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3 长期休假
    大多的学生期盼许久的长假来临。

    芙莉雅比平时起得更早,仔细梳理头发后,又似乎开始烦恼该穿什么,脸上表情不停变化。

    真可爱耶~默默心想的菈捷下了床,与短暂的休养期间道别。

    今天预定回到家后马上去办公室,掌握现状完便开始工作。

    (啊~他们没搞砸什么吧……)

    对部下萌生一丝不安,但选择相信他们不会干蠢事的菈捷,做好回家的准备。

    「芙莉雅,我帮你化妆吧。头发也一起整理。」

    看不下去在镜子前手忙脚乱的芙莉雅,菈捷向她提议。

    「拜、拜托你了!」

    腼腆的天使也好可爱!菈捷边在心中呐喊,边帮芙莉雅梳妆打扮。

    「下次回学园时就是大会了呢。」

    「好快喔。」

    菈捷对镜子点头,回应她的嘀咕。

    为了锻炼实战,每年举办的两次大会中,由全校学生参加的夏季淘汰赛──魔战祭。假期结束后稍做准备,大会随即展开。

    「对了!我想到能打倒对手的魔法了喔!」

    「好厉害耶,芙莉雅。相信墨棣尔卿也会吓到吧。」

    「希望会呢。」

    「肯定没问题喔。」

    菈捷替芙莉雅打气。

    「菈捷你呢?」

    「嗯?」

    芙莉雅这一问,让菈捷不解地歪头。

    「菈捷希望谁来参观魔战祭?」

    出乎意料的问题让菈捷没能马上回答。

    家人或亲戚想进入学园,给他们邀请函即可。可是,菈捷的家人都已过世。赫廉斯算是名目上的监护人,但实际上她是自力更生。

    让部下来充场面也不好意思。再说要是有那种时间,他们更想好好休息才对。

    见菈捷迟迟没有回答,芙莉雅露出震惊表情。这才让菈捷连忙支支吾吾地回答︰

    「啊~有啦。可是大家都很忙,应该很难来参加吧。」

    「这、这样啊。」

    「嗯。」

    接着沉默片刻,芙莉雅再度开口。

    「菈捷,我会买很多特产回来喔。」

    「真的吗?好期待呢。啊,我希望有点甜食~希望啦。」

    「知道了!你好好期待吧!」

    「嗯……好,完成了。」

    梳理完头发,镜中映照出比平时可爱五成的芙莉雅。

    为了柯娜跟芙莉雅自己,希望她能好好抓住墨棣尔卿的心。

    聚集在大厅参加结业典礼的全学园学生,都穿着便服、拿着行李。

    一等典礼结束,就会被传送回入学当天来的地点。

    菈捷一想到接下来得自己煮饭,凡事都得自己动手,感到有点麻烦,但再过一阵子又能回来学园。三星期眨眼间就过了。

    在大厅听完理事长的演讲,就到了回家时间。

    柯娜和温蒂她们在一起,于是菈捷跟芙莉雅一起等候传送。

    「再见喔,菈捷。」

    「嗯,保重!」

    在发动的光芒包覆下,两人挥了挥手。

    菈捷被光芒包覆闭上双眼,再度睁开眼时看到的是漆黑的房间。

    「……我回来了。」

    她逐渐适应昏暗的视野,向久违的家打了招呼。

    把房间关上几天的独特气味,让她感受到自己回到原有的生活。

    尽管早已习惯没有回应,但一想到直到刚才跟芙莉雅生活的宿舍,依然有些寂寞。

    「好,该准备了。」

    菈捷拉开窗帘让光线照进来,在整理行李这段期间通风换气。

    原本去学园时的行李带得就少,回来时又减量到更少,马上就整理完了。

    菈捷换好衣服,也把头发简单盘起,做好出勤的准备。

    只要尽快处理完工作,之后或许能去看看芙莉雅她们的状况。

    才刚回家都没好好休息,菈捷已经恢复成军人了。

    「我出门了。」

    她带着不同于学园分配,另一只老旧的工作用方形包包进行传送。

    抵达目的地时,脸埋在文件堆中的克洛斯正好抬起头。

    「早安,上尉。」

    「您、您早!代表!」

    吃惊的克洛斯瞬间眉开眼笑,但又看向成堆的文件,搔了搔头。

