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无

    扫图:风

    录入:kid

    修图:寒鸦

    「……早安。」

    一进入摄影棚,我就感到不太对劲。

    初夏的阳光从敞开的米色窗帘的缝隙中照进来,窗边的King size床铺,上头的床单整齐无比,连一丝皱褶都没有。放在房间角落的绿色观叶植物以及暖和的空调。平淡无奇,和平常一样的成人影片拍摄现场。不过,现场的气氛特别不平静。

    平常会用认真的眼神确认色彩平衡和视角的摄影师勉强挤出尴尬笑容,低声跟男助手交谈。负责化妆的女性为了掩饰自己闲得发慌,正用梳子梳著发梢。那晒黑的脸孔,感觉很面熟的三十多岁男优——我应该在影像中看过——穿著一件黑色四角裤,一面炫耀那受过锻炼的肉体,并且坐在摄影棚角落的桌子上,专心地用锉刀磨著已经修到很短的指甲。

    一般而言,到摄影开始之前,化妆师几乎都会和女优待在休息室。所以能在这种时间看到她相当难得。男优也是,一般来说在摄影之前都会显得更有干劲一些。

    话说回来,女优人在哪里啊……当我环顾周围,却没有发现其身影。

    「那个,早安。我是五十岚彩夏。今天要请各位多多关照。」

    和我一样参加这堂「现场参观实习」课程的五十岚同学,她在叫住通过我们身旁的男性工作人员后说出这句话。原本是童星的五十岚同学从年幼时就和大人接触,所以这种场面她依然能毫不畏惧地展开行动。我每次都觉得她这点很厉害。

    不过,工作人员在看到五十岚同学的脸后,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反应。

    「喔,太好了。你是替身吗?大家都等很久了喔!经纪人甚至脸色发青,真是可怜。我们立刻进行摄影,没问题吧?」

    他表情马上豁然开朗,在高速地讲完一大串后,正要把五十岚同学带往摄影棚的深处。

    「咦?经纪人?……那个,我今天是来参观的。」

    「咦,参观是什么?采访之类的吗?」

    「那、那个。彩夏我是成专……成人影像专科学校的学生。」

    「喔喔,新闻上那间学校的学生吗……不好意思,今天的女优突然飞了,现在正手忙脚乱,麻烦在不会妨碍我们工作的地方等待。」

    工作人员脸上露出明显失望的表情,在连珠炮似地讲完后,他就匆忙地跑到摄影棚外。

    「飞了?」

    一样是「现场参观实习」的参加者,七崎鶫——七崎同学她惊讶地瞪大眼睛。她应该和我同年是十八岁,一做出那种表情,看起来却像个年幼的小孩。

    又大又闪亮的眼睛和丰厚又形状姣好的嘴唇,均匀地配置在稍偏圆脸的轮廓中央。长发编成的左右两条辫子,也非常适合她与生倶来的娃娃脸。

    七崎同学她真的很可爱。和「鶫」这个名字非常相衬,宛如像只小鸟,只要她像这样靠这么近跟我讲话,我经常看她的脸看到入迷。

    胸部啊屁股啊,还有从几乎能看见内裤的短裙伸出的脚,以男人来说,眼光会受到这些性感的部分吸引是理所当然。当然,我也不例外。不过,仅限于七崎同学,那个部分则是脸。话虽如此,七崎的脸并不是那么妖艳。反而是那种该说是清纯派的容貌。所以,简单来说,我想那就是我所喜欢的脸孔。

    但是如果被她发现,我在想著这种事情的情形下注视她的脸,那真的会很尴尬。所以我尽量不去看她的眼睛。可是,我也知道刻意不看她的眼睛,反而会显得举止可疑。因此,我尽量都故作镇定,含糊地看向「那附近」。或许是我自我意识过剩,但七崎同学对我的视线而言就是有那么强的吸引力。

    「咦咦,飞了是什么意思?该不会……」

    七崎同学的好友,特徵是有著正统大姊头气质的二道美奈,她一面摇晃著她的注册商标——长马尾,一面歪著头。

    成人影片业界有许多特殊的用语——隐语——存在。这种隐语因为不会在课堂上教,只能在现场慢慢记忆。这也包含在「现场参观实习」里面。

    在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我们正面面相觑,近八同学——近八侑李闭起那有著修长睫毛的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接著她看向周围,摇晃那具有光泽的长发,小声地对我们说:

