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9章 约定
    世界被火焰埋葬,眼前满是破灭的光景。

    狂乱根源所吐出的蓝色火焰,将周围燃烧殆尽,所有地方都燃烧了起来。

    所有人都拼尽了全力。超越了极限。用出了能够使出的所有能力。

    即便如此狂乱根源也没有倒下,还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开始了疯狂的破坏。

    执念——这个单词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他的妄执已经达到了诅咒的地步。

    【唔哦哦哦!】

    同伴们都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唯有狂帝古立特不顾一切地朝着狂乱根源勇敢地冲去,发起了攻击。

    但是,狂帝古立特和同伴们一样已经筋疲力尽,他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对抗狂乱根源,他在与狂乱根源所展开的正面近身搏斗中逐渐落入下风,最后终于是变成了只有他单方面受到攻击,他的身体因遭受攻击而剧烈摇晃着。

    古立特苦闷的叫喊声,在被火焰所包围的城市中不断回响着。

    【……已,已经……没办法了吗……】

    全功率网路骑士想以网路骑士圣剑代替拐杖,重新在大地上站起身来,然而他就连这一点也无法做到。他的声音中带着绝望。

    已经没有剩余的力量了,头盔之下的能量信号灯不断地闪烁着,如实地传递着这个信息——即便如此,狂帝古立特的双眸中,仍然闪烁着绝不放弃的斗志光辉。

    【——使用修复光束吧!】

    他还打算继续朝狂乱根源发起攻击,并且和同伴们传达了这个信息。

    「修复光束,不是古立特修复用的光线吗……」

    声波音龙的运输桥上,内海道出了涌上心头的疑问。

    确实,虽然古立特曾在与跟狂乱根源合体的亚历克西斯·凯利夫的那次战斗中使出了修复光束这个关键一招,但修复光束本身并不是用来战斗的技能。

    古立特继续开口说道。

    【大家对着那家伙使出破坏光线!让他同时沐浴在我的修复之力和大家的破坏之力、两种完全相反的力量之中!!】

    虽然古立特的脖子被狂乱根源死死地抓着,但他还是拼命地将决死的作战计划传达给了众人。

    「什么意思!?」

    内部空间中,不清楚古立特意图的蓬和梦芽脸上都带着讶异的表情。

    【既然头儿都这么说了,那就没有迷茫的时间了!暂时解散!】

    失马在古立特本人的号令下瞬间将合体分离。狂帝古立特分离成古立特、霸王暴龙、巨型炽焰金龙,分离的反作用力让古立特从狂乱根源的束缚中解脱。

    【不管你们打算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为了将解体的古立特等人全部埋葬,狂乱根源凶猛地旋转了起来。

