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开始搜索
    「我当初早就阻止过你了。」

    金发女子一边这么抱怨,一边轻轻甩着我交给她的文件。她就坐在一楼吧台附近的桌子旁边,瓶子里的葡萄酒早就被喝掉一半了。

    她是玛雷特姊妹中的赛希莉亚。她是五星级冒险者,也是「蛇之女王(Medusa)」的副队长,同时也是艾尔玟挑战「迷宫」的竞争对手。

    「碧,都是因为你想出那种无聊的计策,我们现在才得接下这个麻烦的任务。」

    赛希莉亚口中的无聊计策,就是她们前阵子拉拢公会职员,为了私事利用召集令那件事。虽然她们试图利用公会的权力,把艾尔玟等人变成自己的同伴,结果却适得其反,让众人因此大打出手。

    「没差啦。」

    她的双胞胎妹妹碧翠丝•玛雷特如此回答。

    「反正我们都要去救人不是吗?」

    赛希莉亚没有回答,不满地用手撑着脸颊。

    「那种公主大人到底哪里好了?」

    「怎么?希,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碧翠丝用双手抱住姊姊的脑袋,还轻抚她的头发,像是在哄小孩一样。

    「要是竞争对手在这种时候退场,那可就不好玩了。还是说,你要在这里等我回来?」

    「我要去。」她想都没想就这么说。「就算是冥界的尽头,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那就这么决定了。」

    碧翠丝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不需要问其他人的意见吗?」

    我记得「蛇之女王」应该是个六人团队。顺带一提,所有队员都是女人。

    「既然碧决定要去,这件事就是定案了。」

    赛希莉亚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彷佛在嘲笑我的无知。

    「那其他人呢?我是说跟你们同盟的那些人。」

    「黄金剑士(Chrysaor)」与「金羊探险队(Argo)」也是挑战「迷宫」的急先锋队伍。虽然召集令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但如果他们愿意帮忙,应该会是一大战力。

    「我会去跟他们那边说一声。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才对。」

    「感激不尽。」

    「这不是为了你。当然也不是为了公主骑士大人。」

    赛希莉亚拍拍脸颊帮自己打气,换上认真的表情。

    「如果『大进击』真的发生了,魔物的数量应该也会变多。我会准备比平常多两倍的驱魔香草与结界石。」

    「我觉得你应该再多准备一些。毕竟魔物变得愈多,每次使用的消耗量也会跟着变大。」

    听到我的忠告,碧翠丝露出不开心的表情。

    「你曾经踏进『迷宫』吗?」

    「很久以前有过几次。不过是在其他地方。」

    「你不会是挑战组的成员吧?」

    「怎么可能,我很快就回到地面上了。」

    我当初会踏进「迷宫」是为了击败只栖息在里面的魔物,取得它们身上的角和牙齿之类的。我从未征服过任何迷宫。当我还是「百万之刃(Millions Blade)」的成员时,「迷宫」就已经所剩无几,让我觉得这么做没有太多好处。我也不需要「星命结晶」那种东西。因为当时的我们无所不能。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现在就不是这样了。

    「我毫无战力,只能仰仗你们了。拜托你们救救艾尔玟他们。」

    我低头鞠躬,让碧翠丝和赛希莉亚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同时点了点头。

    救援队的人员编组很快就决定好了。

    首先是负责对付魔物,由玛雷特姊妹率领的「蛇之女王」与另外两支联合队伍。碧翠丝还兼任救援队的队长。上次见面的时候,她们姊妹两人的武器都是短杖,但妹妹这次还背着一支巨大的魔杖。魔杖好像是用固定器挂在背上,应该可以在紧急时刻从背后拿下来使用。虽然我觉得这会让她不方便行动,但我对魔法一窍不通,没资格说三道四。

    还有负责搬运与传令的公会职员,这些负责辅助队伍的非战斗人员共有十五位。再加上我这个多余的家伙,一共是三十三个人。以这种类型的救援队来说,人数算是相当多了。照理来说,就算冒险者没有回来,公会也不会派人去救援,只会说句「我很遗憾」就这么算了。

    公会这次愿意做到这种地步,应该是因为在「大进击」中遇难的冒险者太多,也需要顺便进去调查一下状况,还有就是老头子的好意了吧。不过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自保。

    他肯定是不想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他对艾尔玟这位前公主见死不救。

    公会长留在地面上负责担任总指挥。

    我们聚集在「迷宫」的入口,正忙着做最后的准备。

    只要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杀进地狱深渊。周围满是冒险者与跑来看热闹的家伙。艾尔玟没回来的消息早就传开了。

    「马修先生!」

    银发少女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而且脸色非常难看。她是艾普莉儿。她手上还握着一张皱巴巴的纸。

    「嗨,矮冬瓜。你是来帮我们送行的吗?」

    「马修先生,你真的也要踏进『迷宫』吗?」

    她似乎很慌张,听到我叫她矮冬瓜也没有反应。

    「你办不到的。」艾普莉儿难过地摇了摇头。

    「那里可是『迷宫』喔。会有很多魔物跑出来喔。你打不赢那些魔物的。」

    「反正到时候自然会有办法。」

    「不行!」

    艾普莉儿抓住我的手臂。

    「别去!艾尔玟小姐不会有事的。你还是乖乖待在这里等她回来吧。」

    她似乎不惜动粗也要阻止我。她愿意担心我的安危,让我相当感激。

    祖父与孙女都不想让我踏进迷宫,只是理由正好相反。

    「不好意思,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

    我温柔地扳开艾普莉儿的手指。因为这里是太阳底下,我能轻易办到这件事,而且反倒还要小心控制力道,免得不小心折断她的手指。

    「因为我也是个男人。」

    「……是不是因为我?」

    艾普莉儿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摊开那张皱巴巴的纸。那是我刚才交给老头子的誓约书。

    「因为我一直叫你去工作。」

    「你误会了。」

    虽然我利用了艾普莉儿亲手制作的誓约书,但就算没有那种东西,我也会用其他手段加入这支队伍。

    「我没有被任何人命令,也没有自暴自弃。我是自愿去救艾尔玟的。」

    「可是你会死掉的……」

    「我不会死。」我伸手拭去矮冬瓜的眼泪。「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会带艾尔玟回到这里。」

