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特典
    早安、日安、晚上好、贵安、晚安。

    我是二年五班的小山摩耶。大家常叫我小摩耶,16岁,元气满满,目前强力诚征男友中。因为憧憬着刺激的摇滚乐过着每天打鼓的日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手臂依旧软趴趴的……真让人困扰,好奇的人等会再来摸摸看吧。

    闲话家常先告一段落,来说说正事吧。虽然很突然,试问各位客官,对于咱们乐团以引为傲,惹人怜爱的主唱————皇凛华(简称小凛),抱着什么样的印象呢。

    我听听呀……什么什么,『击坠王』? 『冰做的女人』? 时常听见的称号呢。恩恩,看来多数人印象中的她似乎很恐怖呀。

    不论如何,确实言之有理。但今日呢,容我声明,那不过是因为你们丝毫没有理解到她的魅力。

    飘荡着初夏芳香的五月下旬——临近期中考的某天放学后。

    身为一名躺平仔的我,原本就缺乏早点回家K书的热诚。上完课后,一如往常准备前往社办。

    「对不起呀」

    「哦诶?」

    乌黑色长发今天显得格外艳丽的美人,劈头第一句话便是向我道歉。

    此举吓得我不由得四处张望。目前待在社办里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既然找不到幽灵,那句话想当然是说给小摩耶听的。

    「很多事情,让你担心了」

    「齁齁。您说的……很多,是指?」

    「你想想,选举期间,我不是经常恍神嘛」

    小凛将视线落到转动吉他弦纽的手上,虽然语气听上去云淡风轻。但平时马上就能结束的调音,今天却多耗了不少时间,因此我推测"肯定是有什么烦心事吧~"。

    顺带一提,选举指的是决定下任学生会长的选举,而她则是那个选举的声援演讲负责人。当班上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兴奋时,私底下发生了各种戏剧性的事件,似乎有又好像没有…要是全讲出来怕不是都能凑成一本文库本了,容我割爱.

    「哼 哼 哼……发呆是吧,呐」

    「你在傻笑什么啊……不对,平常就是这样呢」

    「呀 哈 哈,『原来你有自觉呀~』是咱率先浮现的感想呢」

    合音时无精打采的叹气,聊天聊的正火热时忽然凝视远方。虽然这样说有点那个,俨然是个小笨蛋,即便问她怎么了也只会得到「没事」的答覆,对此轻音部全体同仁表示投降。

    「唔……没有自觉真对不起啊!」

    「啊,我想也是呢,哈哈哈哈」

    我笑着拍了拍小凛的背,起初虽然她用一脸怨恨的目光瞪向这边。不过,难道是我的笑声稍微起效了吗?只见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即便是需要用放大镜才能观察到的细微变化,但还是逃不过我的法眼。

    讲实在的,就连我们这些跟她处得来的好朋友,也很难正确解读小凛的想法。从性格上来说,她也不是那种会把想法摊在阳光下的类型呢。

    正因为如此,像现在这样偶尔将情绪如此直接的表现出来的情况,具有很高的价值。每当碰巧沟通成功的瞬间,都超让人开心的。为她取了不太可爱的外号的各位客官们,听完我今天的说明,应该多多少少能理解吧~。

    「……总之就是这样,来,拿去」

    小凛把一个包的漂漂亮亮还绑着蝴蝶结的礼盒,粗鲁的塞了过来。

    「在地下卖场找些好吃的东西时发现的,等会大家来了就拿去分一分」

    「哦喔,这难道是所谓的点心盒!? 小凛,你竟然那么感激咱们吗……姊姊我都要喜极而泣了呀~真是的」

    「别,别想太多啊! 我才,才没有……」

    堪称傲娇代名词的发言,让我笑得合不拢嘴。

    「这只是那家伙……矢代,说别让你们太担心,的关系」

    那个出现在咕哝声中的名字,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矢代天马君。通称矢矢(虽说是我擅自取的,但有拿到本人的许可哟)

    「摆什么架子嘛,真是。说什么要好好回礼、珍惜朋友什么的,一直吵个没完。我就回说你是我老妈吗。啊,其他还有呀……」

    尽管抱怨的声音以排山倒海之势袭来,但想当然不是冲着我来的。

    说到这个矢矢,先前曾经谣传他和小凛有在交往呢。虽然最后被辟谣了,不过,该说是谎言中的真实吗,总感觉那些谣言全部都是骗人的。

    ——问我为什么那么说? 你们看看她提到矢矢时的表情自然就懂了。

    因为眼前的少女。此时的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乍似春天到来,寒冰消融、在温暖日光的照耀下萌芽的新生命一般。

    「…………呐,摩耶。你在干嘛?」

    「」

    忍不住紧紧抱住小凛的身体。

    不只有我,轻音部的大家也肯定都十分喜爱,皇凛华这个沉着帅气、可爱,但又有些难搞的女孩。

    爱操心的小摩耶,由衷的祈愿她能得到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