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小白脸的灾难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天使动漫录入组

    图源:公子夜殇

    录入:kid

    深灰色的乌云静静地下着雨,我从怀里拿出半透明的水晶球。

    「『照射(Irradiation)』。」

    耀眼的光芒照耀着身体,我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

    我冲向那群被突然出现的光芒吓到,赶紧伸手捂着脸的男子。

    事情一瞬间就搞定了。我折断其中一人的脖子,抓着另一人的头去撞墙,还掐烂最后一人的喉咙。确认他们都死光之后,我收回飘浮在半空中的半透明水晶球,放进裤子的口袋。这是一种可以储存阳光的魔法道具,名叫「片刻的太阳(Temporary Sun)」。

    我拿起对方带来的提灯,照亮那三具尸体。其中两人是「禁药」的药头,剩下的那人则是买家。我拿起他们手中的小袋子,确认里面的东西。绝对错不了,这是「解放」。

    这东西对我来说是可恨的「禁药」,也是艾尔玟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

    自从得到这个「片刻的太阳」后,我要取得「禁药」就变得轻松多了。

    就算在大白天,只要跟现在一样遇到阴天或雨天,阳光无法照在我身上,我就会变成一个废物。

    虽然时间不长,只要有这个东西,我随时都能发挥出过去的实力。如果这不是那个混帐太阳神的力量,我应该会更开心吧。为了对抗自己受到的「诅咒」,竟然得借助「诅咒」我的家伙的力量,这样不就等于完全任由对方摆布吗?

    「嗯?」

    我发现那名准备购买「禁药」的男子衣服底下好像有东西。我把手伸进去,拿出里面的东西,结果发现那是一条奇形怪状的项炼。我忍不住板起脸,因为上面有着太阳神的纹章。

    「灰色邻人(Gray Neighbor)」里也有两间太阳神教会,但这可不是那两间教会的纹章。

    最近在信仰太阳神的宗派之中,「神圣太阳(Sol Magni)」这个宗派的信徒增加了许多。虽然崇拜那个智障太阳神的家伙当然都不正常,但「神圣太阳」里都是些脑袋特别有问题的家伙。根据我四处调查的结果,他们似乎会用强硬的手段逼人入教,还会暗中从事走私与杀人这类不法勾当。

    我可没忘记那家伙叫罗兰来净化这个城市的事情,看来那个呕吐物太阳神肯定有着某种企图。那家伙应该又打算给某个疯子「启示」,把自己操控的怪物派来这里了吧。尽管这个城市与这里的居民也很垃圾,我还是不打算让那家伙在这里肆意妄为。不管对方是神还是恶魔,我都不会让任何人阻碍艾尔玟。

    无论对方是谁,有何企图,我都会把他宰掉。

    当我在雨中藏身于巷子里时,有个戴着宽檐帽的黑衣男子现身了。

    他是「掘墓者(Gravedigger)」布拉德雷,是一位棺材工匠,也是处理尸体的专家。我把服务费拿给他之后,他就开始默默地拿布裹住那三具尸体。要是这些尸体被人发现,难搞的黑社会组织也会有所动作。就算需要花钱,请人帮忙处理掉尸体也还是比放着不管来得保险。

    我是在一年多前开始请他帮忙,现在早就变成常客了。我头一次请他帮忙处理的是某位「禁药」贩子的尸体。那家伙害我不得不亲手杀死朋友。虽然我不后悔,偶尔还是会在不知不觉中默默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努力无视那种涌上心头的讨厌的感觉,布拉德雷依然让自己淋着雨,默默地处理尸体。不过,他本来就无法说话就是了。

    「喂,我好歹是老主顾了,你偶尔也该给我一点优惠吧?」

    听到我这么说,他还是毫无反应,只顾着动手打包尸体。

    虽然态度不是很好,办事倒是可以放心。把三具尸体都打包好之后,他就把尸袋拖到停在路边的带篷马车里放好。他看起来很瘦,但很有力气,跟现在的我完全相反。

    「辛苦你了。」

    坐上马车之前,布拉德雷转过身来,把一个小袋子丢了过来。这个袋子刚好可以一手掌握,而且袋口绑得很紧。我把脸靠过去,结果闻到酸酸的怪味道。

    正当我感到疑惑时,布拉德雷举起自己的手臂闻了几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这应该是用来消除气味的除臭袋。虽然今天有下雨,味道还不至于太重,但我上次可是把现场搞成一片血海,就算身上都是血腥味也不奇怪。