    「……那我们说好了喔。」

    哭泣的女孩笑了出来。这样我就更不能丢掉性命了。

    「大家都准备好了吧?」

    老头子在「迷宫」的入口向救援队发号施令。这算是个简单的出阵仪式。

    「你们的任务是找出并救回那些失踪的家伙。你们要一边确保安全路线,一边往下方的阶层前进。一旦找到他们,就把人带回地面上。」

    这次行动最短只要半天,如果时间拉长,也可能要花上好几天。千万不能太过逞强。否则我们也会跟着遇难。

    「好了,你们可以……」

    「大家好,看来我赶上了呢。」

    一道令人放心的声音打断了老头子的话语。

    我回头一看,发现有一位初老男子背着行李走了过来。

    那人就是尼古拉斯•伯恩斯。他原本是太阳神教会的神父,因为被太阳神唆使,让他做出了恶魔的「禁药」。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尼古拉斯为了阻止太阳神的阴谋,过着不断逃亡的生活。我是在前阵子认识他,还提供他藏身之处。他现在是个药师,正忙着开发「解放」的解毒药。

    「医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他还带着要出远门……不,是要去冒险的行李。因为附近的居民都叫他「医生」,让我也跟着这么叫他。

    「事情我都听说了。听说这里出现『大进击』将要发生的预兆,害得许多冒险者被困在『迷宫』里。不知道能不能请各位带我一起进去?」

    也许是因为说话被别人打断,老头子不太高兴地走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

    「这是我的会员证。」

    尼古拉斯拿出冒险者公会的会员证。那张会员证看起来很旧了。

    「尼克伯•恩斯坦……三星级冒险者吗?」

    他好像早就用假名加入公会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原来你是个治疗师。我怎么没看过你?」

    老头子轮流比对着会员证与尼古拉斯。

    「你是哪里的人?以前是做什么的?我看你好像有点年纪了。」

    「我本来是在南方那边活动。我原本打算退休了,才会跑来这里投靠亲戚,但那位亲戚早就下落不明了。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认识了这位马修先生。他帮了我很多忙。」

    老头子瞪了我一眼,用眼神向我确认这件事。我点了点头。

    「我可是赌上了这条命呢。」

    「看到年轻人准备拼命去救人,我这个老家伙当然也得再拼一次。」

    尼古拉斯耸耸肩膀,像是在自嘲一样。

    「如您所见,我不擅长战斗,但至少还能胜任『治疗师』的工作。」

    「你只会疗伤吗?」

    「我对『解毒』也小有研究。我还会『解咒』与『防壁』,对『附魔术』也略知一二。」

    好吧。老头子这么说着并点了点头。

    「战力愈多愈好。进到『迷宫』里面之后,你就听那两个家伙的指示行动吧。」

    老头子同意他加入,指着玛雷特姊妹这么说,然后就回去了。

    我把脸靠到尼古拉斯耳边。

    「你怎么会来这里?」

    要是尼古拉斯出了什么事,就没人能制作「解放」的解毒药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的目的是阻止太阳神的阴谋。如果这次的『大进击』现象也跟那家伙有关,我就不能放着不管。而且我也想进去这里的『迷宫』看看。」

    「那也不需要选在这种时候进去吧?」

    「你的重要之人也被困在里面不是吗?那我说不定会派上用场。」

    艾尔玟等人可是被困在发狂魔物的巢窟里,很可能早就身受重伤。只要考虑到这点,多带一个「治疗师」确实比较好。

    我放弃阻止他,改问其他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弄到会员证的?」

    如果他是最近才加入,绝对不可能是三星级冒险者。这张会员证该不会是假造的吧?

    「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有了。」

    尼古拉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毕竟经营一间教会的开支可不小。」

    他好像是为了兼差赚钱,才会加入冒险者公会。据说他会在教会附近猎杀魔物,还会帮其他冒险者疗伤,把那笔收入拿去修缮教会。

    「不过,我早就算是个死人了。虽然这张会员证并非假造,但也应该早就无效了吧。」

    虽然发生了这件意外的小插曲,但我们终于要出发去救人了。

    「我们终于要踏进『迷宫』了。」

    虽然这是常有的误会,但其实「迷宫」并非埋藏在「灰色邻人(Gray Neighbor)」的地底下。虽然位在这个世界,却又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地方,就是所谓的「迷宫」。

    听说在很久以前,曾经有些大人物试图拓宽「迷宫」的入口,把入口周围挖了开来,但就算他们把地面挖开,搬走入口底下的泥土,也没有挖到任何东西,就只有一个黑色的洞穴,飘浮在空无一物的空中。就只是名为「迷宫」的异世界入口,碰巧出现在地面上罢了。

    因为这个缘故,「迷宫」入口附近的井里还是会有地下水,想要建造地下室也没问题。就算是「迷宫都市」的居民,还是意外地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事,让这种地方很适合打造秘密的藏身之处。为了让魔物无法跑出来,人们才会用门堵住入口,并且用石墙围住洞穴与大门。

    为了让人容易通过入口,人们还兴建了楼梯。

    我再次看向那个昏暗的洞穴。

    艾尔玟,拜托你千万别出事啊。

    我怀着期待与愿望,跨出前往「迷宫」的第一步。

    进到里面之后,我发现周围有些昏暗。虽然没有很明亮,但我还勉强看得到东西。因为天花板会自行发光。

    如果用黄昏时分来比喻,应该会比较容易理解吧。因为这个缘故,让这里跟天然的洞窟不同,几乎不需要用到提灯这类照明工具。

    虽然每个地方略有不同,但天花板的高度几乎都超过我身高的两倍,就算要在里面乱跳,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地板很坚硬,表面还有些粗糙。虽然方便奔跑,但要是跌倒也会很痛。

    这里的氛围跟我过去挑战过的「迷宫」似乎没有多大分别。

    我们分成六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迷宫」里前进。由冒险者负责守住前头与后方,把公会职员夹在中间。要是大家靠得太近,遇到敌人偷袭的时候很容易全灭。不过,要是大家离得太远,又会容易被敌人拆散。