    「那是指女优没来,也联络不上。」

    「咦,会有这种事吗?」

    居然在摄影当天临时取消。

    我觉得有点无法置信而看向近八同学的脸,比想像中还更标致的脸庞距离那么近,我的心跳不禁加速。

    几乎要把胸口敞开的针织衫撑破的巨乳,还有从迷你裙伸出来的丰腴大腿。她的全身散发出酸甜的香味,直接命中我的鼻子。

    近八同学她平常散发的是宛如从身体深处飘出,直接送达男人的下半身,会激发色欲的浓厚香味。搞不好是叫做费洛蒙的东西。

    而缠绕类似这种香味——能够引发男人情欲的费洛蒙——的女性,我最近常有机会遇到。那些女性是我进行实习或当临时演员于现场出入时会遇到的AV女优们——没错。就是那些像是我们的伙伴,明明就在身旁,却无法碰触,也无法伸手去碰的人。

    近八同学和跟我差两岁,她一面散发著与年龄不相衬、令人神魂颠倒的费洛蒙,一面用担心的表情回答我的问题。

    「偶尔会发生。应该说现在正是如此,真让人困扰呢。」

    「这种情况会变成怎样?摄影棚费用呢?工作人员的薪水呢?」

    因好奇心而双眼发光的九重同学拿著笔记来插嘴,她立刻对著近八同学发问。

    九重纱英——九重同学她和其他女孩比起来,算是很不起眼的存在。这是因为九重同学的梦想是从事书写剧本或报导、小说这种写文章的工作,她是怀抱著这种梦想才进入这间学校。因此她跟想成为女优(目前我是如此推测)的五十岚同学、七崎同学、近八同学等外貌出众的人在一起时,经常会保持距离。

    不过,反过来说,这种意料之外的麻烦,对九重同学来说似乎是能刺激好奇心的事件。

    「事务所会派出替代人选吧。」

    「咦,替代人选能够那么快就找到吗?」

    「因为这是偶尔会发生的事情啊。」

    「原来如此。『女优飞了』是偶尔会发生。」

    近八同学很辛苦地以周围听不见的声音说著,九重同学完全不在意她的样子还是不断提问。

    变成这样的九重同学会依循著好奇心,发挥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不过,她是不能稍微顾虑周围的工作人员,还有近八同学顾虑著那些人的心情喔。有些傻眼的我偷瞧了九重同学正在写的笔记一眼,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整齐文字,甚至让整个页面呈现黑色。

    九重同学依然很厉害呢……

    在女性成员中,我对九重同学最有亲近感。和其他的女孩比起来,我在她身上感觉不到「女人」,使得她很好相处。不过有时她的积极和对目标勇往直前的坦率,又会让我感到有点距离。

    不对,与其说距离,不如说是自卑感受到刺激或许才正确。因为我并没有目标,也没有向目标迈进的热情。

    「真的吗?对经纪公司来说,女优飞了……光想就让我胃痛!」

    从在成专认识以来,可说是我的挚友三田阿纪良,他正全身颤抖地说著。

    三田他的梦想是经营模特儿的经纪公司,所以他才进到这间学校就读。他的兴趣是在路旁挖掘女孩子。他想要尽快成立自己的事务所,便日以夜继地到街上收集女孩的电话和照片。他的积极度可是不输给九重,但性格和外表却是GAL男风格,对方只会认为他单纯在搭讪,实在很令人同情。

    「……这种时候被叫来取代的女孩,通常会比原本决定好的女优还更高一级,因为包含著赔罪的意思。不过,好不容易进行完面试,决定说『要拍啰!』后,还苦思要替那名女孩安排什么模样的演出,她却逃跑,精神上的打击会很大呢……不过这是很常发生没辞职就落跑的业界,或许大家也已经习惯了。」