    时隔四个月回来的军中依然是老样子。

    「我不在的期间,有发生问题吗?」

    「……是的。勉勉强强。讨伐时伤员比平时多,但没有人阵亡。」

    「嗯,那就好。不愧是上尉呢。」

    菈捷把行李放到位置上,迅速看起报告书。

    「嗯?你们似乎被多次派去远征耶?你身为指挥官,要观察部队的状况,觉得太勉强就该懂得好好回绝喔。」

    克洛斯向翻阅文件的菈捷应声「是的。」但没能说出是因为在共同训练时大闹一场,才被当成瘟神多次外派的事实。

    「好了,我这就去本部报告。」

    「我明白了。」

    掌握了大致上该做的工作后,菈捷接着传送至参谋本部。

    「下官是讨伐部的菈捷•谢司•奥芬中校。」

    「进来。」

    一进到房间,坐镇的是艳丽的死神阁下,威尔赖•勒格•萨斯。他放下笔到积满文件的桌上,抬起那对极具特色的银色眼眸。

    「好久不见了呢。我已经从赫廉斯口中听说,果然送你进学园是正确的。」

    (本尊的性感程度果然不是盖的……)

    差点被久久不见的威尔赖帅到晕头,但菈捷瞬间放空内心。

    「你似乎还照顾了犬子,帮了大忙啊。真不晓得他是像谁,总是那么不老实。大概是不想成天烦恼如何不跟殿下争名,明明干不成大事却说要加入骑士团呢。所以我才会告诉他,在圣托利奥尔拿下某项第一名就顺他的意。」

    「下官觉得令郎相当优秀,就算现在参加骑士团也不成问题。」

    菈捷很乐意看到阁下的容颜从身边消失,希望阿迪斯务必加入骑士团。

    她隐瞒真心话,夸起阿迪斯。

    「哈哈,你不用说客套话。我不只知道你的状况,也知道犬子在剑术的特别课程中被狠狠修理一顿的事。希望你往后也挫挫那孩子的锐气,让他别太过骄傲。」

    一个父亲笑咪咪说着儿子被狠狠修理的事,也不太好吧。

    或许阿迪斯过得意外辛苦。

    「好了,闲话说到这里。在那之后的状况呢?」

    听威尔赖的语气改变,菈捷也挺直背杆。

    「好的,这就跟您报告!关于混进莫腾斯小姐做的点心的毒药,下官查出虽然方法困难,依然能靠学园内现有的材料和上级魔法制造出来。商店街与医务室的库存没有明显变动,但也查到一本相关制法的书籍不知被谁借走,也尚未归还。犯人肯定是学园相关人士,只是目前还没找到。」

    「这样啊。」

    「下官已获得比列因理事长的许可,在学园内设置陷阱。同时也在本次可能摄取到毒药的学生中私下设置好魔法,随时都能赶到他们身边。」

    「……工作真迅速呢。」

    不用做到那种份上──不,一般连那种等级的戒备都难以达成,菈捷却说得一派轻松。不禁佩服的威尔赖叹了口气。这早已超越了一个人该做的工作量。

    「不会。尽早揪出犯人,让学生们免于惊慌不安就是下官的任务。在这段长假期间,下官打算彻底调查教师、清洁员、厨师以及商店街居民的相关情报。」

    眼见这位优秀的部下完全不马虎,周全考虑了往后的预定,他予以肯定。

    「瞭解了。我希望你同时找赫廉斯讨论魔战祭的警备事宜。还有,菈捷•谢司•奥芬,我授予你踏入巴鲁达未开拓的区域XV,麻烦你一有空就前往调查。」

    「遵命!」

    要做的事太多,菈捷已经感觉头晕目眩了。

    两星期多的假期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威尔赖站起身,来到桌子旁。

    菈捷盯着他,心想真是一举一动都美如画的人。

    「古勒诺利同学,有好好享受学园生活吗?」

    完全没料到会被问这种事的她惊讶瞪眼。

    「是、是的。学园内有各式各样的学生,让下官每天都带着新鲜的心情上学。」

    「这样啊,那再好不过了。希望你往后继续帮助身边的友人吧。」

    「是的──」

    菈捷走出威尔赖的房间,吐了口气。

    听他突然说那些父母会说的话,有点震惊。

    (啊,这个人也算是父亲呢。)

