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蜜瓜特典 彻夜雨洒落于海
    我现在仍记得,三雨刚来轻音乐部时的事。

    逆卷高中的轻音乐部其实很弱小。不过用弱小或强劲来形容轻音乐部可能也有些奇怪。只是在重视自由的重点高中里,感觉几乎没人会特意来玩阴沉又过时的摇滚。

    我和晴太入部后,关系很快就变好了。太能说的我与太寡言的晴太正好形成了平衡。虽然姑且合奏了下,但我们只有贝斯手和鼓手。可加入新吉他手的话也感觉很麻烦,所以在活动室时大多是在玩手机。

    「那个……我想入部……」

    因此新入校的女生来这里时,我非常吃惊,差点连手机都弄掉了,晴太也无声地张大了嘴。一开始感觉很紧张,但这孩子性格直爽容易交谈,还给我取了‘海君’这个奇怪的绰号。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位置是吉他手。

    迎来三雨后,我们才算得上是乐队。

    「呐,海君,乐队的名字叫什么?」

    「没有名字呀,话说,之前只有贝斯手和鼓手而已。」

    「哎——!?取名可是最重要的事哦!?传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哦!?」

    「说的也是……我姑且想过,那个、彻……彻夜……」

    「害羞可不行。害羞是摇滚的大敌!」

    「知道了,我想的名字是……彻夜雨。」

    「……挺不错啊!有J-Rock的感觉。就用这个吧!晴太君也觉得不错吧?」

    「嗯,就这个。」

    虽然这家伙没注意到,但乐队名是取自三雨。

    因为我想,要是能一直和她一起演奏就好了。

    这个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三雨了吧。

    虽然一般都是吉他手担任主唱,但她坚持说绝对不唱歌。没有办法,我就担任了贝斯主唱。加入吉他后,我们听起来很有乐队样了。

    我想,要是能这样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

    转折点的来临,是在我听到那家伙的歌声的时候。

    我正准备进活动室时,看到了三雨的背影,便升起了想吓她一跳的恶作剧想法。我无声地打开隔音很好的大门。

    伴随Telecaster的轻柔音色,三雨正在歌唱。音调有点不稳,音量也很小,却总感觉歌中传递出了感情。

    把歌唱准的家伙遍地都是,可这不过是像音游一样。通过练习,谁都能在卡拉OK取得高分。

    但是,这个世上很少有人能将感情赋予歌中传递而出。

    我就这样轻轻关上了门。

    为什么那家伙不做主唱呢?因为我是前辈而顾虑么?那家伙意外地有高风亮节之处啊。

    「啊,那个,海君?你什么时候在的?」

    看到探出头来的三雨有些焦急,我察觉到她是在担心有没有被我听到。

    「不是,我刚刚才来。」

    「是、是么?今天也练习么?」

    「抱歉,我有点事。」

    我跑向乐器店,一个接一个不停地看起作曲的书。我下定决心,要参加文化祭,要让那家伙唱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不能像以前一样翻唱。由我来作出,能让那家伙宣泄自己感情的曲子。不是由别的任何人,而是由我。

    填上临时歌词创作出的曲子,三雨说很好。

    但是,也只是这种程度。

    那家伙还是极其不愿意唱歌。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文化祭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是有什么不好么?我的曲子不行么?毕竟是临阵磨枪的东西。想了很多也没能得出答案,我只得催促三雨。

    自己的事就令我耗尽精力了,所以我没能注意到。

    三雨真的非常烦恼。

    那家伙有着我不知道的朋友、我不知道的苦恼。结果我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没做到。所以,我大概没有喜欢那家伙的资格吧。

    即使如此。

    假如我帮那家伙传达了她的心意的话。我也可以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她吧。

    文化祭舞台上,我看着三雨的背影,想到。

    演奏结束后,就告白吧,就算被甩也好。

    科特·柯本不是说过么,与其消散不如燃尽。

    不过,这也是从三雨那儿现学现卖的。

    结果直到最后,我也一直想着这家伙的事。

    「我们是〈彻夜雨〉,请多指教。」

    接着,我们最初也是最后的摇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