    通往「迷宫」深处的路线,早就被冒险者们找出一半了。如果只是要往深处前进,就连菜鸟都办得到。只是途中会遇到许多魔物,而且愈是前进就会遇到愈强的敌人。为了确保安全的路线,冒险者会沿路设置结界石,还会焚烧香草驱赶魔物。只要有这些东西,魔物就不会靠近,也能避免不必要的战斗。

    不过,在「迷宫」这种魔物的巢窟之中,这些东西的效果无法维持太久。魔物发出的瘴气很快就会让那些东西失效,所以必须定期设置结界石。

    前来挑战「迷宫」的冒险者愈多,这条路就会变得愈宽敞且坚固。如果冒险者太少,结界石迟早会失效,让安全的路线消失。因此「迷宫都市」不能没有名为「挑战组」的冒险者队伍。

    这座「千年白夜」目前已经建立起通往十九层的安全路线。只要冒险者能抵达那条路线,应该就能顺利回到地面上。可是,当「大进击」发生的时候,大量涌出的魔物与瘴气会切断那条路线,让人无法平安回到地面上,有时候还得被迫绕路。迷路的冒险者就会因此耗尽力气,最后失去性命。

    根据冒险者公会调查的结果,包含艾尔玟等人在内,目前一共有二十九个人被困在「迷宫」里面。而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救出那些人,并且确认他们的死活。

    「马修,你这小子还真是疯狂。」

    担任「搬运者」的老头子跑来找我说话。他背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巨大背包。除了从「迷宫」里搬出魔物尸体这个正职,他还有在市场卖菜这个副业。他以前在市场里被小混混找麻烦的时候,我曾经帮他解围过一次。不过我也只是代替他挨揍罢了。

    「老头子,你怎么也来了?」

    他比了个代表「钱」的手势。

    「要不然谁会在这种危险时期进来这里。」

    原来是为了报酬吗?看来大家都很缺钱。

    「我才要问你呢。你是特地为了公主骑士大人进来自杀的吗?」

    「谁叫我最近做了些对不起她的事,惹得公主骑士大人不太开心。」

    我努力挤出笑容,半开玩笑地这么说。我这人不喜欢把气氛搞得太沉重。

    「如果不趁这次机会好好表现,我可能就要被赶出家门了。」

    「要是你被赶出去就来我家吧。我们可以一起去卖菜。」

    到时候我会先把一大堆茄子送到艾尔玟家里。不过,前提是她必须平安回去。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我不会害你。你赶快回去地面上吧。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魔物跟街上那些小混混不一样,就算看到卫兵也不会逃走。」

    这我早就知道了。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艾尔玟。只要她一声令下,就算要我赴汤蹈火,还是自己跑去喂魔物,我都在所不辞。这就是所谓的忠义。」

    「你明明只是个小白脸,有必要做到这样吗?」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做到这个地步。因为要是失去她,我就会一无所有。」

    「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劝你。」

    老头子轻轻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也背着背包,身上带着各种冒险用品。当然,我也把「片刻的太阳(Temporary Sun)」带来了。虽然我可能必须在众人面前使用这东西,但现在可是紧急情况,保住艾尔玟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事。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把那种糖果带来了。除此之外,我还带了绳索、水壶、打火石、肉干、番薯干与驱魔香草之类的东西。

    「这下糟了……」

    从前方传来某人心灰意冷的声音。我很快就知道理由了。我在自己脚边找到了用来驱魔的结界石。结界石原本应该是白色的,但现在已经变成了灰色。这代表石头的效果变弱了。一旦结界石变成黑色,就会变回普通的石头。

    这里明明还只是第一层,安全路线就快要消失了。

    事实上,哥布林与狗头人这些会在第一层出现的魔物,也正躲在远处看着我们。只要结界石完全失效,它们应该就会立刻发动攻击。被一群魔物舔着舌头注视,感觉实在不太舒服。

    「那我们就先拿这些家伙来血祭……」

    「还是别理它们了吧。」

    赛希莉亚否决了碧翠丝的提议。

    「我们没时间理会那种杂兵了。我们应该先联络外面的人,请他们尽量多准备一些结界石。当务之急是确保安全路线,让成功回到这里的人有办法自行回去。你们回去请公会长帮忙维持路线。我可不想在回程时迷路。」

    听到赛希莉亚的指示,公会职员就先回去报告了。

    「……碧,这样可以吗?」

    「嗯,可以。大致上就是这样。其实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真的假的?

    「要是有人被困在远离路线的地方,又该怎么处理?」

    如果他们可以自行抵达路线就算了,要是他们做不到就只能等死了。

    「那就只能放弃了。」

    赛希莉亚轻描淡写地这么说。

    「凭我们的人数,根本不可能找遍整个『迷宫』,那是自杀行为。反倒是我们会全灭,而且也会来不及救援更底下的人。毕竟底下的阶层要来得危险多了。」

    「……」

    她说得没错。就算是德兹,也很难翻遍「迷宫」找到要找的人。

    「我们必须尽快前往底下的阶层。更何况,公主骑士大人应该也是被困在底下的阶层。」

    「说得也是。」

    既然不确定她们已经回头走到哪里,我们也只能尽量往底下前进了。

    拜托了,诺艾尔、维吉尔、克里夫、赛拉菲娜……请你们帮我保护好艾尔玟。

    就算要牺牲拉尔夫也无所谓。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让他牺牲吧。我允许你们这么做。

    「看样子底下阶层的安全路线应该早就消失了吧。战斗肯定无法避免。碧,让我们全力以赴吧。」

    「没问题!希,放心交给我吧!」

    碧翠丝天真无邪地高举拳头。

    赛希莉亚的预测很快就成真了。在我们走向通往第二层的楼梯途中,结界石的驱魔效果就变得薄弱,让体型有如小牛的狗成群结队向我们袭来。

    那是地狱犬。它们的眼睛闪烁着金光,身上没有毛发,发出彷佛涂了一层油般的光泽。虽然它们跟普通的狗一样,都是以利爪和尖牙为武器,但力量至少比狗强上一倍。敌人应该超过二十只吧。照理来说,这种魔物应该会出现在更底下的阶层,大概是因为「大进击」才会跑到这种地方吧。虽然每一只地狱犬都不是很强大,但聚集在一起可不容小觑。