    因为他散发着不像有了儿子的氛围,让菈捷经常忘记阿迪斯的存在。

    「有够难应付耶……」

    菈捷搔了搔头,传送回办公室。

    一回到办公室,菈捷对克洛斯抱怨。

    「待在学园中最伤脑筋的是难以获取外界的情报呢。」

    「毕竟被特意隔离了……」

    位于锡安皇国某处领地的学园。

    尽管能猜测地点,但可能的选项太多,无法缩小范围。

    坐拥那般广大的腹地,甚至还附有斗技场,照理说能轻易发现。但至今未被找出,恐怕连是否真的位于皇国内都是疑问。

    出于这种特殊环境,想获取外界情报就得靠报纸或来信。

    菈捷也和克洛斯书信往来,但军人间能写的内容受限。毕竟若因疏失外流或内文被人看到,即便只是些闲话家常的字句都会让身分曝光。尽管曾经用过暗号,不过真的用暗号来闲话家常太过滑稽,真正重要的事会经由赫廉斯帮忙联络。

    于是乎,信中没有提及详细的状况,让她活像是浦岛太郎。

    「看来得先确认我不在的期间发生哪些事了。」

    菈捷轻叹一口气,而克洛斯停下手边的工作。

    「您听说帝国的动向可疑这件事了吗?」

    听他说得正经八百,菈捷一脸傻眼地回应︰

    「那个国家的动向可疑早就不稀奇了吧。」

    到底要到何时才肯放弃侵略。

    尽管国境线的警备也是军中重要的任务,只是国境警备部的军人们忙到没发生事件的天数寥寥可数。毕竟除了对付害兽,还得对付敌人,真是辛苦他们了。每当有新兵加入军方,大多会被分配到这个部,因此所有军人都理解现状。

    「的确如此。不过,之前多在奥迪亚纳,最近却开始在巴鲁达频繁碰上他们。」

    「咦……」

    在这个大陆上确实见怪不怪,然而,在要说毫无秩序也不为过的魔物老巢巴鲁达上,领先的锡安军至今从未与马占德军有所接触。

    巴鲁达是一块跟整座奥迪亚纳同样宽广的大陆。除非特意交错,不然基本上不会遇到他国的部队。锡安军与马占德军的据点相隔遥远,对方应该没有特地冒着危险派人过来的好处才对。

    「我军的动向遭到窥探。对方似乎是来观测战力。抓到的家伙都送进大牢去了。」

    又多了令人头痛的问题。

    菈捷在脑中回想起战场,面露苦涩。

    「本来以为他们最近安分点,马上来这招喔……」

    听了尝尽辛酸的她挤出的怨言,克洛斯也闭口不语。

    「想想也是啦。他们只是战力不足才暂时安分,休养回复后又会攻打过来呢……」

    目的和动机都很单纯,就举着「为了祖国」这条大义相互冲突。

    难道没人,对一再重复发起这种没意义战争的马占德皇帝提出谏言吗──菈捷傻眼到无言以对。

    「抓到的俘虏怎样了?」

    「这……其实陷入了非常混乱的状况。」

    「嗯……?」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她与眉头深锁的克洛斯四眼相对。

    「他们被施展魔法,成了受人操控的傀儡。当魔法一成功解除,恢复自我意识的人马上哀求,要我们从帝国的魔掌拯救他们……」

    菈捷一听,目光变得锐利。

    「帝国堕落到那种地步了吗。既然出现会用那种魔法的家伙,得快点拟定对策才行。」

    假如我方同伴中了那种魔法受到操控,天晓得战况会如何演变。

    假如遭到操控的同伴被送来,不免会削弱我方士兵的士气。

    另外还有「那些同伴应付起来棘手至极」等理由,但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想到足以对抗敌方诡计的策略。

    「魔法研究部虽然正在努力钻研,但据说是种新魔法,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彻底分析。」

