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一年前,其后
    「这样啊……你还没找到波莉是吗?」

    听到我的回答,凡妮莎遗憾地垂下目光。

    「自从她失踪之后,我就不曾见过她了。她的『同事』也都说没见过她。」

    说完,我喝了一口麦酒。这酒喝起来跟马尿差不多。冒险者公会附近的这间酒馆,唯一的优点就是便宜。

    「她到底跑去哪里了?」

    「害我现在一贫如洗,伤脑筋,要是她再不回来,我连要去喝酒都不行了。」

    我看看自己的口袋里面,忍不住小声抱怨。凡妮莎露出客套的笑脸。

    「你应该很快就能接到『客人』吧。我可以帮你介绍,有兴趣吗?」

    「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爱抚别人,而不是给别人乱摸。」

    我板起脸孔后,凡妮莎瞪了我一眼,要我别乱说话。

    「总之,要是她回来了,记得跟我说一声。」

    「我知道。」

    我装出感到遗憾的表情挥了挥手。波莉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觉得很难过,但也松了口气,才会不得不戴上面具。

    「喂,你们在聊什么啊?」

    正当凡妮莎准备离开时,废材画家史达林跑去搭讪她。

    「哈啰,你是那个在冒险者公会上班的女孩对吧?我知道你是一位鉴定师。」

    史达林还厚脸皮地握住她的手。

    「算了吧。」

    我好心给他忠告。

    「她身边还有一个名叫奥斯卡的可怕老兄。要是敢对她出手,小心那家伙打断你的手。」

    「如果断手就能跟这种美女交往,那我也心甘情愿。」

    史达林依然嬉皮笑脸。这种人都得等到手真的被人打断,才会在那边大声哭喊吧。

    我放弃劝说史达林,转头跟凡妮莎说话:

    「这家伙叫史达林,是个赚不到钱的画家。坦白说,他就是既没有才华也没有出息的穷小子。我前阵子请他帮德兹的老婆画一幅肖像画,结果他画出一只头上长出蚯蚓的乌鸦,害我也跟着被打得半死不活。我不认为这男人值得你交往。」

    「哦,原来你是一位画家啊。」

    凡妮莎兴致盎然地看着史达林的脸,让他那张不正经的笑脸跟史莱姆一样逐渐融化。

    「你都画些什么?抽象画吗?你是用哪种画法?你都是用什么样的颜料?」

    「呃……其实……」

    我不曾听说这家伙有认真学习过美术,那只不过是门外汉的消遣活动,画具也只是从二手商店随便买来的。尽管应该还是有人可以用那些画具画出杰作,但史达林的美感异于常人。

    「可以多告诉我一些你的事吗?」

    可是,凡妮莎似乎误以为他是个未来的艺术家,对他很感兴趣。为什么她总是想跟这种没出息的男人交往?

    「算了,随你高兴吧。」

    毕竟一个没有才华的画家还是好过卖「禁药」的药头。

    我留下那两个聊得很开心的家伙,独自离开酒馆。我不小心忘记付酒钱了,希望他们能把这当成介绍费,不要跟我计较。

    当我走到外面时,刺骨的夜风也吹了过来。口袋里没钱比吹着寒风还要令人难受,房租也已经累积半年没付了。波莉还在的时候,我们就经常欠缴,自从她失踪以后,房东几乎每天都上门来要钱。凭我一个人根本付不出来,被房东赶出去也只是迟早的事。万一我真的无家可归,也可以跑去德兹家寄住,不过要是我去打扰他们一家三口的美满生活,总觉得会伤害到我们的友情。

    「算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跟他拼了」和「顺其自然」是我的座右铭。不管是要当个乞丐,还是当「搜刮者」,我总有办法活下去的。

    「原来你在这里啊。」

    背后传来我原本以为再也没机会听到的声音。我下意识地停下脚步转过身。

    她应该才刚从「迷宫」回来吧。全副武装的艾尔玟•梅贝尔•普林罗斯•马克塔罗德就站在我面前。

    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为什么」这三个字。我这种人对她来说应该早就没用了。还是说,她是为了除去后顾之忧,打算把我暗杀掉?

