是这样宽大,但死了也就一无所有了……妈妈也会是这样吧。那样的话,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艾米露。”

    翔一不禁有些焦急。艾米露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落寞。

    还觉得她恢复了一点精神,果然还是没有吧。

    “呐,翔酱。”

    像是被浸湿般的声音,传入翔一的耳中。

    “我、讨厌独自一人……”

    “……”

    突然地,翔一微微瞪大双眼。很想对艾米露的话作出回应,但却无从开口。

    然后,又过了几秒。

    从背后,传来了安稳的熟睡的呼吸声。

    “睡着了吗…… 声音听起来有些寂寞,大概也是因为困了吧。”

    稍作思酌,然后决定转向艾米露的方向。

    侧躺着、闭着双眼,轻轻呼吸着的少女的身姿就在这里。

    口中呢喃着的话语。

    “妈妈……”

    那道声音听起来些许寂寞。

    但眼角并没有泪珠滴落,翔一稍微安心了下来。

    看着她的面庞,翔一恍惚地喃喃自语。

    “艾米露你,一直在想着阿姨的事情啊。”

    并非始于现在。她一直在与绝望相伴吧,翔一想到。

    可是,在教室里和朋友说话的艾米露,却格外明亮而耀眼——忽然的,翔一的心中涌起后悔的思绪。

    (我、真是个笨蛋啊。我都说了艾米露什么?)

    吵吵闹闹。性格轻飘飘、精力过剩、总是在做着多余的事情。

    一直很羡慕她。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烦恼,离开自己之后想必也会过着无忧无虑的人生。与为了考上一流大学而刻苦学习的自己相比,应该没有那么辛苦吧。

    ——看来没有烦恼和不会辛苦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吧!

    (真的,我真的是个笨蛋。以为只有自己很辛苦。不、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因为运气不好,没能考上自己想去的高中。无法忍受不合理的现实。所以擅自认为艾米露过得很轻松,以此保持内心的平稳……但是。)

    但是,并非如此。艾米露也遭遇到了厄运与不幸。而且看见的是比自己更加不讲理的事实。

    尽管如此,艾米露并没有认输,依然开朗而努力地生活着。自己更本没有资格,去羡慕她那般的轻松。

    (不、不只是艾米露。艾米露周围那吵吵闹闹的家伙也是,那些看起来轻浮的同学也是。肯定,也有着什么烦恼……)

    只是没有让别人看见而已。

    而自己,却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能注意到。翔一叹了口气,盯着艾米露闭上的双眼。

    “呐,艾米露。我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呢?让我意识到这样重要的事情……自己的愚蠢,以及必须要学习的事物。教给我这一点的你,在这之前一定是,再怎么努力也不够吧。”

    翔一握着艾米露伸出的手,说着如果她醒着的话,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小小的、柔软的触感,让自己手掌微微温暖了起来。

    在这时,翔一许下了誓言。

    然后放开手,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从今以后,一直……”

    话语的最后,翔一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