    近八同学用同情的眼神看著坐在房间角落沙发上,正一脸不高兴地操作手机的男人。他是今天现场的导演——只野。

    只野是我们就读的专科学校的讲师,本业是畅销的AV导演。正确来说影片里是显示为TDN(只野)。四十几岁,一向都穿著牛仔裤加上T裇,外面再套上格子衬衫这种完全就是自由业的服装,并且是很健谈的男性。上课很有趣,但男学生对他的评价并不好。因为他对男女的态度有很大的差别。

    对女孩子他会很温柔地应对,但他简直把男孩子看作蝼犠或垃圾,「你们学习AV这种东西是要做什么?」他一直以来都保持著这种取笑的态度。

    不过,令人不甘心的是,他所制作的作品绝对不差。

    实际上,到进入这间学校之前,成人影片的导演名字我从来没在意过,但只野的作品,用比较下流一点的说法就是我很常「受到照顾」。

    而且,接受只野的课程,意义足以盖过偶尔会受到的讨厌对待。不管是什么女优,只要经过只野的手,都会变成充满魅力和情色。

    因此只要是只野的课程我都会出席。包含临时演员在内,我像这样在只野的拍片现场出现已经是第三次。

    可能是敏感地感受到近八同学的视线,只野缓缓地抬起满是胡渣的脸,看向我们成专生。下一瞬间,原本毫无霸气半闭著的眼睛突然睁开。

    这时我本能地有不好的预感,便往后退了一步。这举动却让我撞到站在身后的九重同学。

    「呀!」

    「啊,抱歉。」

    我向九重同学道歉后再度往前方看去。我发觉只野的脸上浮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正往我们这边看。我一瞬间觉得「那张脸就像是找到猎物的肉食野兽」,但野生的肉食野兽只是拚命想要填饱肚子,只野有著野生动物所没有的从容……那表情简直像是找到可以排遣无聊的玩具。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该怎么样才能从这里逃跑,在我想到方法之前,只野已经来到我们面前,他停下脚步后说道:

    「你们是成专的学生吧。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渡户……愁。」

    明明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他性格真的很烂。即使如此,当我只好报出名字之后,只野却瞧了我一眼就别开视线。

    「不,我不是要找男人。我问的是你身后的她叫什么名字。」

    「咦、咦咦咦!我吗?是我吗?是我吗!?我叫九重纱英。」

    突然被指名的九重同学慌张地用上扬的语调回答。

    「没错,就是你。你今天能代替女优脱吗?」

    「咦?脱、脱是……脱!?为什么是我?到底为什么!?我绝对办不到!!」

    「你是成专的学生吧。那你当然有想要成为女优吧。我说错了吗?」

    「不,那个……我是那个……以幕后人员为志向……像是写剧本之类。所以要到幕前这种事情……」

    九重同学缩起身子,我刚好站在他面前,她彷佛是要躲在我背后。可是,只野为了逼迫九重同学朝我们踏出一步。结果变成我和只野正面对峙。我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做出防备并双手握拳。不过只野维持那飘然的态度,从我的肩膀上窥探我背后的九重。

    「你是说绝对不会发生?为什么啊?」

    「不不不,我认为那种事情不适合我……」

    「咦,你为什么要那样断定。」

    只野突然发出很大的声音,我的身体因此抖了一下,鼓膜也跟著麻痹。这只是身体的生理反应,我不想让只野认为我在害怕,而奋力地瞪回去。可是只野依旧完全无视我。

    「虽然你说你想要成为剧本家,但我觉得你有女优的资质喔。像你这样看起来稍微偏文系,脑袋又似乎很好的女孩有市场需求喔。况且,你如果以写东西为目标,那有当过女优的经验也没损失吧。用身体体会情色,对要写出来绝对有益处。你也知道有很多作家是AV女优出身吧。也有人出道成为漫画家、小说家之类。」

    只野用宏亮的声音盖掉九重同学说的话,接著推开我的肩膀,抓住了九重的手腕。

    「咦,像我这种人根本没有市场需求。那个……我胸部也不大,身高也不高,长相也很平凡……」

    「就算胸部不大和身高不高也没问题,因为你是萝莉脸。你根本不懂呢。你不是什么平凡,你的情况要主打萝莉。在AV成为受欢迎的萝莉!」

    「咦,受欢迎……」

    九重同学的脸颊染红。果然不管是用什么样的说辞,女性只要受到称赞就会感到高兴呢。这看起来实在太危险,我看不下去了。

    (插图)

