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 定期考结果
    「这次我一定要赢!」

    在菈捷和芙莉雅对面的房间内如此激动宣示的,是二年A班的玛莉•温士顿。

    去年一直都是第二名的她,夸下海口说这次一定会考第一名。

    挚友亚里莎•费柏看她那样,嘴上虽替她加油打气,内心却认为这次又会被诺曼•罗伊•比列因抢走第一名。

    「明明第二名也很厉害了啊……」

    「事到如今名次不重要了好吗!我就是想赢过那家伙啦!」

    如此强烈的竞争心,让亚里莎判断继续靠近她太危险。

    尽管很担心玛莉每天读书到很晚,眼周都出现了被眼镜遮盖而看不太出来的黑眼圈,但她似乎不打算停止。

    (明明想要你教我读书耶……)

    虽然想跟玛莉一起准备考试,但见她的意志如此坚强,这次难以开口邀约。心想不该打扰到她,亚里莎只好豁出去,向至今为止没什么交流的德雷司•奇玛利翁•慕布勒斯请教功课。

    即使名次低于玛莉和诺曼,德雷司的实力也仅次于他们。总是坐在自己位置上读书,属于超室内派的他教得很仔细,一聊之下也发现为人挺风趣的。

    亚里莎打算要是明天的定期考考出不错的成绩,就邀德雷司一起去商店街吃饭当成谢礼。

    「不知道一年级怎样耶。」

    为了改变话题,亚里莎提起她们的第一批学妹。

    「我期盼菈捷能考进前几名喔。我已经把考古题给她,也传授了打倒贵族的精神,肯定没问题喔。」

    (……呃,没问题什么?)

    亚里莎完全不懂到底哪里「没问题」了。

    而且想到玛莉不知何时又灌输学妹乱七八糟的知识,亚里莎表情抽搐。

    「你什么时候又……」

    「我约好如果菈捷考到第一名,要请她吃喜欢的东西喔。在被学妹超车之前,我也得考到第一名才行呢。」

    还想说她怎么如此有干劲,原来背后有这层理由。

    (希望别把讨厌贵族病传染给菈捷啦……)

    亚里莎有些不安。

    在书桌前全神贯注的玛莉,让她看得叹气。

    原本身体就欠佳还这么勉强自己,赔上健康实在太傻。

    亚里莎默默心想她大概又会第二名,迳自钻进了被窝。

    「我要先睡了喔。」

    「嗯,我晚一点就睡了。晚安。」

    「晚安。玛莉也快睡吧。」

    「知道啦。」

    来到了定期考当天。

    「……我不是叫你快睡吗?」

    「别担心,没问题的。」

    看玛莉明显状况欠佳,亚里莎鼓起脸颊。

    想必她昨天还是读到很晚吧。

    「你就是这样才会每次都输给诺曼啦。」

    「没有这种事!这次我比以前双倍用功喔!!不可能会输!」

    亚里莎一听没好气,转头撇向一旁。

    照玛莉那种身体状况,就算双倍用功也根本发挥不了实力。

    累积诸多不满的亚里莎不想再理她,先一步朝教室走去了。

    追赶在后的玛莉果然一脸状况欠佳,但她也不去医务室,而是盯着笔记直到考前一刻。若是平时,她总会说早已做好准备,在考试当天的空档放松休息,但这次不知从容消失到哪去了。

    考试就此开幕,途中经过午餐休息,进入下半场。

    「玛莉!!」

    考完下午第一个科目时,玛莉终究从椅子上倒了下去。

    虽然还在回收考卷,亚里莎依然忍不住站了起来。

    然而,玛莉没有撞上地板,旁边座位的诺曼扶住了她。

    「老师,我带她去医务室。」

    「知道了。你们先等着,等诺曼回来再继续考试。」

    诺曼公主抱起玛莉,走出教室。

    「所以我就说了嘛……」

    直到玛莉倒下都没能制止她,让亚里莎厌恶起自己。

    几分钟后,诺曼回到教室,考试继续进行。

    当天考完,亚里莎马上整理东西,准备去探望玛莉。

    「等等。」

    当亚里莎要走出教室时,手突然被人一把握住,转头一看发现是德雷司。

    「那个,并不是你的错喔。」

    起初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明白他是在说玛莉的事,亚里莎低下头。

    「谢、谢谢。」

    (插图009)