    「不错,我很喜欢。谢谢你。」

    听到我这么道谢,布拉德雷轻轻点头,然后坐上马车。我听着车轮滚动的声音,也跟着离开现场。走过几个转角后,我找了个有屋檐的地方躲雨。我先确认四下无人,然后打开拿到的除臭袋。我忍不住发出呻吟。因为袋子里装着虫子的尸体。这东西应该还有用药物或某种东西浸泡过。黄黑色的虫子有着两根触角,六条腿全都缩了起来。而且因为虫子的内脏都跑了出来,让袋子里充满酸味,害我忍不住皱起鼻子。

    「喂。」

    有人从后面叫住我。

    我很自然地回过头,看到一名手臂上有着天使刺青的男子走了过来。刺青的天使原本应该刺得很好看,却因为他的手臂肌肉高高隆起,变得跟嘴里含着胡桃的松鼠一样肿胀难看。一道巨大的伤疤从他的右侧眉毛一直延伸到脸颊上。

    「臭小子,雨下得这么大,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那家伙从身后拔出短剑,小心翼翼地环视周围。

    「你看起来不像客人……凯尔跟威利跑去哪里了?」

    这家伙是「禁药」贩子吗?原来那两个家伙还有同伴。

    也许是从我的表情看出了什么,刺青男子露出冷笑。

    「你好像知道些什么。大个子,看来我还是直接问你的身体比较快。」

    他眯起眼睛,眼神充满杀意。我再次拿出「片刻的太阳」,同时咏唱咒语。可是,这个半透明的水晶球没有发光,只是在我掌中任凭雨水拍打。糟糕,时间用完了。一旦它不再发光,就得拿去太阳底下晒个半天。不过,就算这样也只能使用三百秒左右,实在很不方便。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现在是要帮我占卜吗?」

    「没错。」我这么说道。

    「你的运势差到了极点。给你一个忠告,你最好趁现在立刻回家,准备把洗好的衣服拿去晾干,否则这将会是你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我以前好像也遇过一位占卜师。」

    男子歪着头思考。

    「他很喜欢翻卡片,还跟我说什么『你今天运气超棒,不管做什么都会很顺利』。我信了那家伙的鬼话,把所有财产都拿去赌博,结果输到脱裤子。你知道那位占卜师后来怎么样了吗?他被自己的卡片噎死了。」

    我露出谄媚的笑容。

    「至少你『杀人的时候』很顺利不是吗?」

    「是啊,就跟把老婆的衣服塞进衣柜里一样简单。」

    语音刚落,男子就扑了过来。我踢开脚边的垃圾转身就跑。

    「给我站住!」

    男子一边呐喊一边追了上来。虽然雨势减弱了,但石头路早就湿透,实在很难在上面奔跑。我不断溅起水花,好几次差点跌倒,就这样冲过转角。明明可以放弃,男子还是执着地追了上来。他好像跌倒了两次,但还是立刻爬起来,努力朝我逼近。「诅咒」也夺走了我的腿力。

    「占卜师,你完蛋了。」

    我突然发现前面是死路。回头一看,男子正拿着短剑走过来。

    在我们玩鬼抓人的时候,雨也已经停了。尽管下雨的时间很短,还是把我们淋成了落汤鸡。狭窄的巷子里多了几个小水洼,而男子不慌不忙地踩过那些水洼。

    周围没有其他地方可以逃,我顶多只能逃到天上,但刚下过雨的乌云还覆盖着天空,逐渐往东方飘走。再这样下去,我应该不用一百秒就会长出翅膀飞向天空了吧。不过只有灵魂就是了。

    我自暴自弃地挥拳打过去,却被对方用手掌轻松接住。也许是因为太过轻松,男子的表情甚至显得有些惊讶。

    在感受到冲击的同时,我突然变得无法呼吸。原来是男子做出反击,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就在我弯下腰时,他又像在踢球一样,重重地踢了我的脸一脚。我整个人撞到后面的墙壁,就这样瘫坐在地上。

    「凯尔与威利跑去哪里了?快说,否则那颗水晶球就要变成你的眼珠子了。」

    男子用短剑的剑身拍打我的脸颊,同时放话威胁我。

    「拜托你放我一马吧。」

    我把额头按在地板上,整个人跪倒在男子脚边。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碰巧路过那边。请你饶我一命。我身上的钱都给你,要我亲吻你的鞋子也行。」