    他将自己的身体变成子弹,不,应该说是肉弹。他以能够将整个地球贯穿的气势,直线朝着古立特等人落下。

    「不好!裕太!!」

    「响君……!!」

    恐怖强大的攻击迫近古立特等人眼前,声波音龙的运输桥内,内海和六花脸色大变,大声呼喊道。

    可是与古立特合体的裕太的双瞳中,闪耀着绝不会屈服于任何人的意志之光。

    「我相信!古立特!!」

    古立特的斗志激励着裕太,裕太的勇气鼓舞着古立特。

    「古立特……」

    从亚历克西斯身体中被清除而出的茜静静地注视着古立特,古立特勇猛地跳跃了起来。

    【哼…………喝啊!!】

    随后巨型炽焰金龙的背部引导在了古立特的身上。古立特勇猛地展翅飞翔。

    【喝啊啊啊啊!!】

    随后,全功率网路骑士也骑乘在了霸王暴龙的背上,朝着急速落下的狂乱根源正面冲去。

    他们使出了超越界限的力量,展开了最后的攻击。

    打响最后攻击的,是留在地面上的声波音龙从两门主炮中所发射出的光线。

    【旋律激光(Melodic Blast)!!】

    圣剑、马克斯、玻拉、维特、全功率网路骑士以超越了他们走在前方的、朝着狂乱根源冲去的光线为进攻的信号,他们将最后的力量聚集在了网路骑士圣剑上。

    【【【【全功率!】】】】

    【网路!!】

    就在网路骑士手握着网路骑士圣剑摆出战斗姿势的同时。霸王暴龙的空中,也高涨着灼热的火焰。

    再加上蓬、梦芽、历、千濑、失马,他们十个人如同将灵魂迸发而出般高声呐喊道。

    【【【【【【【【【【【暴龙炎啸————————————————————!!】】】】】】】】】】】

    与巨型炽焰金龙合体的古立特进一步将巨型炽焰金龙翅膀扩大变形,组成了古立特·超级修复光束(Hyper Fixer Beam)发射阵型。

    【网路超级!修复——————————————光束!!】

    古立特从胸口的三重调节器中放射出被极大增幅过的修复光束·网路超级修复光束。

    炽焰金龙从自己的口中放射出光线,将究极的修复光线·网路超级修复光束和全功率网路骑士等人放射出的三种破坏光线汇聚在了一起。

    同时寄宿着修复与破坏之力的超绝光线,直击狂乱根源。

    【——————!?】

    狂乱根源沐浴在拥有双重特性的光线之中,他就像是被禁锢在天空中那般停下了动作。

    【身、身体被破坏了!?】

    狂乱根源的四肢被破坏光线的力量撕裂崩溃。

    可是很快,他破碎的、在天空中飞舞的身体碎片又像倒带一般修复了。

    【不对,身体被修复了!…………不对!又被破坏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又开始崩溃。

    自己的肉体崩溃又苏生,苏生又崩溃……对于狂乱根源,这种现象等同于反复出现的无间地狱。

    【我会变成什么样啊!!】

    狂乱根源发出了近似悲鸣的尖叫。

    「那是!」

    声波音龙头顶的卷帘门打开,露出穿着武装的二代的脸,她用肉眼确认起了此刻正在发生的现象。

    「破坏和修复以接近无限的值连锁着,引发了不稳定的物质循环!即便敌人的能量是无限的,只要他的身体是物质,就一定会产生劣化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声波音龙的运输桥内,听到二代说明的内海想起了某件事情。

    放学后的教室内,裕太正在记事本上描绘着古立特。

    但因为他在同一张纸上画了好几次,又用橡皮擦掉了好几次,所以那张纸很干脆地就破掉了。

    具有形体的物质,不管如何在有和无、零和一之间移动,总有一天会发生劣化的。

    而且,正和内海现在所想的完全一样,和裕太合体的古立特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裕太他们一起描绘的肖像画——那些小小的记事本中的内容被古立特存于心中,同时也形成了现今古立特的这副身体。

    可以做到同时进行攻击和修复,是古立特现在这个形态所具备的特性,那些温柔善良的记忆成为了古立特逆转的契机,引导着古立特赌出最后一注。

    古立特反过来利用了不死的特性,模拟出了海弗里克极限。

    (译注:海弗里克极限,即细胞分裂复制的极限次数。大部分体细胞不能无限分裂,在分裂到一定次数之后会陷入静止状态。)

    少男少女所描绘出的小小的肖像画,化作了赌上全宇宙、全次元命运的最后攻击——然后此刻,要将暴虐的元凶粉碎。

    【别以为我会就这样坐以待毙!!】

    狂乱根源从光线之中挣脱而出,他在地上爬行挣扎着。

    【难得合一次体……就让我们再多待一会儿嘛!】

    可是本该被他吞下的亚历克西斯却乘此时钻了空子,从狂乱根源的身体里爬出,捉住了他的身体。

    狂乱根源此刻就像刚伸手抓住天空中落下的蜘蛛丝,却马上又被人从下面抓住了脚踝一般感到厌烦,他一边暴乱着一边大声叫嚣道。

    【给我放手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亚历克西斯即便遭到狂乱根源的强烈抵抗也丝毫不介意,不如说他反倒像是很享受扮演地狱中的死者这一角色那般,开心地把狂乱根源拽回了光线旋涡之中。

    众人没有错过这次机会,全功率网路骑士、霸王暴龙、古立特冲进了他们自身所释放出的光线旋涡之中。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乱根源虽然仍旧因光线的力量而饱受折磨,但他还是从全身上下的部位中发射出了光弹。

    【哇啊!】

    古立特遭到光弹的攻击,身形摇晃了起来,而全功率网路骑士则是先他一步冲向狂乱根源。

    【【【【【上吧!网路骑士——————————!!】】】】】

    虽然众人道出的话语有些细微的差异,但蓬、梦芽、历、千濑、失马五人的思念合一,朝着全功率网路骑士的身后发射出了暴龙炎啸。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霸王暴龙用尽全身力量喷射出的火焰让全功率网路骑士加速前行,全功率网路骑士力量已经用尽,他再也无法挥动武器,再也无法释放出光线,只是单纯借着飞行的气势朝着狂乱根源挥出拳头。