    「……瞭解了。之前那次大规模冲突时,他们竟翻出古老的禁术来攻击,看来不能小觑敌军的魔法开发人员吗。希望能把那样的人才挖角过来耶。」

    菈捷语带玩笑一说,克洛斯尴尬笑答︰

    「好险文献上记载了那些禁术,当时才能迅速应对。但这次似乎没那么简单了。」

    「毕竟据说只有不到百分之十五的人口,擅长影响精神那类的魔法呢,算是从冷门的地方发动攻势吧。竟然想操控士兵,帝国人的道德观念是怎么啦?」

    心想着近期可能又会受到召集,她伸手拿起桌上的资料。

    (……战争也没有道不道德就是了……)

    她将蠢蠢欲动的前世知识压进脑海中的角落。

    虽说这个世界靠著名为魔法的踏板,让小孩也有能力匹敌大人,但自己也是年纪轻轻就从军,老实说不能替皇国多加辩解。

    「……我记得代表您曾经潜入帝国吧?」

    「没错。当时帝国的资源依然充足,民众充满干劲。虽然我没去看过其它地区,不清楚全帝国的状况,但至少主要地区都是那种氛围喔。」

    眼见菈捷怀念地半眯起眼,克洛斯内心百感交集。

    毕竟是听一位比自己还小的少女道起往事,也难免会觉得不对劲。

    「现在不知道怎么样。要是强迫操控士兵,帝国民众应该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菈捷冷静地分析。眼见久违归来的她一举一动依然是军人的榜样,令克洛斯难以相信她直到刚才仍跟学生一起生活。

    「您一点都没变呢,代表……」

    他这声感慨的感想让菈捷一愣。

    在追问般的视线注视下,克洛斯继续说道︰

    「关于菈捷•古勒诺利的经历,我已经照您的指示加以变更。不知您的学园生活过得如何?」

    「……?我很享受当学生啊……?」

    不懂克洛斯想说什么的菈捷头冒问号,开口回答。

    「您是军人的事没有穿帮?」

    克洛斯说了执行普通任务时绝不会问的问题。

    「嗯~某次意外时被一名教师知道了,不过我想学生都不知情喔。有些学生恐怕察觉到我有战斗经验,所以我才拜托你,帮忙伪装我以冒险者活动的经历啦。」

    「这种情况下冒险者的称号真好用耶。」听菈捷悠哉说下去,克洛斯略显惊讶。

    「我读您的来信时就感受到了,这次的距离感相当亲近呢。」

    很少看见完美执行工作的菈捷,会做出形同亡羊补牢的应对。

    她值得尊敬的地方就在总是做好万全准备才行动,但看来这次没有那么容易。

    「这个嘛,我其实很想抹除气息躲在教室角落,结果没我想的那么简单。距离感难以掌握,甚至觉得我已经搞错了。」

    难得听到她对自己做的事给出消极评价。

    原来即使是样样精通的她,在缺乏经验的环境中执行任务也会不顺利──克洛斯牢牢记住。

    「不过,您似乎跟来历惊人的几位大人交了朋友,真是太好了呢。」

    「…………是吗……」

    一听这声不清不楚的回答,克洛斯注视起她的脸色。

    当他望去,菈捷的视线已经看向文件。尽管明白她专注精神,只是刚才的回应话中有话。

    表面上看似和平的任务,但对她来说或许十分艰难。

    克洛斯不再对学园的事多加过问。

    几天后。

    「好啦,各位。身为锡安皇国的国民,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换上战斗服的菈捷•谢司•奥芬站在第五三七特攻大队的面前,扯开嗓门喊。

    她散发的霸气符合被称为部队「代表」的地位,即使面对一群体格超出自身一倍的壮汉,依然非常具有存在感。

    「没错,从昨天开始的三天,正是星之祭的主轴。而在这个最热闹的第二天,我们人却待在魔物的天堂!」

    这训话比平时都来得有干劲呢──队员们盯着娇小的队长,但其实他们也因久违地和队长一同出任务而士气高昂。

    「我呢!在现在执行的任务途中,发现了军中缺少的东西!伯纳卢托上尉!你觉得是什么!?」

    「咦!?是、是青春吗?」

    突然被问到的克洛斯硬挤出了回答。

    「你想得未免太浪漫了……不对!在充满汗臭味的军团里追求青春又能怎样!我们缺少的──是疗愈!」

    说得斩钉截铁的菈捷其实最近都只睡三小时,疲劳至极到反而让她陷入亢奋状态。

    「光是被天使和女神包围、每天吃美味的饭,人就能坚强活下去!所以说,这次的任务采取达标制!每个人一达标就能马上回奥迪亚纳,然后切记去参加星之祭!从太太、小孩或者恋人身上感受疗愈吧!!没有女朋友的家伙就趁这次机会大胆告白!除此以外的人好好享受祭典!我在《月滴亭》放了一笔资金,各位请尽情吃喝吧!以上!」