    「敌人马上就出现了呢。」

    碧翠丝开心地举起魔杖。咏唱咒语之后,魔杖周围就冒出了无数颗火球。

    「烧穿敌人吧!『火焰钉(Flame Needle)』!」

    碧翠丝把魔杖当成旗子挥舞,让火球跟箭矢一样迅速射了出去,在昏暗的「迷宫」划出红色的轨迹,不断贯穿那些地狱犬。被贯穿的黑狗从伤口喷出火焰,被烧得四处逃窜,接连倒地。

    「哼,轻松搞定。」

    「别松懈!战斗还没结束!」

    在我好心提醒她的同时,那些没被射中的地狱犬也冲出火海,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敌人的目标是站在队伍前方的碧翠丝。

    「笨蛋,你还不懂吗?」

    虽然自己成为目标,她还是回过头来,对我露出自信的微笑。

    「就是因为『已经结束了』,我才会这么说的。」

    碧翠丝才刚说出这句话,一把魔杖就从她旁边伸了出来。

    「『风之镰(Wind Sickle)』!」

    赛希莉亚的魔杖射出风刃,让敌人发出惨叫。透明的刀刃精准地接连切断地狱犬的脖子与喉咙。虽然也能靠着空气的流动与周围的变化找出风刃,但在这种昏暗的地方很难做到那种事。

    当我回过神时,那二十多只地狱犬都死光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把事情交给希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不用奉承我了。你还是到后面去吧。」

    她做出要把妹妹推开的动作。

    「你可是队长,那种杂兵只要交给其他人解决就行了。不要随便浪费魔力。这句话我应该对你说过很多次了吧?」

    「正因为我是队长,所以才更要这么做。」

    碧翠丝挺起胸膛。

    「只要我先来一发豪迈的大魔法,提振队伍的士气,之后也会比较轻松不是吗?」

    看到妹妹哈哈大笑,赛希莉亚叹了口气。

    「那你可千万别太拼命。如果你只想靠着一股拼劲解决问题,小心跟叔母一样闪到腰喔。」

    「她说得没错。可以请你别这么乱来吗?」

    「黄金剑士」的队长雷克斯打断了姊妹两人的对话。

    「要是让你们在这种地方用掉魔法,我们之后可就伤脑筋了。」

    「我倒是不觉得伤脑筋。」碧翠丝不以为意地这么说。

    「我想也是。因为你还有赛希莉亚可以依靠。可是我们就不一样了。要是拿出全力对付那种小角色,到了紧要关头就会无力战斗。」

    「那是你们的……」

    「碧。」

    赛希莉亚轻轻拉扯妹妹的袖子,不让她把话说完。

    「别忘记我们的目的。」

    「知道了啦。」

    即便姊姊好心劝告,碧翠丝也只随口敷衍了一句,就扛着魔杖走向前方了。正当我觉得她很幼稚时,她又突然回过头来。

    「那我们先下去开路,你们就留在这里设置结界石吧。」

    她又说了句「走吧」,就率领「蛇之女王」的队员继续前进了。

    「你不要擅自……」

    雷克斯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突然停下脚步。我也注意到了。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被许多怀着杀意的敌人包围了。

    雷克斯表现出提高警觉的样子。其他人也跟着举起武器,小心观察着周围。

    「在上面!」

    我大声提醒众人,然后立刻抓住搬运者老头的后颈,把体重压在他身上,带着他退到后方。虽然我臂力很弱,但至少还有体重,才能成功地带着老头子逃到后面。下个瞬间,几十只小型魔物从头顶上扑了过来。这些魔物的体型跟婴儿差不多大,每个家伙的眼睛都大得不可思议,还绽放着金光。它们还有很长的利爪,脸孔跟老婆婆一样满是皱纹。它们的脑袋是尖的,看起来就像是一顶红帽。

    「那是『红帽妖精』!大家小心!」

    这是一种体格娇小,力量也不强的凶恶妖精。它们会成群结队袭击人类,靠着利爪与尖牙撕裂敌人的喉咙与眼睛。

    这可不是会在第一层出现的魔物。可恶,这也是「大进击」的影响吗?

    红帽妖精成群结队地扑向在场的冒险者。

    「老头子,你在做什么?快点退到更后面的地方!」

    「可是我的脚……」

    我定睛一看,发现有一只红帽妖精抓住了老头子的脚。

    「滚开!」

    我狠狠踢向那家伙。虽然我没什么力气,但红帽妖精的体格也不大。换句话说,它们的体重很轻,凭我的力气也能踢开它们。

    「老头子,我们躲远一点。这种程度的敌人,他们很快就能解决。」

    虽然这不是会出现在第一层的魔物,但也只是比较凶暴,实力并没有很强。只要老练的冒险者冷静下来对付,就能轻松击败。我们远离战场,进到安全路线之内。这里才刚设置好结界石,应该不用担心会被袭击。

    「谢……谢谢。马修,谢谢你救了我。」

    「别客气。有困难的时候本来就要互相帮助。」

    「那我下次送你些蔬菜吧。你想要什么?」

    「茄子。」

    这是害我这么担心的惩罚。我要让艾尔玟吃个过瘾。

    虽然遭到敌人偷袭,但雷克斯等人很快就重整旗鼓开始反击,不断击败红帽妖精。

    正当我感到放心时,现场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我转头一看,发现有一位冒险者的头被好几只红帽妖精抓住。那人的脖子与胸口满是鲜血。

    「冷静点!别乱动!」

    雷克斯对他这么喊话,但那人似乎早就陷入混乱,像是全身着火般拼命挣扎。虽然他也想要自行拉开那些红帽妖精,但无奈双手也被抓住,没办法随意活动。

    「该死!」

    雷克斯自暴自弃地冲向那位冒险者,帮他拉开那些红帽妖精。那些红帽妖精摔落到地上后,就立刻被其他冒险者解决掉了。就在头上只剩下两只红帽妖精的时候,那位冒险者突然一个脚步不稳,摔了个四脚朝天,剩下的那两只红帽妖精也跟着顺势跳开。