    「那个,这会不会太强迫她了。」

    我实在无法坐视不管,便往前踏一步说道。

    「我说啊,此时你根本不该强出头。只要她说出『嗯』,事情就能进行下去。你是有什么权利插嘴?」

    「因为这是强迫啊。这根本是强迫演出。这种事情在AV业界里最近也成为问题了吧。洗脑啊,职权骚扰之类的。」

    去年年初发生的事情。某位女优匿名串联人权律师向媒体投诉「我被逼著演出AV」,接著又有好几位AV女优具名控诉「我也遭到洗脑,并且被强迫演出AV」。业界全体也为此在检讨这件事情。

    女孩子自己的选择,想要她参与演出的制作方所进行的洗脑。

    明明AV女优时代踊跃地参与作品演出,引退后交往的男性却唆使她这么做,或是听信了「AV女优是实现梦想的手段」,结果梦想却没有实现的AV女优心中抱持恨意,才会说演出AV不是自己的决定,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虽然也有人提出这类意见,真相仍然不明。而且,AV业界因为性质上原本就有很多灰色地带,这可说是迟早会跃上台面的问题。

    虽说进入了成专就读,但女孩子们事前并没同意参加这次摄影,若因事情发展而被逼著演出,便有可能构成职权骚扰。只野肯定知道这件事,却天真地想说「总会有办法」,他的那种轻率到底从何而来。

    「等等啊。这些女孩是做好觉悟才入学的吧。那么就不算是洗脑或职权骚扰吧。我说的没错吧?你们不是那样吗?没有人能脱吗?只要一个人就好喔。一个人自愿,就能带给现场的我们很大帮助。」

    不过,只野简直像根本不打算跟我说话,他转过身去,依序看著五十岚同学、七崎同学、二道同学、近八同学。他脸上挂著很亲切的笑容在观察她们的表情。

    「咦,我们也要吗?」

    「咦咦!?」

    「该、该怎么做才好呢?」

    「嗯……」

    不出我所料,女孩们面面相觑露出困扰的表情。这也难怪,就算没有遭到洗脑,对方说出「你加入会帮我们大忙」,那当然会考虑看看。拍影现场是由大家共同完成,众人的这种意识很强烈,所以更是如此。我们即使是来参观的局外人,却每天都在学习关于成人影片的事情,所以也不能说没有同感。

    「最后结论是不参与演出也行喔。不过,也不需要一股脑儿就说『不可能』,稍微考虑一次看看嘛,好吗?」

    我很不会应付只野的理由之一,就是这种奇妙的既柔软又死缠烂打的态度。他用这种稍微不确定的语气一劝说,就会让人有这种感觉,他说得是对的,自己到目前为止的想法是错的。

    「嗯……如果你那么诚挚地请求,那就没办法了……如果不嫌弃的话……」

    近八同学似乎招架不住尴尬的气氛,她点了头。

    「喔,侑李,真不愧是你,你帮了大忙呢!我真的很感谢你呢。喂,来个工作人员,我找到替代人选了,把她带去化妆间。」

    只野露出简直像在说得手了的笑容,他把手亲密地勾到近八同学的肩上,迅速地对工作人员发出指示。

    等一下啊,近八同学,这样真的好吗!?

    我急忙想要拉住她,但事到如今已经太迟了。气氛一瞬间变得轻松不少,工作人员之间开始飘出欢迎的气氛。

    近八同学要演出AV,而且还是今天当场。我的内心开始吹起小型飓风。

    今天,近八同学要当场跟男优做爱。说实话想看的心情,和类似嫉妒或尴尬那种不想看的心情在打乱著我的内心。但是,我的内心因为七崎同学的发言又更加七上八下。

    「……我也不是说不能演出。」

    「咦!咦咦咦咦!连、连七崎同学你都?」

    我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紧接著——

    「如果鶫要演,我也一起演好了。我就像是她的监护人呢。」

    甚至连二道同学都自愿参加。这么轻易答应是怎样!