    「「哦哦~~~!!代表/队长~~~!!」」

    台下一大群男人见队长如此慷慨,激动嘶吼。

    老实说,他们虽听不懂开头那段话在说什么,依然听懂了「休假靠自己争取」的意思。

    「不愧是代表!」

    「好耶!我要快点回去!」

    「竟然大方请客!太赞啦!」

    他们带着兴奋的气势喀喀扳起关节,进入战斗态势,但当菈捷一拍手掌时,瞬间变回鸦雀无声。

    「千万切记别受伤了!」

    「「收到!!」」

    命令一下,大队宛如疾风横扫巴鲁达。

    「代表果然不是盖的耶!」

    移动途中,赫鲁鲁向克洛斯搭话。

    「的确,大伙都干劲十足。」

    「也包含你在内吧?」

    「没错。」

    克洛斯吊起嘴角,施展火焰魔法焚烧魔物。

    「因为有代表在,我就能为所欲为。」

    赫鲁鲁一听,跟着开心微笑。

    菈捷对自己大队的队员们做了标记,一察觉有危险便会马上传送过去,反之也能将队员传送回安全地带。

    多亏了她,大伙即使稍微逞强,依然顺利存活至今。

    加上累积经验的速度也比其他队伍快上一倍,每名队员都拥有中队长级别的实力。

    「锡安的百鬼夜行」所指的正是这群人。

    (插图010)