    【真碍事啊!】

    狂乱根源也如同驱赶虫子那般,同样满怀焦躁地挥拳还击。

    两人的左右拳激烈地触碰到了一起,引发了巨大的爆炸。

    【你个冒牌古立特能做到些什么!!】

    【——能为古立特带来胜利!!】

    全功率网路骑士挥出的拳头,只差一点就能命中狂乱根源,但却被狂乱根源的拳头挥开,狂乱根源的拳头深深地砸在了全功率网路骑士的脸上。

    【哇啊!!】

    全功率网路骑士的头盔被打碎,头盔顶上天线部件的碎片飞到了空中。

    究竟是偶然呢,还是神的安排呢——还是说两者皆不是,是网路骑士的气魄所引发的必然呢。

    那被折断的天线部件落下,深深地刺入了狂乱根源的左眼中。

    【咕哇啊啊啊啊!!】

    即便用尽全力,对于网路骑士来说,要喊出那一句裂帛的话语也并非难事——

    【……就是现在!古立特——————————!!】

    网路骑士决死的特攻,让古立特得以使出最后一击。

    超越了时间交织在这里的所有人的愿望和祈祷,化作了宇宙大爆炸爆散开来。

    【唔哦哦哦哦哦哦————————————————————!!】

    全身上下闪耀着黄金光辉的古立特,在自己放射出的修复光束的光之奔流中直线飞行。

    随后,古立特像是替网路骑士报仇那般,使出全身的力气,对准害怕着退缩着的狂乱根源的脸挥出自己的右拳。

    【咕哇啊啊啊啊————…………!!】

    狂乱根源意识到自己的毁灭,带着怨恨的感情开口吐出临死前的话语。

    【古立特……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同时拥有破坏和修复的力量,却无法独自做到任何事情……你不过是个弱小的存在——】

    狂乱根源的声音与其他的什么人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所有的恶意化作这句疑问,质问着古立特。

    古立特并不否认这一点。

    【正因如此,大家才会在我的身旁!裕太才会和我在一起!】

    古立特一个人是赢不了的。

    如果他不被别人描绘出身形,就无法拥有实体。

    如果他不被别人命名,甚至连名字也不会存在。

    他是无法独自做到任何事情的存在。

    而裕太和古立特也是一样的。

    孤身一人奔跑着的时候,不论内心有多么坚定地诉说着不屈,身体却也迎来了极限。

    可是,在某人的帮助下,裕太得以来到了古立特的身边。

    正因为和古立特在一起,所以裕太能够挺身战斗。

    如果大家都在古立特的身旁,那么古立特就没有界限。

    【是的,我的确很弱小!但那就是……!!】

    古立特抽出自己的右拳,用左拳以还击之势击穿了狂乱根源的身体。

    古立特的至尊接收器(Gran Acceptor)处,聚集起了彩虹色的光辉。

    最强最终的网路光束萦绕着彩虹光环,在古立特裂帛的咆哮下解放而出。

    【那就是我啊——————————————————————————————————————————————————!!】

    超级特工·古立特是一名对自己的弱小有着清楚认知的战士。

    但古立特也知道,拥有真心值得信赖的朋友,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狂乱根源就连临终前的悲鸣也被淹没在光之奔流中,他甚至连分子的碎片都没能留下,被完全消灭——。

    ■ ▼

    被狂乱根源打飞至空中的全功率网路骑士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他已经连在空中调整体态的力量也没有了,他只能无计可施地等待着自己的身体从空中坠落。