    「你还好吧?振作点!阿尔!」

    那人没有回话。他脸上满是鲜血,而且肉都被撕下来吃掉了。我还能看到白色的颧骨,鼻子也不见了。

    看就知道已经没命了。

    雷克斯握住死者的手,帮他阖上眼睛。

    想不到这么快就出现一位牺牲者了。

    「『黄金剑士』的队员竟然会死在这种地方……」

    搬运者老头小声这么说着,话语中流露出不安与失望。

    「你现在才知道吗?」

    我这么说道。

    「这里可是『迷宫』,而且还是这世上的最后一个迷宫『千年白夜』。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足为奇。」

    虽然任务才刚开始就遇到挫折,救援队还是继续往「迷宫」的地下前进。冒险者们负责击败魔物,公会职员们也忙着设置结界石,打造出安全的路线。一旦成功扫荡某个地方的魔物,救援队就会设置结界石,然后继续前进。我们基本上都在反覆做着这件事。

    我顶多只能帮忙设置结界石,还有利用身高帮忙注意有没有魔物接近。

    再来就是在旁边帮他们加油了。因为大家都不喜欢飞吻,我只能出声助威。

    「想不到会这么顺利呢。」

    碧翠丝一派轻松地这么说。她应该早就听说队伍中出现了牺牲者,却好像忘了这件事。果不其然,雷克斯立刻狠狠瞪着她,但她还是不以为意。

    「真希望以后都能带这么多人来挑战。干脆带着骑士团来算了。」

    「那是不可能的。」

    「应该不可能吧。」

    我跟赛希莉亚几乎是同时开口。

    「为什么?」

    碧翠丝一脸不可思议地这么问,让我觉得很傻眼。

    「因为『迷宫』是『军队的克星』。」

    很久以前,世界上曾经有过好几十个「迷宫」。「迷宫」会在出现的同时,开始吸收周围土地的养分,把那块土地变成荒野。一旦土地荒废,人民就会挨饿。这让当时的为政者都倾尽全力挑战「迷宫」,却不断以失败告终。

    毕竟不管是步兵还是骑士,都不习惯在昏暗的洞穴里战斗。

    「迷宫」里的某些地方太过狭窄,只能让一个人通过,而且到处都设置了陷阱。那种地方会让人无法并肩作战,无法发挥大军的优势。据说在很久以前,曾经有某个国家把一万名士兵送进「迷宫」,结果还不到半天就全军覆没了。因此,直接派遣大军挑战「迷宫」的做法很快就废止了。

    取而代之流行的做法便是「远征法」。实际的做法是先在比较前面的阶层建立阵地,以该处为据点往底下推进。等到确保安全路线之后,就再次设置结界确保阵地,不断重复这个过程,直到成功踏进最下层。虽然需要耗费许多金钱、时间与劳力,却是一种较为安全的做法。

    而这种做法之所以消失,就是因为太花钱了。国家的工作并非只有挑战「迷宫」。就算能得到「星命结晶」,可以实现的愿望还是有限。某个国家把全部心力都拿去挑战「迷宫」,结果不但搞砸内政,还因此被邻国击败,连快要到手的「星命结晶」都被抢走,这种让人哭不出来的史实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迷宫」本身也得到了对抗军队的『免疫力』。在「迷宫」里弥漫的瘴气会让原本安全的阵地变得不稳定。原本已经确保安全的路线可能会被魔物破坏,突然出现的陷阱也会让应该要送往前线的物资消失。

    这让挑战「迷宫」的成功率大幅下降,而投入许多金钱与人员却无法取得成果,也会变成导致国家内乱的原因。后来,那些为政者只剩下两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挑战与共存。

    如果放着「迷宫」不管,土地就会枯竭,让草木不生的荒野不断变大。可是,「迷宫」也会出产罕见的魔物素材、矿石与植物。若是经营得当,也能从中取得大笔财富。

    既是灾害也是资源,这种特性让「迷宫」的管理方式变得复杂。

    不管是要征服还是要共存,都必须派人进去「迷宫」。可是,如果派遣自己的军队进去,也只会重蹈覆辙。

    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培养这方面的专家,让那些专家去挑战「迷宫」。

    那些人必须是少数精锐,还要能够立刻处理各种需要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是那种死不足惜的家伙,也就是佣兵与冒险者。「冒险者公会」就是为了管理那些人而成立的组织。虽然现在经手的业务变得相当多元,但原本就只是以征服「迷宫」为目标的组织。在草创时期,冒险者公会都是直属于各地王国的组织,但随着时间流逝,也慢慢改由民间经营,变成现在这种模式。