    只野用吃惊的语气和冰冷的视线对著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的我。

    「你在惊讶什么。这一点都不需要惊讶吧。你以为女孩子们是为了什么才进入成专。」

    「啊、啊啊,不过……」

    我看向女孩子们,她们都对我的反应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吗……」

    我心中忽然涌出奇妙的羞愧感。我虽然在制作AV的专科学校就读,却还不能理解演出AV的女孩是什么样的心情。这件事曝露在大家面前。我抱持著自我厌恶感,偷偷瞧了七崎同学一眼。

    从那若无其事的表情中,无法窥见她内心的纠葛。

    啊,没想到连七崎同学都要在今天当场出道。

    出道演AV,那表示她当然会脱光衣服在我面前做爱,光是脸就对我拥有绝大破坏力的七崎同学,她的那种模样我真的能够直视吗?

    还有二道同学。关于二道同学,说老实话,我只有「要是能看到她做爱的样子,那我会很高兴」这种想法。话虽如此,可以的话,希望不是在这种随便的形式下跟大家一起,而是在更能好好欣赏的情况下。我只能说这种状况实在太浪费了;这时,五十岚同学突然发言:

    「……那我也参加吧。」

    「咦!」

    这种发展……到底是怎样!

    她这个举动让我的惊慌失措平复不少。但相对地,斗大的问号在脑中开始旋转。

    退一百步讲。近八是判断说「这些人里面要找人演出AV的话,那就是我吧」才举手,还有看起来什么都没考虑,过著自在生活的七崎同学是因为受到气氛影响而报名,这些我都还能理解。关于二道同学也一样。

    但是五十岚同学她……该怎么说,先不管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她都是更有战略头脑,自尊心也很高的人。

    所以我认为如果不是「适当的舞台」,她就不会答应。

    这到底是怎么了。不过……

    「大家都要参与,我却置身事外,感觉就像在逃跑,令人很不愉快。」

    五十岚同学的呢喃声接著进入我的耳里。原来如此……也有这种展现自尊心的方式!而且——

    「……的确,如果要写报告,实际进行实地考察,考察的深度也会好上很多呢。」

    连与演出差一步距离的九重同学,也开始出现动摇。

    「喔喔,这样很好呢。我一直在等你们展现觉悟。好,那总之先在休息室稍微面试一下吧。看结果决定要由谁代替这次飞了的松田……或者乾脆改剧本,让四个人都演出也行。啊,在那之前,得请你们在休息室签本人同意书,也得确认年龄呢。」

    只野满足地点头后,便带著五人一同前往休息室。

    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在今天,我的五名女同学要在镜头前宽衣解带,要和在那边专心磨著指甲的男优做爱吗?

    「好惊人的发展,如果有人出道的话,我们就等于是在场呢。」

    三田毫不掩饰兴奋的神情,在我耳边小声说著。

    没错。我心中其实也有抱持这种心情。

    能够看到可爱女孩做爱的场景,我当然会很高兴。不可能不高兴啊。

    而且还是「平常在一起上课的对象」。正因为如此,这种想看她们做爱模样的好奇心受到煽动。这些女孩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做出什么样的淫乱举动,大概就是这种色欲之心。

    不过,另一方面也有「这样真的好吗?」的疑虑。

    因为我也没有脱掉内裤演AV的勇气,世上大部分的男性也是如此。女性应该也是一样。所以AV小姐才会是那么特别的存在。那种特别的存在现在要在此诞生。

    不过,无论我再怎么烦恼,对她们来说,既不是亲人也不是恋人的我,依然根本是个局外人。

    没错,根本没有我需要烦恼的地方。虽然没有,但还是会有点在意,那是因为我觉得和她们之间有友情。因为,只要演出一次,就会一辈子都残留在世上。虽说是她们做出的决定,这样真的好吗,要不要再思考一下比较好。

    当我像这样烦恼了十几分钟后。有人打开连结著走廊的门。

    「让各位久等了。」

    伴随女孩子们热闹的声音,穿著内衣,外面套上浴袍的女性走了进来。

    「啊!」

    在看到那名女性的瞬间,我的身体吓到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