    【我说,我们要掉下去了啊?】

    即便维特开口提醒网路骑士,他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改变阵型吧!】

    随着马克斯一声令下,四台支援兵器从网路骑士的身上强行分离。四台机体保持着因网路骑士的适应反应而变成紫色机体的状态完成合体。

    【【【【合体战人·战神骑士杰农(Powered Knight Zenon)!!!!】】】】

    【嘿咻。】

    组成战神骑士杰农手臂的维特轻松地抱住了从天空中落下来的网路骑士。

    【你做得很好……网路骑士。】

    圣剑用平稳的声音夸奖着网路骑士的奋战,玻拉的鼻腔也哼了一声,苦笑着说道。

    【你还真是个爱给别人添麻烦的小子啊。】

    古立特再次与巨型炽焰金龙组成阵型,使出超级修复光束,让超级修复光束向四周扩散。那道温柔的光将世界包围住。

    「这道光,在修复着世界……」

    二代的脸从声波音龙头顶的卷帘门出现,她陶醉地注视着那道光。

    躺在大地上的网路骑士,同样仰望着那道光。

    【这就是古立特的力量吗……。果然,我还是赢不过他啊。】

    但是,这夹杂着清脆微笑声的低语,绝不是他举手投降的证明。

    即便现在赢不过古立特,他总有一天一定做到会超越古立特的——。

    曾对古立特说过「我会在生命消逝之前打倒你」的网路骑士,此刻立下了新的誓言。

    战斗结束之后,新世纪初中生的四人从支援兵器变回了人类的姿态。

    城市回到了平静的深夜之中。就在东方的天空逐渐发白的时候。

    「那是……!」

    剑士的眼神凝视夜空,只见巨大的异形恶魔出现。

    「亚历克西斯·凯利夫……」

    马克斯一道出这个名字,新世纪初中生们的众人脸上便浮现出紧张的神色。

    虽然亚历克西斯全身都破烂不堪了,但是本该和狂乱根源一同被消灭的他此刻躯体还健在。

    「果然那家伙还活着吗!毕竟他可是有着无限的生命啊!」

    玻拉朝着亚历克西斯投去锐利的震慑目光,亚历克西斯就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一样,不紧不慢地回过头去,看向他们。

    「但是,他的样子是不是看起来很奇怪啊?」

    最先察觉到违和感的是维特。

    【果然,有限的生命……很有趣呢……】

    亚历克西斯的面具褪成灰色,他嘴角散发出的光汇集成笑容亮起来了的瞬间,亚历克西斯的额头出现了裂缝。

    裂缝瞬间扩散至亚历克西斯的全身,更不用说他的四肢——也和额头一样崩坏了。

    【如果我能再早一些意识到的话……就不会感到无聊了……】

    最后,面具深处的红色眼瞳诉说着喜悦,亚历克西斯完全地消失了。

    距离新世纪初中生们有些距离的地方,有位少女也看到了这副光景。

    「…………」

    茜带着复杂的神情,目送着亚历克西斯灰化,消失,随风飘散。

    「亚、亚历克西斯,死了……」

    圣剑抬头看向天空,他的声音中满是感慨。

    「那怎么可能啊。你可别信那家伙的胡说八道。」

    但是这出大戏的结局只能让波拉嗤之以鼻。

    维特也完全不相信亚历克西斯的话,耸了耸肩否定道。

    「那家伙怎么可能死呢?」

    如果这次没有亚历克西斯·凯利夫在,他们是无法克服困难、赢下战斗的。

    但是,他们也并不打算对那个黑色恶魔撒手不管。

    「我们一定会再次找到他,然后再将他封印的。」

    马克斯重新下定决心,圣剑、玻拉、维特给予他有力的回应。

    从声波音龙上下舰的内海和六花,也将新世纪初中生的决心烙印在双眼之中。

    亚历克西斯·凯利夫也许有一天还会再次复活的。

    但是内海和六花对此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安。

    「如果那家伙再一次出现的话,也完全没问题。因为古立特和大家都在这里!」

    「嗯。因为我们的同伴很多呢。」

    然后……与超越宇宙所相遇的同伴们离别的时刻,也即将来临。

    ■

    骑士于幻想般的透明渐变色天空之中,看向一名少女的背影。

    「好久不见啦。你有很坚强地活着嘛。」

    茜没有回头,对着她身后的青年毒舌道。

    「你拯救了我们的世界,对此,我十分感谢。」

    「……我既欠你人情,又对你感到很内疚。」

    亚历克西斯·凯利夫曾经茜变成怪兽坚甲。将沉入黑暗深处的茜所救出的是安奇。

    不论骑士如何极力否定茜并没有欠他人情,茜也绝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以前,我非常讨厌你。所以对你做了很多过分的事。」