    这个世界的历史,同时也是「迷宫」与人类斗争的历史。

    「原来是这样啊……」

    听完我的长篇大论,碧翠丝佩服地连连点头。

    不过,这些事情我以前陪那些老鸟喝酒的时候,就从他们那边听说过好几次了。

    「你真的是五星级冒险者吗?」

    「你要试试看吗?」

    她想要拔出背后那把巨大的魔杖,但又不知道哪里卡住了,没办法把魔杖拿到前面。

    「咦?等等!奇怪了,怎么会拔不出来?」

    我叹了口气。

    「我觉得你应该再更稳重一些。毕竟我们可不是来玩……的……」

    我话还没说完,就赶紧闭上嘴巴举起双手。

    因为我发现她姊姊从后面用魔杖对准了我。

    「不准污辱碧。」赛希莉亚不太高兴地这么说。

    「我不会警告第二次。」

    「遵命。」

    要是在这种地方被她们丢下,我就死定了。

    「希,你可以帮我解开这个吗?好像卡住了。」

    「别着急。你现在就跟没酒喝的爷爷一样双手抖个不停,这样只会更难解开。」

    赛希莉亚走到妹妹背后,帮她取下魔杖。

    姊妹情深是件好事。

    「继公主骑士大人之后,这次是双胞胎美女姊妹吗?」

    这个跑来找我说话的家伙,是个比我矮上一颗头的男子。虽然他的身材比我壮,但可惜长相连我的一半都不到。我并不是说他长得丑,纯粹是我长得太过俊美罢了。

    我忘记他叫什么名字,只记得他好像是「金羊探险队」的队员。男子露出让人不快的笑容。

    「这么快就在找下一个女人了吗?你这家伙可真是好命。」

    「你也可以试试看啊。不需要顾虑我。」

    要是太过在意这种家伙说的话,根本就没完没了。

    「反正这里有很多配得上你的美女。不管是哥布林、半兽人还是僵尸都任君挑选。」

    如我所料,他狠狠揍了我一拳。

    「别管我这种人了,你还是多注意周围吧。你看,魔物就躲在那边。」

    我一边轻抚脸颊一边给他忠告。在我伸手指着的地方,就只有一片宽广的空间。

    「你在说什么蠢──」

    那家伙的话还没说完,地面就突然隆起。那是一头貌似黑狼的野兽。野兽刚才把自己的身体伪装成地面了。男子还来不及举起武器,魔物就扑了过去。

    男子发出惨叫。一颗火球从旁边飞过来,把魔物变成焦炭。

    出手的人是碧翠丝•玛雷特。

    确认魔物完全死透之后,她一脸好奇地走向我。

    「真亏你能发现。」

    「我的直觉向来很准。」

    我的感觉从以前就很敏锐,擅长找出躲起来的家伙。虽然我不想引人注意,但也不想让同伴继续减少。就算这男人是个混帐,我也不想让他死去。

    「那就请你继续保持下去。」

    「如果有注意到,我就会告诉你们。」

    我才刚说出这句话,就看到讨厌的东西了。

    「你们看那边。」

    我伸手指向柱子后方的黑影。

    「有尸体。」

    那人应该是在快要回到安全地区的时候力竭而亡了吧。他的内脏都被吃光了。当然,那人不是艾尔玟。我为此松了口气,同时确认对方的长相。这人应该只有二十二或二十三岁吧。他有着一头黑发,体格相当强壮,身旁还有一顶装着犄角的头盔掉在地上。

    「这家伙是『丰饶之角』的席维斯。」

    我在公会里见过他几次。他曾经想要搭讪艾尔玟,因为失败就拿我出气,把酒洒在我身上,但是看他变成这样,我还是免不了有些同情他。

    尸体不是只有这一具,总共有四具。这样「丰饶之角」就算是全灭了。他们实力还算不错,只可惜运气不好。

    我们不会回收尸体。因为要把他们运回地面实在太费力了。

    「失礼了。」

    我从尸体身上拿走会员证,也顺便拿走值钱的东西。我不是要自己偷走,而是要交给他们的遗族。我不想在之后清点时惹上麻烦,还先把东西交给公会职员记录。

    「那就麻烦各位了。」

    拿走所有人身上的会员证之后,我们把尸体集中到一个地方放火烧掉。死在外面的家伙就算了,死在「迷宫」里的人很可能会变成不死生物。如果那人心中怀有强烈的恨意与留恋,就算尸体被人烧掉,也会变成幽灵或死灵重新复活。据说这是因为他们的灵魂被困在「迷宫」里了,但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刚才死掉的「黄金剑士」队员阿尔也被自己的同伴亲手火葬了。

    如果没有仔细处理,之后就会发生悲剧。直到刚才还跟自己同甘共苦的同伴,将会变成怪物来袭击自己。不管经历过多少次,我也还是无法习惯那种感觉。

    「我们走吧。」

    确认尸体都被烧成焦炭后,我们继续前进。

    队伍不断往下前进。每只魔物都杀气腾腾。就连那种平常只要不主动攻击,它们就绝对不会发动攻击的魔物,都露出獠牙向我们袭来。而且那些魔物还一直不断冒出来。这完全就是「大进击」将要发生的征兆。

    目前为止,我们找到了七位生存者,还有九个人靠着自己的力量回到了安全路线,尸体则有五具。以「大进击」发生期间的伤亡来说,这样已经算是很少了。用治疗魔法帮那些生存者治好伤口后,我们就让他们自行回去,不然就是让公会职员顺着安全路线把他们带回地面上。

    虽然我跟那些被救援队找到的家伙打听过了,但没人知道艾尔玟是否平安。

    「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当队伍来到第七层时,赛希莉亚这么宣布。

    「瘴气变得比想像中还要浓,大家应该也累了。而且,下面的阶层会更难找到可以休息的地方。」

    她不知为何还特地问我有没有意见。我点头表示赞同。

    虽然我想尽快赶到艾尔玟身边,但要是太过勉强队伍,之后的救援行动只会变得更艰难。而且我连个冒险者都不是,要是太过勉强大家,也只会让人反感。

    我们先用驱魔香草与结界石建立安全的阵地,然后就开始稍事休息。

    在队伍休息的时候,我也忙着把糖果分给那些冒险者。因为身体疲倦的时候吃甜食最好了,而且吃起来也不麻烦。

    「拿去。」

    我把包起来的糖果拿给坐在墙边的碧翠丝。

    「给你吃。身体疲倦的时候吃甜食最好了。」

    「你应该没放奇怪的东西进去吧?」

    「材料只有砂糖跟水啦。」

    虽然我平常做的糖果里还会加进药草汁,但在「迷宫」里还是吃单纯的甜食更能补充体力。

    碧翠丝不屑地哼了一声,把糖果放进嘴里,扳起了脸孔。

    「……好咸。」

    「抱歉,那颗是加了盐巴的糖果。」

    人只要流汗,就会想要吃点咸的东西。为了方便让人补充盐分,我才会在糖果里加点盐巴。

    我重新拿给她一颗甜的糖果。碧翠丝把糖果放进嘴里,开始保养自己的魔杖。

    就算是在休息时间,也能清楚看出一位冒险者的个性与职业素养。休息时间不是只有吃饭休息就没事了。有些人正忙着确认目前的位置与接下来要走的路,不然就是忙着检查装备或是做记录。该做的事情太多了。而这些微不足道的努力累积起来,就会变成致命的差距。这群人不愧是会被选为救援队的冒险者,这点倒是不用别人担心。

