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尾声
    三天两夜的小旅行的蕴含了太多太多事物,既漫长又短暂——如此陈腐的形容词并不足以诠释这趟旅程。

    天马甚至有种已经将一辈子的夏天过完的错觉,但按照日本这个国家的基准来看,此客

    刻的季节与出发前没有任何变化。

    三人与开车过来的成人组分别,坐上与去程相反方向的列车,终点跟两天前一样,是某个位于23区外的转运站。四周林立的高楼大厦彷佛将人们吞噬。非现实感悄然消失,不得不接受已经回到现实的事实。

    在太阳升至最高点的时段,再次感受到这片由废气和高人口密度交织而成的混凝土丛林的热浪相当异常。

    「大家注意,直到回家前都还是远足喔!」

    在终于讲出正确定型句的丽良满足的宣言下,一行人在闸口前道别。

    只不过,天马并没有闲功夫品味旅行结束的余韵。

    「喂喂,你不要紧吧?」

    「……头好晕。呐,为什么没有一下电车能直达自家寝室的选项?」

    「别说出那种像小学生一样的发言好吗」

    抱着哭笑不得心情帮忙揉背。无可奈何之下充当起这位大孩子的监护人

    跟去程睡死的状况相反,不知道是肾上腺素飙升还是怎么回事,情绪异常高涨的凛华,大约在抵达前十分钟时,明显变得不对劲。

    看起来是晕车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因为深怕她一头撞在电线杆上,所以决定送她回家。

    「走路的时候看着前面走啦。是这条路吧。走这里吗?」

    「在前面三十公尺的红绿灯前右转…」

    遵循如同卫星导航的指令前数分钟后,一栋貌似住着许多高税额人士的公寓出现在眼前。好歹来拜访一次,不至于认不出来。

    「……呕呕!」

    由于身旁的女性已经一副快吐出来的样子,想说还是帮她把行李拿到家里好了,但走到大厅前的自动门前,门却没有打开的迹象。看向一旁的操作板,上头有着一串数字键和一颗镜头。

    「这是用钥匙吗。还是得输入密码?」

    「哪个都行,但我不记得密码了……」

    「所以,钥匙放在这堆东西里……啊,真是的!」

    撇开什么不合流行的问题不谈,天马一边怨恨这个连钱包都不带在身上的笨蛋,开始在行李箱内东翻西找。从透明的大门看进去能看见疑似柜台小姐的人影,正暗暗期待对方察觉到状况跑来开门的可能性时。

    叩、叩、叩。背后传来脚步声,有人正慢慢地往这里走来。啊啊,对了,跟在其他住户后面的话不就不需要钥匙了吗。注意到这个漏洞的天马,急忙阖上行李箱让到一旁。

    「真让人意外」

    听到对方低沉的声音后回过头去,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印入眼帘。

    外表看上去约30快40岁。梳着一头背发,身上那套感觉不出季节变化的西装散发出严谨的氛围。该说像是一只身形消瘦的野狼吗,是个气场十分强烈的人。果然高层公寓住的都是像这样的人吗,天马的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感叹,

    「你……」

    听见凛华压抑的声音,这才惊觉。此时的她摆出一副随时可能扑上去狠咬对方,满溢出敌意的架式。但眼前的男人对此没有丝毫波澜。

    「久违的回来一趟,没想到你竟然带了个男人回家」

    男人语带轻蔑的回应道。那双彷佛能使空气凝固的眼神,端正却冰冷的相貌,不论哪个都与始业式那一天看见的狂犬凛华别无二致。

    「你回来干什么」

    「这是对父亲该有的态度吗?」

    这个瞬间,平稳的日常生活无声无息的崩坏了。

    曝晒在盛夏的酷暑之中,四周却充斥着无法名状的寒气,对此天马只感到无比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