    茜粗鲁地对待输给了古立特的安奇,朝他发脾气,最后甚至告诉亚历克西斯去杀了安奇。靠「内疚」二字远不足以补偿她所做的一切。

    「你没有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我很感谢你。」

    但不论骑士过去被她做了怎样出格的事情,他都不对此感到憎恨,这反而显得他愚昧至极。茜焦急地反问道。

    「……为什么啊。」

    骑士以把手放在遮住他左眼的前刘海上。可以看到在他的西装袖口处,他的左手腕上正戴着他与真正姿态的古立特ACCESS FLASH时被赋予的接收器。

    「是你给予了我生命。正因为我有了生命,才能用这双眼睛看到各种各样的风景。」

    然后骑士用手撩开前刘海,露出了自从他变成异色瞳之后就一直藏起来的红色眼瞳的左眼。

    「——才能用这双眼睛,看到各种各样美丽的风景。」

    茜无法承受他那清澈的眼神,颤抖着说道。

    「别看我。」

    即便她这次回归已经放下了一切,开心地在宇宙中飞来又飞去,可被骑士这样看着,她又会露出「那个时候」的表情。

    即便是现在,她心中的某处也依旧存在着杜鹃台。卑鄙,胆小,狡猾,软弱——她的本质也依旧存在于那个地方。

    所以骑士……一直忠实地服从茜的话语,一直守护着她的骑士,弯下了腰,将视线从她的背后移开。

    「新条茜……。谢谢您。」

    骑士深深低头的瞬间。阳光开始照耀他们四周,将两人包藏在光芒之中。

    突然间,骑士的脸被柔和的温暖所包围着。

    茜轻轻地抱住骑士的头,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头上,胡来地搅乱起了他的银发。

    就像是厌倦了寻找寄托感情的话语,发起了脾气一样。

    骑士弯着腰一动也不动,以他紧闭的双唇承载着这份思念。

    两人的关系,难以用三言两语道清。

    创造主和创造物。母子。姐弟。也许还有着更加纤细的、没有称呼的关系存在着吧。

    暂时的拥抱,被难以违抗的神圣所支配——并且被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温暖的空气所守卫着。