    「你还有带其他零食吗?」

    碧翠丝轻轻拉扯我的衣袖,用饥渴的眼神仰望着我。其实我没有要用食物收买她的意思……

    「你不要乱拿东西给碧吃。」

    (插图007)

    赛希莉亚先用眼神警告我,然后就把一颗苹果拿给碧翠丝。而且她还先把苹果削好皮,切成五块摆在盘子上。

    「等你吃完那颗苹果,我们就出发吧。」

    「知道了。」

    碧翠丝有气无力地这么回答,然后就把盘子拿到其他队员面前。她似乎想把苹果分给大家。感觉就像是出来野餐一样。

    「你最好也吃点东西。不然等我们到了下一层,应该就不会有食欲了。」

    赛希莉亚吃着切好的苹果,对我说出这样的忠告。

    「我听说那里好像有不死生物对吧?」

    那些家伙可不好对付。就算受到普通生物的致命伤,它们也能继续行动并反击。

    「也有人看到僵尸就吐了。不吃东西或许才是对的。」

    「你们有带圣水过来吗?」

    虽然僵尸跟骷髅士兵还能用澈底打烂这招来对付,但对付幽灵最好的方法是用神力加以净化,不然也可以把魔力注入武器,让武器暂时得到净化之力。

    「不需要,我们队伍里有一位僧侣。」

    赛希莉亚斜眼看向自己的队伍。

    「不过,这支救援队的阵型拉得太长了,要是遇到紧急情况,她可能会不好行动。让大家围成一团前进应该也办不到。」

    「照理来说,我们现在最好的做法是用魔法或其他手段轰飞敌人,然后一鼓作气冲过去,但这次可不能这么做。」

    因为攻击可能会波及到需要救援的对象。

    「再来就是『远征法』了吧。」

    就是让四到五个人组成一组,按照顺序轮流前进。我们可以先对第一个小组施放神之加护,再让他们进去开路,等到他们走了一段路之后,就对下一个小组施放神之加护,然后让他们进去。接着就是不断重复这个过程,而最后一组就跟僧侣一起行动。

    「反正我们早就知道路线了,最好从最短路线直接冲过去。」

    「这是个好主意。」

    赛希莉亚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我冷冷地看着她这样的举动。

    「我从刚才就有点在意了。」

    我语带警告地试着问了她这个问题。

    「你为何要一直问我的意见?虽然我很高兴你愿意采纳我的意见,但你应该还有其他更该问的人吧?」

    这里不但有她在「蛇之女王」的同伴,还有跟她们结盟的「黄金剑士」与「金羊冒险队」的人。他们都是这个「迷宫」的常客,也是很有实力的冒险者,可不是拉尔夫那种小朋友。

    「因为你看起来最有经验。」

    「我当冒险者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比不上你们这些现役冒险者。」

    「不用隐瞒了。你才是『女战神之盾』真正的队长吧?」

    赛希莉亚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之前我们打架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那个矮冬瓜……是叫诺艾尔吧?快要摔到玻璃上的时候,就是你冲过来救她,后来发生地震的时候,也是你率先做出指示。」

    「我只是一时心急,身体就自己动起来罢了。那些指示也只是随口乱说。」

    「我还听说过你的传闻。」

    赛希莉亚轻轻戳了戳我的胸口。

    「大家都说你是个只有嘴巴厉害的弱鸡,只是个没用的小白脸,但我完全不这么认为。这跟我对你的印象差太多了。」

    「你想太多了。」

    我一直极力隐瞒自己的过去。要不然就会有数不尽的麻烦找上门来。

    「只有这件事我得说清楚。『女战神之盾』的队长是艾尔玟。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事到如今,我完全不打算模仿路特维奇,也不想取代他的地位。

    「那我只好去问她本人了。」

    然后她下令出发,冒险者们也接连站了起来。要是休息太久,反倒会觉得更累。趁着身体还没冷下来就出发,才是最好的做法。

    救援队再次开始找人。休息时间结束后又发生了一些意外。不光是魔物出现的地点改变了,实力也变得比平时还要强。牛头人变得更强壮,魔像变得更坚固,狮鹫兽也变得更敏捷。

    救援队也出现了牺牲者。除了刚才死去的阿尔,又有两名公会职员牺牲,「金羊探险队」的队员也死了一个。

    这可不妙。虽然大家都累了,战力也变弱了,但情绪低落的影响更为严重。尤其是那些冒险者,大家的士气都变得低落了。

    我们有必要牺牲自己的同伴去拯救其他队伍吗?这样真的值得吗?

    虽然没有实际说出口,但这种想法都写在他们脸上了。

    其他队伍怎么样根本不关我们的事。冒险者是一种需要赌上性命的职业,没有余力帮助别人,不论是死是活都必须自己负责。如果这不是公会发出的委托,他们绝对不会参加救援队。

    大家都只能顾好自己与身边的人。

    即便知晓痛楚,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变得温柔。

    我能体会他们的心情,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那就是那些正在等待救援的人,也有重要的家人与同伴。所以我才会在这里。

    虽然我们已经来到第十三层,却还没找到最重要的艾尔玟。还没找到的失踪者,就只剩下艾尔玟与「女战神之盾」的人,还有另外两个人了。他们应该早就发现异状,准备回到地上了吧。我们也差不多该遇到他们了。

    冒险者们显然都快要累瘫了。看是要继续前进,还是要暂时撤退,也差不多该做出选择了。

    「现在该怎么办?」

    「我正在思考。」

    听到姊姊这么问,让碧翠丝抱住了头。

    大家心里都明白。要是我们回去了,下次再来就得等到「大进击」结束。别说是要救人了,就连要回收遗物都不可能办到。这就是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们差不多该撤退了吧?」