    「而且,你现在去大概会当电灯泡。」

    德雷司望向某个空位。

    那里是诺曼的位置,他肯定已经去找玛莉了。

    「哈哈,也是呢。这次就交给未来的老公照顾吧!」

    亚里莎叹气道:「我这挚友真会添麻烦耶~」同时露出苦笑。

    这次的第一名又是诺曼了。

    「亚里莎,呃……抱歉让你担心了。」

    结果定期考决定用参考点计分,玛莉事后也得再接受补考。(译注:日本学制的一种计分法。学生因故缺考或中途离席时,即便事后接受补考,为防止争议,例如考太高分被质疑偷看答案,仍可能由教师制定一个主观分数,由该学生平日表现与之前的考试成绩判断,当成该次考试的结果。)

    当亚里莎结束所有考试、来到医务室探望时,总是态度坚强的玛莉低头道歉。

    看来确实有深深反省。

    「知道就好。我早就告诉你好几次保持健康也很重要,可别再犯了喔。」

    「好的……」

    见玛莉一脸沮丧,亚里莎轻吐了口气。

    「啊,对了,玛莉期待的菈捷似乎很努力喔。」

    「咦?」

    「一年级第一名真的就是菈捷•古勒诺利。你被超车了呢。」

    「真的假的!?」

    全科目考了满分的资优生此刻成了学园内的名人。

    「身为学姊,可得好好保护可爱的学妹呢。」

    「没错,不能让前途有望的同志被一些坏虫吃了!我得快好起来才行!」

    平民的资优生拿下第一名,无论如何都会受到瞩目。

    有言道「棒打出头鸟」。

    玛莉以前曾遭受霸凌,但在诺曼的帮助下努力在学园学习。她这时下定决心要快好起来,再带可爱的学妹去吃顿饭庆祝。

    ◆

    至于这时的菈捷──

    受到四面八方的好奇视线瞩目下,坐在食堂餐桌旁。

    (这有点……如坐针毡耶……)

    今天说是慰劳宴,正跟一起参加读书会的成员吃饭。

    「菈捷,全科目满分太作弊了吧?」

    菈捷无言以对,只能苦笑。

    (柯娜大人也半斤八两呢……)