    发现猎物便迅速扫除,争先恐后地消灭一切挡路的障碍。

    除了回收魔石以外,五三七特攻大队沿途马不停蹄,直捣巴鲁达深处。

    「不见了呢。」

    「是啊。与其说我们甩开,更该说他们跟不上了。」

    菈捷点头同意来到身旁的克洛斯。

    「我本来还想问您视若无睹没关系吗,结果一眨眼就被吞掉了呢。」

    赫鲁鲁吐舌做了个鬼脸。

    原本菈捷等人被传闻中的马占德斥候追踪,但因为靠他们太近,被高危险性的魔物收拾掉了。

    明明光来到此地都得费尽千辛万苦,追踪的又是菈捷的大队,只能算这些人运气差。

    「你差不多了吧?」

    「我已经达标了喔!」

    「……这么快?」

    面露灿烂微笑的赫鲁鲁马上回答,让菈捷目瞪口呆。

    考虑到他在这支部队中是数一数二的战斗狂,便要求他回收比其他人更多魔石,但看来还是不够。

    「你的实力又提升了呢。」

    「在代表不在的期间,我都在做基础训练,或许是奏效了吧。」

    明明已经达标,赫鲁鲁仍没有回去的打算。

    他切碎了飞扑而来的魔物。

    「我差不多要收工了,还不过瘾的话要趁现在喔。」

    「瞭解~」

    赫鲁鲁随口应声,便一头冲进敌阵当中。

    「上尉呢?」

    她问起应该也已经达标的副官。

    「我打算留到最后。代表,您接下来要继续执行任务对吧?」

    「对啊。今年看来很难去参加祭典了。连我的份一起享受,但别玩到脱序了喔。」

    「那边的事情请包在我身上,其实您今天要去见圣托利奥尔的学生吧?很抱歉帮不上您的忙……」

    克洛斯的体贴让菈捷真的欠他太多人情。

    「上尉不必在意喔。我不在的期间你那么勤奋,我也得趁还能待在军中时好好工作才行。」

    她嘴上这么说,同时射出飞刀掩护死角遭受攻击的部下。

    「非常感谢您!」

    发现自己得救的部下精神充沛地答谢。

    「队长,我先走了!」

    「嗯,辛苦了!好好享受吧!」

    「好的!」

    当一人又一人陆续达标回家后,菈捷默默地看着所有队员直到任务结束为止。

    等这里告一段落,菈捷便将只身前往区域XV,调查该区域的地形及魔物栖息状况。

    目前这是只有菈捷办得到的工作,要说军人能安全执行魔物讨伐任务全多亏她都不为过。

    「代表!结束了!」

    「很好,辛苦了。没有受伤吧?」

    「没有!」

    「那么,回去记得冲个澡再去约会喔。」

    「收到!」

    菈捷送最后一人离去,交代克洛斯处理后续后,开始执行自己的工作。

    「今天调查从区域XIV出发的三公里范围吧。想早点弄完回去睡觉。」

    菈捷也给自己设下目标,一口气移动到区域XIV。

    这里虽然栖息着大量不存在于奥迪亚纳、实力强得要命的魔物,她却像在剁肉似的俐落处理,持续前进。

    跟谨慎注意部下安全的刚刚不同,行动得非常迅速。

    疑似新物种的东西通通传送到研究所,发现未知地区则绘制地图。

    其他国家虽也进出巴鲁达,能来到如此深处的大概只有菈捷。沿途不可能碰见别人,加上她又是移动的专家,顺利地在不被发现真面目之下持续探索。

    「嗯~回去得把地图重画一遍才行耶~每次都画那么潦草对不起大家,不如趁机会在学园学地图的画法吧。」

    菈捷做完大部分工作,回到奥迪亚纳。

    现在只差把迪堤耶拜托的样本送去给他。工作进度算是十分顺利。

    在办公室做完事务处理,刚好看到烟火在窗外的夜空中绽放。

    现在正值祭典热闹的最高潮吧。

    (记得事件好像是芙莉雅跟攻略对象牵手,共享食物吃,还有收到送的发饰之类的呢。)

    菈捷停下手边动作,回想起写有女性向游戏剧本的预言书。

    由柯娜工整漂亮的字一笔一笔写下的预言书上,除了跟谁引发什么样的事件,有时连小细节都纪录得一清二楚。

    菈捷以前曾猜测,柯娜之所以能印象深刻到回忆出那么多细节,或许是前世的她很希望体验跟人结伴参加祭典。

    柯娜的前世究竟如何,菈捷并不知情。

    然而,自己拥有输出前世知识的能力,看过烟火、浴衣和日本小吃等情报于此时陆续流进脑海。

    说到祭典就少不了这些。即使不清楚游戏内容,竟也知道这是老掉牙的故事发展──菈捷觉得自己的特殊之处就在此。

    (只要柯娜大人有顺利参加祭典,剩下的事殿下会处理吧。)

    不难想像在卢本的求爱攻势下慌了手脚的柯娜,用手托着脸颊的菈捷露出傻笑。

    尽管无法直接亲临现场,但这样也省得被闪到眼瞎,倒也挺庆幸的。

    她把视线移开窗外,重新面对文件。

    (在那些人当中芙莉雅会跟谁聊天啊?史托连吉大人?还是伊安大人啊?)

    手握着笔却迟迟写不出东西,菈捷轻吐一口气。

    要是没有工作,其实很想去参加。干脆现在偷偷溜过去看状况──

    正当此念头掠过菈捷的脑海时。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请进。」

    菈捷端正姿势看向门边,出现的是魔法研究部的研究员。

    「奥芬中校阁下,抱歉这么晚打扰,但可以请您出席担任实验监督吗……」

    远比菈捷更消瘦的男子,以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哀求。

    菈捷明白魔法研究部正值繁忙时期。看到这些比自己更辛苦的人,她打消了脑海中祭典的事。

    「我明白了。现在就过去。」

    「感激不尽!中校阁下!!室长跟哈柏玛思大人吵了起来,情况一发不可收拾。」

    眼见研究员欣喜的反应,菈捷只好起身前往。

    「他们又吵架了?还是老样子呢……」

    「是的。除了请奥芬中校您出面,没有其它办法能制止……」

    已经猜到研究室成了什么惨状的菈捷,同情起在「他」底下工作的研究员。

    (我没当这里的研究员恐怕是对的。)

    菈捷拉上敞开的窗帘,跟在研究员身后离去。

    那天等她传送回自宅时,天空已呈鱼肚白。

    一回到家,她直接往床上一倒。

    关于魔战祭警备的事宜还没讨论,又加上〈暗影之眼〉那边还有任务,工作丝毫没有减少。

    「不知柯娜大人她们有没、有尽、兴……」

    菈捷就这样沉浸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