    刚才那个「金羊探险队」的家伙,说出了这样的蠢话。

    「反正那些人早就变成尸体了。公主骑士大人现在应该早就变成僵尸,抛弃那个蠢货,改找牛头人当她的小白脸了吧?」

    「这可是我听过最无聊的笑话。」

    我伸手掩面,静静地摇了摇头。

    「给你个忠告。你没有搞笑的天分。今后最好别再乱开玩笑,也不要说那种挖苦别人的话。那只会显露出你的无知与无能,让自己丢人现眼罢了。你比较适合在酒馆里喝个烂醉,一边呕吐一边骂脏话。」

    「无能的家伙是你才对吧?」

    他抓住我的肩膀,恶狠狠地瞪着我。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别这样啦。就算被一个小矮子凶,我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你是要我哭给你看吗?妈妈,这个大叔欺负人家啦!这样对吗?」

    「如果想要搞笑,可以请你们回地面上去搞吗?」

    赛希莉亚一脸不耐烦地过来劝架。

    就在这时……

    我发现有某种白色的东西静静地飘到脚边。在别人发现这件事,大声警告众人之前,那东西就已经完全包围我们,而且还不断往外蔓延。

    「这是什么?烟吗?」

    「不对,这是雾。」

    「『迷宫』里竟然会起雾?这怎么可能?」

    当冒险者们忙着争论时,这阵雾也变得越来越浓。

    在不知不觉中,白雾已经让我们伸手不见五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碧,你先冷静下来。」

    我听到玛雷特姊妹的声音从雾里传来。她们两个来过第十三层好几次了,竟然也不知道这种现象是怎么回事吗?

    虽然也有一些魔物会从嘴里吐出烟雾,但这些雾好像不是那种东西。

    我发现有某种东西正在接近。能听到爪子在石头上磨擦的声音,也在同时听到了吼叫声。

    「大家小心!」

    现场响起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但又随着野兽的低吼声逐渐消失。看来是某人的喉咙被咬碎了。这声惨叫让大乱斗正式开打。浓雾里不断响起挥舞刀剑的声音与惨叫声。

    这群蠢货竟然自乱阵脚。

    「别随便乱挥剑!小心伤到自己人!战斗的时候要不断喊话,确认彼此的位置!发现苗头不对就后退!」

    这害我不得不再次做出指示。

    可是,我的指示似乎派上了用场。现场开始能听到众人呼唤彼此名字的声音,惨叫声也跟着变少了。他们的适应能力确实很不错,但我现在可顾不得佩服别人。

    因为魔物也冲向我了。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只能凭脚步声与感觉得知此事,但我还是凭着那种吼叫声与敌人的体型,猜到了对方的身分。

    敌人应该是尼米亚巨狮。那是一种皮毛坚如磐石的狮子。这种魔物非常耐打,不管怎么挨打都不会有事。虽然脖子与侧腹是它的弱点,但现在的我就只有被它吃掉的分。我连滚带爬地逃跑,想方设法逃出这阵浓雾。就算我待在这里也只会碍手碍脚。虽然我想要逃到上一层去避难,却被敌人抢先绕到前面。

    从浓雾里出现的敌人如我所料,就是尼米亚巨狮。身体有如岩石般的褐色巨狮挡住我的去路。巨狮用那双饥渴的紫色眼睛紧盯着我,轻轻摆动着鬃毛,发出低吼声慢慢向我逼近。看来它今天的晚餐就决定是我了。而且雾也变得更浓了。这样就算有人捏住我的鼻子,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抱歉了,老大。

    要被剥皮吃掉的人是你,不是我。

    我背对着那群冒险者,同时拿出「片刻的太阳」。阳光照耀在身上,让我全身充满力量的同时扑向了尼米亚巨狮。我避开能咬碎钢铁铠甲的利牙,一把抓住敌人的咽喉,然后将颈骨连同外面的肉一起握碎。好,解决了。

    我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尼米亚巨狮,稍微擦了擦手,然后解除「片刻的太阳」。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回头看了一下,但背后只有浓雾,所以应该没有被人看到这一幕。

    当我暗自松了口气,准备前往第十二层避难时,我停下了脚步。

    虽然非常细微,但我听到声音了。

    那是艾尔玟的声音。

    「艾尔玟,你在那边吗?拜托回答我!」

    她没有回答我,也没有要过来的样子。那就只能由我过去找她了。我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一边沿着墙壁前进。

    「喂──你在哪里?亲爱的马修来救你了喔!」

    我大声呼唤。我知道这样很可能引来魔物,但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现在可不是顾虑自身安危的时候。

    「你在吗?拜托回答我!不管是谁都好!维吉尔!克里夫!赛拉菲娜!诺艾尔!拉尔夫!笨蛋拉尔夫!」

    还是没人回答我。因为到处都有人在战斗,想要凭着声音找人并不容易。

    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嗯?」

    正当我有些失去自信时,脚尖突然碰到某样东西。我下意识地往后跳开,看向自己踢到的东西,然后瞪大了眼睛。

    我看到一位黑发魔术师睁大眼睛倒在地上。

    他就是「女战神之盾」里的魔术师克里夫。

    他的胸口破了个大洞。看样子应该是从背后被一击杀掉的。

    「……混帐东西。」

    要是你死了,不就没办法保护艾尔玟了吗?

    我帮克里夫闭上眼睛,从他身上拿走会员证。可是,这样我就确定了。艾尔玟就在这一层,而且遇上了危险。

    考虑到艾尔玟的个性,她不可能把同伴的尸体丢着不管。既然尸体还在这里,就代表情况不允许她带走尸体。

    我突然听到远方传来战斗的声响。

    那是武器划过空气的声音,还有慌乱的脚步声,以及美丽的公主骑士大人的吆喝声。

    雾又变得更浓了。虽然很可能遭到敌人偷袭,但现在没时间让我犹豫了。我冲向传来战斗声响的地方。我追着声音冲过好几个转角,不断往「迷宫」深处前进。

    我来到一处宽广的地方。这里正好是第十三层的中央。

    可以看到在浓雾里迅速移动的身影。身影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艾尔玟,那另一个又是谁?

    就在这时,从附近传来爆炸的声响。那可能是某人施展的魔法吧。虽然魔法没有击中目标,却掀起了暴风,让浓雾稍微散去了些。

    视野变得清晰后,我看到了艾尔玟与神秘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