    我感觉得出来男子笑到浑身发抖。

    「我想起来了。你该不会就是那家伙吧?就是那个『深红的公主骑士』养的小白脸……」

    男子抓住我的头发,让我抬起头来。

    「想要我饶你一命吗?」

    「是啊。」

    「那你就去把那女人带来这里。」

    「……你想做什么?」

    「那还用说吗?我要扒光那个臭屁女人身上的衣服,把本大爷的老二塞进去,让她哭着求饶。反正只要喂她吃点『禁药』,她就会自己扭腰了吧。」

    男子沉醉于自己的妄想,脸上露出奸笑,裤档也搭起了帐篷。

    「……」

    「怎么啦?说话啊。」

    「这就是我的答覆。」

    我在男子眼前竖起中指。

    「臭屁放完就赶快去死一死吧。你这个狗娘养的小屌人渣。」

    男子挥拳揍了过来,害得我跟石头地板接吻了。

    「真遗憾啊……亏我还好心想要饶你一命!」

    男子露出丑陋的表情,高高地举起短剑。

    「我也来帮你占卜吧……今天要下血雨啦!」

    高举的短剑反射着阳光,照亮我的脸庞。

    男子反手拿着短剑,笔直地挥了下来。我从侧面抓住他的手腕,就这样使劲握碎。男子露出茫然的表情。他似乎无法理解自己的手腕怎么会扁掉,也无法理解为何会喷出鲜血。

    「我……我的手啊!」

    剧痛似乎总算传到这个呆子的脑袋。当他发出惨叫倒在地上打滚时,我缓缓站了起来。从云缝间射出的光柱,就这样照在我背上。

    「我说过了吧?早就叫你快点回家准备晾衣服了。」

    这只是雷阵雨,很快就会停,乌云也很快就会散去。

    因为我平常就习惯观察太阳和云层,练就了能在某种程度上预测天气的能力。

    我举起拳头,揍向倒在地上护着断手的男子,然后听到头骨碎裂的声音。

    男子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就这样变成躺在石头地上的尸体。

    「今天果然是你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不管是「占卜」还是「预言」,对我来说都只是小儿科。

    当我再次处理掉尸体,回到家里的时候,才发现有人站在门口。

    「你全身都湿透了。」

    原来是我家的公主骑士大人回来了。不知道她站在家门口做什么。

    「我忘记带钥匙出门,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

    说完,她拿手帕帮我擦干头发。

    仔细一看,门旁还摆着一支雨伞。难道她一直在雨中等我回来吗?

    「欢迎回来。你会冷吗?」

    我打算给艾尔玟一个拥抱,却被她退开躲过。

    「你刚才跑去做什么坏事了?」

    「咦?」

    我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是常有的事,刚才喷到身上的血应该也都被雨水洗掉了……我懂了,是因为我的衣服湿透了吧。

    「这是什么味道?臭死人了。」

    看来是我闻太久,鼻子好像变得不灵光了。这是刚才那个除臭袋的味道。

    艾尔玟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还露出不开心的表情。

    「你快想办法处理一下,我的鼻子快要受不了了。」

    「遵命……呜哇!」

    也许是因为表皮被药物软化了,我拿出除臭袋的时候,不小心捏碎了那种黑色的虫子。手掌沾满黄色黏液,感觉恶心死了。我用墙壁擦了擦手掌,还是有味道残留在上面。

    当我准备走向水井,想洗掉那种黏液时,突然有虫子从我眼前飞过。而且不是只有一只,同样的虫子越来越多。当我回过神时,身边已经聚集了几十只虫子。

    「马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别过来!给我滚到一边去!」

    难不成这种虫子有着会被同类体液吸引的习性?

    「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已经在处理了啦!」

    我把虫子的尸体丢到屋外,手上还是留有虫子体液的味道,让那些虫子再次朝我飞过来。

    「没办法了。」

    艾尔玟抢走我身上的家里钥匙,就这样冲进屋里。

    我真不敢相信,她竟然把门锁上了。

    「喂!艾尔玟,拜托开门让我进去!」

    「在你处理掉那些虫子之前,不准给我进来!」

    公主骑士大人隔着门大声怒骂。

    后来不管我洗多少次,都无法消除那种味道。结果一直到半夜,虫子才完全消失。

    布拉德雷那个混帐竟然给我这种奇怪的东西……我会记住这笔帐的。

    有点晚才自我介绍,在下名叫马修。

    我过去曾是人称「巨人吞噬者(Giant Eater)」的冒险者。因为许多缘故,失去了原本的力量,最后流浪到这个名叫「灰色邻人」的城市。

    我现在是公主骑士大人的小白脸,也是她的「救命绳」,而且偶尔还会变成危害公主骑士大人之人的绞首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