    柯娜只低三十分,高居第三名。

    在读书会时菈捷就确信,长年接受皇后教育的她优秀出众。

    至于追求第一名而考满分这点,虽然很想夸夸自己没有出错,但实在顺利过头了。

    看向这里的视线并非全都怀有好意──菈捷也理解这点。

    毕竟全科目考满分,难免被人怀疑是否作弊。

    「哈哈,全多亏学姊给我的笔记够厉害喔。」

    「学姊?」

    菈捷点了头。

    「其实去年以来一直保持第二名的玛莉学姊,给了我考古题的笔记喔。」

    「是喔?」

    「是的。可是,玛莉学姊她……是秉持『打倒贵族』精神的人……」

    听菈捷支吾其词,柯娜理解了含意。

    虽然也能偷偷让柯娜看笔记,但上头随处留有所谓的「打倒贵族的要领!」等标记,实在不能轻易见人。

    转让考古题的习惯,在自尊心高的贵族学生之间没有定型,菈捷则是好运认识肯帮忙自己的平民学姊。考古题中大多为形式不变的题目,帮助菈捷轻松取分。胜利关键就在此吧。

    「我多亏有笔记才考了高分。毕竟要是我不考高分,应该说不太妙吗……」

    难以启齿的内情使菈捷只好口齿含糊。

    那些不认识的贵族学生正在周遭竖耳偷听,明显造成压力。

    「跟为了准备考试写考古题一样吧?既然尽自己一切所能对付考试,然后考出了好结果,也算是实力。不用那么谦虚啦。」

    ──有够认真呢。

    这次仅差十分居第二的阿迪斯耸肩说道。

    没有考古题依然考出高分的他和柯娜是真的头脑灵光。假如他们下次也复习了考古题,恐怕会被轻松追过。

    「表示资优生不是浪得虚名对吧!」

    在不擅长的科目努力考到不错的分数,心情高兴的伊安咧齿一笑。

    「没错。不过,考满分还是很厉害喔!我也要努力!」

    柯娜干劲十足。明明成员这么豪华,却一直谈论自己的话题。为了掩饰害羞的菈捷开口︰

    「据说玛莉学姊因为想考赢诺曼学长逞强过头,这次考试考到途中就倒下了,请你要留意喔。」

    「这、这样子吗?」柯娜有些错愕,看来是发现玛莉有多偏激了。

    菈捷点头后,彷佛想就此打住话题,咬了一口汉堡排。

    正当她咀嚼品尝时,芙莉雅左顾右盼起围着餐桌的成员们。

    「那、那个……」

    默默听她打算说什么一会后,芙莉雅开口道︰

    「马上就要放长假了吧?」

    「对啊!能久违地回家了耶~」

    她的提问让伊安感慨地点起头。

    「那个,要是可以的话……大家要不要一起去星之祭呢?」

    语带迟疑小声提议的模样娇羞可爱。努力邀请大家的芙莉雅实在太惹人怜爱了。

    (想去!我当然想跟芙莉雅去参加祭典!!)

    菈捷拼命克制自己点头答应的冲动。

    回到军中后肯定有工作要做,还得好好调查柯娜周围的状况,不知道能否参加星之祭。

    「不错耶!大伙一起参加吧!」

    最先代替菈捷点头的是伊安。芙莉雅一听瞬间笑容满面,真佩服他愿意配合。在开读书会时也是一样,判断迅速,又具有主见,伊安的存在着实帮了大忙。

    「真棒呢!我随时都没问题喔。」

    既然柯娜要参加,未婚夫卢本也想跟去,连带让库罗德同行。再来只剩路克和阿迪斯加入,除了菈捷外的成员就能组团享受祭典了。

    「抱歉,我有约在先,下次再参加吧。」

    然而,阿迪斯却毁了菈捷的预测。

    (这家伙竟能如此轻易拒绝天使的邀约!?明明我想去却不能去耶!?)

    因为菈捷自己去不成,听到阿迪斯那么说,不禁在内心抱怨起来。

    好歹你也是攻略对象之一,快乖乖点头答应啦──菈捷内心的咆啸当然无法传达给他。

    「这样子吗……既然有约在先,那也没办法呢……」

    芙莉雅闻言变得沮丧,令菈捷内心波澜万丈。

    「我有空,所以会去喔。」

    看不下去的路克彷佛打气似的对芙莉雅说。

    这才是女性向游戏的攻略对象该做的反应。菈捷在内心煞有其事地点头嘉许。

    「菈捷呢?」

    最后被问到的菈捷,险些输给芙莉雅那股「你要来喔!」的热切视线。

    「……对不起喔,祭典是我们那最忙的时期,很难说耶。若我找到空档溜出去就去找你们喔。」

    长假期间得回军中工作,没办法顾着玩。

    以为菈捷当然会参加的芙莉雅一脸错愕。

    「菈捷!」

    「唉?」

    结果柯娜一听,把餐具放到桌上。

    还想说她怎么了,一看才发现她竟眼神湿润地盯着自己。

    「放假期间要不要来我家呢?」

    「咦……!?」

    她回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反应。

    「不对,我希望你务必前来!而我当然会好好招待客人喔!」

    「这、这……」

    经济充裕的千金小姐讲话果然有份量。

    柯娜这番宣称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邀约充满了温柔。毕竟她顾虑到菈捷身为「平民」──在这个世界无可动摇的身分差距才会改口。

