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声
    瑠花、千寻哥:

    你们好吗?

    我很好喔。

    每次都是你们写信给我,这次换我写信给你们了。

    我问了看守人员才知道,原来可以写信啊。我竟然过了一年才知道。

    我不擅长写信,读起来可能怪怪的,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瑠花:

    凤仙的打工怎么样啦?聪明哥和佐知子姊还是一样活力充沛吗?

    我被抓之前送他们的烹饪刀具和围裙,他们还会用吗?我超想吃凤仙的拉面。

    这里的三餐伙食莫名注重健康,我也因此莫名其妙地变健康了。哈哈,但我比较想吃凤仙油腻腻的豚骨拉面啦。下次来看我时,连餐具一起带来吧。

    啊,恭喜你正式录用为凤仙的员工!等我出狱,也想在凤仙工作。不过,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到时如果他们还没退休,请一定要让我面试。

    对了,谢谢你跟安西同学做朋友,我和她在班上都格格不入,所以我一直满担心她的。如果她愿意,请邀她一起过来看我喔。哈哈。

    千寻哥:

    每次你来我都想,你有好好吃饭吗?刚认识时的确是我比较瘦,但现在你看起来比我还营养不良耶?

    多吃一点啦,不然,你以后要怎么养瑠花啊?

    对了,每次问你,你都跟我打迷糊杖。你们啥时要结婚?既然找到新工作了,记得豁出去买戒指给她喔。

    啊,听说纪惠子姑妈最近完全康复了,真是太好了。

    我还真的万万没想到,我们竟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原来纪惠子姑妈收养的儿子就是你啊。

    总之没事就好。虽然快到九月了,但应该还会再热一阵子,帮我转告姑妈,请她务必好好静养喔。

    那个,说来有点害羞。

    面对面实在说不出口,我就趁写信时告诉你们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那天弄伤了你们,请原谅我。

    我挟持瑠花当人质,还刺了千寻哥一刀。

    我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你们还是不厌其烦地每个月来看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不跟身边的人商量呢?当下我只认为,那么做是最好的选择。

    我应该多依赖照史,多跟他讨论的。我没发现身边有人这么关心我。

    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去逛庙会吧,下次可以找安西同学一起来。想到自己现在无法去,我就相当后悔。

    不过,我依然不认为当时杀死母亲是错误的决定,就连此刻,我也想杀了父亲。

    我很后悔没有多找你们商量家庭暴力,但是关于已经发生的事,我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我也知道自己这么说很糟糕,所以,我还不能出狱。

    倘若我真的可以完全接受你们的好意,未来也继续相信你们,请你们等等我,等到我真的完全洗心革面为止。

    我会待在监狱里,直到这股恨意逐渐剥落、消失,所以,希望你们等我。

    谢谢你们每个月都来探望我。

    请两位保重身体喔。

    对不起。

    「我不责怪武命。」

    瑠花在摇晃的计程车里读完武命的信后,如此说道。

    「当然,他杀了母亲是万万不可的行为,但是,武命一直很坚强。即使再痛苦、再辛酸,他也努力维持笑容,不给周遭的人带来低气压。他看起来总是无忧无虑,让人觉得完全不用担心他。他一直忍,忍了很久,我认为这很了不起。」

    她将信纸整齐地摺好、放回信封里,小心翼翼地收进包包,并将包包紧紧地揣在怀里。

    「爸爸也是,他杀人是为了我。尽管大家都很同情我的遭遇,但我不这么认为。就算杀人不会被原谅,他也是因为爱我才下手。我的想法很扭曲吗?」

    「一点也不会。」

    我完全认同她的想法,并且抱住她的肩膀。

    瑠花那天被伤的手臂和我的腹部,伤势并不严重,目前已痊愈。

    「无论一个人再怎么坚强,在恶劣的环境待久了,一定都会出状况。即使选择的是最糟糕的选项,当下却认为没有别条路可走了。瑠花,你不也是吗?」

    「嗯……」

    瑠花也曾因为父亲工作忙碌、疏于陪伴,养成了寂寞就约网友过夜的习惯。

    大概是回想起那段苦日子,瑠花的表情黯淡下来。

    「当事者只能被迫选择。问题是,身处在恶劣的环境,能选的也只剩下恶劣的选项。所以,我们必须创造出好的环境,等你父亲和武命回来,就会做出更好的选择。我们也只能为他们做这么多了。」

    我对着她说,同时也说给自己听。

    瑠花轻轻一笑,悄声呢喃:「是啊。」

    好的选项。

    我忆起国中二年级的夏天,一切的开端日。

    那天,流花特地跑来我住的儿童之家,对我说:

    「我杀人了,我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她想在独自消失之前,来向我做最后的告别。

    当时我若是阻止她,也许她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是我自己擦掉了这个选项。

    我没有否定她的决定,跟着她一同旅行,最后却只有我一人获救。

    如今再怎么后悔也于事无补。

    到头来,我依旧没死成。

    本来我应该在那个夏天,随她一同消失在世界上。

    ——活下去、活下去,活过了再死。

    我做对了吗?流花。

    我的生存方式是正确的吗?像这样长大成人是正确的吗?

    我想永远爱着身旁这位可爱又惹人疼的女孩,这样是会被原谅的吗?

    直到现在我仍未找到答案,只剩下你最后的遗言充盈在我的脑海里,我一刻也不曾忘。

    到死之前,该如何生存呢?

    持续对此发出疑问,就是流花活过的证据。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千寻,到了喔。」

    在我发呆的期间,计程车已经停下。我放开瑠花的肩膀,拿出钱包付钱给司机。

    我们拿着跟寺院借来的抹布、水桶,以及途中买的菊花,走在炎炎夏日的户外,蒸腾的暑气烘烤着肌肤,使肌肤出汗。

    我「呼——」地吐气,跟瑠花一起走进寺院。

    接着,直直朝共用墓地前进。盂兰盆刚过,多数坟墓都已打扫整洁,供上漂亮的花朵。

    里面只有一座坟尚未清扫。

    「这就是……流花吗?」

    瑠花跟在我后头,看着墓碑说。

    「……是啊。」

    这是纪惠子阿姨替流花盖的墓。

    我蹲下来,轻触墓碑前的石板。

    在那之后,我遭遇了好多好多事。

    即便如此……

    你的笑容仍充盈在我的脑海里,从来不曾消失。

    「一年不见了,流花。后来又发生了好多事,你愿意听我说吗?」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实际存在的人物、团体、事件一律无关。

    本书是将最早于二○二○年二月发表的作品《兽》,经过大幅修稿、重新命名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