    即便包裹着骑士的头的温暖没过多久后就忽然消失了,骑士也依然保持着深深鞠躬的姿势。

    一直……一直。

    这里是离骑士和茜分别的幻想中稍远的地方。沿着公园的人行道走着便可到达的一个小山丘上。

    裕太、六花、内海带着如同要被梦幻故事所烧焦般的心情,无言地见证着那两人短暂的再会。

    在这场虚幻的再会迎来终结之时,内海像如释重负一般舒了口气,说道。

    「六花同学啊,你没有什么想对新条说的话吗?」

    之前,内海等人在跟茜分别的时候,古立特裕太曾经问过他这个问题,这次则是轮到他问六花了。

    之前与茜分别的时候,那个场面是连他打一句招呼都不太行的氛围。所以那个时候非常想对新条茜说的很多很多的话,现在已经完全被朝阳所洗刷干净了。

    可如果是六花……

    虽然二人的观点经常发生冲突,但内海比谁都知道六花在剧本中所包含的感情,所以他不得不开口询问六花。

    「……没有。」

    「一句也没有吗?」

    裕太也担心地转过头来看向她。

    六花凝视着茜消失的地方,寂寞地眯起了眼睛。

    「如果说了,那我会把我想说的全部的话语都说出口的……」

    结束了这场无所不能的大冒险之后,六花似乎也觉得自己也无所不能了。

    因为,「神明大人,我们偶尔还会见面吗?」之类的话语,虽然只有一会儿,但也曾在她的脑海中掠过。

    突然,从六花背后伸出了纤细的手指,那手指温柔地弹了弹六花的肩膀——最后,轻抚了一下六花的头发。

    朝阳高升,照耀着感慨万千的六花的眼睛。

    随后,她静静地睁开眼睛,一边祈愿着自己的愿望能够到达某处,一边将自己的愿望向天空倾诉。

    「嗯。一句也没有——」

    虽然得到了她的帮助,但六花和茜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对上过一次眼。

    谢谢你,茜。谢谢你遵守了,那个重要的约定——。

    『我希望永远和茜在一起。但我希望——我的愿望,永远也不会实现。』

    ■ ▼

    蓬、梦芽、千濑、历都乘上了巨型炽焰金龙的身体,朝着内海他们所在的公园飞来。

    「我们也要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了!!」

    巨型炽焰金龙漂浮在距离地面很近的地方,蓬朝着裕太他们搭话道别。

    「宇宙再次遭遇危机之时,我们再见面吧!」

    「虽然我觉得宇宙不太可能经常遭遇危机就是啦!!」

    千濑用力地挥着手,内海也朝她做出回应。

    不过他总觉得,总有一天他也会再次见到这些来自另外一个宇宙的,非常棒的朋友们。

    「再见了,蓬!」

    「嗯!」

    裕太笑着朝蓬挥手,蓬也开心地回应他。

    蓬用尽全力为裕太开拓了他的征程,裕太——他的同伴也回应了蓬的心意。这两人尤为特别,他们感觉得到,他们的友情又以另一种特别的情谊联系在了一起。

    「六花姐姐,你们也要幸福啊!」

    梦芽举起半边手放在嘴边当成小喇叭,大声地向六花送上祝福。

    蓬眯起眼,嘴角上扬,故意大声地告诉梦芽真实情况。

    「那两位,似乎还没交往喔?」

    「咦,开玩笑吧……为啥?」

    这对甜蜜到让人直打坐坡的情侣所放射出的必杀狗粮光线效果拔群,裕太的手越挥越快,就像是在赶他们走似的。

    「真是的!你们快点回去啦!这样就可以了啦——!」

    蓬和梦芽自不必说,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但总感觉千濑也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历也见缝插针地笑了起来。因为他是学生组三名成员中唯一一个多出来的非学生,所以他决定总之先在他们的后方担任起监护人的义务吧——历带着这种感觉,笑了。

    回想起来,六花和内海意外地和来自其他宇宙的人们广泛地交流过,但裕太却几乎没和蓬之外的人有什么联系。

    「下次再相遇的时候我会和你们详细说的,所以现在你们就快点回去吧!」,裕太似乎是这么说着,拼命地挥起了手。

    因为裕太太过专注,所以他没能注意到,他身后的六花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内海看着裕太和六花,又抬头目送着发出欢快的声音,轰鸣着飞上高空的黄金龙。

    蓬最后朝着裕太的方向朝他送去微笑,裕太也以微笑回应他。

    然后,在杜鹃台的上空,巨型炽焰金龙也与战舰模式的怪兽战舰声波音龙会合了。蓬一行人转移到二代所在的声波音龙的甲板上。

    「蓬先生,您几位由我负责送回去!」

    巨型炽焰金龙上只剩失马一人,二代把双手放在身后交叉,向失马送去笑容。

    「队长!炽焰金龙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了!」

    「交给我吧。千濑也要保重身体啊!!」

    两个飞行物体就像在依依不舍地离别那般,在能够相互触碰到的距离继续幽会着。

    历客客气气地探出身来。

    「失马哥。如果我还找不到工作的话,就拜托你安排一个给我吧。」

    历以这句心口不一的俏皮话为失马饯别。

    历想不出什么风趣的别离辞,这是他使出浑身解数想出的话语。

    下次再一起边吃烤肉边喝酒,下次再一起买东西,下一次在一起去随便做一些什么吧……总之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那就是,『让我们下次再见吧』。

    「你这种派不上用场的家伙,谁会雇你啊。……你小子要自己努力加油啊!!」

    失马也意识到了历的笨拙,稍微毒舌他一句的同时,为他送上一句真心的激励。

    「喔,对了……这个。把这个交给蓬的妈妈吧。」

    失马掏出了不知道他之前一直保存在哪里的、在北海道物产展上买的螃蟹。他将螃蟹装在了泡沫箱里,并打开盖子让蓬看到里头的东西,然后交给了蓬。

    「这是那一天的回礼。」

    「好的。」

    蓬的母亲之前曾给失马带去土特产,是丰州港产的螃蟹煎饼,所以这应该是他的回礼吧。

    就连这份小小的恩情都不曾忘记的、如众人义兄般的失马,依次看向蓬等人,说道。

    「直到我们再见面之前……都要保重身体啊。」

    「失马哥也是。……这一次,我们正式地道别了呢。」

    蓬露出灿烂的笑容,编织出了离别的话语。

    他的声音,已经不再像和失马二人单独对话的那个晚上般颤抖了。

    「正式地,道别,吗……」

    失马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微笑。蓬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他,失马为了将刚才想到的事情敷衍而过,开心地说道。