    「可以吧?我一直好想邀请朋友来家里住呢。我的床很大,一起睡也够绰绰有余喔!如何?」

    柯娜的盛情太温暖了。

    不过眼看据守在一旁的卢本目光越来越凶狠,希望她别再说下去了。

    菈捷一想到日后可能会遭他欺压,根本无法保持冷静。

    「那、那个……我很高兴你的邀约,但我得住在工作场所,对不起。」

    尽管内疚,唯有这点菈捷也无能为力。工作比什么都优先。

    「她似乎已有安排。不如下次再邀比较好?」

    卢本背后散发骇人气场,提出难以称为援手的建议。

    「这、这样子啊。抱歉勉强邀你喔,菈捷。」

    「不,你这么替我着想,我才该道歉。」

    菈捷无法忽视,卢本这次巧妙地阻止自己去柯娜家住的行动。

    看来卢本是个独占欲极强的人。无疑是会在女性向游戏中登场的角色。菈捷其实也不想引起他的注意,虽然看来有点太迟了。

    「你已经确定放假期间要去工作了吗。看你最近寄出好多信,该不会是在忙这件事?」

    室友芙莉雅是唯一知道菈捷在房间内写信的人。被她这么一问,菈捷诚实回答。

    「说确定有点不对,因为那是我在进入学园前受照顾的地方,放假时只是回去那里工作喔。」

    「这样子啊!都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嗯~打杂?类似冒险者的工作吧。」

    只是地点稍微不同,讨伐野兽或采集材料等工作都一样。菈捷在谎言中参杂真话。

    「冒险者……?」

    她听见坐在一旁的阿迪斯讶异嘀咕。

    对这个词有所反应的不只阿迪斯,所有男生的视线都集中而来,让她冒了点冷汗。从上次库罗德的事,菈捷学到在这些成员中受到瞩目很可能会穿帮。于是绷紧神经,以免自掘坟墓。

    「不会危险吗?」

    柯娜担心问道,但她真的问错人了。

    像菈捷这样具备冒险者所需技能的人才极为罕见。假如她没踏上从军之路,而选择当冒险者的话,肯定也在该领域名声大噪了吧。

    「我没有接危险的工作喔。我已经做了好几年,算是很熟悉了,不用担心。那里是个收入不错、同事也风趣友善的好职场喔。」

    扣掉工作时间和环境的话啦──菈捷把这句话吞进肚里。军队绝非能轻易邀人加入的职场。

    饭吃得差不多时,众人聊起祭典,中途柯娜和芙莉雅一同起身去了洗手间。

    在场的女生只剩自己,令菈捷有点尴尬。

    毕竟她形同柯娜和芙莉雅的附属品,跟男生们的关系不算多好。

    「……殿下。」

    即便如此,若在长假期间出状况可就不妙了。

    「什么事?」

    「请您绝对不要离开柯娜大人身边喔。身为朋友,假如您害她伤心,就算是殿下我也不会饶恕。」

    虽然有点多管闲事,但稍微给他点精神喊话比较好。

    话一说出口,菈捷不禁难为情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不过为了柯娜着想,这点羞耻不足挂齿。

    卢本的蓝眼变得锐利,用试探的眼神盯向菈捷。

    「我不可能离开她。要是你敢害柯娜伤心的话,你才该做好觉悟。」

    真煞气的眼神,是少女漫画中常见的那种。从他毫不客气的口吻中感受得到他有多认真。

    (真的有够恐怖耶……)

    正因为卢本并非开玩笑,说得一本正经,菈捷才那么怕他。

    菈捷担心,不,害怕他若为了柯娜,会不会做出什么惊天之举。

    这也是为敌后最难应付的类型。一步步理解他这个皇子个性如此的菈捷,不禁胃痛。要是心胸宽广到能在此时说「哇~好帅喔~」菈捷应该也能享受女性向游戏的世界,可惜她不具备容忍至此的动机。

