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女性向游戏?我可没听说耶? 幕间 部下的奋斗
    正当菈捷快快乐乐地,和同龄朋友初次一同出游时。

    地点换到锡安皇国军魔物讨伐部队。

    「上尉,这是报告。」

    「明白了。」

    克洛斯•伯纳卢托上尉近期因上司不在,正努力适应不熟悉的工作。

    目前虽勉强率领部队完成任务,少了菈捷的影响仍十分巨大。

    自从她离开后,才切身理解她是个多么优秀的人。尽管希望菈捷能快点回来,但即使是出任务,比自己年轻的上司难得能去上学,不想泼她冷水。

    「克洛斯,该去吃饭了吧。」

    同年的赫鲁鲁•帝卡朵这么一喊,在看文件的克洛斯抬起头来。

    「我这就来。」

    不知不觉间过了这么久。

    起身的克洛斯看了等候主人归来的长桌,叹起气来。

    「不知道代表怎么样了呢。」

    「谁晓得?不过毕竟是代表,应该过得很好吧。」

    「那位代表耶……?」

    「…………」

    赫鲁鲁无言以对。

    尽管外表只是普通少女,菈捷•谢司•奥芬仍是位居军方高层之人。

    执行任务时绝不马虎,下达严格判断。训练时也为了不让部下上战场时丧命,会进行严苛指导。若是小看她的话,绝对会吃不完兜着走。

    「没、没问题吧?」

    赫鲁鲁勉为其难地点头。

    她是会全力执行任务的人,肯定能顺利混进学生之中。

    「我想也是……」

    克洛斯以一言难尽的表情回答,关上房门。

    下午要和其他部队进行联合训练。不好好吃饭的话,等等可不好受。

    真怀念以前因为训练过于严苛而毫无胃口时,被菈捷以「就算死都要好好吃饭!」打气的时刻。

    「哦,上尉,有好好干活吗?」

    「还行啦。」

    当克洛斯来到餐厅时,自然而然地坐到同袍们齐聚的位置上。

    「现在我们讲到代表的事喔。你不想看看代表穿制服的样子吗?」

    「你这话太超过了喔?」

    「唉!怎么?难道你们不在意吗?」

    「这个嘛,要说不在意是骗人的啦。」

    「代表如果做些符合年龄的举动,应该很可爱啦……我想不到学校里有谁,能看穿那个人其实强得跟怪物一样耶。」

    一群男人回忆起那位一反外貌,实力强得吓人的上司,整桌顿时哑然无声。

    「喂喂喂,太没精神了吧?」

    在此现身的是,今天要和他们五三七特攻大队联合训练的三○二特攻大队队长,杰尔西达•尼托•欧桑贾中校。

    「怎么?你们那的小小兵器一不在,连联合训练都没自信啦?」

    这名贵族出身的男人格外敌视菈捷,动不动就来找五三七大队的碴。

    所谓的「贵族出身」,是指贵族和平民不同,受过学术教育。只要再会些武艺,就容易晋升高阶的意思。

    「只是少了那个小鬼,就成了这副德性的话,往后可生存不下去呀。」

    一声不吭的五三七特攻大队,静静地瞪向欧桑贾。

    不过稍微给点面子,这男人竟然不识相,大放厥词鄙视我们家的栋梁──

    男人们凶猛的视线集中到他身上。

    「噫!」

    欧桑贾中校吓得肩膀颤抖,连忙瞥开视线快步离去。

    「上尉~」

    赫鲁鲁用轻浮的口吻喊了克洛斯。

    部队的同袍们也盯着他。

    「代表就是人太好,才会至今为止对那家伙坐视不管。」

    一眨眼间,赫鲁鲁露出充满怒火的骇人表情。

    「已经够了吧?」

    ──现在出手的话,责任也不会算到代表头上嘛。

    听了这句话,克洛斯大大地吐了口气。

    如今菈捷不在,部队全由他来指挥。也就是说,出事情的责任全会算在他头上。

    面对一道道紧盯自己的视线,克洛斯皱起眉头。就是会这样,才希望代表早点回来……

    然而──

    「……既然要出手,就给我彻底打垮他们。」

    「「收到!!」」

    克洛斯也有不能退让的底线。

    他们一个个杀气腾腾。

    几小时后。

    「够、够了!!训练就到这里吧!!」

    形同破烂抹布的欧桑贾,在训练场上哀号。

    那模样要有多窝囊就有多窝囊。好歹也是个军人,希望他能贯彻勇气到底。

    「您在说什么呢?时间还多得很喔,欧桑贾中校。我们的队长是个注重守时的人,我们也注意遵照她的精神行动呢。」

    克洛斯笑着举起枪,对准欧桑贾。

    尽管只是训练而没用实弹,被开枪擦过脸颊旁的欧桑贾仍吓得发抖。

    (顶多只去过区域Ⅳ的家伙还真敢说耶。)

    实在惊讶这个男人的阶级竟比自己高。

    克洛斯对似乎吓软脚的他说︰

    「下次你再敢说我们代表的坏话看看。我们所有人都会追你追到天涯海角哦。」

    没被修理到这么惨过的欧桑贾,只能频频点头。他自豪的部队已经溃不成军。

    虽然还有许多话想说,克洛斯总之下达了撤退命令。聚集过来的同袍们都一脸清爽。

    「唉,弱爆了,吓到我了耶。」

    赫鲁鲁在一旁嘀咕,克洛斯也点头同意。

    「至少得到区域Ⅳ才像话吧。而且他不知道我们已经闯进区域Ⅺ了吗?」

    「不知道吧。他甚至连区域Ⅺ是什么样的地方,都想像不到才对。」

    「啊~原来如此。」

    巴鲁达越往深处去,栖息着越强的个体。将连地图都没有的土地依据深度分割,一路往前披荆斩棘的,正是他们五三七特攻大队,征讨最深处的强者们。

    「话说回来,维克多,贵族净是这种货色吗?」

    被赫鲁鲁喊到的维克多,是贵族出身的青年。只见他摇头予以否定。

    「自以为是的人或许比平民多,但怎么可能全像那种家伙呢。」

    「也是啦。这样我就安心了,不然被送进贵族学园的代表太可怜啦。」

    赫鲁鲁耸了耸肩。

    太严苛了、强过头了──部队成员抱怨归抱怨,依然很仰慕她。

    因为大家很清楚她有多么重视同袍,将队员当家人一样看待。

    「啊~啊,代表能不能快点回来啊。」

    听赫鲁鲁小声说出大伙憋在心里的话,同袍们纷纷想起菈捷。

    「我说啊,等代表回来时,要不要办场派对?」

    「不错耶!代表爱吃甜食,我会准备的。」

    「她的便服肯定也只会穿衬衫加长裤啦。到时我拜托我妹去买几件衣服吧。」

    为了战斗或执行任务时十分可靠,却不太擅长在自己身上花时间的小小上司,他们引颈期盼她回来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