    「没事。哎呀,帝王蟹要变得不好吃啦!快点,你们快点回去!」

    「了解。」

    失马这次,也有着一个没能正式与她道别的人在——因为他觉得,光是和她重逢就已经是很幸福了。

    所以失马在最后,至少,要把他与她所结下缘分的话语,赠给这些让他感受到温暖的同伴们。

    两台飞行物体再紧接着浮向高空,能够超越世界的穿梭通道大门出现了。声波音龙提高了机体的高度,朝着那扇大门飞去。

    失马朝着远去的蓬,伸出手,朝他竖起了中指、无名指、小指。

    「听好了蓬!人生于世,有三样东西必须去守护好。那就是约定……和爱——」

    失马从中指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把自己的手指放下,就在他摇动着小指的瞬间。蓬像是攻失马不备那般,说出了最后的那句话。

    「最佳食用期,对吧!我一定会好好遵守的!!」

    失马如孩童般笑了起来,把小指放下,化作拳头朝蓬伸去。

    直到声波音龙进入的穿梭通道的大门关闭、完全消失之前,失马都抬头仰望着那道光。

    寂寞瞬间降临,失马吸着鼻子,从天空中掉下了一个什么东西,碰到了他的鞋尖。

    是乘在声波音龙上的蓬一行人之中的谁不小心落下的什么东西吗。失马蹲下,将那个东西拾起。

    他仔细一看,那是个纸片,是他在集市上买螃蟹时,卖螃蟹的人给他开的收据。

    上面的买受人姓名写着『失马』……而且,还记载着日期。

    七月三十二日。

    不存在的,不可能出现的日期。

    (译注:《SSSS.电光机王》的剧情是基于《电光超人古立特》第18集《龙之传说》的剧情基础上再改编的,这一集于1993年7月31日播出。)

    不知为何觉得不可思议地失马将收据翻过来,只见收据的背面如同放在白色衬衣中的信那般写着些什么。

    那句以熟悉的笔迹而拼凑而成的话语,让失马的声音哽咽了起来。

    『失马,你要一直纠结于过去到什么时候啊。笨——蛋。』

    公主的笑容萦绕在失马的脑海里,她那动人的声音温柔地触碰着失马的耳朵。

    本该不存在的,本该不可能出现的重逢。就当做是做了泡沫的空梦,面向未来活下去就好了。不论是多么美好的梦,过了今天,都会虚幻地消失。

    所以,没有必要正式地与她道别。

    失马自那之后还在纠结于过去,但她仅凭一句话,就能将失马的纠结吹散。

    真的是——非常棒的女人。

    「……呃……」

    失马背后传来干涩的声音,他将呜咽声吞下肚。

    那是骑士背后挂着的剑碰到炽焰金龙的声音。

    「你在哭吗?……失马。」

    对于失马来说,骑士此刻的声音非常罕见地,很温柔,很关心着失马。

    「…………我才没有哭。而且我才不是失马!」

    虽然失马嘴巴上这么说着,但他还是吸了吸自己的鼻子,随后带着自信的笑容回头看向骑士。

    「我是新世纪初中生的——暴龙!!」

    失马再次化身为新世纪初中生的暴龙,接下来他要去执行新的任务,开启新的旅途。

    再次被他人唤作「失马」的时刻,短时间内是不会到来了吧。

    如果某一天能够再与蓬他们相遇,到了那一天——就再次一起战斗,一同欢笑吧。

    怪兽战舰声波音龙在穿梭通道中移动着,蓬珍重地低头看向他从失马手上接过来的那个装满螃蟹的箱子。

    蓬的妈妈,直到现在还在问蓬有关失马的事情。失马来到蓬家中给他妈妈留下的印象,就是有这么强烈吧。如果说这螃蟹是失马送给他们家的土特产,蓬的妈妈一定会很开心吧。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蓬觉得在他问妈妈这螃蟹好不好吃的时候,妈妈会干脆利落的说出感想,说「味道普通」。