    总而言之,直接听到他说这种话算是松了口气。这下皇国的国祚能够延续下去了。

    「我会尽力避免的。」

    为了不让卢本察觉不安,菈捷斩钉截铁地回应。

    对皇子大言不惭造成的精神疲劳相当强烈。虽说菈捷尽可能地不与卢本接触,但既然跟柯娜一起行动,很难办到这点。在任务结束前只能忍耐了。

    「你要喝水吗?」

    这时,库罗德看向空杯子。发现他用随口一问悄然拉近距离,菈捷有些惊讶。

    「谢谢你。」

    纳闷归纳闷,菈捷还是向已经拿着水壶的他道了谢。

    她一拿回装了水的杯子,跟库罗德正眼相对。

    「不用担心,莫腾斯大人的周遭防护森严,不会出问题的。」

    知道柯娜的点心里曾被下毒的库罗德,察觉到菈捷的担忧。

    菈捷感觉他此举是在暗示「平民别杞人忧天,找我主子的麻烦。」忍不住想逃离现场。

    (羞死我了好吗!?别还手得那么正经啦!搞得我活像个怪咖耶!!)

    同样身为暗地里活动的人,菈捷原本还对库罗德涌现亲近感,感觉遭到背叛了。

    「怎么啦?虽然我一时间听不太懂,原来古勒诺利是在担心柯娜小姐喔!」

    「!?」

    被某种程度上比芙莉雅更纯真的伊安补上致命一击,菈捷无言以对。尽管有点语病,仍然被他给说中了。

    一旁的阿迪斯则在憋笑。

    「你在某些怪场合会做一些大胆的行动耶。」

    菈捷对自己被挖苦羞到面红耳赤。

    「我不是不懂担心柯娜小姐的心情啦。」

    连刚才下马威的未婚夫都同情起她,输得太彻底了。

    「…………请把刚才的话当成没说过……」

    关系要好的朋友柯娜和芙莉雅还另当别论,早知道不该做不习惯的行动,主动向护卫对象交流接触了。

    听到菈捷的口吻失去刚才的气势,理解她用意何在的男生们反而气氛和乐。

    「若你愿意参加祭典,柯娜小姐也会很高兴,希望你在不勉强的范围内考虑一下。还有,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会好好保护她的。」

    「好的……失礼了……」

    耳根羞红未退的菈捷老实地点了点头。

    很遗憾的,这时菈捷依然无法相信他的话。卢本所言绝无一丝虚假,但得保护他们这些重要人物也是「这边的人」的职责。菈捷的看法是,若改由库罗德这种随从开口还有话说,但由卢本开口实在无法接受。

    (去向理事长确认一下吧。)

    若透过赫廉斯,应该能加强卢本和柯娜身边的戒备。

    放假期间自己能做的顶多如此了。

    「我们回来了……咦?怎么了吗?」

    此时,回来的芙莉雅察觉菈捷身上的诡异氛围,讶异询问。

    「嗯~该说资优生其实意外地笨拙?」

    阿迪斯微笑回应。

    「菈捷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太担心莫腾斯大人,跟殿下吵──」

    「史托连吉大人!」

    菈捷打断路克的话,示意他别再提了。

    眼见她难得惊慌失措,知道她想隐瞒什么事的男生都默默看起好戏。

    「呵呵!」

    这时,柯娜的笑声响起,让卢本讶异睁大眼。

    「菈捷跟大家和乐畅谈,真的太好了!菈捷是我珍爱的朋友,一直希望大家能跟她更亲密呢!」

    「啊!我也一样喔!」

    双手合掌微笑的女神,以及天真无邪的天使。

    若能让她们两人展露笑容,这次的失败也算有价值。

    菈捷伤脑筋地垂下眉角,轻轻微笑。

    「──所以,我怎么了吗?」

    「唉!?」

    柯娜笑咪咪地追问。

    本以为话题到此结束,但柯娜没有漏听自己的名字,笔直盯来。

    「真的是不足挂齿的话题,拜托饶了我啦!」

    此时菈捷终究举白旗投降。

    自己竟在这些成员中被捉弄。如果告诉几个月前的自己,肯定会被笑吧。

    她其实感到有点开心──这肯定、大概也是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