    「嗨,原来是你啊。」

    我隐藏自己内心的动摇,努力挤出笑脸。

    「你是要问翡翠项炼的事吗?我正在四处向赃物商人打听,要是找到东西了,我会帮你寄放在凡妮莎那边。」

    「这样啊……感谢你的帮忙。」

    艾尔玟对我深深地低下头。

    「不过,我今天来找你,并不是为了这件事。」

    「你是为了之前那件事对吧?我这边还有些问题,应该还要一点时间才能解决。大概要再等一千年吧。」

    「你是要我等到那时候吗?」

    唉,公主骑士殿下应该听不太懂庶民的暗示吧。

    「那些话都是骗你的,只是开个玩笑。我当时是想试探你的决心,看看你是否会不惜牺牲自己,也要去帮助一名娼妇。恭喜你,你合格了。虽然我无法给你奖品,然而你再也不需要跟一个无能的大块头扯上关系了。」

    「你是说我被摆了一道吗?」

    她的口气变得凶狠。

    「要是让你觉得不舒服,我愿意道歉。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这样总行了吧?」

    「你打算让我变成一个骗子吗?」

    心中的焦躁与烦闷让我搔了搔头。

    「你这人真奇怪,竟然会主动要求跟我这种恶心的男人上床。」

    她简直听不懂人话。明明是个让人心痒难耐的美女,难不成她是在自暴自弃?她的脑袋根本不正常。

    「因为那是我们的约定。」

    她的笑容非常美丽,却让我额头冒出冷汗。

    「如果你不想跟我上床就算了。不过,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事?」

    「我想请你当我的小白脸。」

    我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你知道小白脸是什么意思吗?」

    「不就是只要收取微薄的酬劳,就会帮助、治愈并抚慰女性的引导者吗?」

    听到她一脸理所当然地这么说,害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想不到她还在相信我随便乱掰的那些话。

    「如果这位引导者是『百万之刃』的『巨人吞噬者』马德加斯,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原来你知道啊。」

    「在我的祖国也能听到你的大名,而且能跟『移动要塞』德兹那样亲密交谈的人并不多。」

    原来是德兹害我露馅的。那个大胡子没能顺利隐瞒自己的身分吗?

    「因为那家伙没什么朋友,我才会不得不陪他聊天。」

    「你这样算是承认了吗?」

    我无力地垂下头。

    「还是说,你已经决定要去当别人的小白脸了?」

    「这倒是没有。」

    毕竟我前阵子才刚跟客户解约。

    「那就没问题了。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艾尔玟好像看上我了。我心里非常明白,要是「深红的公主骑士」殿下身边多了我这种家伙会发生什么事。那些感到嫉妒与充满愚蠢正义感的家伙都会跑来找我麻烦,绝对不会带来什么好事。而且艾尔玟身上隐藏着重大的秘密,我也做过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我八成迟早得再次弄脏双手吧。对方可能是社会底层的某个小混混,也可能是我身边的熟人。我反倒可以轻易想像自己死在巷子里,身上沾满小便的样子。不过,我现在心里完全没有拒绝她的想法。

    反正这种人生也没什么意义。不管我身上沾了多少鲜血与屎尿,待在「迷宫」深处的公主骑士殿下也不会看见。

    「好吧,那我们就先来谈谈条件。首先是住的地方……」

    后来,我直接住进了艾尔玟家里。

    然后就这样走到今天。

    我跟她后来到底怎么样了?我们两个有没有上床?这种问题经常有人问,我真的听腻了。可是,我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要是我继续给她添麻烦,真的会被她带到「迷宫」里面放生。拜托各位放过我,别再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