    然后,蓬忽然意识到,梦芽正在他身旁窥视着这个箱子。

    「很在意吗?帝王蟹。」

    「嗯。」

    「一起吃吧。」

    「但是,这不是送给蓬家里的土特产吗?」

    「……所以……我才跟你说一起吃啊!」

    蓬摆出了他很少露出的得意洋洋的笑脸——他的心脏也因自己所说出的大胆的话语正跳个不停——但他还是说出口,并偷看起了梦芽的反应。

    梦芽稍稍地察觉到了蓬话语中的意思,她的脸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

    「……嗯。」

    梦芽最初与蓬相遇时的那种神秘的氛围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梦芽顶着那张甜蜜的快要被幸福所融化的脸,高兴地点了点头。

    ■

    然后,另一个离别的时刻也来临了。

    可以一望无际杜鹃台的、通过人行道与公园连接起来的小山丘上。

    在安稳朝阳的洗礼之下,裕太、六花、内海三人,依依不舍地同古立特、圣剑、马克斯、玻拉、维特道别。

    【我不想再让你们卷入战斗之中了。我不想再让你们普通的生活遭受威胁了。但是,你……】

    「嗯。从今往后,也再让我们和你有所联系吧。」

    裕太在古立特说出内疚的话语之前打断了他,裕太将自己想要主动和古立特扯上关系的思绪告诉他。

    「别这么拘谨,古立特。因为我们可是——」

    「是古立特同盟,对吧?」

    六花抢在内海之前开口,如开玩笑那般微笑道。

    「让我说完啊!」

    但是,内海看起来很开心。六花过去对「古立特同盟」并不感冒,还曾经对内海说过「那只是你自己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吧」,但现在,「古立特同盟」成了将三人联系在一起的重要队名。

    然后,还有一样事物将古立特和裕太联系在一起。

    【接收器就这么留下来可以吗?】

    被古立特问到的裕太温柔地抚摸着左手腕处的接收器,开口回答道。

    「当然可以。如果你需要我们的话,随时都可以呼唤我们。我们需要古立特的时候——也一定会呼唤你的。」

    【是吗,那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拜托我!当我遇上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也会来拜托你们的。】

    古立特也没有再表现出一副内疚的样子,强而有力地将自己的感情传达给了他们。

    「嗯。接下来也请多多关照了,古立特!!」

    「请多关照啦。」

    「再见了,古立特!!」

    裕太、六花、内海分别依次地向古立特道出了离别的话语,古立特和新世纪初中生的身体被光芒所包围着。

    【谢谢,我的朋友们——】

    然后,那道光,朝着天空的彼方升腾而去。

    新世纪初中生们这次,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像是永别般留下些什么深刻的话语,而是很干脆地离开了。

    因为也许,就在明天又会发生些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古立特会突然出现,并一本正经地跟他们说「我请求你们的协助!」。

    所以现在,就将想说的话暂且留在心中,干脆地离别吧。

    光芒完全消失了,就在那一瞬间,如电子回路一般的虚幻浮现在空中。裕太他们像是看不腻似的,一直一直看着古立特离开的天空。

    「……果然还是。」

    「怎么了?」

    仰望着天空的六花突然低声说了些什么,内海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她。

    「果然还是,再一次,就再这一次,重新把剧本写过吧。」

    六花用充满决意的语调开口说道,内海也兴奋地开口同意她的观点。

    「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觉得我能够写出一个好剧本来啊……」

    听到六花自信满满的宣言,裕太露出了笑容,继续仰望着天空。

    希望她的话语,能传达给古立特。

    ■

    古旧的CRT显示器上播放的影像在播放到了最后——也就是六花她们面带着笑容目送古立特离开之后,便突然消失了。

    这里是和裕太他们所处的宇宙不同的,某个世界。

    CRT显示器被丢弃的,某个垃圾场前。解除了实例支配姿势的新条茜,微微地吐了吐气。

    然后她便像无事发生那样,捡起了她身旁的垃圾袋。她再次进行起了学校组织的、刚才因故中断的街道清扫。

    「茜——」

    听到呼唤声的茜回过头去。只见和她穿着同校校服和运动服的三名同学提着和她手上同样款式的垃圾袋,从草丛的对面朝她走来。

    茜手上提着的垃圾袋是最大的。来玩谁捡垃圾捡得最多的游戏吧。

    茜与这些童心未泯的、嬉笑打闹着的同学们一起,继续捡起了垃圾。

    在欢声笑语的包围中,茜的黑发被风轻抚,微微飘动着。

    某个世界的神结束了她短暂的旅行,再次回到了她的日常之中——。